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暴行总录---------江 苏 4

日军在高淳的暴行

1937年农历十一月初五,高淳沦陷。日军前哨侦察队骑自行车从东门进入中山大街,街上少数未来得及走的居民见到这些衣着奇特身背枪械的骑车人,以为是强盗进城抢劫,一路传呼"太湖里强盗来了!"整个街镇顿时乱作一团。日军冲到迎薰门老银行门前时,遇上铁匠张位信,抓住他硬要逼他扛物带路,张不从,结果被一枪击倒在地,倒在血泊中。日军蹬车向西街驶去,至蒋家巷口见洋铁匠家门前摆着一个小烟摊,就跳下车抓起香烟就走。这时,洋铁匠家中跑出一个年轻人,此人叫狗伢业,他不知危险,上前拖住那个日军要香烟钱。日军举枪向他射击,一枪打中要害,可怜年纪轻轻的狗伢业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断送了一条命。在蒋家桥,日军将一乞丐枪杀。在淳西庵附近,张征树、杨周春2位老人被枪杀。日军侵占高淳期间,共枪杀平民517人,刀杀平民674人,烧毁房屋3664家,烧死平民11人,**至死15人,其罪行磬竹难书。(陈子青)

日军在溧阳的暴行

1937年12月,溧阳沦陷。据有关统计资料记载在抗战的八年中,日军三次占领溧阳,六次窜到溧阳"清乡"、"扫荡"。所到之处,烧杀淫掳,无恶不作。全县被日军杀害(死亡)7044人,其中男3922人,女3122人;伤:13659人,其中男7602人,女6057人,共伤亡20703人。从 1937年11月27日至1943年9月6日,日机对溧阳轰炸34次,共出动飞机122架次,最多一天(1937年11月29日)出动12架次。炸毁房屋计876户,1089间,烧毁房屋计34876户,110560间,仅房屋损失价值达168.91750亿元(法币,下同);人民财产损失,包括粮食、衣物、家具、畜牧、燃料、特产、现金等,达1363亿元;商民损失(全县54个行业统计)达470亿元;公共处所损失,包括机关、学校、交通、人民团体及公共事业等,达 60亿元,其中被毁古建筑490座,如文庙、文昌庙、史侯庙、二员烈庙、张巡庙、浣纱庙(内有戏楼一座,宫殿一座)、文昌阁、太白楼、鲁仙宫、坎 离宫、文武殿、邬公寺、三皇寺、吴公祠。尚公祠、昭忠祠、尊经阁、史玉阳公祠、明伦堂、书院等。被毁、掠文物古玩、书画64309件(价值无法计算)。(刘玉)

日军三屠仙女庙

1937年12月14日晚,日军松井师团、京浦区右翼先遣队少将司令天谷所部占领扬州城后的第三天,即直窜扬清公路,进犯江都县仙女庙。仙女庙守军为国民党东北军于学忠所部第五十七军缪征流部队,该部未作抵抗便退守仙女镇河北。当时苏南一些难民以及本地一些居民被堵在头道桥、江家桥一带,数十人均遭日军枪杀。日军部队行至仙女庙附近,遇一盆桶匠,当日军问他太平庄在何处,匠人回道没有听说过,日军竟一刺刀将他刺死,日军一进镇,便开始疯狂屠杀,仅在都天庙、玉带桥左边一次枪击逃命的老百姓就近百人。此为日军第一次大屠杀。为阻遏日军,缪征流部队便烧毁了镇东通向邵伯的三元桥,并撤去河上的船只,用一个营的兵力据守三元桥河北桥头,以掩护辎重运输做撤退准备。国军与日军隔河对峙相互射击,双方均有伤亡。17日晨,日军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乘坐橡皮筏由镇西塘子湾渡河。此处国军防守薄弱,日军没有费事就登陆。时值农历冬月十五,昨夜下了一场雪,天气阴沉,日军上岸先是纵火烧屋,仙女镇河北的400户人家3000多间房屋,全部化为灰烬,一条繁华街道,仅存废墟。接着日军进行第二次大屠杀。一个名叫江文发的老汉在仙女庙后门口被日军砍了一刀,颈部被削了一块,血流如注,所幸气管未断,得以活命。吴强老人被劈成两半,尸体横在长寿庵大场上;辛贞被摔入河内淹死;吴小巴兄妹,一个被杀死,一个被烧死;唐志圣被戳死在自家东山墙;郭志和老人被戳死在家门口;华山龙被摔在河里,又被用枪打死,唐宝妹夫妇、郭有松夫妇、唐茂贞母子6个人被枪杀在一起。因一名日军在勤记典当门前被国军射死,日军便迁怒于百姓,一伙日军冲开典当大门,将老板高子华、头柜姓刘的以及3个店员一起抓走,带到东街头宰牛场地上,全部杀死。除本地居民被杀外,尚有许多外地逃难遭戮的不计其数。据当事人回忆,西自朱家巷东至三元庵,尸体狼藉,有300多人在大屠杀中丧生。日军侵占河北街,设点驻防,到处抢劫并抓夫运物至河南防地。12月23日,有100多民工被月军抓去运东西,结果一个也未放回,均遭枪杀。此为第三次屠杀。当时仙女镇人口总计1600多人。日军进入仙女庙仅9天时间,三次屠杀达600多人。(杨立中)

扬州万福桥惨案

1937年12月14日傍晚,侵华日军京浦区右翼先遣队少将司令天谷率松井师团占领了苏北门户--古城扬州。16日,日军小川中队彬之小队占领江都县重镇仙女庙(今江都县府所在地),并在扬(州)清江)公路的扬(州)仙(女庙)段的每道桥口派兵驻守,控制交通线。日军所到之处,大肆烧杀淫掠,万福桥附近村庄100多民众被杀害 ,400多间民房被烧光。管陈庄的陈金荣因害腿病未能逃避被日军抓住,说他是中国伤兵,被一枪打死。日军硬逼着60多岁的关庭安将他们抢来的五六条棉被顶在头上送到桥头据点去,因一条棉被滑掉地上,日军就用刺刀将他戳死。16岁的张贵喜和关开元及3个路过青年被日军吆赶到万福桥上,令伏在桥栏杆上向下看,日军从后面抓住他们的双脚猛力往下掀,5人一起被掀到河里。河水冰冷彻 骨,张贵喜、关开元等人在水中挣扎,日军在桥上端枪瞄准射击。几声枪响,鲜血泛上水面,日军看着被急流卷走的尸体,得意地哈哈大笑。造桥的刘工程师被日军抓去剥光衣服,反绑双手,用军刀将他腿上、肩上、胸口的肉一一块地往下剐,活活被凌迟而死。今万福村的商恒堂、邱广海、潘小八等7人被日军抓去集中屠杀。当场2人被杀死,尚有5人受伤未死,日军竟将这5人拖到草堆上放火烧死。12月17日天未亮,驻扬日军拦街抓人,将抓到的200多名青壮年当夫役,押着运送枪支弹药和枪掠的财物去仙女庙。沿途又抓了100多人。到了仙女庙据点,日军发路单放回。这400多青壮年拿到回家的路单以为得救了,沿着公路向西飞奔。可是出仙女庙据点才到江家桥,守桥的日军就命令他们两人一排向前走。到了头道桥,桥上的日军哇哇乱叫,恶狠狠地将路单撕得粉碎,端枪执刀押着他们向西走。过了二道桥,前面就到万福桥了。这万福桥1937年秋刚复建竣工,全长406米,桥头牌楼上书有"万福桥"三个金字,为仙女庙及近邑一带人民来扬州城必经之孔道,苏北有名的长桥。前面的人走到万福桥中间被手执军刀的日军拦住,后面的人因不知继续往前走,当一齐拥到桥上时,突然哨声响起,架在桥两头的日军机枪猛烈扫射起来,人群纷纷中弹倒下,桥上一片惨叫声。灭绝人性的日军扫射过后,又冲上桥对准跳河逃命的人开枪射击,用刺刀将倒下的人挑下河去。前后大约半小时,除吉家庄的卞长福一人趁乱跳河,凭着好水性死里逃生外,400多青壮年全都遭难。

日军在扬州邵伯镇的暴行

1937年12月19日,日军松井师团天谷部队一部从年河西岸占领邵伯镇。镇内居民惊慌失措,纷纷逃散四乡。日军进镇后,以搜索"**兵"为名,大肆烧杀淫掠。12月25日,日军闯入南米市用刀劈开生源祥米店大门,冲进去后一刺刀戳进看门人陶学兼的胸口,又将陶的头砍下,将尸体抛至门外虹桥下。在南边杨兆年家躲避的几个老太婆看见日军来了,吓得向外逃,日军跑去放火焚烧杨家的房子,相邻的4户20多间房屋全被烧光,宏德大陆陈行栈房里的600包大豆也化为灰烬。在此期间,老百姓不得随意行走,否则就会大难临头。1938年1月21日,十多个日军闯进王楼(现运河村),许长庚一家4人,留老母亲看守门户,自己同妻子及堂妹3人躲进外面草堆处事前挖好的防空洞里。日军进庄放火烧着了草堆,许长庚夫妇和堂妹从洞里向外爬,日军用刺刀拦住洞口,逼着他们退回洞里,再将草塞进洞口,3人活活被浓烟熏死。日军共烧毁全庄7户22间房屋。1938年6月3日清晨,日军到两渡乡"扫荡",动用了飞机大炮。日军先到公路旁的花园庄,逼着老百姓将麦把堆到房子周围,点燃麦把,霎时烈焰四起。一户连一户,将全庄16户人家烧得精光。运河村的谈庄、侯集、陈庄、袁庄、吴庄、严庄、毛立太庄、苏圩、向家墩等11个村庄143户相继焚烧殆尽。南渡村的南一、郭庄、小郭庄、花园庄、蒋庄、高庄、跳三庄、前毛等8个村庄156户成为一片火海。许庄村的何庄、郭湾、歇脚、大施、小施等5个村庄56户付之一炬。两渡乡上空烈焰腾霄,黑烟笼罩,历时一天不灭。符庄危国君老夫妻俩及范其海之妻全被杀死在屋内。范的儿子躲在外面见房子烧着,家里还有老人,冒死回家抢救,被日军用刀戳死。大施庄刘光明回家救火被日军打死。其父刘龙安及老伴见房子被烧毁,儿子被打死,伤心至极,置生命于不顾,去为儿子收尸。也被日军用刀活活戳死。是年8月22日,日军又到两渡乡一带"扫荡",从官庄庙开始屠杀,为国民党驻军站岗放哨的陈如舟一刀戳死,接着庙里5个和尚被日军一阵猛刺乱戳,无一生还。日军放火焚烧庙宇后,进各庄烧杀。这天被杀害的有24人。日军还将那些新搭起的茅棚草舍全部烧光,又烧去第一次未烧掉的单庄独舍14户44间房屋。日军进人邵伯后,四出**,妇女遭日寇蹂躏的无法统计。有的受辱而死,有的抗辱被杀。北头王姓的女儿被日军轮奸后投河自杀,北会馆一女子被奸污后因抗辱而被活埋。妪栖所(今邵伯医院)附近一妇女被3个日军押至红庙里轮奸,后被投入河中,浮起三次被击沉而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