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

23:32

“37师137团运输机大队大队长常毅,太感谢了。”从第一架运输机中走出的驾驶员边敬礼边对着站在前排的骨哲自报家门。

“你们辛苦了,互相帮助是应该的,1108基地安全处处长骨哲。”骨哲一边还礼一边说到。

“飞机遭到雷暴袭击,没有办法飞到预定的机场,只能在这里临时迫降。”驾驶员常毅握着骨哲的手说道。

“老天总是喜欢和我们作对,你们一下来,雨就停了。”骨哲笑笑地指着已经停止下雨的夜空说道。

“是不是把你们吓坏了。”从第二架飞机上下来的驾驶员也走到了骨哲的身边,一个标准的军礼过后也是大力的握手。

“再联系不上,我就派人拿竹竿子去捅你们。”骨哲故意开着玩笑,试图缓解一下飞行员紧崩的神经。

“这算什么,我们是常见,就是陆军那帮孩子受不了,别看是特种兵,有好几个也吐了。”常毅笑着说道。

“没关系,吐多少我让他们吃多少,我这就叫炊事班做饭,来尝尝我们基地的饭菜。”骨哲用力地拍了一下眼前的常毅说道。

“好,麻烦你们了,一共三十四个人,热乎面条就行。”常毅笑笑地说道。

“好,叫兄弟们都下来,今天我来做东。”骨哲微笑地点了点头。

23:36

一队特种兵步履整齐地从第二架运输机的尾仓跑步来到骨哲和常毅的面前,为首的特种兵在给所有人都敬了一个礼后说道:“济南军区“雄鹰”特种大队四中队中队长李志恒感谢基地同志的帮助。”

“好了,都是一家人,不分彼此。”骨哲还完礼后笑笑地拍了一下眼前小伙子那宽阔的臂膀,“快去吃饭吧,热面都准备好了。”

“谢谢首长。”李志恒对着骨哲又是一个敬礼。骨哲微微地笑了笑,然后很自然地轻轻挠了一下头。

23:48

“怎么样?西北的面和山东的面不一样吧。”骨哲走到刚刚吃下一大碗热面的常毅面前问道。

“好吃,我就是喜欢吃面。”常毅爽朗地回答道。

“那就多吃点。”骨哲边说边对着身后的炊事班的小战士挥着手。

“不用,不用,不用。”常毅急忙拉着骨哲的手说,“够了,够了,吃多了干起活来不舒服。”

“怎么?要走?”骨哲疑惑地问道。

“是啊,一会儿还得麻烦你一下,我得把货物全卸下来,维修的技术人员已经带着配件往这里赶了,我们要连夜维修飞机,明天上午十点前一定要赶到新疆。”

“这么急?”骨哲有点没有想到。

“还不是为了对付东突。”常毅喝下最后一口热汤后抹了抹嘴说道:“好家伙,坦克,步战全都带上了,估计这下应该来个包圆。”

“一共带了多少装备?我让人准备场地先卸下来。”骨哲边说边考虑夜晚的安保工作。

“一辆99,一辆步战,三个柜的弹药,还有就是这帮小子的随身装备,我让他们全都堆在柜子上了,咱这是特甲级保密基地,肯定不会让他们抱着枪扛着炮就进来。”常毅边说边指着还坐在旁边狼吞虎咽的十几个虎背熊腰的特种兵。

“哦,你怎么知道这里是特甲级保密基地?”骨哲突然对眼前的常毅发生了兴趣。

常毅看了看左右,神秘地凑到了骨哲的耳边,“十二年前修建这个基地的时候我就飞过这里,这里的东西有一半是我和我的中队运来的,要不我能找到这里迫降?”

“原来是前辈,怪不得能找到这里。”骨哲恍然大悟起来。

“这是秘密,是不可以对外说的,对你说可以,因为你的上级早晚会让你问我的,这是纪律。”常毅说完,身子又坐回椅子里,拿起一瓣大蒜咬了起来。

00:15

本应该平静的夜晚因为不速之客的到来而变得喧闹起来,几十盏大功率的照明灯将整个机场的西面照得是如同白昼一般,两辆拖车正迫不及待地将运输机中的武器装备一点点的拖出,放到可以暂时保存它们的地方。

“99式主战坦克ZBD97型步战,呵,都是大家伙啊。”骨哲微笑地对着站在身旁的李志恒说道。

“不用这些重家伙根本压不住那帮兔崽子,估计他们用的都是老美给他们的装备。”李志恒看着骨哲说道。

“对,要打就打一个狠的,不要俘虏,枪枪爆头。”骨哲开心地说道:“真想和你们一起去啊。”

李志恒也是笑着说道:“那可不行,这是我们的活。”

“怎么?看不起我?我的枪法可不比你们任何一个人差,就是没有机会,要不然咱们比试比试。”

“好,有机会一定比试一下。”李志恒点着头说道。

骨哲继续地微笑着,眼前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就和自己当年一样,充满了慑人的战斗力,但战场是无情的,今天可以和自己聊天,明天就不一定还能不能活着,这就是战争的残酷。

00:32

“去休息吧,天亮你们还要出发。”骨哲对着身旁依旧精神饱满的李志恒说道。

“没事,习惯了。”李志恒提了一口气说道。

“我在这里看着就行,一件也少不了,你们和我不一样,你们一走我就可以在屋里睡大觉,这里没有人敢管我。”骨哲边说边对着李志恒眨了一下眼睛。而李志恒也是笑笑地点了点头。

00:41

“注意警戒”骨哲对着站在机场边上的哨兵说道。

“是”哨兵响亮地答道。

“这鬼天气,说下就下” 骨哲摸了一下刚刚掉到脸上的雨水喃喃自语到,随即走向远处对方刚刚卸下装备的地方,决不能让一件装备受潮,还要靠这些家伙来保证国家的安宁和人民的幸福。

00:42

西北的风是说来就来,刚才还平静的机场瞬间狂风大作,幸好刚刚下了一场雨,要不漫天的尘土会让人完全睁不开眼睛。

骨哲努力地迎着风走到刚刚运下来的装备前检查防雨布是否捆扎的结实,“这活干的。”骨哲小声地念叨了一声,一片本应该严严实实裹在99坦克前装甲上的防雨布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给吹了开来,骨哲一个健步登上99的前甲板,手中紧紧抓住飘飘欲飞的防雨布开始捆扎起来。

00:43

突然加大强度的狂风不仅吹击着努力捆扎防雨布的骨哲还拼命摇晃着基地后部的两条110千伏高压输电线路。

“李工,供电不稳。”一个穿着抗静电服的年青男子对着身边同样装束的一个中年男子急急地说道。

“应该是风暴的影响。”被叫做李工的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眼前的仪表盘后说道:“启动备用平衡电源,严密监控。”

“是”年青男子急忙走到另外一个控制台上熟练地按下了几个按钮。

00:44:59

肆虐的狂风在一瞬间达到最峰顶,没有人见过这样的风,这是几十年没有遇到的狂风,百公里外一列行驶中的火车竟然整列地被吹翻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但那还远远比不上狂风在1108基地造成的损失。

1108基地的两根110千伏高压输电线路就像细细的面条一样在风中疯狂地舞动着,十几座铁塔的结合处都发出葚人的“吱吱”声,终于,一座铁塔承受不住狂风的淫威,在努力支持了几十分钟后轰然地倒在了地上,两根高压电缆在一道闪电击中的瞬间像两条恶斗的眼镜蛇一般缠绕在了一起,一道刺目的弧光在两根电缆的结合部跳跃般地生成然后顺着电缆以最快的速度窜向地下那整个基地的最核心地区。

00:45:06

“李工,电源报警。”年青人急急地喊道。

“怎么回事?”李工看着眼前急速上升的电压显示也瞪大了眼睛。“快关闭,快关闭。”李工拼命的喊道,同时伸手抓向控制台上控制杆。

“李工小心。”年轻人只来得及喊出一声,整个的李工就被一团蓝蓝的光芒包裹在了其中,然后高高地飞起重重地砸在了背面的墙上,而巨大的电流如洪水猛兽般冲到整个基地的核心。

00:44:09

巨大的狂风一下子将骨哲吹倒在地,摇摇晃晃的骨哲在狂风中就像一片小树叶一样被卷来卷去,终于骨哲的头撞到了99坦克那巨大的履带上,意识一下子模糊的骨哲只记得自己最后看到的是一道光,一道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光,就好像千百个太阳在眼前盛开一样。

两天后,北京,西山

“这里面有我们的两个好同志,两个最优秀的战士。”胡主席拿着一份绝密报告略有些哽咽地说道:“为了祖国,为了人民,我们的同志不惜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善后的事情我们会做好的,请主席放心。”总参的一个上将站起来对着已经难过得说不出话的胡主席说道。

“好好照顾烈士的家人,有什么要求要尽力满足,让烈士的在天之灵早日得到安息。”胡主席平静了一下说道。

“我们已经联系地方政府了,一定会安排妥当的。”总政的一个中将站起来回话道。

“好,我提议,我们在这里向我们的烈士默哀三分钟。”胡主席说完缓缓地站了起来,随之的是几十个将军齐刷刷地站立,会议室里立时弥漫起一股淡淡的悲伤气氛。

四天后,北京,总参

一个佩戴大校军衔的军官坐在圆形会议桌前对着面前的四个将军有条不紊地做着汇报:“……所有的档案都已经封存,1108基地损毁的部分正在修复,估计二十天后可以重新启用。”

“骨哲还没有找到吗?还有那批装备。”一个将军紧缩着眉头问道。

“还没有”大校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已经派出二十七支地面搜索队五支空中搜索队,以基地为中心,半径二百公里内都是我们的重点搜索区域。”

“联系周边所有的地方政府,发动群众协助寻找。”又一个将军面带忧色地说道。

“是”大校站起身来答道。

七天后,北京,一座安静的小四合院

“你们先出去吧。”一个满脸悲痛之情的男子对着眼前汇报的两个上校淡淡地说道。

“请首长节哀。”两个上校对视了一眼后慢慢地退了出去,而随即小屋里就传出了轻声的啜泣声,那是一种失去最心爱的东西时才会发出的痛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