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三:第三章:第八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4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说到这里韩大海看看手表然后抬头看看众军官们大声道:“现在是早晨七点整,我们立即散会去吃饭,吃完饭后全连紧急集合,司务长带领女兵排、田万忠和几个伤员留守看家,其余所有人乘军马做好战斗准备前去赴约,在与鬼子的‘特战队’会面包括整个的接触过程内,一切看我的眼色行事,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正如韩大海所分析的那样,第二天天刚亮,八路军第五大队的一连长田亮带着五名士兵乘马来到了五莲山并交给了吴志伟一封信。


“这是昨天下午鬼子一百多人在唐家洼集合了乡亲们之后,一个鬼子军官亲手交给他们的。”田亮喝完了一碗水然后说道:“乡亲们告诉我们说:这是个说话很和气的鬼子军官,用咱们的汉话说把这封信交给八路军,再托八路军转交给吴志伟的部队。”


“一百多人进了唐家洼?”韩大海问道:“除了让乡亲们送信,他们没有杀害乡亲们吧?”


“没有”,田亮道:“乡亲们说,他们交完信就撤走了,好像是顺路进山了。”


吴志伟打开信和韩大海一起看去,只见几张洁白的信笺上用小楷端正地写着这样的数行字:

“吴志伟将军并韩大海上校阁下:

四天前当地八路军一排士兵与我皇军部队发生遭遇战,事后在八路军阵亡者的尸体中发现有6位贵部的女兵遗体,对此,佐野深感遗憾!

出于人道,我部正将此6具遗体妥善保管准备归还贵部。适时夏署炎热,这6具女兵遗体如不尽早领回安葬,唯恐不日将会腐烂而暴尸荒野且令人心寒------


(如贵部前来领取女兵遗体,我部将派有关军官带队在唐家洼等候并引路)

佐野贤一顿首敬上。

昭和十三年七月十八日。”


“原来佐野贤一让士兵带走我们女兵们的遗体是这个目的!”吴志伟冷笑着道:“是想逼我们露面啊!”


韩大海听完吴志伟的话没有吱声,仍是紧紧地盯着佐野贤一这封字体显得很秀气俊逸的行楷体信函仔细地看着,仿佛要从中看出点端倪。


“两位长官,”待过了一会,田亮见韩大海放下信笺后,逐上前一步小声说道:“我来之前大队长和杜教导员特意托我带信问:如果你们要与这伙鬼子相见或者采取什么行动,需要帮忙的话,我们整个大队将随时听信等候配合行动。”


韩大海闻言后看看田亮,又看看吴志伟然后低头思忖了一会,抬头对田亮笑道:“替我转告王大哥和杜大哥,我们如果有这个需要,一定会在行动之前用信鸽传信告知你们的,根据情况再定吧。你放心,临行动之前———无论是哪一种,我们会告诉你们消息的,因为这伙鬼子是我们双方面的敌人,该统一行动时就必须联合对敌!”


送走了田亮后,吴、韩俩人商量了几分钟,然后韩大海看看手表抬头对李宝亮道:“立即通知排以上军官来连部开会!”


不到三分钟,所有排以上的军官坐在了连部后,韩大海借着烛光把佐野贤一的来信念了一遍。刚刚读完,只见下面众人们的面色立即严峻了起来!毕竟这些排以上的军官都是经历了数次险仗、恶仗在枪林弹雨中淬炼出来的优秀军人,尽管此刻他们通过咄咄逼人的这个强敌的来信感到了极大的压力,但却没有一个人显得冲动和急躁而勃然大怒!


沉默了片刻,韩大海又放下了手中的那几张信笺然后对众人说道:“弟兄们可以讨论一下,看看这个佐野贤一到底是一个什么用意?”


“韩长官,”戴云飞先举了一下手问道:“你说这会不会是佐野贤一这狗日的东西在向咱们挑战?”


静静地思索了一下,韩大海抬起头轻轻地笑道:“多少有这种成分。首先是我们敢不敢按照他信上的意思去他们所指定的地点并在他们的引导下去取回我们女兵们的遗体,这就面临着我们有没有这个胆子和他们打照面的问题,因此可以说是他在一种意志、胆量和谋略上与我们进行着挑战。”


韩大海刚刚说完,王志刚也问道:“不知两位长官们是否觉得:既然他有挑战的意思,那么他有没有可能是布置了一个把我们整个部队引入他们设下的伏击圈、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并力图全歼我们的阴谋?”


“刚才开会之前,我和副连长合计了一下。”吴志伟坐在桌前抽着旱烟缓缓地说道:“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不是很大。如果说为什么?副连长刚才对我的解释我认为很有说服力,你们可以再听听韩副连长的分析。”


“有道理,”在军官会议上很少发言的刘飞也开口说话了:“佐野贤一这小子和我们部队并不是头一次打交道,他必定会了解我们的战术特点、战斗力和作战意志,更加明白我们并不比他傻,他要是真想设圈套让我们上钩进入他们的伏击圈,这个用6具女兵遗体做诱饵的方法是不是太直截了当了、也显得笨了点!‘挑战’就意味着对我们不利,但公开的来信让我们去领尸,作为一个自视甚高的鬼子高级军官———以前堂堂的联队长、日军的大佐,又领着一支经过了特别训练的精兵强将组成了一只‘特战队’,尽管和我们交了一次手受到了重大打击,但没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还不至于搞这种让人一眼就看穿的小把戏!”


“司务长说得很有道理。”韩大海笑着说道:“司务长的分析和结论是在知此而知彼的情况下做出来的,而佐野贤一目前是知己但不太知彼的情况下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什么决定呢?通过一件很平常的小事,来考验我们的意志、胆量、智慧和魄力,而这些,则是通过表面上的军事素质和战斗力所不直接显示出来的。尽管沂蒙山的突围佐野贤一一路上在显示出他超人的意志和韧性之后仍然败在了我们的手里,但这个谨慎用兵的鬼子军官还要想更多地了解到我们的实质,最好是通过面对面的接触来直观地了解到我们上述的几个方面,从而考虑下一步对付我们的最佳方案。所以,从我们敢不敢答应去接收女兵们的遗体一事、从出动的时间、部队的人数、见面后的印象、部队官兵们的特征显露以及我们在双方接触后的反映、神态等等来做最后的结论来判定我们的最大能力,从而为他下一步的战斗方案提供出依据,佐野贤一可以说是一个很优秀的日军指挥官,他也有能力从一些表面的现象判断出事物的本质!”


韩大海说到这里笑笑道:“此刻佐野贤一肯定是对着手表掐着时间来为他通过一件很正常的小事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而让此时的我们正内心惶惶、茫茫然不知所措地进行着紧张的调兵遣将的事宜而开心地偷笑。我从他的角度反复地做了几个设想,觉得这唯一的可能性最大!”


“那么,韩长官的判断,鬼子佐野贤一此信的目的就是单纯的交还我们女兵们的遗体?仅仅是通过交给我们这些遗体同我们照了个面来观察、分析并可以给我们部队下结论就达到了目的?”李小山斟酌着字句问道。


听完李小山的问话,韩大海显得很严肃地思忖了片刻然后道:“这么说吧,三排长:战场上的情况是变数最大的,也是最让人无从掌握的。因为敌对的双方除了对方的动态我们无法清楚地了解之外,甚至是在某一个不特定的当时局势的变化之中,连我们自己的最初观念也不得不受其形势的变化而无法定位。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吧:我们的敌人要请我们去吃饭,当然你可以认定为这是‘鸿门宴’,你可以在做好了充分戒备的准备下去赴宴,敌不变我不变,敌变我必变!可是宴席中发生了对我有利的情况后、我们原来不准备变的决定也会不会为了一个消灭他们的目的而变化呢?另外,两军对峙的过程中,一旦出现了任何一点点两方面都无意识的小小微妙的动态,也会不会让局面发生了完全与本意相悖的结果呢?所以,即使是佐野贤一制定的一个本无恶意———尽管这是绝对不会的,但我暂且这样形容。他做了这样一个决定之后,最大的原意准备只能占四分———另三分是一旦我们有了反常的举动之后他们就会立即做出应付,还有三分是觉得他们有机可乘而采取的与原来的意图完全相反的主动攻击准备,而且这三分一旦成为行动,就立即会变成十分的、毫无保留的动作!”


“韩长官的意思是,”孙守田问道:“我们是去接回来女兵们的遗体?”


“去。”韩大海道:“不要说是接回来我们女兵们的遗体,他佐野贤一就是来信请我们前去喝茶,我们也会接受他的挑战!他想近距离的观察我们,我更想直接地了解他们!至于当时的情景如何,在于随机应变而已。如果不去,6具女兵的遗体会暴尸荒野、甚至尸骨全无,我们能接回来却不敢作为,这会让下面的弟兄们———也包括这些女兵们有想法。我们都知道小鬼子的狼子野心,但不要忘了他们的‘武士道’也讲究一条:尊重比他们更狠的强人!只是我们在赴约时,多做点准备吧。”


“韩长官,”刘刚举手站起身问:“既然我们要去,可不可以请五大队帮帮我们,也好做做接应和掩护的力量?”


韩大海又思忖了一下道:“我看不必了。一是一旦发生了变故,他们的战斗力还不行,只能遭到更大的损失,而更重要的是几天前的那场遭遇战,他们损失了一个排的兵力,我怕他们一旦和鬼子照面、或者在附近接应我们,万一压不住火气动起了手,那就会把事情搞砸了!让他们帮忙是弊大利小。所以,我们此次行动暂且先不通知他们。”


说到这里韩大海看看手表然后抬头看看众军官们大声道:“现在是早晨七点整,我们立即散会去吃饭,吃完饭后全连紧急集合,司务长带领女兵排、田万忠和几个伤员留守看家,其余所有人乘军马做好战斗准备前去赴约,在与鬼子的‘特战队’会面包括整个的接触过程内,一切看我的眼色行事,敌不变我不变、敌要变则我必变,而且,一旦要变,我们必须要先发制人!”


在前一天的清晨韩大海带着一排和射击队的50多人前来解救田万忠等三人尚未到达战场之前、日军“特战队”的一小队突然向正急急行驶的田万忠三人开枪射击的同时,距离唐家洼山沟仅仅10华里的佐野贤一等人也听到了枪声!


密集的冲锋枪扫射声透过清晨寂静的山峦如同骤然间的雨点击打在树叶上一般带着回音在山谷中回荡!正在野炊中的“特战队”队员们个个停止了动作凝神倾听。佐野贤一听了一下那基本上占主导优势的冲锋枪声然后放下了手中的饭盒站起了身对身边的众日军官兵们大声说道:“不知诸君们听到没有?东北方向的枪声除了我们所配备的冲锋枪,还有零零散散的三八步枪声和我们手榴弹的爆炸声。一小队的全力敏君带领着57名帝国勇士看起来是与一小股支那军队发生了遭遇战———他们不会不明白我昨天开会时的特别强调,所以这个主动的战斗一定会大有文章!”


“队长阁下,”二小队长水田咨太郎问道:“既然是一场‘大有文章’的战斗,是不是我们应该去支援一下他们?”


佐野贤一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又静静地听了片刻然后缓缓地说道:“听对方的三八步枪声音,似乎最多不超过5个人。就算是5个人,我们一个57人组成的‘特别行动队’还要别人去支援,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不轻视敌人是首要的原则,但是重视到了无限制的夸大,似乎就有点不可思议了!”说到这里他大声对一名坐在发报机前吃饭的队员说道:“给一小队发报,询问他们遇到了什么情况?让他们详细地报上情况并问问他们用不用我们前去支援?”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话务员向佐野贤一大声报告道:“全力敏小队长报告:他们在唐家洼附近的路上正在截击三名身穿蓝灰色军服并乘军马的支那军人,该支那军人现在一人身负重伤,在另两人的帮助下躲进了一片树林内,一小队正展开队形仔细搜索近歼,请大队长放心,一小队定会顺利完成任务。”


“三个身穿蓝灰色军装并骑着军马的支那军人?”佐野贤一一听到这几个字,眼睛顿时如狼见到一块肥肉般地炯炯放光:“这说明他们遇到了我们前来对付的目标!很好、很好------”说到这里佐野贤一背手来回踱了几步说道:“给一小队回话:对支那小部队的这三个人———不、现在已经成为两个半人的敌人,力争要活捉,力争用这活着的支那士兵成为我们打开局面的突破口!另外------”佐野贤一对着所有吃饭的日军官兵们大声喊道:“所有人迅速吃饭,在五分钟内紧急集合前往唐家洼与一小队会合,既然是我们的老对手露面了,哪怕他们仅仅是一个人,也值得我们整个的大队去全力以赴!”


也就是佐野手下的这些官兵们即将要把这最后的几口饭匆匆划拉到肚子里之前,佐野贤一又隐隐约约地听到了几声沉闷的日式南部手枪的射击声,于是他在想到这场与主要对手突然的遭遇战眼看着就要结束的时候也皱了一下眉头——这个小部队的支那军人越来越强悍了!仅仅三个人,就能凭借着树林和仅有的步枪、手枪与自己的特别小队对峙近10分钟!


“呈战斗搜索队形跑步前进,目标:枪声响处的唐家洼!”一分钟后,佐野大声喊了一句转身在队伍的最前面带头沿山坡向前跑去------


刚刚跑出没有几步,在急切的脚步声中前面刚才枪声已渐渐稀落的某个山谷里蓦然间猛烈而密集的三八步枪声音整齐犹如万头爆竹齐响般地传进佐野等众人的耳鼓,其中还夹杂着数挺轻机枪的扫射声!


佐野贤一猛然象被人抽了一鞭子般地身体顿了一下,在大脑里紧张地思索并判断着这突如其来密集且整齐的步枪射击声音意味着什么:“快速前进,准备战斗!”他大声尖叫了一句,然后用更快的步子向右侧绕过一个小山头,奔着那仍是山峦起伏、视野处仍是绿荫葱葱而看不到任何确切目标的方向奔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