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血战榆社城:有的连队只剩下18个人

刀刀切 收藏 2 382
导读:1940年8月,为了打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投降活动,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扩大和巩固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向华北日军占领的交通线和据点,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进攻战役,这就是闻名中外的百团大战。 经过20天的激烈战斗,百团大战第一阶段胜利结束,华北敌人的各条交通线都陷于瘫痪。为了进一步打击敌人,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又提出了乘胜扩大战果的设想。9月16日,八路军总部发出第二阶段作战命令,要求各部队继续破坏日军交通线,摧毁深入抗日根据地内的日伪军据点。其中,八路军第129师的任务是:实施榆(社)辽(县)战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0年8月,为了打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投降活动,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扩大和巩固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向华北日军占领的交通线和据点,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进攻战役,这就是闻名中外的百团大战。


经过20天的激烈战斗,百团大战第一阶段胜利结束,华北敌人的各条交通线都陷于瘫痪。为了进一步打击敌人,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又提出了乘胜扩大战果的设想。9月16日,八路军总部发出第二阶段作战命令,要求各部队继续破坏日军交通线,摧毁深入抗日根据地内的日伪军据点。其中,八路军第129师的任务是:实施榆(社)辽(县)战役,拔除榆社至辽县(今左权县)公路沿线之敌军据点,相机收复榆社、辽县两县城。


榆社到辽县的公路,是敌人侵入我根据地的平辽公路前锋段,敌人早就企图把这条公路再向榆社西南延伸,经武乡与白晋路连接,以达到其分割我太北区、便于运兵的目的。该段共有榆社、沿壁、石匣、管头等七个城镇与村落据点,由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第4混成旅团之板津大队主力守备,其工事设施坚固,兵力兵器较强。


榆社县城,是日军自正太路经平辽公路、辽榆大道向白晋公路各据点,转运粮秣弹药的重要枢纽之一,因此设防最为坚固,由素以骠悍善战著称的滕本中队担负守备。该敌自进驻榆社以来,利用东关省立榆社中学及文庙等坚固建筑为核心,构筑大小碉堡8个,配备山炮两门、掷弹筒四个、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六挺,并储备了足够一年使用的弹药、枪械和粮秣。该中队除派出1个分队固守王景、沿壁外,尚有220余人,并配有伪军60余人。


129师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派遣他们的爱将、386旅旅长陈赓上阵,统一指挥386旅和决死1纵队共4个团,组成战役左集团,攻取榆社、沿壁、王景三个据点。陈赓决心也很大。通常,八路军打仗,都是用一个老团带一二个新团打。但这—次,陈赓改变以往战略:由周希汉参谋长率领第772团和第16团,直接打榆社;他自己指挥那两个新团,即决死1纵队的第38、第25团,前去打沿壁和王景这两个小据点。


9月19日,我各部队到达榆社附近地区。陈赓即带领旅、团指挥人员和担任攻击的各营、连长,对实地作了—次详细的侦察。两天后,周希汉参谋长又率领各级指挥员进行了第二次侦察。经过两次侦察后,指挥员们对于敌人构筑的地形工事和火器配备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大家认为守敌工事坚固,防御周密,奇袭成功的可能性极小,但强攻又可能招致重大伤亡。因此,各团都准备了梯子、煤油、燃烧弹、铡刀、地雷、炸药等破坏器材。


根据侦察所得情况,周希**各团领导研究决定:用两个主力团的两个主力营形成攻击拳头,猛砸西关,撕开口子,突入城中。具体部署是:772团一个营配山炮1门,攻击西关西南角;16团一个营配机关炮l门,攻击西关西北角。为保证主攻方向胜利完成任务,周希汉又在其他方向的部署上作了精心的安排:第772团以2个连攻击城南敌哨所,第16团1个营在城北佯攻,并派1个连用火力封锁东门外敌碉堡,其余部队为预备队。


这时,陈赓和周希汉又接到刘伯承的指示,百团大战第一阶段之后,日军情绪低落,我军必须乘机在两日内歼灭榆社敌人,夺取榆社城,坚决割掉这块危害抗日根据地发展的毒瘤,以阻断平汉路、正太路和白晋路北段的敌人增援。鉴于这次战役的重要性和我八路军没有太多的攻坚战经验,刘伯承、邓小平在9月22日下达的榆辽战役命令中,特别强调:“如某些据点之敌较久顽抗时,则以各种必要手段,如强袭、坑道作业等,务求克复之!”


9月23日夜,微寒笼罩着榆社城四周的山野,中秋节以后的月亮还没有升上来,部队按预定计划开始向榆社秘密推进,由于部队在第一阶段的正太路破袭战中连战皆捷,干部产生轻敌思想,夜间行军不肯绕过村庄,队伍又不肃静,招致沿途村舍狗吠不停。第772团刚到河南街准备展开时,狗吠声四起,惊动了敌人,第16团尚未到达,日军便开始射击,我军的奇袭不得不变成了强攻。


23时,对榆社的攻击正式展开了。但是马上就遭到了敌人的顽强抵抗,我军尽管有压倒敌人兵力10倍左右的总兵力,但在火力上却并不占优势。打了整整3个小时后,我军主攻部队仅仅占了西关靠近城墙的几排房子,离敌军堡垒仅10余米。但由于敌人的火力太猛,再也无法靠近一步。当然,敌军也不敢出堡垒一步。在这种情况下,周希汉命令各团立即就地构筑工事,以小部队坚守,主力疏散隐蔽,待命再攻。

天亮后,周希汉非常着急,立即召开团、营、连干部会议,研究第二次进攻方略。经过讨论,大家一致认为:运动时狗叫惊动了敌人,是处于被动的一个原因,但更主要的是火力分散,组织得不好,未能压制敌人的火力。散会后,周希汉带着大家,冒着日军的炮火,利用各种地形地物,爬行抵近日军前沿,仔细观察日军明暗火力点和碉堡射孔情况,并重新组织了火力,规定了严格的射击纪律。


发动攻击前,周希汉又同各团团长、政委一起认真进行了检查。广大指战员把敌人火力点、射孔都编成号,并对自己的火力作了更具体的分工。炮兵把山炮抬到离西门约50米的一座楼上,从炮膛里直接瞄准日军城门楼火力点。轻、重机枪和特等射手,都把射击位置选在了距离敌人枪眼、射孔很近的地方,保证更加准确地命中目标。


下午16时30分,第二次强攻开始了。周希汉一声令下,战士们一齐开火,汇成连续不停的震天动地的巨响。密集的枪炮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敌人很难还手,只得施放大量毒气,并用四架飞机对我军进行低空轰炸扫射。


英勇的八路军战士们,不仅不因敌施放毒气而稍有停顿,反而更加勇猛顽强地接近两边的重要工事,巧妙地利用敌工事的死角,将大量手榴弹不断地投入敌人的碉堡里面。炮兵也准确地摧毁了两边的碉堡,杀伤了碉堡上面的大量敌人,接着又将城门上的大碉堡打开一个大缺口。16团12连的6班长王石德第一个冲上去,一口气将他所带的手榴弹全部投完,接着又把后面的战士递上来的二十多个手榴弹都投入碉堡。这位班长负伤后,另一位班长接着冲上去,继续向碉堡内投掷手榴弹,一直到将敌全部消灭,占领了碉堡。


经过一番恶战,敌人核心阵地西北角及西面的碉堡,都被我军攻克,守敌大部被歼。滕本中队长下令向城东的榆社中学转移,并利用西南角和东北角堡垒继续负隅顽抗。我突击部队几度猛冲都未奏效,毒气波及全城,我指战员几乎全部中毒。


为避免过多伤亡,周希汉命令各团暂停进攻,巩固已占阵地,防敌反扑。同时,在已得阵地上,再次召开干部会,总结经验,并利用已得阵地组织敌前侦察,这才搞清了守敌核心工事的构筑。


敌人的核心工事是位于城东的榆社中学,地势较榆社城略低,除了与榆社东门有一条道路相通外,其他皆沟道环绕,边缘阻绝;地坎高10米至35米不等;敌人在这里构筑了大小八个碉堡,形成互相支援的交叉火力网,还利用地形,将四周沟道修成峭壁,每道峭壁上又架上几层铁丝网,非常牢固。


针对这种情况,周希汉要各团广泛开展军事民主,研究战法,并积极准备攀登峭壁的梯子和破坏铁丝网的刀具,准备夜间再战。


这时陈赓来了。他说:“25团、38团已攻占沿壁、王景,38团击毙敌60余人,生俘4人,打得非常漂亮。他们说要向你们老大哥学习,你们打不下榆社怎么办呢?”


周希**在场的各团团长、政委,都异口同声地说:“没有问题,我们一定能攻下榆社。”“好!”陈赓说,“那就看你们的喽!”


当晚23时30分,第三次强攻开始了。急促的冲锋号声,传达着攻击的命令。颗颗炮弹在敌人工事作响,轻重机枪、步枪的子弹射向日寇碉堡的枪眼,一排排手榴弹炸得敌人不能抬头。战士们提着铡刀,一鼓作气冲了上去。16团5连1排排长连破五道铁丝网,给冲锋部队开辟了通路。一批战士抬着几条梯子接起来的云梯,登上了30米高的峭壁,以迅猛的动作突破日军阵地,攻占了文庙。


残敌抵挡不住,纷纷退到榆社中学内,依托一个高大的碉堡和围墙负隅顽抗,接连不断地大肆施放毒气。因为夜里天阴气压低,毒气不易消散,进攻部队已战斗两个昼夜,相当疲劳,不易迅速脱离毒气地带。陈赓和处在下风头的指战员都中了毒,一个个感到头晕眼花,又咳嗽,又流泪,还淌鼻涕,非常难受。周希汉不得不又一次命令暂停攻击,让指战员们擦脸、洗手,进行消毒。而已成惊弓之鸟的残敌,在我军停止攻击后仍乱放枪炮,直至天明。


为了陈赓的安全,周希汉要他到后方指挥所去。陈赓说:“我要看到你们打下榆社才走!”周希汉拿陈赓没办法,只好让他留下。


周希汉再次召集阵前干部会议,研究打法。大家认为,日军中队长藤本还没有被打死,残余日军龟缩在榆社中学里,一定会进行拼死抵抗。因为日军火力集中,工事坚固,如果从地面强攻,伤亡必大。陈赓说:“大家都开动脑筋,一定会想出好的方法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拿出自己的主意。经过反复讨论,最后形成一致意见:采取坑道作业,把坑道挖到敌人核心阵地内,用棺材装上土炸药实行爆破,让敌人坐一回“土飞机”!


方案定下来了,各团立即分头行动。坑道从榆社中学西北角的峭壁开始一直要挖到中学里的碉堡下面,工作量相当大,战士们不辞劳苦,日夜奋战,挖了近一个昼夜,到25日下午16时,坑道作业胜利完成。早已准备好的装满炸药的棺材,被战士们运进了坑道。


在第四次攻击开始之前,陈赓召集各级指挥员叮嘱说:“在前几次的攻击中,敌人主要的工事,差不多都被我们攻下了。现在敌人只有东北角一个碉堡和中学里的一些房子,只要大家再提高一步顽强性,一定可以攻下来,所以今天的要求是:在今天这一次的攻击中,一定要最顽强地完全占领榆社城!”


自从榆社战斗开始以来,日本空军为了配合步兵作战,每天都用两三架飞机不断地向八路军阵地轰炸。25日,因为日军主要阵地差不多完全被八路军占领,飞机在这一天的轰炸也最为严重,自早晨7时起,4架飞机交替猛烈轰炸扫射,几乎没有停止的时候。


就在飞机低空扫射和爆炸声里,八路军开始第四次攻击。16时45分,炸药在地下爆炸,像闷雷滚过低空。敌人那高大堡垒的墙壁被炸塌了!敌人血肉模糊的肢体与四面飞散的碉堡木石混杂在一起,四处飞散。

趁着爆破的瞬间和烟雾迷漫之际,16团团长谢家庆亲自率领第2营的两个连,端着上了刺刀的长枪,通过缺口迅速冲入堡垒里面,与残敌展开肉搏。同时,772团团长郭国言也亲自率领战士们,分别从西南角和西北角攻入马厩。


残敌仓皇退守几座坚固的平房里顽抗,八路军战士把—排排手榴弹扔了进去,炸得敌人血肉横飞。激战40分钟之后,敌人再也坚持不住,藤本中队长在绝望中剖腹自杀,有39名残敌趁着混乱之机,拼死突围出去,向东北辽县大道上逃窜。但没走多远,就掉进八路军预先布下的罗网里,在距榆社城十五六里的地方即被全歼。

此外还有少数日军躲在仓库内,未及逃出,陈赓、周希汉亲自率领部队,突破西边最后一个碉堡,将藏匿在那里的零星残余日军完全肃清。


进行了三天的激烈战斗终于结束了,榆社城被解放了,守敌全部被干净、彻底地消灭掉了。我军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其中有山炮3门,平射炮4门,迫击炮5门,轻重机枪10余挺,掷弹筒20余个,步枪200余支,无线电设备2架,有线电话机10余架,这些都是八路军梦寐以求的东西啊!要知道,在百团大战第一阶段,周希汉的左翼纵队3个团,也只能配备1门平射炮!食品、服装更是堆积如山。


当然,陈赓、周希汉他们并没有因为这次胜利而感到轻松,他们很清楚,为获得这样的胜利曾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这一仗,我军伤亡官兵达200余人,中毒受伤者200余人。16团的3个营长:2营营长陈道山、副营长白玉科、3营营长范士权,都在这次战役中壮烈牺牲。这个团的8连,战斗到最后只剩下了18个人。这些干部和战士,都是经历战火考验的骨干!在我军装备极其落后的情况下,去打代价高昂的攻坚战,是得不偿失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