侵华日军暴行总录---------江 苏 5

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制造的一起惨绝人寰、灭绝人性的历史事件。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了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城,在长达6个星期的时间里对南京无辜市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进行了残酷的血腥大屠杀,死难者达30万人以上。其中被集体屠杀并毁尸灭迹者达19万人以上,被分散屠杀,尸体经慈善团体掩埋者达15万人以上。日军在杀戮的同时,还大肆奸**女,无数妇女被奸淫,无数住宅、商店、工厂机关学校、仓库被抢劫、焚烧、破坏,全市约有三分之一以上化为灰烬。南京大屠杀事件,是在日本当局策划和华中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等战犯直接指挥下制造的。 1937年11月11日,日军占领上海。12月1日,日本最高统帅部下达了 第八号敕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占敌国首都南京。"以松 井石根为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率柳川平助为司令官的第十军(谷寿夫的第 六师团、牛岛贞雄的第十八师团、末松茂治的第一一四师团和第五师团国倚率领的一个支队)和朝香宫鸠为司令官的上海派遣军(辖藤田进的第三师团、吉住良辅的第九师团、山室中武的第十一师团、荻洲立兵的第十三师团、中 岛今朝吾的第十六师团)进攻南京,分为三路:右路以第十一、第十三、第十六师团,沿京(宁)沪铁路西进,夺取乌龙山要塞,渡江北上,切断津浦线和江北大运河;中路以第三、第九师团循京(宁)杭公路攻击前进;左路以第六、第十八、第一一四师团和国琦支队,沿广德、宣城一线西进,以切断南京守军退路。 面对日军进犯,中国方面蒋介石于11月20日宣布国民政府为适应长期抗战,迁都重庆,同时作了短期固守南京决定,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罗卓英、刘兴为副司令长官,率七十八军宋希濂的三十六师宋兼任师长)、七十一军王敬久的八十七师(师长沈发藻)、七十二军孙元良的八十八师(孙兼任师长)、桂永清的教导总队、第二军团徐源泉部丁治磐的四十一师、徐继武的四十八师,以及七十四军、六十六军。八十三军等共10余万人 守城,进行南京保卫战。12月13日晨,日军第六、第一一四师团从中华门率先侵入城内,接着日军第九师团攻人光华门,第十六师团从中山门突入,午后2时,日海军第十一支队溯江而上,抵达下关。午后4时,日国琦支队沿长江北岸攻至浦口。南京遂告陷落。日军进城后逢人就杀。日军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于12月13日即南京城陷落的当天,在他的日记中记载道:"由于方针是大体不要俘虏,故决定将其赶至一隅全部处理之。"所谓处理就是屠杀。"杀掉全部俘虏"这个命令,在侵占南京的日军全军上下都贯彻执行了,就是在这道命令下,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大屠杀发生了。这是日本军国主义企图采取恐怖手段,"严惩**暴民",迫使中国屈服的这一侵略政策及其野心的结果,也是日军制造南京大屠杀事件的根本动机。正如松井石根公开声言的:"降魔的利剑现在已经出鞘,正将发挥它的神威。""南京是中国的首都,占领南京是一个国际事件,所以必须作周详的研究,以便发扬日本的武威,而使中国畏服。"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1986年版第342页。)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调查核实认定:"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二十万人以上,……这个数字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焚烧的尸体,投入到长江或以其他方法处理的尸体计算在内。"(《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书》,1986年版第486页。)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案经过反复调查核实,于1947年3月10日判定:"日军对南京无辜市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实施集体屠杀并毁尸灭迹者,有单耀亭等19万余人,零散屠杀其尸体经慈善团体收埋者15万人以上,被害总人数达30万人以上。"各主要屠杀地点分述如下: 汉中门外集体屠杀 1937年12月15日侵华日军在汉中门外集体屠杀了南京无辜市民和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军警2000余人。12月15日下午,日军士兵在军官的指挥下,到"国际安全区"司法部院内的难民收容所检查和搜捕青壮年,将男女平民1000余人、警察400余人(其中300余人已脱下制服)以及其他人员共2000余人,押至汉中门外,先用机枪扫射,再对未死者用刺刀补杀,然后用木柴浇上汽油焚烧。这次屠杀的幸存者有伍长德等老人作为证人。日军用机枪扫射时,他立即倒在地上,尸体压在他身上,当时他并未受伤,日军扫射完后,再用刺刀补戳时,一刀穿透了上面的尸体,而刺伤了他的腰部,留下了五寸长的刀痕。1945年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审判南京大屠杀主犯松井石根时,他曾出庭作证。曾目睹此次屠杀的警察陈永清也曾于1945年11月2日提供证词,证明日军中岛部队在汉中门外集体屠杀南京难民及警察2000余人。他在证词中说:民国26年(1937年)12月15日,日军中岛部队在南京难民区境之司法院查出军民及警察共2000余人,用轻机枪12挺将这些人押至汉中门外,每行列用绳捆绑、圈住,用机枪扫射,已死者和伤者都被日军用木柴、汽油焚烧。1947年3月10日,中国南京军事法庭经查证确认:1937年12月15日下午中国平民和军警2000余名被日军俘获后,押至汉中门外,用机枪扫射,对负伤未死者,悉遭活焚。(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谷寿夫战犯案判决书》,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鱼雷营、宝塔桥集体屠杀 1937年12月15日,侵华日军在鱼雷营集体屠杀南京无辜市民和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军人9000余人,后又在宝塔桥、鱼雷营一带大肆屠杀,被屠杀者共计3万人以上。1937年12月15日夜间,日军将平民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军人9000余人,押往上元门海军鱼雷营江边,用机枪扫射,除殷有余等9人逃出外,其余全部被杀害。此次屠杀,因在夜间进行,殷有余等9人,闻枪声立即倒下,未中弹,幸免一死。1946年10月19日,中国南京军事法庭审判战犯谷寿夫时,幸存者殷有余等曾出庭作证说:"那天我们一起被俘军人300余人,带老百姓一共9000多人,一起被日军带至鱼雷营,日军用4挺机关枪扫射,只漏下我等9人没有死,我因压在其他人的死尸底下,没有受伤。当晚10点钟后,鬼子走了,我叫另一名没有死的把我的绳子解去,一同逃走。"同月,日军又在鱼雷营、宝塔桥一带再次杀害中国军民共3万余人,死难者的遗骸直至次年2月犹暴露于鱼雷营码头等地,惨不忍睹。后由红十字会就地掩埋,仅2月19 日、21日、22日3天,埋尸即达5000余具。因日军在鱼雷营、宝塔桥一带多次进行集体屠杀,故战后南京大屠杀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特派李龙飞等对这一带日军实施屠杀情况作了详细调查,并于1946年10月1日作出结论:日军在鱼雷营、宝塔桥一带,共屠杀南京无辜市民和被俘军人3万人以上。中国南京军事法庭经查认定:"民国26年。(1937年)12月间,日军在城外宝塔桥及鱼雷营一带,屠杀军民3万人以上。横尸遍野,惨不忍睹。"(国民政府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中山码头集体屠杀 中山码头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遗址之一,当时避难于国际安全区的青壮年难民)在这里惨遭杀害的共达万人以上。其中,1937年12月16日傍晚,日军从避居于原华侨招待所等处的难民中,搜捕5000余青壮年男子,即全部两手背绑押至中山码头江边,用机枪集体射杀,并把尸体推人江中,进行毁尸灭迹。这次被屠杀的幸存者刘永兴回忆说:"当时我家住在大方巷14号后面的难民区,12月16日下午3时左右,一个日本兵闯进门来,向我和弟弟挥了挥手,要我们跟他走,我们只好跟他去,同时出来的还有我家附近的共30余人,我们先是到了一个广场,天快黑时,场上已来满了人,日军叫我们六至八人排成一列,向中山码头走去。我和弟弟走在队伍前头,看到日军拿着枪走在最前面。接着是30多个被俘虏的国民党军警,后面才是被抓来的平民百姓,队伍的两旁有日军押着)队伍的最后是骑马的日军军官。一路上,我们看到路两旁有不少的男女尸体,大部分是平民百姓,也有一部分是中央军。到了下关中山码头江边,我们看见日军共抓来好几千 人,日军叫我们坐在江边,周围架起了机枪,我感到情况不妙,日军可能要搞屠杀。我心想,与其被日军杀死,还不如跳江寻死,就和旁边的人商量跳江。日军用机枪开始扫射,天已黑了,许多人往江里跳,我和弟弟也跳江了,这时,日军除继续用机枪扫射外,又往江里扔手榴弹,跳江的人,有的被炸死了,有的被炸得遍体鳞伤,惨叫声,呼号声,响成一片。一阵混乱之后,我和弟弟失散了,再也没找到。我伏在尸体旁,突然,一颗子弹从我背上飞过,擦破了我的棉袍。我看见日军用机枪扫射以后,又往尸体上浇汽油。纵火焚烧,我离岸较远,才免一死。"在这次集体屠杀中,还有幸存者,鼓楼 3条巷47号市民徐进和另2名幸存者白增荣、梁廷芳,他们都在日军屠杀时,立即伏倒,钻入尸堆中,才得脱险。徐进于1946年1月26日给国民政府主席行辕秘书处呈文,陈述了日军在中山码头屠杀数千名南京无辜市民的暴行经过。梁廷芳曾于1946年6月出席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作证,白、梁2人还向中国南京军事法庭报告了日军此次集体屠杀的罪行,并在南京军事法庭审判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时出庭作证。他们于1946年10月7日联名向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详述了日军此次屠杀经过。中国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定:1937年12月16日下午6点,聚集华侨招待所之难民5000余人,被日军押往中山码头,用机枪射杀后,焚烧尸体,弃尸江中。(国民政府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煤炭港集体屠杀 1937年12月17日,日军将从各处搜捕来的军民和首都电厂工人许江山等3000余人,拘禁在煤炭港至上元门江边,用机枪射杀,受伤未死的,又被押入附近茅屋用木柴纵火活焚致死。部分尸体被抛弃江中。此次屠杀,有当时首都电厂总工程师兼代厂长陆法曾等向南京市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呈文报告了该厂45名员工与一批被拘禁者约3000人,同遭日军杀害的惨况。幸存者陈德贵、潘开明,目击者何守江是日军在煤炭港实施集体屠杀暴行的活见证。陈德贵说:"1937年12月13日,我跑到下关'和记洋行'避难。13日,日军到了下关,发现了我们这一批难民。第二天早晨,来了200多个日本兵,从几千难民中抓出2800多个年轻人,要大家排成4人一排,并要交出手表,戒指等,然后把这些人押到煤炭港的仓库里关起来。第三天清晨,日军打开仓库的门,说:'现在到工地去干活,要每10个人一组出去。'不一会儿,听到一阵枪响,过一会儿,门又打开了,再推出去10个人,又一阵枪响。我心里明白,出去的人都被枪杀了。当日军要第三批人出去时,我就出去了,这时约在上午8点多钟。当我站到水里,就在日军举枪射击时,我一个猛子钻进河里,潜游到对面,藏在一个倒在河里的火车肚里,亲眼看见10人一批一批地被日本兵枪杀的情景。"现年75岁的潘开明至今还经常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向中外参观者特别是日本的参观团体详实地叙述自己在煤炭港遇害的情景。目击者何守江回忆日军在煤炭港 放火烧房焚烧市民的情景时说:1937年12月间一天,我看见日本兵把两三千人赶进煤炭港的一个大仓库里,在房子上泼了汽油,放一把火,把这些人都活活烧死了,只有一个青年人,知道仓库墙角有一个下水道,把十指扒出了血,才从水道里爬出来,没有被烧死。 对于日军在煤炭港集体屠杀的暴行,战后中国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经过调查判决确认:民国26年(1937年)12月14日至17日在煤炭港下游江边,被拘禁者约有3000之众,先以机枪扫射,继集薪油之类,堆集茅屋四周,放火燃烧,全部殉难于是役。(国民政府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 草鞋峡集体屠杀 草鞋峡位于南京城北长江南岸幕府山脚下的沿江一带。日军在南京的集体大屠杀以在这里屠杀人数为最多,且尤为惨烈。被害人总数在57400余人。 1937年12月14日,日军第十三师团山田支队抵达幕府山,所属第六十五联队抵达长江边。该队随即将逃至城外四郊的成批难民和未能渡江的被俘军人均拘禁在幕府山下的四、五所村断绝饮食。12月18日夜,日军将这些难民和被俘军人共57400余人,赶至草鞋峡,用机枪扫射,对未死的再用刺刀戳,最后浇上汽油焚烧,将尸体抛入长江。对这次屠杀,有当时的目击者鲁苏、史荣禄,幸存者唐广普、严洪亮等均分别呈文陈述了此次屠杀惨状。(国民政府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幸存者唐广普原是中国国民政府军队教导总队的勤务兵,南京沦陷前夕,他跑至燕子矶想渡江逃命,因无船渡江,被日军俘虏押至幕府山下被关在空营房里,他说:这些空营房里,共集中囚禁约几万人,大多为被俘士兵,另有部分警察和老百姓。日军三天三夜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老人小孩相继饥渴而死,妇女全被轮奸。……12月18日,日本人从早上4点钟就开始捆人,用整匹整匹的布撕成布条,先把人两手反缚着,然后 再把两个人的手臂捆在一起。从早上4点一直捆到下午4点,然后有个会讲中国话的日本人讲话,问哪个认识老虎山的带路,说要送我们回南京城去。到了上元门大窝子江滩,日军叫我们一排排坐下。这时难民中有人讲:"不好,要搞屠杀了!做鬼也要做个散手鬼。"就相互解绳子。晚上八九点钟,日本兵开始屠杀。机枪一响,我就躺倒在地,20分钟后,机枪停了,我右肩头被打伤没有知觉,死尸堆在我身上,感到特别重。约5分钟后,机枪又开始扫射, 过了一阵子,日军上来,用刺刀戳,木棒打,再用汽油焚烧。这时我尽力挣扎,爬出死人堆后,顺着江边,往燕子矶跑,在一个被烧过的无人居住的房子里,我钻进砻糠灰里,把衣服脱下,晾干以后逃至八卦洲和江北,得以幸存。目击者鲁苏曾隐避于草鞋峡旁边的大茅洞边目睹了日军这次大屠杀惨状,在一份证词中说:"日寇进城后,将退却国军及难民男女老幼57418人,圈禁于幕府山下四、五所村,断绝饮食,冻死饿死者甚多。农历十六(即公历12月18日)夜,用铅丝两人一扎,排成4路,驱至下关草鞋峡,用机枪悉行射后,再用刺刀乱戳,最后浇以煤油,纵火焚烧,残余骸骨都投到江中。"由于草鞋峡集体大屠杀遇难同胞数量巨大,虽经日军毁尸灭迹、投尸长江和掩埋处理,到第二年仍遍地尸骨。这在日伪档案中有清楚记载:1939年5月,日伪南京市卫生局的事业报告中写道,据市民呈报自宝塔桥起至草鞋峡止,沿江一带坟堆无数,纯系"事变"后,由红十字会所掩埋之尸体,一年多来,经江水冲刷,……完全暴露,曾派员前往调查,计有3000余具。又据报大窝子地方有6000余具尸体,尸骨尚须掩埋,已派员实地调查计划中。(《南京市特别市政府卫生局五月份事业报告书》,南京市档案馆藏。)后日伪南京市卫生局又于这一年6月13日至7月6日,组织了20余名工人,住宿在草鞋峡沿江处,专门进行掩埋尸体,共收瘗及迁葬尸骨3075具。(档案资料,南京市档案馆藏。) 上新河地区集体屠杀 1937年12月间,日军在上新河地区残暴地屠杀了28000余人。12月13日日军占领南京后,南京市民和已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共有28000余人先后群集到水西门外上新河一带,想从这一地区逃出南京城,结果都被日军俘虏,后被日军残暴地杀害。日军或用机枪扫射,或用刀劈,或用绳缚住手脚推入水中淹死,或盖上柴草、浇上煤油烧死。目击者湖南木商盛世征、昌开运于南京沦陷时,居住在上新河地区,曾在死尸堆中逃出,亲见日军在江东门、凤凰街、广播电台、自来水厂、新河口、拖板桥、菜市口、螺丝桥、东岳庙等地屠杀南京难民的情景。他们曾于1946年1月15日呈文证词说:"日军杀害我国被俘虏军人及逃难人民,共计28730余人,毙命于上新河地区。自民国26年(1937年)12月中旬的一天,当时日军将被俘军民用铅丝缚手脚,推下河水中,有的盖上柴草,倒下煤油烧死,妇女**被奸死者众。此外,以手榴弹、机枪、刺刀等武器处死者更多,国军及逃难人民,尸横遍野,人血染地。当时本地居民早已逃避一空,因我等是湖南木商,为财产关系,未有离去。目睹惨状,于心不忍,由我们私人捐款,收埋一批尸体。"(国民政府档案,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又据现仍健在的曾经目睹日军在江东门大屠杀惨景的老人朱有才回忆证实说:1937年12月16日傍晚,日军把囚禁于原国民政府陆军监狱内的万名以上已解除武装的中国士兵和平民(半数以上是平民)驱赶到江东门集市附近,人群聚集塞满了道路,直到江东河边。突然,日军一声令下,道路两旁草房全被浇上汽油燃烧,在火光照明下,轻重机枪一起扫射,顿时一片哀号,尸体遍地,蔽满了江东门河面。大批坦克、军车、骑兵就从这开过江东河。日军称这为"中岛桥"。后来南京红十字会在该地区和红十字会收尸约15000余具,掩埋于就近的两大土坑内,当地人称这为"万人坑"(注:现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所在地)。幸存者原国民政府陆军第八十八师士兵刘世海,在上新河地区大屠杀中曾被日军砍伤,后于死尸堆中爬出,得免一死。他于1985年回忆与50多名士兵在上新河一带的遭遇时说:"我们一行有50余人,从三汉河来到江东门,打算向芜湖方向去。一路上看到许多尸体横陈,一根电线杆上倒挂着七八具尸体,都用铁丝穿着锁骨连在一起,有男有女,还有小孩。再往前走,死者更多,在模范监狱门前,被一队日本兵拦住,把我们强行赶到监狱东边的菜地里,命令我们排成一队,周围有五六十名日本兵,突然从四周冲过来,用军刀刺刀乱砍乱杀。我的脖子上被砍了一刀,我只记得有个日本兵高举军刀向自己砍来的凶恶形象,后来我别的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到我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我身上还压着两个死人,我使劲推开,站了起来,趁着天还没亮,就赶快离开了那块菜地,走了半里多路,看到一个防空洞,我躲进洞中。我们同行的50来人,只我一人幸存,现在脖子上还有刀痕约十厘米。"(《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纪实,证言专辑]》,江苏古籍出版社1985 年版,第401--402页。》还有目击者当年居住在水西门外一带的刘修荣、苗学标等也都有呈文证实当年日军在这一地区屠杀的情景。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根据大量档案和回忆资料的证实,在判决谷寿夫战犯案件时认定:民国26年12月间,在上新河地区,日军屠杀中国军民28730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