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嘎子获得入围的资格,雷达三旅、七十六和林氏姐妹们都要给嘎子设宴庆贺,那嘎子却说:“也不知道火妹现在怎么样了,我今天实在是没有心情庆贺啊!”

被嘎子这样一说,一时间雷达三旅和七十六他们都说不出什么能安慰嘎子的话。那林若冰也是极担心自己的小师妹,她担忧的说道:“小师妹被人抓去也有段两天了,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啊!”

正在此时,战鹰翱翔匆匆跑来。雷达三旅一见战鹰翱翔,连忙问道:“战鹰兄弟,有小师妹的消息了吗?”

“我们已经查到了!西北洗胡沙那个狗贼把冰梦火姑娘关在月轮山上一座小屋里。只是那个狗贼手中宝剑威力无穷,我和阴暗的角落两人恐怕无法救下冰梦火姑娘!”战鹰翱翔回道。

一听说有冰梦火的消息,嘎子马上跳起来道:“战鹰大哥,你马上带我们过去吧,一定要把火妹子救出来啊!不然我就是夺得武状元都没有意思了!”

“嘎子兄弟,我来这里正有此意!我们这就动手去救人!”战鹰翱翔说道。

此时,在月轮山上那座小屋里,西北洗胡沙色迷迷的看着被点了穴道放在床上的冰梦火,他心中欲火中烧,可是他想起邪灵法王对他所说的事情,他只能强忍着咽下一口口水。一缕月光从窗口照入小屋内,只见躺在床上的冰梦火在月光下显得更加娇艳欲滴,她那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西北洗胡沙看得实在忍不住,他淫笑着伸出脏手向冰梦火胸口伸去。冰梦火睁开眼睛,可是她的哑穴被点,又喊不出声来,看着西北洗胡沙的脏手伸向自己的胸口,她急得流下眼泪,两行清泪顺着眼角往下滴。

冰梦火流下眼泪却更激起西北洗胡沙的欲望,此时他早已把邪灵法王所交代的一切都抛到脑后。于是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伸手给冰梦火宽衣解带。不一会冰梦火的衣服被解开,窗口射入的月光照在她白皙的胸部上,西北洗胡沙两眼都快要喷出火。在他身边的蓝卒子看着冰梦火,哈喇子都流了下来,他央求西北洗胡沙道:“大哥,你就分我一杯羹吧!”

“滚!这个女人是我的女人!”西北洗胡沙大骂了一句。当他正要继续解开冰梦火的裤裙,却见指点沙场匆匆跑回来对两人道:“你们快准备一下!嘎子和那几个人就要来了!”指点沙场说完,便退了出去。

“娘的!眼看就要得手了,却不让我好好享受一下!”西北洗胡沙骂了一句,又转头对蓝卒子道:“快,我们准备离开这里!把他们几个引到山内,那里早已布有机关等待他们!”

说完,西北洗胡沙扛起冰梦火就往后山跑去,蓝卒子紧跟在他后面也往山上跑去。

“狗贼!快把小师妹放下来!不然我们一定把你们碎尸万段!”七十六他们一行人在后面边追边喊道。

西北洗胡沙和蓝卒子加快速度往山上奔跑,后面的七十六、雷达三旅、战鹰翱翔、阴暗的角落、嘎子和林氏姐妹七人紧追不舍,一直追出五里多路。那个西北洗胡沙肩头扛着冰梦火,渐渐的越跑越慢,于是他干脆停下来,拔出九天玄铁剑搁在冰梦火雪白的脖子上。

“你们给我站在!不然我一剑杀了她!”西北洗胡沙大喝道。

雷达三旅他们哪里肯放过西北洗胡沙?他们几个人加快速度飞奔而来。突然,雷达三旅大喝一声:“不好!快让开!”

雷达三旅、七十六、战鹰翱翔、阴暗的角落和林氏姐妹纷纷让开,可是那个武功最弱而且天资比较愚钝的嘎子却来不及让开。说时迟那时快,从树上掉下一张大网,把嘎子罩在网中。原来,这里早就布置了机关,刚刚有人踩到地上的绳索,树上的大网马上落下来。大网落下的时候,机关自动打开,捆住一块大石头的绳子被机关上布置的一把短刀割断,连接大石头另外一端的大网被拉到半空中。

众人见嘎子中了机关,连忙转头去看嘎子,谁知冰若冰和林若兮两姐妹却一脚踩进陷阱里面,两人重重摔在陷阱内动弹不得。七十六和雷达三旅见爱妻落入陷阱,连忙转头去看,却见这个陷阱深度三丈有余。两姐妹看了看陷阱上边的雷达三旅和七十六,她们两人齐声道:“快,先救小师妹啊,一会回头再来救我们。”

雷达三旅道:“不行,我们不能把你们丢在这里!万一再出来几条金狗,把你们抓住怎么办啊!”

七十六道:“快,我们把衣服撕下来坐绳子拉她们上来啊!”听了七十六的话,雷达三旅明白过来,他马上和七十六一起割衣服准备动手做一根布绳子拉她们两女上来。

看到对手有人中了机关,西北洗胡沙又扛起冰梦火,继续奔跑。

只剩下战鹰翱翔和阴暗的角落还在追赶西北洗胡沙,又追了五里路,那西北洗胡沙看没有地方跑,而扛着一个人跑起来又太累,于是他对蓝卒子道:“我们就在这里,他们现在只上来两个,我们完全各个击破!”说完,西北洗胡沙把冰梦火放在地上,拔出九天玄铁剑,蓝卒子拔出两支判官笔。

“你们不要上来,否则我手里的九天玄铁剑可不认识人的!”西北洗胡沙大吼起来。

“你们这两条金狗!我这就杀了你们!”战鹰翱翔大喝道。他和阴暗的角落一起弯腰要捡石头,却发现,这里附近居然连一块石头都没有!

“哈哈哈!你们上当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周年忌日!”西北洗胡沙大笑着,挥舞着宝剑向两人砍去。那蓝卒子却偷偷摸摸从另外一边摸上去,准备偷袭二人。

战鹰翱翔和阴暗的角落知道西北洗胡沙手里那宝剑锐利难挡,他们哪里敢硬接招,只能一边躲闪一边伺机攻击。战鹰翱翔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冰梦火,对阴暗的角落道:“我在这里纠缠他,你快去救人!”

阴暗的角落要往冰梦火那边过去,却被西北洗胡沙锐不可当的剑气封住去路,一时无法过去。战鹰翱翔却来一招风摆杨柳躲过砍来的利剑,趁势一掌向西北洗胡沙打去。西北洗胡沙连忙收回宝剑,向战鹰翱翔手臂砍去。战鹰翱翔马上收招,躲避过砍向他手臂的一剑。而阴暗的角落却趁机从边上绕过去,跑到冰梦火那边,扛起冰梦火。

见阴暗的角落扛起冰梦火,战鹰翱翔喊道:“角落兄弟,你快带上姑娘离开!我这里纠缠住这个狗贼!”说完,他躲闪过西北洗胡沙砍来的一剑,又一掌向西北洗胡沙打去,等到西北洗胡沙收剑回砍,战鹰翱翔跳出圈外。

西北洗胡沙见阴暗的角落扛着冰梦火要跑,他放过战鹰翱翔,挥剑追赶阴暗的角落。阴暗的角落扛着冰梦火,根本就跑不快。突然蓝卒子从一边冲出,偷袭了阴暗的角落的穴道,阴暗的角落和冰梦火一起重重倒在地上。而战鹰翱翔见那西北洗胡沙举剑要砍阴暗的角落,为了救阴暗的角落,战鹰翱翔从西北洗胡沙的背后发起攻击,谁知西北洗胡沙放弃阴暗的角落回身一剑砍来,战鹰翱翔连忙躲闪。

正在此时,蓝卒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手中判官笔向战鹰翱翔的要穴点来。战鹰翱翔躲避过判官笔,那西北洗胡沙又一剑砍来,战鹰翱翔再次躲避,谁知蓝卒子手中判官笔突然伸长,点中战鹰翱翔的穴道。战鹰翱翔挣扎两下,也倒在地上。

“哈哈哈!今天爷爷就让你们这两个南蛮子死在一起!”西北洗胡沙挥剑向战鹰翱翔和阴暗的角落头上砍去。

后面的嘎子已经从网中脱出,七十六和雷达三旅也救了林氏姐妹上来,他们已经追赶到,却看到战鹰翱翔和阴暗的角落倒在地上,那个西北洗胡沙挥剑要砍两人,眼看战鹰翱翔和阴暗的角落就要命丧利剑之下,七十六他们急得大叫:“不好!”

就在此时,突然从西北洗胡沙背后的树上跳下一人,一掌向西北洗胡沙打去。西北洗胡沙听到背后有动静,他连忙转头挥剑砍去。

眼看宝剑就要砍到那人的手臂,却只见那人突然收回右手,伸出左手抓住西北洗胡沙挥剑的手只一用力,西北洗胡沙痛得惨叫一声,宝剑掉在地上。后面的蓝卒子举着判官笔要来偷袭,却被那人回身一掌,打得蓝卒子一骨碌滚下山坡。

西北洗胡沙正要从地上捡起宝剑,却被那人一掌击中,西北洗胡沙惨叫一声,整个人横飞出数丈远。那人正要追过去,却见西北洗胡沙掏出一颗火焰弹往地上一丢,一股青烟弥漫,待到青烟消失,那西北洗胡沙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