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活着的人--2[版主已阅]

啸月贪狼 收藏 0 35
导读:[原创]活着的人--2[版主已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走着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到了村里的卫生所,医生是个没有执照的老头,都是一个村子里的,而且还认识,毕竟小学的时候,楚建国经常来这里,没别的,被人打了,总要擦点酒精,消消毒,老头姓王,叫王海,像擦点酒精,碘酒不收钱的。看到了楚建国和王旭徐伟华三个,吓了一跳:“怎么,有打架了,打成这样,和谁打的架啊。”“没谁”楚建国有一声没一声的说。“和林茂打的架!”徐伟华在旁边说。“唉,又是林茂,你们两个怎么老是打架啊,别惹他不就得了,不是人揍的东西”王海边说边拿出剪刀,剪着楚建国的头发。“这回要上药了,挺大的一个口子!”“我没有拿钱,擦擦就行了”楚建国嘟囔着。“不要钱,以后别打架了啊,要不打坏了或者是作下疤瘌就不好了,离他远着点。”

擦碘酒的时候,疼得楚建国直冒汗,王海用酒精擦了擦楚建国脸上的血,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眼看天就要黑了,得赶快回家了,楚建国出了卫生所的大门,对着王旭和徐伟华说:“回家吧,我没事。”骑上车子,头也没有回。

到了家里,又免不了一顿,认了,但是这个时候的楚建国将所有的怨恨全部都加在了林茂的身上,发誓,揍他!

第二天的早上,楚建国顶着白胶带,长短不一的头发来到教室,班里乱哄哄的人立刻安静了,接着,一阵笑声,楚建国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睛顶着林茂,像野兽一样,林茂也在大声的笑,看到楚建国瞪着他,脸立刻沉了下来,在墙角大声嚷:“操,没有记性的东西,瞅你妈个x啊,不忿啊,今天晚上继续,哈哈哈!”

楚建国恨不得立刻冲上去,但是,强忍着,慢慢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手一直在兜里,兜里面是当时非常流行的弹簧刀。

一上午,楚建国动也没有动,就在座位上,趴着,班主任老师也看出不对劲了,吃午饭的时候将楚建国叫到了办公室。

“怎么回事,昨天和谁打架了,把脑袋都打破了,是不是林茂啊,听听班里的同学说昨天你们两个吵架来着?”班主任王建华很是关心的问。

“没有,昨天是和林茂吵架来着,但没有和他打架,自己摔得。”

“是么,那上课怎么一直趴在桌子上,一点精神也没有,这样不行啊,实在不行,要找你的家长了,最近你的成绩掉的很厉害,以前期中考的时候是班级里的第四名,现在数学和英语都不及格了吧,你们英语林老师说你不爱学习,单词不背,课文默写不下来。”

楚建国没有出声,只是戳在老师的桌子旁。

“行了,你回去吧,吃饭去吧。”班主任看楚建国无动于衷的样子,放弃了说教。

下午下了第一节课的时候,班主任把林茂叫进了办公室,出来后,林茂咧着嘴,一脸的不屑,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怪怪的。

事后楚建国才知道,班主任连蒙带骗,林茂承认了打架的事情,班主任教训了他一顿,他将这笔帐记在了楚建国的身上。班主任也是一片好心,对于一个有前途考上高中的学生,学校是很重视的,科任老师也是很重视的,尤其是在这么一个教学质量不高,每年顶多考上高中两三个人,生源大量流走的乡村中学。但是,知道的晚了,这些事情是五年后,林茂告诉楚建国的。

放学的时候,林茂走到楚建国的课桌边上,对楚建国说:“你真行,打小报告,一会见啊,操!”楚建国没有仔细注意林茂说的打小报告,因为兜里的弹簧刀使他忘记了自己,少年冲动,使得他立刻收拾课本,走出了教室。

果然。刚出学校,林茂和几个不认识的学生拦住了楚建国。“走吧,小树林里,有话跟你说”林茂在前面,楚建国在一个不认识的学生的后面,身后跟着几个人,来到了树林里。

树林里有很多人,男女都有,有的是林茂叫来的帮凶,有的是听说要打架,来看热闹的,有的是林茂一帮人叫来的女学生,刚上初中的男女就已经似是而非的明白了男女关系等一些问题,好勇斗狠,心智不成熟的少女总是崇拜勇敢的男生,勇敢在她们的字典里变成了小霸王,不受欺负,可以欺负别人。(可悲的少年,可悲的少女,可悲的教育--作者语)

“你牛x啊”林茂转过身,冲着楚建国大声骂,刚才的冲动在这一瞬间仿佛没有了,楚建国没有一点害怕,反而出现了一个让他颇为不解的感觉----兴奋?没错,是兴奋。忽然林茂从身后抽出来了一块凳子板,上面还有两只砸弯的钉子,扬手就向楚建国的头上砸来,嘴里骂着:“xxx的,你他妈的找死,x不长记性”楚建国闪了一下,没有砸到头,但是左肩膀被狠狠的砸了一下,麻麻的,顿时像是没有了知觉,紧接着,就是钻心的疼。

楚建国往后退了一步,从右面的裤子兜里将弹簧刀拿出,刀刃瞬时弹出,这个动作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就在林茂欺身上来的时候,将右手往前轻轻一送,林茂看到了弹簧刀,但是已经晚了,右腿已经踹了过来,再抽身回去已经不可能了,刀刃先是在林茂的大腿上扎了一下,又划了过去,将林茂的裤子划开,顿时一条有将近五公分的口子和一个翻着的刀口出现,鲜血顿时涌了出来。林茂也吓坏了,后面的看热闹的和林茂找来的人也一下子傻了,虽然打架在这个乡中很常见也很普通,用凳子板作为打架的武器是大家熟知的,但是,还没有见到有人敢用刀子的,即使那个刀子看上去只有手掌大。

别人吓坏了,但是,楚建国却没有停下来,仿佛是没有了知觉一样,握着刀子就向林茂的头上砍,说实话,一把弹簧刀造成的伤害不大,只要不是扎在人的肚子上,几乎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何况,弹簧刀的质量也有问题,还没有开刃。林茂看到楚建国疯了一样,扔掉了凳子板,转头就跑,也顾不上腿上的血了。四下看热闹的人嗡的一下子全散开了,胆子小点的女生有的已经开始哭了。人们的慌乱也惊醒了楚建国,看到地上的血,已经想起了刚才的事情,没有了那种兴奋的感觉,只剩下恐惧,浑身脱力,坐在了地上。

事情果然闹大了,最后,经过双方家长和学校达成一致:由于事出有因,且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于是,学校将事情压下,当事人双方均给与警告处分。说实话,一个警告处分基本上是属于没有处分,因为,在上高中后,这份档案已经不复存在,只不过是杀鸡儆猴,做个样子给学校里的学生看,而且针对的是刚来不久的初一新生,初二以后,大部分人都明白,只要不是开除学籍就没有关系,甚至,开除了学籍也可以花点钱继续回来上学,或者转学到其他的学校上。由楚建国的家长赔付林茂医药费以及这段时间的营养费,总计八百四十七元,另加上林茂的精神损失费,总计一千元整,在九十年代末的时候,一千元说大不大,说小不下,可以这么比较,那时候,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做最低等的力气活,即所谓的力工,每天是十五元到二十元之间,现在呢,最少要六十元。事情的结果是楚建国回到家中狠狠的被父亲揍了一顿。


本文内容于 2008-12-22 21:18:52 被王者之刃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