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暴行总录---------江 苏

日军在连云港大伊山的暴行

1937年4月21日晌午,日机对停泊在盐河里的民船进行扫射,打死船民妇女1人。 1938年阴历腊月初一,上午11时许,2架日机已窜临大伊山上空。街上的人顿时乱成一团。日机向人群轮番俯冲扫射,对着东后街鱼肉市、中大街的农民银行(原马长年大楼)和街北头的邮政局,连续投下了数枚炸弹。顿时,大伊山街上空烟柱冲天,大街小巷成了一片火海,墙倒屋塌,血肉横飞。 农民银行的大生药店全宅,东后街王潞华家前厅房和过道屋,邮政局后半截以及市民马长俭家的一些房屋,都被炸弹夷为平地。手艺人贾殿荣、贾殿昌兄弟俩,来大伊山避难的连云港报关行的孙一斋和他的儿子,摆书摊子的杨宝同,大生药店老板尹佛生的母亲和同事陈锡尧,学徒沈某、张某,船民李永祥,竹匠窦小麻子,市民孙广茂,一个赶集卖草的农民和一个卖乌盆的小摊贩等人,都在这次轰炸中丧生,计有35人伤亡。 1939年春的一天晚上,一个20多岁名叫单二照子的青年,在日本会馆外的铁丝网边解**,给日军抓去,后押解到西大桥外枪杀。同年阴历五月,一天上午,日军把无辜的大伊山郊区居民马太平、侍守春、侍守昂、侍启厅、杨以才、刘小七子和一个姓戴的共7人,蒙上眼睛,绑解到大伊山街南首卧佛、基前小张庄,由日军驻军头目"东司令"用战刀逐个砍倒。马太平是挨在最后一个,刽子手连砍下了6个人头,手发软了,加之马太平的衣领又高,一刀下去,只砍了一个大血口子,马就倒在血泊之中。下午,码头工人掩埋尸体时,发现马没有死,让他快逃命。一个月后马亦死去。 同年秋,驻大伊山的日军和汉奸警备队去陈集一带"扫荡",回来途经六里河南大南庄北角公路边,遇上了18个背盐卖的农民,当场就五花大绑带回大伊山街。日军将这18个农民拖到高家山下,用刺刀活活刺死,其中有一个妇女,腹中还怀着孩子。(王风)

南通基督医院被炸惨案

南通基督医院是民国初年美国***会在南通开办的教会医院。1937年8月17日上午9时许,日军的4架飞机,从东南方向俯冲南通城,在基督医院上空盘旋,旋即丢下一颗颗炸弹,顿时病房大楼药房烟火滚滚,弹片、瓦片乱飞,厨房、营养部的房屋倒塌,电杆木折断,电 线披散地面,医护人员、病员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哭声、喊声交加,有的死者骨肉。血衣被炸得四溅,有的挂在树梢上,此情景,触目惊心,十分凄惨。在这次医院被炸中,炸死的医护工作人员有林克贞、王道伟,朱永鸾、孙佩宜、常竹生、徐瑶。陈五。张三,宋师母和3个瓦工等,还有病员杨淦和在医院躲避的邻居多人;被炸伤的有许丽卿(炸断右臂)、张三(炸断两条腿)、潘凤鸣(炸伤臀部)、顾长林(炸伤手臂),顾连生(炸断两条腿)和陈 嫂子等。在这次轰炸中,除医院房屋、医疗器械、医药被毁外,崇英学校的 2个操场、临近民房20多间也被毁。(欧阳玉清)

日军在苏州的暴行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日机3架轰炸了苏州城。外丁津桥农校河南的国民党兵营,有两颗炸弹扔在学校的墙外。9月中旬,日军一天出动十多架飞机来苏州轮番轰炸,人民生命财产损失惨重,苏州新阊门到胥门的一条学士街,几乎家家遭难,死伤的居民有100多人。一老奶奶 的两条大腿被炸伤,孙子的一条小腿被炸断。医院门前塞满了受伤的人群,难 以收容,也抢救不过来。有的伤员因流血过多,等不及抢救就死去了。医院走廊上,各式各样的伤情都有,目击者无不发指。日机不仅在苏州城上空倾泻炸弹,也对着公路上逃难的人群大肆轰炸扫射,成群的难民饮弹含恨地离开了人间。有一妇女背上背着个小孩,手里牵 着个大孩,腰里还挟了一个大包袱,正慌慌张张向前奔跑,敌机来袭,先是大孩子被射中倒下,母亲亦惨死于弹下。 不久,日军已从苏州到了宜陵镇,沿途烧杀抢掠,奸**女,凶暴残忍。宜陵镇上派出12个老头子,扛上日本国旗,带上烟酒礼物,准备通过"欢迎"的形式,使镇上免遭烧杀。谁知老人们才出现在街头,就被日军全部打死。在宜陵镇(离苏州15公里),农民王老儿到路对面去牵牛,3个日军看到,吆喝一声,王老儿缩回来了。停了一刻,王老儿又想去牵牛,敌人就把枪举起来拉枪栓,王老儿再趴在地上,敌人哈哈大笑。又停了一刻,王老儿以为敌人是开玩笑,不会真的打他,又起来想去牵牛,这时日军真的一枪打了过来,王老儿胸部中弹身亡,3个日军狂笑起来。在宜陵一条公路旁的小庙里,3个日军拉住一个怀孕的妇女,轮奸了不算,还用刺刀挑破她的肚子,把胎儿挑在刺刀上,从乡村玩到镇上。 日本兵进苏州时,城内仅剩下极少数老弱病残的人,可日军还是一路杀人放火。被杀死的人,被烧毁的房屋不计其数。有个叫张小二的残废人,对母亲极为孝顺,他母亲瘫在床上不能走动,为了照顾母亲,他不肯逃走。日军放火烧这一带的房子时,他已把母亲背出屋了,鬼子又用枪逼他回去,硬是把他们母子烧死在火海之中。住在胥门的北京女师大校长杨荫瑜,没有逃得出去,亦被日军抓住。因为她会讲日语,日军要她当翻译,她不干。没有两天,来了几个日军,把她家里搞得一塌糊涂,当日军兵要撕她的狐皮大衣时,她急忙去抢,并用日本话说,要告诉他们的长官。日军就隔着桌子朝她肚子打了一枪,她手捂着肚子想跑走,日军追上去,拖住她两只脚,把她倒拖到胥门城楼上,掼人城河中,又朝她补打了两枪,杨荫瑜惨死于水中。(苏速)

日军在镇江的暴行

日军侵占镇江期间,暴行屡屡,下分轰炸、杀人、放火、抢劫、**等项逐一记录。炸:1937年10月13日下午,6架日机轰炸了镇江江边一带,炸死炸伤居民20人,11月14日晨,5架日机空袭镇江火车站,机车库中弹,炸死工人6名。11月22日,12架日机空袭镇江,二马路的美孚火油公司中弹起火,大华饭店被焚,炸死炸伤30余人。至下午5时,路旁的大树上还挂着一条血淋淋的死人大腿。米粮仓的要塞司令部,城区的华清池浴室等处均遭轰炸。11月27日从早到晚,日机分批轮番轰炸镇江投弹140余枚。全城白天无一缕炊烟,晚上无一点灯火;轰炸间歇时,到处是一片撕人心肺的号哭声。西门大街、银山门商业区等到处断垣残壁,万家巷、日新街、义渡码头、牛皮坡、拖板桥、五条街、松花巷、鼓楼岗、家巷、下河头、牌坊巷、江照庵等处大批民房被炸倒焚毁。镇江中学、教育厅后的镇江师范、杨家门的穆源学校,全被炸光,甚至郊区的官塘桥、吕家湾等农村也未能幸免。在牌湾水塘旁躲避的60多人,被一枚开花弹全部炸死,水塘尽赤。现住松花巷8号的谭启贤老人是这天轰炸的幸存者,他说;"日机一枚炸弹把钱家山我家的地下室震塌,里面9人,全部压在土石砖瓦中,我母亲谭陈氏、叔父谭恩福、妹妹谭启鸾等7人全被压死。我和祖母在歪倒的门板空隙中,幸而未死。"这天日机轰炸,死340余人,伤156人,全系和平居民。 11月28日清晨,6架日机沿都天庙到河滨公园的运河轰炸、扫射,100多条民船悉数遇难。尸体遍布河中和两岸,一陈姓船妇,满脸鲜血,坐在岸边,不哭不语,无泪无息,两眼直视已死的丈夫和儿子,已被横祸惊吓而痴呆。中山桥到西门桥的河水赤红,多日不变。都天庙前的石牌坊被炸倒,压死多人。一批丹徒、大港渡江的难民乘坐的木船,被炸沉多艘,江中一时飘浮了大批尸体。中午,多架日机低空轰炸南门越城(今虎踞桥北),近60人被炸死,其中50多岁的庞xx是卖香烟的小贩,被炸成数段,手臂及香烟篮子被炸飞,挂在一根晒衣竹竿上。北固山下,200多搬运工人正抬运石子装船,被轰炸、扫射,无一幸免。这天日机炸死近500人。 杀人:1937年12月8日下午,日军第十三师团天谷、安达两部队,从南门进城,制造了血泊火海,达10日之久。镇江人民遭到有史以来最大的杀戮和蹂躏。东门外的36标,原为国军驻地,日军把当地居民一起监禁一室,然后放火,未烧死的一律砍死。宝盖山东一防空洞中,躲了大批平民,日军竟用机枪扫射,死者不下300人。节孝祠巷旁的火星庙是美国牧师办的难民收容所,有200名难民悉被日军杀死。张泽伯先生目击这场屠杀而写的《镇江沦陷记》说,镇江城"无家不破,无室不空;毁坏财物,不计其数;杀戮生命,无从统计。"小小江城街头巷尾遍布被杀的男女老少和婴儿的尸体,据红十字会掩埋队队长杨佛生老人说,经他们掩埋的尸体即500余具;广东山庄、杨彭山和宝盖路小学对面的一处空地,都埋了大量尸体,后来因尸层厚、埋得浅,长期散发着腐臭。路人过此无不凄怆、愤恨。1938年10月12日,在伪丹徒县公署的伪省政府报告中已经大大缩小了的死亡人数为4524人。抗战胜利后,据商会周道谦先生和人文征辑委员会唐邦治先生的调查,镇江被日军屠杀者在万人以上。当时值凇沪会战后,中国军队早已撤退,被杀者几乎全是和平居民。 放火:当时,镇江城区36个镇中,仅太和、黄华和铁路3镇未遭日军火焚,其它33镇无一幸免。商业繁华区如城里的南门大街、大市口、五条街,城外的西门大街、东坞街、西坞街、中华路。二马路、小巷、姚一湾、小营盘等处,全被付之一炬,全城大火数日不熄。据不完全统计,仅城区被焚毁的房屋就在1.2万间以上。 抢劫:镇江各银行、钱庄抵押仓库存留各种物资,估值6000万元,半数被掠,半数被焚。煤铁业各家存煤共5万吨,全被日军掠走。各糖行货栈存糖不下3万余担,也被日军掠焚。另有芝麻30万斤,金针菜10余万斤,食油80余万斤;粮食业代收而未及运出的小麦百余万包,本帮所存米粮百余万担;木业木码5000余两等,均成了日军的战利品。据统计,公私财产损失达1亿元之巨。 **:城中草巷4号一戴姓妇女在家被日军多人轮奸后,又被放火烧屋,全家9口人含恨投井而死,贺家弄21号薛生泉的17岁和15岁的女儿,多次被日军轮奸,愤而喝柴油自杀,痛苦得满地乱滚,仍有日军来奸淫,其母无奈,只得将二女勒死。镇江城遍地赤身女尸,都是日军奸后杀死的,有的头被斫去一半,有的**插了尖竹,有的被剖了腹。日本进步记者多胜一先生在1984年的一期朝日新闻社出版的《Journal》上刊其《进军南京的路上》文 中,大量揭露了日军在镇江地区的这一暴行:"妇女是首当其冲的被害者,不 管什么手段,即便是年老的,也无一幸免。从各村庄抢来的妇女一齐分给军队,一个女人供15至20人轮奸。在仓库周围,只要是太阳照着的合适场所,用带叶的树枝搭个场子,士兵们拿着盖有中队长图章的所谓' 红券' 排好队,脱下兜裆裤等着……不**妇女的军队是不存在的。**之后,还把她们杀光了。"竟然也有这样极端残虐的事件发生:把孕妇衣服剥光,用刀突然刺入膨大的腹部。还有把妇女的手脚捆扎在树间,把手榴弹塞进**引爆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