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在苏州平望镇的暴行

平望镇在苏州吴江市中部。抗日战争前境内有一条铁路,北通苏州,南通浙江嘉兴,称苏嘉铁路,是京沪、沪杭铁路的连接支线,在经济、政治上作用很大。抗日战争爆发后,我国沿海地带首先遭到蹂躏,平望镇地处江浙毗邻,再加上苏嘉铁路经过该镇,并又为全线中心站,故沦陷前,日机日夜对铁路和平望镇狂轰滥炸。最惨重的一次轰炸是在1937年农历九月十二。上午9时许,日机2架侵入平望镇上空,滥射机枪,并投弹12枚,其中廖塘湾、长老桥旁河中、北木桥堍顺福楼茶馆、北大街强永隆豆腐店工场、吴会丰花园、商会后门、扇子街大亨烟纸店、西塘街山门口、西塘街源昌馀米厂等9处各中弹1枚,火车站3枚。共炸毁房屋40多间,炸死18人。计廖塘湾炸毁徐姓楼房1幢,顺福楼茶馆被毁茶部房屋6间、震毁房屋7间、炸死茶客7人,强永隆豆腐店毁屋4间,吴会丰花园被毁一角,商会后门炸死1人(名叫陈进生),扇子街大亨烟纸店炸毁楼房2间,大亨后门河中射死1人(系伶人名小福楼),西塘街山门口两侧炸毁房屋十余间,从西塘街山门口至源昌馀徐米行共炸死9人。1937年农历十月十二,平望镇沦陷后,日军大肆烧杀,全镇居民来不及逃避者均被枪杀,无一幸免,尸体遍地。特别是在东溪河石灰窑、北河西街罗家弄堂口、南大街吴会丰花园、石家港水瓶庵旁、北大桥弥陀殿后等处尸体成堆,在镇上共杀400多人。在镇北袅腰桥一带河中浮尸连接数里,镇与莺湖桥向南1公里、镇西到六里桥两旁公路夹河中,都接连有成堆尸体。日军离镇时在全镇放火烧房屋,大火三天三夜,从西塘街山门口到扇子街的房屋仅存义升桐柏油店等部分店屋,其余全部烧毁,南大街从姚家弄北,至北大街哺鸡弄2条大街房全部烧毁,从哺鸡弄至北木桥堍全部店屋被烧毁,费达生先生在驾湖滨刚创办平望丝厂的厂房及机器设备均被烧毁,仅存仓库大楼一幢,后面平屋一排。镇上新旧二典当有房屋数十间,亦成了瓦砾场,全镇计被烧毁房屋700多间。(吴国钧)

无锡李家庄惨案

1937年农历十月,侵华日军占领常熟后不断向西侵犯,十二日,大通桥国民党驻军与日军发生激战,力弱而退。十三日下午,日军即在大通桥渡河至西岸,因李家庄距大通桥不足半里,当时村上大部分农民已避入田间新筑的防空洞里,一部分年老胆大的仍留在家里。日军进村后立即进行残酷的血腥屠杀,先把留在家里的李阿根等16人集中在场上用麻绳捆绑,只有李冬生等2人乘日军不备逃跑,其余14人被牵至李富泉家柴间屋里,命他们跪在地上后,即用机枪依次扫射。其中李根泉跪在地上,听到枪声已昏倒在地而未被击中。随后,日军又将柴房门关上,开始放火烧屋。李根泉被压在死人堆里,当被浓烟熏醒时,衣服已着火,他伸手将捆住自己的绳子烧断后,推倒后墙才得以逃生。这时李家庄已成一片火海,53户人家300多间房屋成为一片焦土,仅7间下岸破柴间屋幸免。(王世平)

江阴顾山惨案

1937年11月21日,看见一支从常熟白茆港口登陆的日本冲锋队,分数路侵入顾山地区,一路窜入红豆村后就四散开来。有一小队进入陈俞家堂时,看见一个名叫福妹的姑娘刚跨出门口,就群逐而来。福妹转身退回屋内从后门逃走。日军追到屋里找不到福妹,见到患重病躺在床上的俞老太太,就举枪把她打死。另外几个日军发现浴缸间里躲着2个姑娘,就轮奸了她们。另外几股日军分别窜进陆家堂、赵家堂、界经岸、肖家堂、红豆村下、陈罗家堂、邓巷、陆家宅基等村,枪杀村民7人,奸**女3人,烧毁房屋66间,赵家堂宅基化为一片焦土。他们还放火把刚上场的53个稻垛、约400多亩的稻谷化为灰烬。日军在红豆村烧杀掳掠后,又继续窜进古塘,然后去顾山镇。沿路枪杀村民10人,奸**女14人,古塘巷王彩妹和祖母李氏,为免遭凌辱,双双投河自尽。另一路日军,从周家码头直奔顾山镇,约在上午8时左右到达顾山镇东巷门,每见行人,举枪就打,未几很多人被害。中午,日军进入东街,挨户搜索。当发现巷门口开豆腐店的陈小大家藏有其父练武用的一把单刀,就把他家大小5口人捅死。镇上少妇章氏,被日军奸污后,又被用竹竿塞进**活活戳死。顾山罹难最惨的要数东巷门内做裁缝的陈根福家:那天,日军闯入他家,发现过堂墙壁上挂有一张国民党军官照片,就把他全家8口人赶到西街轮船码头上,命他们面河而跪。日军一声令下,一刀一个,有的一刀头不断,再连砍几刀,连未满周岁的婴儿,也被摔死在河潭里。第二天(22日)清晨,十几个日军走出营地窜到郭老歧家,把躲在他家的郭阿英、郭阿庆、郭阿五、郭召全及郭老歧父子等13人,全部枪杀在天井里。郭老歧父子遭难后,妻子也在当天晚上投河身亡。单四三房巷一个自然村遇难同胞就有22人之多,年轻的几乎全被杀死。日军在顾西村枪杀我同胞27人,糟蹋妇女13人。临走时还放火烧毁房屋31间,四房巷上的8户人家的15间草屋全部化为灰烬,整个宅基成为一片焦土。还有一路日军,从周家码头过塘前村直奔周东庄。夭已傍晚,驻在周家文家。22日清晨,一群日军从周东庄窜到南新宅基搜寻妇女。当看到躲在墙角里的几个妇女,不论老少,都拉进屋里轮奸。这次日军从顾山过境共戕害我同胞90人(为免受糟蹋而投河自尽的老妇少女3人),奸污妇女49人,烧毁房屋338间,糟蹋稻谷1000多亩约50多万斤,损失财物更难以统计。(江成文)

无锡许巷惨案

1937年11月23日,日军华中派遣军十六师团一部在白茆口登陆后,经常熟抵达无锡东亭。24日下午进驻许巷村,开始疯狂地烧杀奸淫。许巷全村63户230余人,因该村地处偏僻,历史上未曾遭受兵燹之灾,因此战事爆发后城区前来避难者甚众,达百余人之多。村上长者许舜先世家名医,在地方上颇有名望。日军进村后,许舜先召集村民列队于场上,本意是让日军明了全是村民,并无抵抗之举。然而,中国百姓的善良心念,并不能改变侵略者的本性。许舜先的大儿子怀抱年仅5岁的幼儿从家门走出,来到场上,引起日军的怀疑,日军不问情由,端着装有刺刀的步枪冲上去猛刺一刀,刺刀穿透幼儿的腹背,插入怀抱者前胸,一股鲜血涌出,父子俩仰后一倒,躺在血泊中挣扎着死去。瞬间,村头场上,在哭喊声中40多名无辜村民尽死于刺刀和枪弹之下。之后,日军又逐家逐户搜索,将躲藏在家中的村民赶至场上,或用指挥刀一个一个砍下脑袋,或用刺刀一个一个地活活捅死,有一个2岁的婴儿,因受惊而啼哭不止,为不让暴露目标,母亲含着泪将孩子递与旁人活活闷死在棉袄的衣襟里。日军发现一妇女在房中正为孩子喂奶,先强行奸污,然后又用刺刀从**一直捅到咽喉。日军对许巷村的屠杀持续了3个多小时,223人惨遭杀害,焚烧房屋94间以及刚收获的150多亩地的稻谷。(王世平)

江阴青阳惨案

1937年11月27日傍晚,日军攻占青阳镇。铁蹄所至,烧杀淫掠,凶残至极,全镇被焚毁房屋200余间,中心桥闹市区,东街至石皮弄,南街至洪家弄,化为一片灰烬。日军见男子就杀戮,见妇女就蹂躏,被害者不计其数,万源布厂留守人员17人,被日军缚在一条绳子上,用机枪扫射,仅一学徒闻声即仆倒而幸免。驻镇上日军肆意掠夺居民门窗家具,或作炊薪,或资烤火,劫后的青阳镇到处断垣残壁,幸剩房屋,亦十室九空。流 经市区的大塘河里常浮尸体,河水污染发臭,不能饮用。(江成文)

溧水大轰炸惨案

溧水县城是苏南比较繁华的小城镇,县城居民人数约4000人,交通便利,商业繁荣。因溧水为南京外围,日军把它作为轰炸的目标之一。1937年11月29日上午9时许,日军侦察机一架由东南方向窜入县城上空,盘旋两周后离去。接着中午12时左右,日军轰炸机分3组,共计9 架,先后进行轮番轰炸,他们投下了许多重磅炸弹和燃烧弹,炸弹最集中的地点是南门小街头,首先击中的是状元坊马老三板鸭店、犁头尖豆腐店,其次是三眼井翟家碗店,孙家、纪家、程家木行以及小西门公共体育场,尼姑庵、程四兴大门口、南中街、小街头、鲁家碗店、大新旅馆、三圣庙、杨鳌家后防空洞和一些居民区。溧水县城立即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到处是残垣断壁,血肉横飞。轰炸持续一个半小时左右,火光冲天,爆炸声共达140次之多。三眼井孙锦堂一家三代人全部死于轰炸之中,尸体零碎挂在树上,粘在墙上,有一个人仅存一条大腿。杨鳌后院的防空洞被炸塌,死难同胞达100余人,仅有洞口的韩庆廉等4人得以幸存。事后,约有十二三人参加了义务掩埋工作。掩埋地点在养人山、庙山沟、荷包袋(油坊塘)三处,共掩埋无主尸体786具,认领运走的尸体约200具左右。埋在废墟之中,尸体粉碎、烧毁不可辨认者难以计数。以后在清理时又发现了不少陈尸。据统计,这一天被日机炸死的就有1200人之多,是溧水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浩劫。受伤者和被烧毁的房屋、财产、物资等损失,则无法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