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总三次临危受命:守井冈 保延安 赴朝战

英俊飒爽 收藏 1 184
导读: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我们党、国家和军队的杰出领导人彭德怀,在其长达30多年的军事生涯中,每逢时局危难之际,总是挺身而出、勇挑重担,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国际共产主义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坚守井冈 1928年冬,随着红四军、红五军两大主力红 军的会师,在壮大了井冈山的武装力量、扩大了湘赣边的革命影响的同时,也引来了国民党军的大规模“围剿”。蒋介石调集湘赣两省6个旅,约3万兵力,从不同方向兵分五路,采取层层包围、步步进逼、分路合击的作战方针,对井冈山实施军事“会剿”,同时辅以严密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我们党、国家和军队的杰出领导人彭德怀,在其长达30多年的军事生涯中,每逢时局危难之际,总是挺身而出、勇挑重担,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国际共产主义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坚守井冈

1928年冬,随着红四军、红五军两大主力红 军的会师,在壮大了井冈山的武装力量、扩大了湘赣边的革命影响的同时,也引来了国民党军的大规模“围剿”。蒋介石调集湘赣两省6个旅,约3万兵力,从不同方向兵分五路,采取层层包围、步步进逼、分路合击的作战方针,对井冈山实施军事“会剿”,同时辅以严密的经济封锁,妄图困死饿死红军。在此危急形势下,毛泽东与朱德、彭德怀私下里分析了当时面临的形势后,开始考虑率红四军打出去、而让红五军留守井冈山的问题。

1929年1月上旬,红四军前委,中共湘赣边界特委,红四军、红五军军委以及中共各县县委领导人在宁冈柏露村的一家杂货铺召开了联席会议,讨论当前所面临的形势。朱德首先发言说:“敌人这次‘会剿’调动了18个团,相当于我们五六倍的兵力,这个仗怎么打好?大家出出主意吧!”

与会者各执一词、分歧很大。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毛泽东点燃了一支烟,站起来,慢条斯理地说:“同志们都发表了很好的意见。这些意见归纳起来是两种:凭险死守,或外出游击。我不主张死守。敌人数倍于我,而且装备精良,现在寒冬已到,我军物资菲薄,不宜战事久拖。我们拖不起、拼不起呀!”

继之,毛泽东又话锋一转,有点激动地说:“但是,我也不同意丢掉井冈山,我们在这里经营一年多了,建立了以宁冈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这块根据地千万丢不得啊!”

大家迷惑不解地问:“毛委员,你到底是什么主张呢?”

“我主张采取积极的策略。敌人从这边打过来,我们就从那边打出去,迂回敌后,在外线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打破敌人的‘会剿’。”

反应敏捷的陈毅快言快语:“这叫‘围魏救赵’!”

“对!围魏救赵!”毛泽东十分自信地挥着手,解释说:“以一部红军会同当地武装守山,红军大部出击外线,转攻敌人之后,迫敌穷于应付,以解井冈之危。”

红五军大队长李灿问道:“那么,大部红军向何处出击呢?”

“去赣南!”毛泽东扳着手指头说,“第一,赣南地域广大,山区居多,离大城市较远,敌人鞭长莫及;第二,赣南物资比较丰富,便于红军解决经济问题,目前这问题特别严重;第三,赣敌兵力较弱,比湘敌好打;第四,从赣南打出去,可与东北红军,东固红二、四团取得联络,互相配合,可成掎角之势。”

大家纷纷赞成这一主张,“围魏救赵”的策略获得了通过。

“剩下的是讨论四军、五军,谁守山谁出外的问题了。”朱德说。

毛泽东一言挑明:“前委的初步意见是,四军下山,五军和三十二团守山……”

“我们五军不同意留下!”红五军参谋长邓萍突然站起来高叫道。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过激态度,随即情绪和缓地继续说,“五军上山才不过40天,各方面情形都不熟悉,又只有800多人,敌人有3万多兵马,怎样守得住这么大的井冈山?”

此意见立即得到红五军其他军官的支持,会议气氛顿时为之一变。毛泽东对坐在头排一直沉默不语的红五军军长彭德怀说:“彭军长,你拿个意见吧。”

“扯了龙袍是死,打死太子也是死。五军服从前委的决议!”彭德怀此话一出,立即得到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的鼓掌欢迎。与邓萍等红五军军官惊异的目光对视了一下之后,彭德怀神情严肃地说:“四军、五军一盘棋,怎么能老是看着自己的脚趾头呢?这井冈山是革命的根据地,丢掉它,就像母亲抛弃自己的婴儿!”

会议最终把留守井冈山的担子交给了彭德怀。散会后,毛泽东冒着霏霏淫雨,赶上已走出会场的彭德怀,激动地说:“老彭,临危受命,这次守山极为艰难,你们的担子很重哟!”

“没得办法,重担子总得有人挑!”

彭德怀连夜回到军部驻地茨坪时,红五军各大队长和中队长已经在此集合。在一片闹哄哄之中,只听李灿发牢骚说:“就凭我们这些人守得住井冈山?骗鬼!怎不叫他们留下呢?哼!”

彭德怀怒斥道:“屁话!总得有人留下吧?这是闹革命,掉脑袋也得干!”

党代表滕代远向大家传达了会议决定:“同志们,柏露会议决定,我们五军暂编为红四军第三十团,彭德怀担任红四军副军长兼三十团团长,我任四军副党代表兼三十团党代表……”

未等滕代远把话说完,指战员们便愤愤不平地嚷嚷开了。滕代远大声说:“是我们自愿将自己的部队编入红四军的,是自愿留守井冈山的。”

彭德怀动情地说:“眼下,红四军必须向白区发展,才能解决生存问题。如果我们五军不承担牵制敌人的留守任务,四军离开后,湘赣边区政权就会受到损失,甚至会被搞垮……井冈山是指导中国革命的明灯。我们能让这盏明灯熄灭吗?”

一部分与会者高呼:“不能!”

后来,在激烈的井冈山坚守作战中,因为黄洋界被敌人攀崖而上、偷袭成功,致使红五军腹背受敌,处境维艰。随后,其他几个关键哨口也相继失守。于是,彭德怀、滕代远遵照中共湘赣边界特委会议的决定,除留下一小部分地方武装由王佐率领在当地打游击外,其余700多人在彭德怀的领导下,于1929年2月1日撤离了井冈山。

保卫延安

1947年3月中旬,胡宗南率国民党正规军15个旅,外加杂牌部队共计20多万人,兵分两路,杀气腾腾地扑向延安,企图通过迂回包抄、夹击合围战术,一举攻占当时的中共中央驻地——延安。

在此危急形势下,一天,朱德、周恩来、任弼时齐聚在延安毛泽东的住所,研究如何应对胡宗南部大规模进攻的问题。在讨论中,周恩来一言中的,提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我军驻陕北的部队统归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部领导,司令员是贺龙,他正忙于处理晋绥问题,不可能赶回陕北。同志们很关心,这场保卫延安的决战到底由哪位大将来指挥。”

正在此时,时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的彭德怀疾步走了进来。毛、朱、周、任4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由会心地笑了。彭德怀在小板凳上坐下后,一边喝着毛泽东递上的热茶,一边打开已经标好敌我态势的作战地图,汇报了他再次去延安南线视察的情况。他说:“我又到南线去了一趟,防御总的看来是好的,部队士气旺盛,从富县到临潼100多里都构筑了防御工事。但有三件事还没有做好。”

毛泽东关切地问:“哪三件事啊?”

“第一,部队弹药太少,每人还不到50发子弹,有的迫击炮只有20发炮弹,要尽快解决。第二,中央和延安各机关疏散的速度太慢了,要加快。特别是中央,要尽快撤出延安。第三,要立即建立西北战场的指挥机构。贺龙同志正忙于晋绥公务,一时还不能回来,因此我有个建议……”

“讲下去!老彭,你讲下去!”毛泽东饶有兴趣地催促道。

“大敌当前,现在陕北的几个旅,加上地方部队和后勤人员,不过2万多人,应该有个统一的指挥。我想,贺龙同志回延安之前,是否暂时先由我来指挥一下?”彭德怀显得极为谨慎而有分寸。

见毛泽东等只是相互交换着眼神,并未表态,彭德怀遂又补充说:“等贺龙同志返回延安,仍请他来指挥。”

毛泽东笑着站起来,使劲地握着彭德怀的手,感激地说:“老彭呐,你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呀!不然,这步棋我没法走哇!”

随后,毛泽东又提起火盆上的壶,给彭德怀添了一杯茶,继续说:“在危难之时,你总是把重担往自己肩上放,很叫人佩服哩!来,敬你这杯!”

周恩来欣喜地断言说:“彭大将军主动请缨,毛主席临危授命,两全其美,胡宗南气数尽了!”

毛泽东又说:“好嘛,我们都同意了。现在你可以先开展工作,还有什么要求吗?”

“别无他求,给我几个人就行。”

3月18日黄昏时分,在彭德怀的再三催请下,检查完撤退组织工作的毛泽东才随党中央机关其他同志登车离去。临上车前,毛泽东还异常惋惜而又风趣地说:“我实在是不愿意走的。本来,我要在这里看看胡宗南的兵是什么样子,可是彭总说,让部队代我看,那就这么办吧。上车吧,我们还会回来的!”

当汽车将要开动时,彭德怀紧跑几步,依依不舍地紧握住毛泽东的手不放。毛泽东望着这位风雨同舟了近10年、如今又肩负重任的老战友,充满信任地说:“胡宗南占领延安,也挽救不了蒋介石灭亡的命运。你只要一个月能消灭敌人一个团,不用3年就可以收复延安。”

此后,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的彭德怀统率新组建的仅有区区2万多人的部队,克服种种艰难险阻,转战陕北,灵活运用“蘑菇战术”,先是经过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和沙家店4次大战,连战连捷,扭转了局面,尔后又通过西府和宜川两次战役,于1948年4月22日一举收复了延安,粉碎了胡宗南集团的猖狂进攻,使延安保卫战胜利落下帷幕。

赴朝作战

1950年10月4日下午4点多,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兼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西北军区司令员的彭德怀,被一架专机接回北京,说是要他去参加一个“紧急会议”。当他在中南海丰泽园门前下车,随中央办公厅警卫处的李树槐向后院的颐年堂走去时,早已在此迎候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政务院总理周恩来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周恩来解释说:“彭总,会议下午3点钟就已经开始了,来不及等你,因为政治局会议决定得很仓促,昨天就准备派飞机去接你,可是天气不好,只好推迟到今天。所以搞得你很紧张吧?吃过午饭了吗?”

“吃过了。”彭德怀随周恩来步入颐年堂会议厅。

一见到彭德怀,会议主持人毛泽东就说:“老彭,你来得正是时候,我们今天开会讨论是否出兵援助朝鲜的问题。”

适逢林彪开始发言,他先说毛主席的意见及其出兵援朝的决定是正确的,然后话锋一转,又赞成刚才高岗在发言中关于“暂不出兵,看看形势再说”的主张。并将美军和中国军队在武器装备方面的优劣进行了对比,最后认为敌强我弱、悬殊太大,我国以“不出兵或出而不打”为好。

毛泽东抬手看看表,见时间不早了,遂点点头说:“行啊,开会顶牛说明我的工作没做好,思想问题急不得,要慢慢说服。彭老总不是赶来了吗?明天听听他的意见。”顿了顿,他语气沉重地说:“你们说得都有道理,但是别人危急,我们站在旁边看,怎么说心里也难过。”

散会后,当大家鱼贯而出时,毛泽东对彭德怀说:“朝鲜局势恶化了,10月3日深夜,金日成派他的外务相朴宪永送来了紧急求援信。”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信件,递给了彭德怀。彭很快地看完后,又将它还给了毛泽东,心情沉重地说:“朝鲜面临着亡国的危险,中朝两国是近邻,唇齿相依。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们都懂,主席,你是否下决心出兵了呢?”

毛泽东回答说:“我也知道大家的心情,这个决心不好下。不好下也要下啊,刚才开会的情况你也看到啦,我一个人唱独角戏有什么用呢!没有人支持是不行的!一个人在情绪最低落时刻,需要什么呢?需要的是信心,需要的是别人的支持。我为出兵不出兵的事考虑了许久,有时候几天几夜无法入眠。”话说到此,毛泽东叹了一口气,随即关心地对彭德怀说:“不说那个烦人的话题了,老彭你刚到北京,也没休息就赶来开会了,一定很疲劳吧?今晚你好好睡一觉,明天上午我请你到我办公室来,我们对出兵问题,交换一下意见。”

这天晚上,彭德怀躺在床上,双眼盯着天花板,彻夜难眠。好不容易盼到天亮,刚吃过早饭回到房间坐下,就被秘书告知,说邓小平来了。

彭德怀在邓小平的陪同下,走进毛泽东住所院内。落座后,彭德怀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毛泽东,开门见山地说:“主席,昨天夜里我把你讲的话,反复思考了几十遍,我体会到这是一个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的问题。想来想去,我坚决拥护主席出兵援朝的英明决策。”

毛泽东微笑着点点头,兴奋地说:“嗯,好哇!还是你彭老总有战略远见,看来你是百分之百的支持我的意见喽!我们有些同志,只看眼前,看不到将来,更有人被美国的飞机、大炮吓破了胆!我们过去经历了几十年的战争,不都是以劣势装备战胜了优势装备的敌人吗?”

“我们确有许多困难,但是敌人也有困难,他们兵力不足,补给线长,从美国本土离朝鲜大约5000多海里,加之他们的战争是侵略战争,是非正义的战争,遭到爱好和平人民的反对。这次我们的作战对象,虽然是在武器装备方面占绝对优势的美国侵略军,那也不能过低估计自己。现在,我们已取得全国政权,有几百万军队,有全国人民的支援。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我们有对付优势装备的敌人的经验,我们就有信心打败美国侵略军。”

“老彭,你看,带兵去支援朝鲜人民军作战,这样艰巨的任务,派谁合适呢?”

“我听说中央不是早已决定派林彪同志去吗?”

毛泽东双眉紧皱,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说:“是啊,前些日子,我、恩来、少奇和朱老总商量的一致意见是派林彪去。原因很简单嘛!他在解放战争中是东北地区的军事领导人,现在集结在南满的几个军都是他‘四野’的部队,再说东北地区与朝鲜的地理、天气条件都比较接近,他能够尽快地熟悉。可是,我征求他的意见时,他精神有些紧张,强调身体不好,每晚失眠,还怕光、怕风、怕声音,硬是不接受任务。既然林彪说他有病不能去,常委几个同志商量的意见,这副重担,还是请你彭老总来挑,这是一场比保卫延安更艰苦更复杂的战争,不知你的身体怎么样?你考虑有什么困难没有?”

略微沉思了片刻,彭德怀抬头一扬浓眉,果断地说:“主席,我这个人的脾气你很了解,我服从中央的决定!”

10月5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就是否出兵援朝问题继续在毛泽东的菊香书屋客厅里进行讨论。在会上,不少同志仍坚持不出兵的意见。在毛泽东的目光示意下,彭德怀清清嗓子,开口说道:“同志们,我听了大家的发言,深受启发,经过了一番思考,我的主张是立刻出兵朝鲜!朝鲜是我们的邻邦,今天遇到了亡国的危险,我们如果不闻不问,见死不救,那么,我们的社会主义阵营就少了一个国家,今天少一个,明天少一个,那不就成了黄鼠狼拖鸡——越拖越稀了吗?社会主义阵营不就垮了吗?”

彭德怀说到此,激动地挥舞着右拳说:“所以,我认为与其等他们上门,不如主动出击!从最坏处打算,就是美国人和蒋介石一起来,甚至丢原子弹,这也不可怕,打烂了,就当解放战争迟几年胜利嘛!”

毛泽东非常满意地带头鼓起掌来,大家随即纷纷跟着鼓掌。然后,毛泽东站起来,把会场扫视了一圈,用手敲打着桌面说:“我们当前存在着一些困难,这是事实。但我认为今天老彭的发言是一针见血,很有说服力的。最初,我也是不主张出兵的,可美国人在仁川登陆后就一直朝北打,现在是美国人逼着我们打这一仗,美国人宣称不受三八线限制,宣称鸭绿江也不成为他的界线了,这样,我们的新中国就受到了威胁。战争性质变了嘛,是美国人要侵略我们,犹豫、退缩、担心、害怕都没有用。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就是必须立即出兵援朝。关于由谁挂帅的问题,我提议由彭德怀同志率领部队入朝,老将出马嘛!”

大家都向彭德怀投去敬佩的目光,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等职的朱德大声说:“要得!还是老彭靠得住噢!”

彭德怀立即表态说:“我还是那句老话,服从中央的决定。”

毛泽东走上前去,紧紧地握住彭德怀的手说:“老彭,你是临危受命哟,我谢谢你!党和人民谢谢你!你去吧,有你去了,我们可就放心了。”

当晚,毛泽东将彭德怀、高岗留下来,与他们一道共进晚餐。吃饭的时候,他们就部队入朝的时间、彭德怀指挥所设立的位置和志愿军出国前后的宣传报道等问题交换了意见,进行了磋商。

10月8日一大早,在中央军委代总参谋长聂荣臻和总参谋部作战部部长李涛等的欢送下,彭德怀乘车自北京饭店启程,尔后再乘飞机到沈阳,开始了一系列的备战工作。

此后,彭德怀自10月19日晚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经过不到3年的浴血奋战,最终打败了以美军为首的所谓“联合国军”,将其赶过了“三八线”,迫使美国与中朝方面在板门店签署了《朝鲜停战协定》和《关于停战协定的临时补充协议》两份文件,由此创造了世界当代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奇迹。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