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抽香烟之“偶尔”说[第一军团]

雁去衡阳 收藏 20 330
导读:社会上的各色人等,以个人嗜好来划分,有网民、酒徒、赌棍、嫖客之说。如果说群众基础最广泛的,恐怕还是以烟民为甚,据粗略统计中国当今的烟民总数已达三、四亿之众,夺取世界第一的称号是当之无愧的。 本人也是不折不扣的老烟民,一直以烟酒人生而自豪,自然也就对烟与抽烟的话题很关注。前二天看到一篇报导说,有专家又再次建议,对香烟课以重税,最好采取每包烟最低涨价一元的办法,这样就会使吞云吐雾的瘾君子对过高的烟价心怀敬畏并望而却步,这样就会从根本上减少烟民的数量,最终达到保护群众身体健康的目的。 专家用心良苦,普通人

社会上的各色人等,以个人嗜好来划分,有网民、酒徒、赌棍、嫖客之说。如果说群众基础最广泛的,恐怕还是以烟民为甚,据粗略统计中国当今的烟民总数已达三、四亿之众,夺取世界第一的称号是当之无愧的。

本人也是不折不扣的老烟民,一直以烟酒人生而自豪,自然也就对烟与抽烟的话题很关注。前二天看到一篇报导说,有专家又再次建议,对香烟课以重税,最好采取每包烟最低涨价一元的办法,这样就会使吞云吐雾的瘾君子对过高的烟价心怀敬畏并望而却步,这样就会从根本上减少烟民的数量,最终达到保护群众身体健康的目的。

专家用心良苦,普通人却不买账,特别是招来了广大烟民的一致抵制与反对,网上的非议声骂不绝口。一个共同的反映是,把烟价提高,对有钱人倒无所谓,该抽什么牌子的极品烟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到头来害的还是众多低层次的消费者,这是变着法儿把大家往火坑里推。

对烟民的过激言论与反应,我只有摇头表示不理解。吸烟有害健康,这个道理谁都明白,本来是为了保护大家自身的一项措施,为什么还要跺着脚骂娘呢?再说了,很严肃的话题说着说着就扯远了,专家建议的初衷是控烟,网民们却议论到了消费能力和消费水平不一的焦点上,简直是离题相差十万八千里了。这种言论举止,说到底是自私的表现,就是为了个人的不良爱好而置其他人的利益于不顾,自己解决了口中之瘾,却使更多人忍受二手烟的危害,不仅害了自己,更害了大多数人。

看来,要在中国实行真正的民主与法治,依然任重道远。别的不说,国民素质就是横亘在我们面前的一座大山,素质教育不提高,教育再不改革,未来仍然没希望。要想彻底解决控烟问题,还得套用一句真理:戒烟要从娃娃抓起!

不过话说回来,烟民们大倒热灶,大倒苦水,也不见得完全就是鸡蛋里挑骨头,也不是没有一丁点儿道理。同样是酒徒,有人坐在包厢喝蓝带,怀里搂着下一代。而更多的人象孔乙已一样,就着柜台一口气喝干碎银子打来的散装白酒,连做下酒菜用的茴香豆都省掉了。同样是嫖客,温柔乡里寻快活,超男们用不着偷偷摸摸,自然有佳人自投罗网,以致于产生新的说文解字:性贿赂。而那些背井离乡的打工一族,按捺不住心头之火也有人慷慨解囊,用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去买春,一是改不掉好色的本性,二是为了解决胯下之急,本性使然也。至于大大小小的烟民们,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有钱人抽一千元一根的哈瓦那雪茄,没钱人学习复古主义者,抽水烟袋或旱烟袋,倒也在另类中显得很时尚。

年初岁末之际,我们不但用上了山寨版手机,而且又把抽烟的话题闹得沸沸扬扬。08好象注定周姓之人撞上了桃花运,年初出了一个周老虎,年尾又冒出个周九哥,因为不小心的一句话,被好事者在网上发起人肉搜索,细究之下他抽的原来是150元一包的极品烟。

面对网友们的炮轰与穷追猛打,有知情者出来打圆场:这种档次的烟,在当地够级别的人群中抽得很普遍。更有人出面作官方解释:偶尔尝尝鲜,是可以理解的。中国语言的涵义很丰富,比如一句“原则上讲”就能让人悟出其中的诸多玄机,大意就是“原则上本来是不允许的”,但碍于天理国法人情,在坚持原则之外还可以网开一面,制度是死的,而人总是能把事情办活的。如今一句轻描淡写的“偶尔”,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用乾坤大挪移的神来之笔,轻松地把事情化解于无形。网友们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高人们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高人就是高人,高人处理问题的方法是更符合美学原则的。

当然就凭一包烟,就推定某人犯有原则性的问题,有望文生义之嫌,说明有很多网友的思维还带有很严重的文革遗风。此风是不可长的,象一对男女在公园里相互轻轻拉了一下手,看见的人就臆测二人之间存在着通奸,对于这种患狂想症的现象,鲁迅先生当年是口诛笔伐的。只是通过这件事,我对烟民们反对提高烟价的愤青思想多了几分同情与理解。我经常抽的是五元钱一包的香烟,偶尔想尝尝鲜,一激动下就会抽十元钱一包的烟。但这种激动之下的“偶尔”,一年之中是难得有几次的。最要命的一次是过节时本打算给领导送礼,就买了二条中华烟,结果没送出去。只好一条孝敬给了家中的老爹,另一条关起门来自己忍痛抽掉了。最可笑的是办公室里那些有模有样的人物,兜里经常揣着价格一高一低两种烟,见了上司敬高档烟,见了同事递低档烟,其实也很可怜。抽者不买,买者不抽,就是这个理儿。

偶然中有时透着必然,必然中有时透着偶然,上学时老师告诉我的,至今仍记得。


本文内容于 2008-12-20 22:58:28 被雁去衡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