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一百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


第一枪是杨万才他们打响的。当他的部队到来之后,他就把队伍分成了三队。一中队长打先锋,先干掉皇协军的机枪手,他带着第二队,一直往里插,准备拿下小野的司令部,活捉小野——当然,他不知道小野不在。剩下的一队断后。因为是突然袭击,尽管皇协军有着高度警觉,还是让他们敲掉了机枪手,迅速了冲了进去。杨万才的判断没错,这里的确只有一个小队的鬼子,指挥官是中尉史川,他负责保卫指挥部的安全。虽然受到了突然袭击,开始有一点慌乱,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他一方面向小野报告,一方面组织部队在司令部周围进行抵抗。机枪打得很猛,杨万才他们根本靠不近前。史川越是这样,杨万才越以为小野在里面,攻打就越猛。你想啊!要是活捉或者击毙了小野,鬼子这次扫荡就彻底的流产了,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呢?擒贼先擒王,这个道理不用教啊!杨万才怎么能不猛攻?

肖鹏带着精选的一个中队,即将靠近赵三防守的营地,就听见了小野司令部那儿传来枪声。不用问,一定是他的部队,至于是许放还是杨万才就不重要了。他心中顿时一阵轻松,这说明,外围的部队并没有全部落入小野的陷阱,而且他们找到了鬼子的软肋,和他想到一块去了,这样一来,小野势必回兵来救,他丢不起这个人,也不能眼看着留守的部队被八路军歼灭,真是妙极了。他命令齐玉昆对赵三的部队先喊话,然后冲锋,一定要尽快和冲进鬼子司令部的部队汇合,救出许放他们。

齐玉昆亲自带着人喊了起来,其实他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起作用,也不知道在这里防守他们的,是赵三本人,还是别的军官,既然肖鹏让喊就得喊,他太信服肖鹏了。当然,肖鹏是不会无的放矢的,这招攻心为上还真是有用,因为喊话的是齐玉昆和他那帮反水的弟兄。在西河的皇协军中,除了极为反动的有数人外,齐玉昆和那些弟兄,就是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他们为皇协军正了名。正因为有了他们的反叛,鬼子才不敢对他们过分欺凌了,是齐玉昆他们为皇协军赢来了做人的尊严,他们从心底里感激齐玉昆和他的弟兄。因此,当他们听见是齐玉昆和他弟兄们的声音,手里的枪自然就没了准星。尽管带兵的连长是个反动的家伙,是赵三的死党,但是他一双手不能代替大伙啊!

肖鹏他们基本上没有损失就冲出了防线,进入了小野的中军大帐。杨万才一看来了增援部队,带头的是肖鹏,那个乐啊!嘴都咧成了瓢。肖鹏可没功夫和他笑,只送给他两个字:佯攻。然后就带着齐玉昆的部队走了,把杨万才弄得一头雾水。因为他不知道,肖鹏更着急的,不是消灭这里的鬼子,是把许放他们救出来。

这是许放所率领的部队,的确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在喊话招降无效之后,他们开来了装甲车。这个庞然大物,对没有重武器的许放他们来讲,绝对是致命的。到了这会,不但是许放,所有的战士都意思到,他们最后的时刻到了。碾着尸体的装甲车,像是呲牙咧嘴的鬼怪,一边喷吐着火舌,一边快速的行进着。它的身后,跟着鬼魅一般的鬼子和皇协军。

许放对身后大喊道:“把手榴弹给我,快!”

“许主任,要死也轮不到你。”他手下的中队长大喊道,然后也不等许放回答,就一个翻身,进入了黑暗中,他的身子在弹雨中跳跃着,可是没行几步,就倒在了鬼子的枪弹之下,装甲车行进的更快了。

许放正要往外跳,一个身影闪电般的跳了出去,又一个身影跟在了后面。很快,前面的那个战士又倒下了,后面那个战士也受了伤,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但是他又顽强的爬了起来,继续向装甲车挺进。许放一把夺过机枪,不顾一切的对准装甲车扫射起来,装甲车上的机关枪也对准的许放。那个战士继续和行进的装甲车很近了,终于拉响了导火索。

“快仍啊!”许放等人大喊起来。可是他们不知道,这个战士已经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哪里还扔得动集数手榴弹。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装甲车和战士一块被炸飞了。血像电流一样,是会互相传染的,他的死,传导了一个愤怒的信号,激发了男人的血性,激发了战士们对鬼子的仇恨。本来有些胆小的士兵,被装甲车吓坏的士兵,此刻像是注入了不惧生死的神药,纷纷的跳了出来,冲向了乌龟似的装甲车。于是我们就看见了这样一幅惨烈的图画:在鬼子机枪疯狂的扫射下,一个个战士倒下了,又有一个个战士冲了上去,他们仿佛不是血肉之躯,是钢铁,是炸弹。鬼子的装甲车在他们惊天,泣鬼神的打法面前,一个个变成了废铁,没有被摧毁的,也吓得掉头往回跑。运河支队的战士们,用惊人的勇敢,用血肉之躯,硬是打退了装甲车的进攻。当然,许放他们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在这暂时的平静中,他身边活着的,一共不到一个排了,如果鬼子马上进攻,他们就会全军覆灭了,战争拼的是实力,毕竟不是靠勇敢就能取胜的。但是许放的命不该绝,他的救星肖鹏来了。

肖鹏杀出了中军大帐,带着齐玉昆等人,一刻钟也没停留,直奔鬼子的包围圈而来。在靠近包围圈之后,面对兵力远胜于自己的鬼子,肖鹏把部队分成了两拨。让齐玉昆带着主力,去把鬼子的兵力吸引走,他只留下了一个班的战士。他要像常山赵子龙一样,百万军中夺阿斗。不过他不是孤军奋战,他手下有吴兵这样的勇士,有一个班都有些武功的战士,他要和鬼子打近战,打突然袭击。因为他别无选择,想救出许放等人,只有冒险。他带着这些战士,一步步向鬼子靠近。这个时候正是许放他们厮杀的最厉害的时候,鬼子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住了,肖鹏就是要找这样的机会。

齐玉昆首先打响了,按照肖鹏的命令,他们并不向里面冲锋,但是火力十分凶猛。鬼子没有料到屁股后面着火,的确慌了,一方面就地反抗,一方面调集火力。肖鹏就等着这一刻,因为他面前的鬼子不多了。他一声令下,几乎在同一时间,每个人手中的手榴弹都爆炸了,在烟雾和声音还没有消失的时候,肖鹏他们就冲进了烟雾里。当鬼子刚刚醒过来,肖鹏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鬼子的机枪手瞪着恐惧的眼睛,还在想这些人从什么地方来的时候,肖鹏手中的利剑就割断了他的咽喉,另外几个鬼子见了,凶狠的扑了过来,但是玩中国武术,徒手搏斗,他们哪里是肖鹏的对手。在一片片刀光剑影之中,纷纷做了刀下之鬼。而肖鹏带来的,这个班的战士,人人都有武功,最利于近身肉搏,因此,虽然鬼子的人数远远的多于肖鹏他们,一时间却被肖鹏他们杀得蒙头转向,纷纷后退,闪开了好大一片空挡。肖鹏俯身操起机枪,一个扇面横扫,立刻将面前的鬼子扫倒了一大片,吴兵等人也纷纷射击,肖鹏他们尽然以少胜多,打出了好大一片空地。这时他看见了一群人影向他们奔来,知道是许放来了,一颗高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原来,当齐玉昆带着部队打响了,本来已经陷入绝境之中的许放,如同遇到了大赦令似的,全身的细胞都鼓胀起来,求生的欲望立刻充盈了全身,他迅速的整理了仅剩的部队。就在他欲往那个方向冲击的时候,听见身后也响起了爆炸声和枪声。和肖鹏这么久了,许放多少也知道了一些肖鹏的用兵方法,他断定肖鹏采取的分兵之术,是为了骗走敌人的主力,因此他毫不犹豫的,带着部队就往身后冲来,果然他看见了肖鹏,只是他没有想到,肖鹏的手下只有一个班的战士。当时,他泪流满面,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人,也许都会有这种感慨。肖鹏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握了一下他的手,因为他们没有时间叙旧,鬼子马上就会醒过来。

肖鹏带着许放的残兵败将,迅速的向松树岭撤退,同时给齐玉昆他们发出了信号。这时候的战场乱了套,到处都在打仗,到处都是八路军。连小野都懵了,他不知道突然间,这些八路军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多了。望着乱哄哄的战场,突然间,一道闪电进入脑海,脑子里顿时一片雪亮,什么都明白了,他下了一步很臭的棋,他的行兵布阵给肖鹏留下了太多的漏洞。战场已经打成这样,可是木村的部队还在守株待兔,但是兔子在哪?木村那个方向根本没有兔子,连一只老鼠也没有。当初,他为了不让许放等人的部队和肖鹏汇合,绞尽脑汁的要把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但是由于兵力的不足,无奈之下,他只好冒险行事,在最容易突进的中路,摆下了空城计。而把主要力量放在了两翼。这招看似险招的棋,开始的确收到了奇效,许放的大队人马乖乖的走进了他的伏击圈。但是他不敢相信这是他们的全部人马。寄希望于运河支队剩下的部队发现东面有伏兵,不敢再走东路,那就只有走西路,而木村的重兵就在那里等着呢!这样,在外面的八路军就会全军覆灭。虽然山上的八路军他不可能歼灭了,因为他已经料定肖鹏有后路。但那也是一个不小的胜利,至少,运河支队的大部分兵力遭到歼灭,短时间很难恢复元气,为他治理西河,整顿北部山区赢得了时间。他自我感觉预算的不错,只是木村那面迟迟没有八路军的消息,他应该想到,这里一定出了问题。可是当中军大营遭到袭击之后,他又走了第二步臭棋,不该把围困许放的部队撤出一部分去解救中军大帐,应该抽调木村的部队,却单单把他给忘了。他当时是不是认为,现有的部队,围歼许放的残兵足够了?一定是那么想的,但是他不该忘了,山上有肖鹏呢!肖鹏怎么可能见死不救?是的,他准备了皇协军去堵截。那皇协军能是肖鹏的对手?事实证明,皇协军根本没有挡住肖鹏,也证明,肖鹏的目的不是攻打他的司令部,那只不过又是围魏救赵,那是肖鹏惯用的伎俩。此刻的小野把一切都想明白了,但是他知道丧失了时机,许放的部队逃出来了。小野想到这,脸色十分灰败,有了一种受辱的感觉。在各个方面都占有优势的情况下,他并没有占多大便宜,岂不是说,肖鹏比他厉害?这是他的自尊所不能允许的。

“告诉木村,全面的出击。”他不知道亡羊补牢晚不晚,但也只能这么做了。他手下的各路大军从四面八方,潮水似的围了过去,希望尽最后一把力,将肖鹏的部队聚歼在松树岭下,哪怕是多消灭一点也是好的。

这时候肖鹏的几路大军已经汇合,聚集在了赵三的阵地前,对赵三的部队发动了猛攻,因为谁都清楚,鬼子的追兵说到就到,只有打败赵三的皇协军,才能回到松树岭,才有生路,自然是人人奋勇,各个争先,谁肯放弃这到手的希望?

赵三的确在亲自指挥,也的确很卖力气,希望堵住肖鹏,建立奇功。为此,他对手下的连长都抽了耳光。手下的连长也想堵住肖鹏,以免挨揍,但是他们手下的士兵不肯卖命。他们当皇协军是为了糊口,不是为了给鬼子服务。在他们心中,中国人的良心还是有的。何况面对的是过去的兄弟,怎么下得去手?肖鹏早就摸准了他们的脉搏,选择的前锋不是能征善战的杨万才,是齐玉昆,这叫对症下药。因此,当齐玉昆率领他的先头部队向前冲的时候,有很多皇协军的枪口自动就抬高了。而当他们冲过来的时候,尽管当官的拼命喊,士兵们还是往后退,最后不是退,是逃跑。就这样的部队,怎么能挡住在玩命的八路军。经过血战的运河支队,虽然损失惨重,但是终于回到了松树岭。

当小野带着部队追到了岭下,望着漆黑的大山,只有叹气的份了,他知道,对他来讲,眼前的大山,就是运河支队的万里长城,他没有机会了。因此当石冠中请示是不是连夜攻山,他鼻子里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