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祖国之战 中美台海冲突 第一陆军(七)

王建69 收藏 12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5.html


第一陆军(七)

战星和他的战士们,没有来得及观看美军先锋营带头进行的烟火表演,迅速收拾起装备,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一路翻山越岭,终于在上级规定的时间到达了39号区域。默默的架设好设备,战星静静的等待着其他小组的信息。

39号区域,处于两面夹击中的美军101师第四团临时指挥部。

团长范佛里冷冷的注视着为自己开脱责任,而相互推诿着一班营长们:

“够了!当务之急是如何完成上级交付的任务。你们不能多想想办法怎么样拖住敌人,不让他们逃脱?还有你!马应久上校,因为你的那个营反水,让我不但失去了山顶的雷达/通讯站这个阵地,也失去了我的第三营和所有的直升机部队!你的手下还有多少这样的部队?你需要给我一个确切的保证!”

“尊敬的范佛里准将!我已经调查过了,我的那个营决不是反水!而是你们的直升机前进基地事先被解放军的特战部队渗入了!我的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解放军解决了!因此该负责任的不是我们332联兵旅。”人精一般的马应久当然知道范佛里说这话的用意。因为那个基地确实来过解放军的特战部队,而且因为高连国离开时,引爆了埋设的C4炸药,把这个基地全毁了,马应久决定给他来个死无对证。为了不至于让范佛里翻脸马应久还是策略的接着说:“至于在这里的我332旅的其他部队,我可以立下军令状,担保他们无一人‘叛乱’!我和我的部下将绝对服从您的指挥。”

“叛乱?你怎么来保证?让我如何来相信你们当中没有第二个陆建?你们可都是国民党!不是民进党!”一个美军的营长插进来,咄咄逼人的喊着。

“国民党怎么了?国民党中有败类不假!你们美国人就没有了?按照你的逻辑,那现在你们不可能站在这里!49年这里就姓共了!”马应久的火气也上来了!这不过英语水平出众的他,这次用的是更加标准的普通话。

没有等这个营长弄明白马应久的意思,精通中文的范佛里说:“马上校,我为部下的失礼,给你道歉!但他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除非你们……”冷静下来的范佛里终于露出了他的真是意图。

“范佛里准将,我刚才已经说了,我的部队绝对服从您的指挥,有什么您就尽管下命令吧!毕竟我是在为我的国家服务!” 看到范佛里的手指停留在地图的一个点上,马应久就明白了范佛里想让自己的人当炮灰了。

“那好,马应久上校,我就下命令了”虚伪的笑容马上浮上了范佛里的脸庞。然而这时一个参谋打断了他。

“报告,师部命令!”

“哦”范佛里接过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脸上的笑容更加浓了。慢慢的把报告纸折叠起来,放进口袋里,范佛里的计划也考虑好了。

“尊敬的马上校,你看你们都是当地人,对这一带的地形要比我们熟悉,因此这两个扼守要冲的山头就交给你们防守了?我的部队都是快速反映部队,因此我们撤出这两个阵地,集中在这里和这里。这样无论解放军从那个方向进攻,我们都可以快速截住他们。而你们呢,也可以凭借地形熟的优势,运动到他们后面夹击他们。这样的安排您看行吗?”

从来趾高气扬的范佛里这回说话中用上了“尊敬的马上校”一词,还且还是商量的口吻,安排的内容更不是先前示意的当炮灰的角色。换了别人可能就会飘飘然了?但马应久不是。他知道范佛里的态度前拒后恭,完全与刚才的师部命令有关系。

“当然可以!我不是说了吗,一切服从您的安排。只是……”马应久表面上是在斟酌用词,其实是在给自己思考范佛里的用意争取时间。

“只是什么?马上校请讲。”范佛里生怕马应久会有什么异议,连忙接口说。

马应久故意看了一下地图:“只是这样,贵部的压力将会很大呀!是不是我抽出一些人来,加强你们?”其实这时马应久已经明白范佛里可能要溜了。

“不用,不用!”范佛里当然不希望马应久的人参合进来,防碍自己的撤离了,连忙摇着双手说:

“只要你们的动作快,打的狠,我们的压力就不会大!再说我刚刚得到师部的命令,只要我们再坚守1个小时,1个小时!援军就会赶到。到了那时解放军就一个也别想逃过上帝的惩罚。”范佛里没有忘记给马应久灌迷汤。

“那我马上回去布置一下。”马应久起身给范佛里敬了一个礼,然后伸手道:“预祝我们胜利!”

“胜利!”范佛里用劲与马应久握了握手,还没有忘记拥抱。

“美国人要把我们卖给解放军了!”一回到自己的指挥所,马应久一把把头盔摘下,重重的扔在桌上,气乎乎的对着一众亲信说。

“旅长,怎么回事?他们要我们在他们前面给他们挡子弹?”众亲信七嘴八舌的问起来。

“要是挡子弹也就好了!”拉开作战服的拉链,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下,马应久的怒气仍然没有消去:“他们要溜走!把我们这帮空投而来,没有多少重装备的部队,扔在这儿!你们说不是想把我们卖给解放军又是什么?”

“旅长,美军没有了直升机,要溜也是沿着公路向他们的第一骑兵师靠拢。他们溜的时候,我们他娘的也跟在后面撤退不久得了?”一个营长说。

“从地面溜,他们敢吗?”马应久终于恢复了冷静:“我试探过了,要是从地面溜,他范佛里完全没有必要拒绝我支持给他一部分人手的建议。因为我们的人不但熟悉地形,而且撤退途中,遇到情况还可以给他们挡子弹。他们要从空中溜!来的时候,我在机场的一个老友,就曾经提醒我说:‘霍尔金斯紧急调集了一批支努干运输直升机,秘密集结在机场。’现在看来,调我们来时,就是为了把这个团撤出去呀。”

“各位,我不得不按照范佛里的安排行事了。庄则栋营事件已经给范佛里抓住把柄了,如果这次在抗命,那么我们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马应久一一指着地图上的目标说:“现在我命令,各营马上根据计划,进驻上述地区!明白了吗?”

“明白!”大家齐声回答。

“还有,一旦美军抛下我们后,遇到解放军攻击,你们可以自行处置,哪怕是分散钻林子,都不用向我请示了!”

“旅长!我们不会抛下您,独自逃生的!”众人动情的说。

“去吧!”马应久挥了挥手:“我要一个人静一会儿。”

十几分钟过去了,马应久终于从发呆中,回过神来,背着手来到洞外,山下阴影的马达声,还是可以从不时打过来的冷炮声中听出来。

“美军真的逃了!也许没有庄则栋事件,范佛里可能不会这么急欲跑吧?庄则栋呀,庄则栋,今生咱们还有机会见面吗?”想到了庄则栋,自言自语的马应久摇了摇头。

“会有机会相见的!只是以何种身份相见、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相见,就要看你自己了!”一个低沉而是曾熟悉的声音在洞口附近响起。

“谁?”马应久低声喝问,并迅速在转身下蹬的同时抽出了配枪指向来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