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禽兽部队”

649598650 收藏 5 1075
导读:“慰安妇”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慰安妇”制度既是日本封建主义的产物,又烙着日本军国主义的印记,是日本传统的封建主义与军国主义思潮相互影响的怪胎。 “慰安妇”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日本出兵西伯利亚,干涉苏俄革命。根据日本军医机构保存的档案,由于战事不利,情绪低落的日军士兵把抵触情绪发泄在了苏俄妇女身上,强奸事件层出不穷,并导致性病在日军中大规模流行,从而严重削弱了日军的战斗力。据日本有关方面统计,死于性病的日军

“慰安妇”是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被迫为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慰安妇”制度既是日本封建主义的产物,又烙着日本军国主义的印记,是日本传统的封建主义与军国主义思潮相互影响的怪胎。

“慰安妇”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日本出兵西伯利亚,干涉苏俄革命。根据日本军医机构保存的档案,由于战事不利,情绪低落的日军士兵把抵触情绪发泄在了苏俄妇女身上,强奸事件层出不穷,并导致性病在日军中大规模流行,从而严重削弱了日军的战斗力。据日本有关方面统计,死于性病的日军官兵超出了阵亡的官兵。当时近20%的日军士兵患有性病,约合1.2万人,总数相当于日军一个师团。从那时起,日军高层便开始考虑大量掳掠被占领国女性充当日军军妓,以避免性病流行减弱日军战斗力。

在军国主义的氛围里,日本军人的人性完全扭曲。在他们看来,杀人放火是为天皇尽忠的表现,强占民女是为了把那些女性的肉体和灵魂“奉献”给“有功之臣”。这造就了二战中一支兽欲横流的变态部队。这支军队不仅要占领别国的领土,而且要对英勇抵抗的当地人民进行疯狂的报复。在日军眼中,那些任其蹂躏的妇女的身体代表了她们的国家和民族,日军把在战争中流的血,甚至险些丧命的仇恨,都发泄到了她们柔弱的身躯上。目睹此情此景,连日本的盟友???纳粹德国的驻华外交官,在其发给德国外交部的报告中也不禁写道:“枪杀无辜、强奸妇女和掠夺钱财的消息不断传来。现在日本人也把被强奸妇女的子女和其他家庭成员当成侮辱对象……这是一支禽兽部队”。

日军掳掠“慰安妇”连小学女生也不放过 。1931年11月,日本在上海开设了第一批4家“慰安所”。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日军“慰安所”数量迅速增加到17家,它们以日本海军官兵为主要服务对象,总共有艺妓279人,“慰安妇”163人。1932年3月,由于日军在上海频频强奸当地妇女,受到了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时任日军“上海派遣军”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于是决定仿效海军的做法,设立“慰安所”,解决士兵的性饥渴。1949年,冈村宁次在回国的轮船上向记者坦白:“我是无耻至极的‘慰安妇’制度的始作俑者。”

最早的随军“慰安妇”来自日本国内招募的妓女和良家妇女。许多沦落风尘的日本女子在日本军国主义宣传机构的蒙蔽下,将充当“慰安妇”当成了“报国”之途,在得到调令时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但是日本籍“慰安妇”的数量远不能满足日军的兽欲,于是日本军事当局命令驻朝鲜总督府驱使警察征召“慰安妇”。被征召的朝鲜女子年龄一般在16?20岁之间。大多数情况下,日本警察采取了威胁和恫吓的手段。凡是列入应征者名单的女子,都无法逃脱。倘若被选中的女孩自杀,那么她的父母也会受到惩罚。除此之外,日军还在朝鲜通过诱骗手段大肆搜罗当地妇女充当随军“慰安妇”,甚至连小学的女生也被当作“慰安妇”拉到战场。据韩国的一份资料显示,仅在1943至1945年间,就有超过5万名朝鲜女性被日军抓走充当“慰安妇”。1937年后,日军开始大规模在中国掳掠女性充当“慰安妇”,使中国和朝鲜成了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1942年,日军占领荷属东印度(今印度尼西亚)后,拘留了大批荷兰籍妇女,并将她们编入四个日军“慰安所”。

这些妇女之中,有一部分人自愿挺身而出。她们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挽救更为年轻的姑娘,另一方面也错误地认为当了“慰安妇”生活条件会有所好转。但日军觉得自愿充当“慰安妇”的妇女数量不够,便以武力迫使更多荷兰籍妇女加入其中。日军还将从各占领区搜罗而来的欧洲籍妇女集中到三宝垄(现印尼境内),逼迫她们签署一份“自愿”声明,经过一番粗暴的检查后,分配到了各家“慰安所”。根据澳大利亚学者乔治?希克斯披露的数字,在三宝垄地区充当“慰安妇”的各国妇女有100多名,这其中既有印度尼西亚当地妇女,又有印度、中国、荷兰和其他欧洲国家籍的妇女。有个“慰安妇”为了试图让自己减少受奸淫的次数,剪掉了所有的头发,但立刻成了日军发泄变态兽欲的猎奇对象。

荷兰籍“慰安妇”扬?鲁夫在谈到她当年的痛苦经历时说:“他们(日本人)剥夺了我的一切,我的自尊、自爱、自由、财富和家庭……”日本战败后,扬?鲁夫重获自由,然而她却几乎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婚后先后流产三次。那段噩梦般的回忆始终缠绕着她,使她无法再像正常人那样生活。

历史学家认为“慰安妇”数量至少有40万人

根据日本外务省的部分档案,仅1938至1939年间,日军在中国的上海、杭州、九江、芜湖和汉口等地,至少设立了73所“慰安所”,数千名各国女性沦为日军的性奴隶。而为配合1941年的特别大演习,日本关东军竟“配备”了2万名“慰安妇”。

在日本学者伊藤计一的著作《陆军士兵史》中,收录了日军设在上海的一家“慰安所”的规定。其中包括:本慰安所只允许(日本)陆军和准军事人员进入;光顾者必须在接待处付费,军士、士兵和准军事人员的票价是2日元。驻扎在广东的日军部队还根据“慰安妇”种族的不同区别收费,规定:日本“慰安妇”2日元,朝鲜“慰安妇”1.5日元,中国“慰安妇”1日元。军官如要求独自享用某一“慰安妇”则费用增加一倍。在接待处,日军官兵在“慰安所”的接待处换取票证,然后把票证交给为他们“服务”的“慰安妇”。一天“工作”结束后,“慰安妇”们把这些票证交给“慰安所”的“经营者”。


青山暴行惨绝人寰


湘北血泪


营田杀戮、青山暴行、洪山血案,河中的尸体竟阻断了河流。


“芙蓉国里尽朝晖”,湖南是个美丽富饶的地方,抗日战争时期,日军的铁蹄不仅踏遍了黄河、长江流域,也踏遍了湘江南北,使湖南人民饱受了战火的蹂躏。


[亲 历]


岳阳,湘北门户洞庭铁钥。这块三湘大地上最先听到铁蹄和炮火声的热土,在抗战历史上百般沉重。


从1938年11月11日失守,到1945日军年投降,7年的沦陷岁月里,美丽的历史名城始终笼罩在浓浓的硝烟味中:东洋鬼子,烧杀掳掠,民不聊生,万象萧条是那时岳阳的“面部表情”,而民族恨,血海仇,失亲痛则是岳阳人民内心最强烈的情感。如果说,7年中日军在岳阳处处抢夺掳掠,毁坏一切生存条件还只是对岳阳人民犯下的罪行,那么,40000多同胞的生命,则是日军对全人类犯下的永远不可饶恕的罪行。这一切,震惊全国的青山、营田、洪山惨案就是最好的铁证。


“三十年(1941年)走大兵,不知杀了多少人,杀了我全家好伤心……”位于湘阴县浩河区青潭乡的青山,在抗日战争过后的二三十年内,每天都能听到一个名叫许青梅的疯疯癫癫的妇女不停地唱着这么一首悲怆的歌。


毫无美感的歌声,却总让青山人无不流泪伤心,因为歌声勾起了青山人民一次永远也无法抚平的痛??1939年秋,日军在青山横行肆虐了18天,杀死无辜老百姓524人、守军官兵300多人,制造了震惊全国的青山惨案。


200日军偷袭青山


青山位于湘阴县浩河区青潭乡,濒临南洞庭湖,由两个相邻的岛屿组成,是循洞庭湖水进入湘、资二水的咽喉要地。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有1730人,多以捕鱼为生。


1941年9月18日凌晨,一支约50人组成的日军先头部队分乘三艘汽艇向青山扑来。“在离青山大约2公里的湖面上,狡猾的敌人停用发动机,改用篙撑手划,使其人不知鬼不觉地在青山北端的石家园登陆,杀害了守军的哨兵,进入下山的好几个村落。”这时守军官兵和老百姓大都已经熟睡,只有少数守军奋起抵抗。天刚放亮,这支先头部队发出3颗信号弹,接着日军的一艘登陆艇,40多只汽艇,一齐驶向青山。


就这样,一场天大的灾难突然降临到了无辜的青山人民头上。在青山的金寺仑和三圣庙两地,当地老百姓和国民党守军一起进行顽强抵抗,打死十几个日本兵。终于因敌人来势甚凶,炮火猛烈,迅速被打垮。很快,300多名老百姓和200多名驻军被日军俘虏,在押送时,为防止人们逃跑,敌人用铁丝将人穿着,赶到三圣庙的稻田里。


惨绝人寰大屠杀开始


下午2时,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开始了。随着敌人的机枪声响,一排排军民的尸首倒在稻田里,尸骸狼藉,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天快黑了,在这数百具尸体中尚有3名中弹未死者逐渐苏醒,发出呻吟或惨叫声,鬼子听见后就用刺刀尖乱捅一气。只有张子仁的妻子被刺时,因未伤及要害才得以逃生。


事后,这位死里逃生的妇女回忆逃生经过,当时情形如同噩梦,她说:“我被扎了3刀(是后来才知道的),最初一刀是扎在左肩胛骨处,当时只觉得刀尖凉凉的,后来右肋下又被扎了两刀,我在中了第一刀后已昏迷过去……”


第二天,残杀仍在继续。这些侵略者杀人杀红了眼,他们惟恐还有躲藏起来的人没有被杀绝,又对四周隐蔽地点进行了一番“清理”,见到房屋、洞、灌木丛就用机枪扫上一梭子。


伏凤章的父亲当时65岁,同63岁的胡甲生坐在一间小房子里面,一伙日军闯了进来,用刺刀各捅了他们四五刀,两位老人顿时倒在血泊里。村民周泰交被敌人捉住,遭了一顿毒打之后,被推进房屋里,把门扣上,然后放火烧屋,他就这样被活活烧死了。


肖茂生不满1岁的孩子被狠心的日军抛向天空,跌到日军的刺刀尖上,活活穿死。肖培胜不满1岁的弟弟被日军用刺刀刺进肛门,抓住两腿撕成两块,日军却在一旁狂笑。躲在周家咀一个洞里的周吉初一家6人、黄细满一家7人加上张寿仁的母亲、弟弟等共计24人,被日军发现,用棉絮堵住洞口,然后注入毒气,全部被毒杀在洞中!


800余人被无辜杀害


日军杀人手段残忍至极。除了随时随地、随心所欲地任意枪杀、刀刺外,还用尽了种种其他的杀人方法,诸如:砍头、劈脑、切腹、刺穿阴户、杀后扔入水中等等。


同时,日军为了发泄兽欲,在青山凌辱、杀害了不少妇女。日本兵将一个姓黄的孕妇奸污后,竟剖开她的肚子,取出婴儿抛在路边。张希贤的母亲和两个妹妹被敌人穷追不舍,她们为了避免受辱,一齐投塘自尽了。杨么头一个叫桃嫂子的妇女抱着一个不满1岁的婴儿,同几个妇女躲在竹丛中,孩子哭个不停,为了保全姐妹,她被迫将自己的孩子坐死了。据一些老人回忆,青山有几口井内填满了女尸,除少数是因受惊吓轻生外,多数是受辱后觉得无颜再活于人世而跳井自尽的。


还有不少妇女为逃避灾难,剃发扮男,毁容换装,或藏在山药窑,多日不敢露面,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胡寿清一家10口被杀了9个,胡复兴、周继初等24户被赶尽杀绝。许青梅一家9人,被杀得只剩下她一人。”在此次惨案中,青山共有524名无辜老百姓和300多名守卫官兵被杀害。


被日军洗劫后的青山,像死一般寂静。连日来,白天乌鸦盘旋乱叫,黄昏狗咬狼嚎。青山到处尸横遍地,臭气熏天。“当时天气炎热,加上太阳暴晒,因而尸体很快腐烂,无法辨认。”据伏介绍,一个名叫张竹松的12岁男孩,其父亲被杀之后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父亲的尸首,后来才记起祖母说他父亲的裤带一头是黑的,一头是白的,凭这点才把父亲的尸体辨认出来。


为了铭记这段血泪史,提醒后人不忘亡国之痛,后来,青山人民在三圣庙前建了“死难军民纪念碑”,在周家咀敌人用毒气杀人的地方建了“教育洞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