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百年大计 十七、德国来客

elbt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URL] 当陈华山带的一部上海新集保安队回到集团时,早得到消息的郝国忠特地将集团的大部人员夹道相迎,锣鼓队起劲的敲锣打鼓,几百个女工手拿鲜花献给从前线归来的勇士,有几个消息灵通的记者被忠义堂的人拦在外围,抗日这种事情,暂还不宜为外界所了解,也不能给老蒋同志添麻烦呀!明朝的沈万山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当陈华山带的一部上海新集保安队回到集团时,早得到消息的郝国忠特地将集团的大部人员夹道相迎,锣鼓队起劲的敲锣打鼓,几百个女工手拿鲜花献给从前线归来的勇士,有几个消息灵通的记者被忠义堂的人拦在外围,抗日这种事情,暂还不宜为外界所了解,也不能给老蒋同志添麻烦呀!明朝的沈万山够有钱了吧!还不是让皇帝一句话就收拾了。陈华山命令从前线回来的人集合,伤残人员在前,其它人员紧跟其后,这是一支怎样的队伍啊!去的时候500来人,现在只有200多人了(有一些人留在华北的炮兵营了),前面二十多人的衣袖管或裤管空荡荡的,人们看到少了很多熟悉的脸孔,有人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这下不得了了,哭声很快传染开来,气氛开始变得沉重,参战的幸存者咬紧牙齿,忍住不哭,但眼泪却顺着脸庞往下滑,这是悼念战友的眼泪,这是自豪骄傲的眼泪,这是感受了大家庭温暖的眼泪,这也是喜悦的眼泪。黑仔带着它的狗兄弟们也默默的以坐姿敬着狗式军礼。人们开始冲向那些勇士,拉着他们的手问长问短,左右审视,200多人的队伍在一瞬间淹没在欢迎的人潮里,这一刻,我想起一个词:人民战争!

回到新庄的队伍,同样受到欢迎,只是排场没有上海的这么夸张。上海和新庄两处都有新招的人员,都被补充进了两支队伍中,总人数比原来还多。枪是不用愁的,联邦号走一趟,就会带回一批武器弹药。德械弹药则由友谊号解决。

我成立了一个狗仔队,这个狗仔队不是上世那些娱记,也不是警察专职跟踪的人员,而是真正的狗们和人以一比一的比例组成的,副队长是朱大发,队长是黑仔。狗们的伙食比人的还好,狼狗可不是土狗,天天要吃肉的,但人却从自己的薪水中拿钱出来,用于自己负责的狼狗,狗真的是通人性的,你对它好,它自然就对你好,有些人被骂作走狗,是因为其对旧主的忠心,而忠心正是狗的可贵之处。这些狗仔队分成三班,每天在新生集团逡巡。别的都是人带着狗,朱大发却是被黑仔带着,黑仔有时是存心的耍朱大发,朱大发跑是跑不过黑仔的,他挎着的一支驳壳枪在他的屁股后颠来颠去的,气喘吁吁的尴尬的跟着,每每惹来集团人员善良的笑声,而朱大发也总是笑呵呵的,他也早习惯了,他觉得他是快乐的,能伺候神犬是他的福气。黑仔有时告诉我这些事,我‘听’得好笑,可以从黑仔的神情上,看出它的得意,难怪有人说做狗好过做人(我是不赞同这个观点的)。

1933年5月的一天,新生集团来了一些不速之客,是鲍曼特带着的一伙德国人,当中一个正是德国军队的核心人物冯. 西克特,他是到中国担任老蒋的资深顾问的,为中国的经济和军事的发展提供建议。他刚到上海,也不休息,就让鲍曼特带着,直奔新生集团,算是不枉我对他的一番刻意的交结。冯. 西克特和我打过招呼就问:“郝,我想参观你的工厂,现在,有什么问题吗?”“难得你大驾光临,我是无任欢迎啊!”这时军统在上海的人员得到消息匆匆的赶到了,稍后来的是上海警察局的那帮家伙,装着两卡车的警察。冯. 西克特可是老蒋的贵宾,如果在他们的辖下有什么闪失,他们可担当不起的,警察们知道郑义大叔和我的关系,这次是把郑义大叔也叫上了。看在郑义大叔的份上,我让几个头头们跟着,其它的人,给我义务的在新生集团四周巡视一下吧!除了制药厂的核心机密,所有地方都对冯. 西克特开放,军统和警察局的几个沾了冯. 西克特的光,也算是见识到了新生集团的实力。郑义大叔更是颇有感慨!他想起当初把我一家人带着到上海,现在的我可算是名成利就,再想想自己,唉,真是货比货得扔呀!我问大叔:“大叔,你是不是有心事,还是在警察局做得不开心”“也没什么,我看见你的生意做得这么大这么好,我是替你高兴,你现在还是国民革命军的上校,真是后生可畏啊!”“要不是大叔当初带我们出来,我们哪有今天?”“我就是不带你们,你们也会出来的,你当初去报考黄埔军校,要人带了吗?你还带了一个山子(陈华山),把他也带成了中校,去年跟东洋人在上海打,今年又跟那帮没人性的在华北打,我恨不得我也年轻上二十年,跟着你杀东洋鬼。”“对了,大叔,我想在乡下的厦塘镇设一个警察所,不知大叔对所长感不感兴趣?你先考虑考虑,过几天再告诉我,你也可以介绍一些有才干的警务人员来我这边,待遇从优。”“好的!”冯. 西克特在新生集团转了一圈,很是惊叹,他说:“其实你们那个蒋还要我这个老头做什么顾问呢?放着你这样一个人才不是浪费吗?”“咳,我那能比得上你呢!我这些生意是机缘巧合才赚了一点钱,军事的东西是没法跟你相比的,英法这两个流氓国家,对一战后的德国是不遗余力的限制啊!但你在那种条件下,也坚持下来并把德国军事搞得那么好,我佩服的很哪,这些经验正是中国要借鉴的,你可得多多的帮助我们中国啊!”“我一定会尽力的”(冯. 西克特确是尽力帮助老蒋的,在他的出谋划策下,老蒋在第五次对苏区的围剿中取得了成功,利用追剿红军的机会,驱虎吞狼,取得了对更多省份的实际控制权,这就是后话了)冯. 西克特同时希望德国就青霉素与新生集团展开合作,我则以此事需要商量再说先做了搪塞。有客自远方而来,岂可不尽地主这谊,于是,上海大饭店就成了为冯. 西克特洗风接尘的地方,那些军统、警察局的人员也提心吊胆的吃了一顿免费的午餐(谁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吃得好不好就不得而知了)。在饭席上,我向冯. 西克特提出:德国已经在制造毛瑟快慢机,原来的毛瑟驳壳枪生产线,我希望引进一条。冯. 西克特说,现在希特勒已经成了德国的领导,他届时会向有关方面提起我的要求。

冯. 西克特正式就任老蒋的顾问后,每星期只有两天会接见下面的官员,所以每到接见日,很多求见者就早早的排起了长龙,冯. 西克特可是过时不候的,能跟他扯上关系,对前程不无帮助。但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我郝国忠了,我去找冯. 西克特时,会直接得到会见的优先权(其实插队是不对的),冯. 西克特总会亲自出来迎接,把那些排队者眼睛都看得大了,我找冯. 西克特与那些人的出发点不同,我是谈生意的。那些人知道我和老蒋的关系,以为是老蒋打了招呼,就想当然的也向老蒋要求享受我这样的待遇。老蒋听了下面人的反映,说:“我也不知道冯. 西克特为什么对郝国忠情有独钟,从认识郝国忠以来,我就觉得他有一种异乎常人的能力,他好象对一些事情有未卜先知,当初在黄埔的时候,他那个党都不入,连着那个陈华山也是这样,不过他对国家倒是很热爱,既是军人也是商人,竟然以保安队的身份,跟东洋人打了两次,听说最近在华北也占了便宜。如果国军都有他的那个保安队的水平,我就放心多了。这次冯. 西克特到中国来,我们会和德国签订一系列合同,包括一些军工设备,中国的军工生产比起外国来太差了。你们要多想想怎样把事情办得更好。郝国忠和冯. 西克特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你们想向他那样,就向他请教去吧!你们不要光看他得到的,要多看看他付出的。”

每次到南京,都要去见见老蒋的,这次见他我又提起了发行纸币的事情,老蒋说:“那个纸币的事,我已让人着手进行了,只是资金上有缺口。”“这种利国利民的事情,我会尽自己的力量帮助的,我可以联系一些资金,但这些资金必须要专款专用,只能用于发行纸币上。”“可以的,你这次在华北损失大不大?”“这次在华北是陈华山带的队伍,1000多人去,只回来400多人,唉,保安队就是保安队,始终比不上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呀!”老蒋沉思不语。我又说:“我想办法筹集100万大洋给你用于发行纸币,但校长得让我的保安队骨干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学习,让他们分成多个小组,分别学习步炮辎工宪,我想用正规军的标准来建设保安队,校长觉得有没有问题?”这些事对老蒋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只是老蒋竟然坐地起价,要我赞助军校,又说我是黄埔一期的,不能不想着那些学弟们。我想到上世中没几个黄埔生投入日军怀抱,也就无谓了,就假装心痛的答应赞助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0万大洋。两个人之后又随便的谈了一些别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