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活着的人--3[版主已阅]

啸月贪狼 收藏 0 17

过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林茂来上学了,但是,由于种种我们不能猜到的原因,他没有再找楚建国的麻烦,虽然有很多人在他旁边说为他出气,但是,之前在学校后面的树林中的事情,然他们似乎对于楚建国这个长得既不高大,也不凶狠的好学生有些害怕,毕竟,动刀子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赶出来的。上学的时候,楚建国清清楚楚的见到同学们对于他的态度一下子变得让人迷惑,不是怕他,但,都离得比较远,不敢靠近他,还有就是说话的时候竟也达到了以前没有的效果,那就是,在乱糟糟的教室中,只要是楚建国表示出不满,出风头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立刻安静了下来,也许,这就是人的劣性吧。

初一的时候,时光总是过的很快,转眼间,期末考试已经结束,拿通知书的那天,楚建国以外的知道,自己的考试成绩没有跌出班级前十名,虽然,期中考试的成绩比这个理想的很多,但是,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这个学期,根本就没有用心学习,英语老师已经彻底的放弃了他,而这,也正是自己最希望看到的,英语成绩自己从来不在乎,想不明白,为什么英语成绩那么重要,连自己的母语都没有学好,还学什么外语。

中国人这么多,有一部分人学习这门语言就可以了,全国都学习英语,不就和日本人在中国东北时候一样么,进行殖民教育,强迫人们学习日语,只不过是,现在没有人用枪指着你的头说教你学习英语,不学,就毙了你。(作者:当前的中国教育的确有问题,比如,英语教育的问题,全民学习英语好不好,结果呢,小学三年级就开设了英语课程,一只要伴随人们到学校学习生活结束,英语成绩都是一个学生是否优秀,是否可以考上重点初中,考上重点高中的依据,是否可以考上重点大学的依据,是否可以拿到学士证书的依据,反过来想想,其实也不一定,比如,在作者朋友高中时候,有一位语文老师,是东北师范大学的硕士,学校高薪聘来,某次在上课的时候,谈到了英语考试问题,这位老师无奈地说,我是教育文的,考的是语文教育专业的研究生,如果要拿到学位,必须英语要过六级,考了三次,终于过了,但是,现在工作还不到三年,我的英语水平就已经和你们差不多,甚至不如你们了,这,英语的重要地位其实是和国家政治联系在一起的,就如同刚解放时,俄语在中国的地位,完全是中央的问题。在座的各位,如果考不上重点高中,基本上也就与重点大学无缘了,现在的你们,坐在重点高中的教室里,可是,又有多少人可以考上本科,专科呢,不到一半的人,那另外一般的人呢,那就要看自己了,是读民办学校还是自考,或者,干脆点,外出打工,也许你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英语了,但,今天在座的各位,有多少人会因为英语成绩而考不上大学呢,最少要有五分之一的人吧,三十岁的时候,你们都成家立业了,想一想,为了有可能用得到一门课程,自己失去了和昔日同桌一同考上大学的机会,以至于,显得低人一头,就明白了。)

楚建国心里想的是怎么回家可以应付过去,父母对于自己的学习成绩是非常看重的,如果看到英语只考了四十三分,非得狠揍自己一顿不可。放学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生活也许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父亲没有问到自己的成绩问题,这让楚建国略感意外,但是在庆幸自己逃过了这一顿皮肉之苦之余,又似乎感觉到有的很么不妥,但少年爱玩的天性被他完全的发挥出来了,整整一个暑假啊,父亲不在家,他甚至有种逃出了牢笼的感觉。

果然,不妥的感觉变成了现实,父亲让人将楚建国带到父亲工作的地方,经过一晚上的火车,楚建国来到了目的地----靖西市。见面的时候,父亲也并没有问到他考试的成绩,第一次离开家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没有了农村特有的沉静,换成了喧嚣的车水马龙,没有了小河流水,多了电脑游戏,这都让他目不暇接,头脑中关于生活的概念被彻底的颠覆,第一次明白了金钱的概念,明白了吃饭是要花钱的,喝水是要花钱的,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一种比电视更好的东西,知道了自己的村子,包括临近的几个村子是多么的渺小,也知道了自己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父亲给楚建国交了几百元的学费,将他送到一个电脑培训班,第一次接触电脑,楚建国的脑中一片迷茫,不明白为什么电视加上一个键盘就可以在上面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可以选择看电影,也可以选择看电视剧,不明白,很多的不明白。初来乍到的不安与兴奋刺激着他,就像是和林茂打架的那次,完全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

与他一同上课的还有很多年纪相仿的少年,看样子他们对于电脑很熟悉,处于农村孩子的自卑与天真的尊严面子,有无数问题的他将自己的疑问深深的埋在了心底,老师教他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笨拙的动作与近似白痴的问题仍引来不少的嗤笑,让他无比的难堪。就这样,过了三四天之后,楚建国才与身旁的一个胖胖的,身高于自己相仿的男孩认识了,无数次的求教,才弄懂了怎么开机,怎么关机,怎么找到自己练习打字程序,那个男孩子叫孙建,是靖西市的人,关于为什么暑假的时候来到这里学电脑,是因为,暑假的时候,家里的父母为了他的学习,先熟悉一下电脑,更深一点的,在楚建国到来的几天后了解,其实,孙建的家中是有电脑的,但是父母为了怕独自在家的孙建上网,耽误了学习,而给他找了这里,毕竟在这里还有一个名为老师的舅舅照看。

与一个陌生人交朋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楚建国的心里非常的想交到孙建这样的一个朋友,原因有几点其一是,挨着孙建的座位,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直接问孙建,而不用再找老师,以免又引来其他人的嗤笑,另一方面,在这里一个人是在是不舒服,想想在学校的时候,朋友很多,聊天(上课时间)玩耍,楚建国不是一个内向的人。

现实与理想总有那么一点差距,虽然楚建国极力想与孙建搞好关系,但看孙建的态度时在是让人不理解,最后,在闲聊时,将自己是盘县农村人,第一次来到这个重工业城市,第一次接触电脑的事情说出来之后,明显的看到孙建的眼中有种轻蔑或者说是不屑,这,刺痛了初次来到城市的楚建国的自尊,虽然看来非常的可笑。

果然不久以后,冲突爆发了,原因是楚建国在问孙建一个很白痴的问题时,孙建说了一句乡巴佬,以往虽然也在私下里说过楚建国的种种,但是,因为没有当面说,所以,就当作没有听到过。但是,这次实在是有点过了,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是乡巴佬,虽然自己的的确确是一个“乡巴佬”。楚建国忽地站了起来手指着孙建:“你再说一遍”“我说了,咋着,乡巴佬,农村出来的”孙建大声的说着,并且一脸的不屑。看到孙建的样子,楚建国怒火中烧,简直晕了头,由于农村人那种特有的羡慕城市里人的生活与对自己出身与农村的自卑,使得尤其是九十年代末期的少年有着近似于变态的自尊,对于面子的理解也就是对于金钱多少的概念。初见过像也没有想,冲了过去,几年时间的锻炼,尤其是打架的经验可谓是非常的丰富。虽然吃的亏比较多,但是,是由于身体条件比较差,太瘦小了。在向孙建冲过去的瞬间,抄起了一个备用的电脑键盘,顺势向孙建砸去,孙建的背后就是教室的墙,这一下,砸得结结实实。电脑的键盘是塑料的,但这一下还是让孙建头流血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伤势什么样,但是,孙建已经坐在地上哭了,老师也已经跑过来,看到孙建的头流了很多血,也吓了一跳。看了看元凶,楚建国在孙建的前面一手拿着凶器,一手指着孙建的脑袋叫着:“xxx,你xx啊,敢他妈的说我,x以前懒得搭理你,老实了不,x,起来啊,服了吧!”看到楚建国还不依不饶的骂着,老师将他拉到了一边:“你干什么呢,怎么打人啊,不知道有事情找老师么!”

说完了,跑到了孙建的跟前,扶起了孙建,将他送到了旁边的一个小诊所,教室里又恢复了安静,接着,又是一阵阵的喧闹,看看老师走了,四周的同学也不认识,楚建国一个人走出了教室,在教室的门口,无聊的看着大街上车来车往,各色行人,不知道孙建的尚是怎么样了,这下又惹祸了,不知道怎么面对父亲,心下一横,不就是挨一顿揍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没有挨过,大不了这次更狠一点。


本文内容于 2008-12-22 21:19:25 被王者之刃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