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罗奔尼撒战争始末

英俊飒爽 收藏 1 744
导读: 伯罗奔尼撒战争(公元前431~前404年):古希腊城邦斯巴达和雅典之间争夺霸权的战争。得名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 波战争的最后一年,雅典联合大量希腊城邦国家组织了攻守联盟。战后,希腊人担心波斯人会卷土重来,没有把这个同盟解散。这时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已形成。随着时间的推移,雅典逐渐把同盟变成了发展自己利益的海上帝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它动用了同盟国金库的资金,试图把其他同盟国都降至臣属地位,哪一个造反,就以武力镇压之,把它当作被征服国,接管其海军,勒索其贡赋。斯巴达则针锋相对,与


伯罗奔尼撒战争(公元前431~前404年):古希腊城邦斯巴达和雅典之间争夺霸权的战争。得名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

波战争的最后一年,雅典联合大量希腊城邦国家组织了攻守联盟。战后,希腊人担心波斯人会卷土重来,没有把这个同盟解散。这时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已形成。随着时间的推移,雅典逐渐把同盟变成了发展自己利益的海上帝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它动用了同盟国金库的资金,试图把其他同盟国都降至臣属地位,哪一个造反,就以武力镇压之,把它当作被征服国,接管其海军,勒索其贡赋。斯巴达则针锋相对,与雅典争相干预他邦内政,冲突不断发生。前435年,科林斯与其殖民地克基拉发生争端。前433年,雅典出兵援助克基拉,逼科林斯退兵。前432年,雅典以科林斯殖民地波提狄亚隶属提洛同盟为由,要求它与科林斯断绝关系,双方矛盾加剧。同年秋,伯罗奔尼撒同盟各邦开会,在科林斯代表鼓动下,要求雅典放弃对提洛同盟的领导权,遭拒绝,战端遂起。战争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十年战争(前431~前421) 亦称阿基丹姆战争。前431年3月,伯罗奔尼撒盟邦底比斯袭击雅典盟邦布拉底,引起战端。同年5月,斯巴达国王阿基丹姆二世率军侵入阿提卡,战争全面展开。斯巴达方面有步兵和骑兵6万人;雅典方面有重装步兵、骑兵约3万人,另有一支庞大舰队(约300艘战船)驻守比雷埃夫斯港。斯巴达的战略是:发挥陆军优势攻占阿提卡,离间提洛同盟,达到包围与孤立雅典的目的。雅典执政者伯里克利的对策是:陆上取守势,海上取攻势,利用雅典城到比雷埃夫斯港的长墙工事保持与外界的陆上通道,同时派海军袭击伯罗奔尼撒沿海地区,逼斯巴达求和。前430年,雅典发生严重瘟疫,城内约1/4的人病死。伯里克利亦于次年病死。前427年前后,米蒂利尼等盟邦发生反雅典起义,陆上形势开始对雅典不利。前425年,雅典海军占领麦西尼亚西岸的皮洛斯及其附近的斯法克蒂里亚岛,并煽动斯巴达的奴隶暴动,使斯巴达陷入困境。为对抗雅典,斯巴达将领伯拉西达率兵于前424年攻占爱琴海北岸重镇阿姆菲波利斯。前422年,双方在该城激战,雅典主战派首领克里昂与伯拉西达均战死。前421年,雅典主和派首领尼基阿斯与斯巴达缔结《尼基阿斯和约》。和约规定,双方退出各自占领地,保持50年和平。

西西里战争(前415~前413) 前421 ~ 前416年间,双方基本处于休战状态,但在军备和外交上继续展开角逐。前415年,雅典将军阿尔基比阿德斯提出远征西西里的计划,经公民大会通过。同年5月,雅典远征军(战船136艘、轻装步兵1300人、重装步兵5100人、桨手2.6万人)以阿尔基比阿德斯、尼基阿斯和拉马科斯三人为统帅准备出征。行前,雅典城内发生赫尔墨斯神雕像被毁事件。远征军刚到达西西里岛,公民大会即传令涉嫌的阿尔基比阿德斯回国受审。归国途中,他投奔斯巴达。雅典远征军改由拉马科斯和尼基阿斯共同指挥。战争初期,远征军屡获胜利。拉马科斯阵亡后,由尼基阿斯一人指挥。不久,斯巴达派来援军,形势急转直下。雅典虽增兵援助,但由于尼基阿斯指挥不力,于前413年9月全军覆没。雅典损失战船约200艘,被俘7000人,尼基阿斯被杀。此战为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转折点,雅典从此失去海上优势。

德凯利亚战争(前413~前404) 西西里战争后,斯巴达加强陆上攻势。前413年,斯巴达军入侵阿提卡,并长期占领德凯利亚,破坏和消耗雅典力量。雅典与外界联系受阻,农业生产完全瘫痪,城内2万名奴隶工匠逃亡,经济受到严重影响。为作最后决战,雅典罄其财力再建舰队,于前411年在阿拜多斯、次年在基齐库斯先后打败斯巴达海军。斯巴达在波斯的援助下扩建舰队,以与雅典海军决战。前405年,斯巴达海军在来山得指挥下,重创雅典海军于赫勒斯滂海峡(今达达尼尔海峡)附近之羊河河口,继而从海陆两面包围雅典。前404年4月,雅典投降,接受屈辱的和约:解散提洛同盟,参加伯罗奔尼撒同盟;拆毁长墙工事,只保留12艘战船。

此次战争,雅典虽拥有海上优势,但由于麻痹轻敌、内部矛盾、奴隶逃亡、盟国叛离、财源耗尽等原因,逐渐陷于被动而最后崩溃。斯巴达求助宿敌波斯扩建舰队,增强海军实力,加之指挥官在决战中指挥得当,终于取得胜利并成为希腊的霸主。战争中,军事艺术进一步发展。陆军以方阵为基础的战斗队形有所变化,步兵的机动作战与协同作战成为克敌制胜的重要因素;海战规模扩大,战术水平提高,争夺制海权(包括夺取海上交通线、海上封锁)与登陆作战成为战争中突出的战略问题。

这场战争,使得斯巴达称霸于全希腊,使其寡头政治得以推行;各邦民主势力同时遭到迫害。寡头政治的蛮横统治又引起各国的强烈不满,许多城邦起兵反抗,伯罗奔尼撒同盟趋于瓦解。接着,几个比较强大的城邦如底比斯、雅典又为争夺希腊霸权继续战争。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