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鸡”吗?——改掉以后的不良生活习惯吧!

投笔请缨 收藏 3 92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和大多数商品需要科技含量和时尚品位以助飙升价格的情况相反,“鸡”的身价却以土和柴而日显金贵。这么说吧,如果怀柔的农家炖柴鸡38元一份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那么海林的一盘小土鸡炖蘑菇标价100元足以让人惊呼:现在“土:不仅能掉渣,也能掉下钱了。

相比之下,商场里卖的那些非柴非土鸡,价格真是便宜很多了呢。


柴鸡的意思是指那些在广阔天地里散养的、不吃有机饲料的、满地刨食逮啥吃啥的乡下鸡,不是那种工业化集中管理的产物。


柴鸡或许是北京的方言叫法,老舍先生曾在《北京话语汇》序中提到:“一九六一年,金受申同志编了一本《北京话语汇》,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受申同志也是北京人,并且是个博闻广见的北京人。这就使他对北京的语言也多知多懂,能够找出来龙去脉。可是能够多了解些自己的乡土话,还不能不是一件痛快的事。况且,语言的发展变化是十分复杂的。已然不大通用了的话会忽然复活。近来,小学生们又很喜欢用‘柴’来表示‘不强’与‘劣等’了。五六十年前,这是个很普通的字,‘九斤黄’等优种鸡叫作油鸡,大鸡蛋叫作油鸡蛋,而那种弱小的鸡与小蛋则被称为柴鸡、柴蛋。似乎有好些年没听见这个字了,也不知怎么近年却复兴起来,小学生们都以‘棒’为褒,以‘柴’示贬了。”


也许老舍先生不会想到,现在的柴鸡不是弱小与劣等的了,不考虑其形体的因素,但从身价上来说,柴鸡当是鸡族中的“高贵鸡”了。没办法,谁让现在的人都好这口呢?


出了北京,外地似乎习惯把柴鸡叫“土鸡”,以示其浓郁的乡土特色,尽可能的与泊来的“西装鸡”区别开来。有关土鸡的最早印象,还是见于明?罗贯中《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曹操指山下颜良排的阵势,旗帜鲜明,枪刀森布,严整有威,乃谓关公曰:‘河北人马,如此雄壮!’关公曰:‘以吾观之,如土鸡瓦犬耳!’”


这似乎和现在入口的土鸡没多大关系。可能是由于不是吃激素长大的,而且,还经常的运动健身,乡下的土鸡吃起来更有“鸡”味,肉也结实些,加倍的有嚼口。


因为这些原因,“仿土鸡”也因市场的需求而自动诞生,据说,优质鸡是未与快速型肉用鸡杂交的适时屠宰、肉质鲜嫩的地方鸡种,而经过杂交改良的优质鸡为半优鸡,也可称为仿土鸡。


那么,柴鸡或者土鸡与吃激素长大的“鸡”们有什么区别呢?专家说:土鸡其外形特征是:三小(头小、体小、脚小),三短(身短、脚短、脖子短),三黄(黄毛、黄脚、黄喙)和一圆(屁股圆),且身体结实匀称、颈部均有环状杂色羽毛点缀,外形样子温顺可人,皮呈自然黄色,肉嫩,鸡味浓郁,鲜香味美。而食用激素、色素催生的鸡特征却是体大,腿长,脚粗,皮色深黄(色素使然),肉质松泡,鸡所特有的油鲜甘香味巳荡然无存。


鸡肉是健康食品,人们的需求量很大,所以依赖激素快速生长起来的鸡,其肉里所含的营养价值成为人们忧虑的问题。伦敦大都会大学脑化学和人类营养学研究所教授迈克尔?克劳福德指出,同上世纪70年代相比,英国鸡肉中的脂肪含量几乎增加了3倍,而蛋白质却下降了近1/3。


由此看来,国外的鸡很不让西方的人们乐观啊。


在中国,鸡历来被视为健康食品,养鸡讲究“多吃少动多长肉”,缺乏运动势必会导致鸡肉的脂肪含量提高。如今鸡肉蛋白质少了、脂肪多了,是不是就没营养了?有关专家说,脂肪并不是完全无用的东西。首先,它是一种必需营养素,能为人体提供日常所需热量。其次,鸡肉中的脂肪可分为两种:一是游离于腹腔的腹脂,为一般脂肪;一是夹在肉中的脂肪,主要成分是磷脂。研究结果显示,磷脂有助于大脑智力发育,适当多吃对健康有利。


不管怎样,国人习惯的食鸡方法还是值得提倡的。因为老母鸡炖点汤,能将肉中的营养充分释放到汤里,更利于人体吸收。但老母鸡脂肪含量较高,老年人和血脂偏高的人最好少吃。此外,南方人比较爱吃白斩鸡这道菜,但其做法往往半生不熟,不利于肠胃吸收,也存在细菌超标等问题,还是少吃为好。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