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时空的起点 第二章 疑惑—异常?

相对浴红衣 收藏 32 3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关了电脑,易博正准备睡觉,毕竟已经凌晨两点多了。刚想把拉链门拉上,忽然看到有一团雾气漂了过来,顺着河边慢慢地往岸上扩散, 这样的情况是很平常,虽然冬天少雾,但还是偶尔有雾的,特别是在河边, 易博心里想着,看看手机显示的时间,现在是两点十一分,刚才十一点多时看到雾气的地方离这儿大概有两千米远吧,飘了这么久才到,只是大晴天的怎么会起雾呢?山区的气候就是奇怪啊。重新钻入睡袋,开始沉沉睡去,毕竟很累了,旅游其实是很累人的。

今夜注定是不平坦,两个小时之后正当大家睡得正熟,天竟然下起了雨,不少人帐篷门没有拉上,所以被一些洒进来的雨水打醒了。刚才看一会儿雾之后忘了把拉链门拉上,易博坐起身来,正要把帐篷的拉链门拉上,忽然发现自己的帐篷笼罩在一片蓝色之中,虽然很淡,但是能够让感觉到是蓝色,这雾还真是奇怪啊。大家骂骂咧咧地把拉链拉上之后又继续睡, 也不知道雨是什么时候停的,没有多久就又沉沉睡去。

很温暖的睡袋,原来睡袋是这么能保温,才六点多就有人起来洗刷,易博被小潘吵醒,穿好衣服爬出帐篷觉得空气很冷,带着露水式的寒意无处不在。带上矿泉水与也是刚刚起床的几个人一起去河边洗漱,河水更低了,昨天晚上杀鱼的水边退了两三米,匆匆洗漱完了便回去开始生火。

天渐渐地亮了,可是这蓝色的雾竟然还没有退去,刚才天未亮以为是黎明的蓝色而已,而现在这片蓝色好像浓了许多,能见度只有几十米,昨天这儿的视野可是有好几百米的,不管了,山区的气候谁明白呢!有几个人玩起了沙滩排球,更多的人在玩牌、下象棋。杨静童心大起,逼易博和Jerry跟她玩丢沙包。记得上一次玩丢沙包已经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了,数起来快有九年没有玩了。没有想到来自新疆的她玩沙包的规则也是与我们的一样。易博心里想着,放开了玩起来。三个人玩了二十分钟,跑得汗都出来了。

面啊什么的都已经煮好,吃过了早饭,一伙人开始收拾昨天遗留下来的垃圾,咱可要做文明的大学生。

一百多人正忙着当清洁工,却发现能见度只剩下十几米,十几米外的人只剩下模糊的身影,这次露营什么都遇到了,有人偷窥、下雨、现在又起雾了,而且是这么少见的蓝雾,来这一趟当别人来十几次了。

大家嘻嘻笑笑,根本没有放心上,只有三个老师和昌辉走到一起交换看法:

“杨老师,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雾啊?”吴老师转向站在他后边的杨老师。杨老师是本地人,并且在这里年纪最长,已经30岁了。

“没有啊,哪有什么蓝色的雾,连听都没有听说过。现在的气候实在是越来越异常了。”杨老师出神地看着前方,似乎在等人一般。

“我们把学生都叫到一起吧,这么大的雾别走丢了才好。”魏老师是三个老师中唯一的女老师,三人中年龄最小的她今年才二十三岁,刚刚研究生毕业。比八五年出生的昌辉还小一岁,心性与大多数的大学生差不多。

“嗯,好,我立刻下去安排。”李昌辉话音未停已经过去组织人了,军人的作风就是这么雷厉风行。

人一叫齐,老规矩:部长检查自己部门人员,然后上报主席团,还行,人都在。

汤怀明叫人把发电机又重新启动,几个机电学院的同学片刻之间就让所有灯光亮了起来。

可是这些家用的灯光根本照不透这浓浓的蓝雾。交代了注意事项之后就开始准备午饭了,虽然现在才九点钟,但是洗菜、洗米、生火都要时间,反正这么大的雾,原来预定的活动也无法开展。

为防止有失窃的现象发生,主席团安排了安检部、体育部、生活部、组织部四个部门的所有男生一共三十几人由易博带领分散四周充当保安。

到临近中午的时候雾渐渐散去,灿烂的阳光重新照在每个人身上。

昨天晚上是烧烤野炊,而今天是炒菜野炊,几十个女生别看在家里家务活干得少,但是在这里一个个俨然一副家庭主妇的样子,各自把自己的拿手好菜做了出来,最不济的也弄出一个炒蛋来。

塑料薄膜一铺,十几个沙滩饭桌就形成了。一伙人手持啤酒又开始新一轮的奋战,现在的大学生真不像大学生了,特别是体育系的,一个个更是像街头打架斗殴的流氓一般,吆喝声震天动地。这顿饭从十一点多一直吃到一点多,到最后都只成了喝酒的场所了,不少人吐得七荤八素,仍然拼命的还要喝。

按照计划下午是去附近的山上自己采水果和蔬菜,已经提前联系好了当地的果农和菜农,就只在附近而已,虽然很近,但是山路绕来绕去一千米还是要的。留下喝醉的和部分不想走的留守人员,大概一百五十人浩浩荡荡地朝目的地进发,那面深蓝色的校旗仍然是走在前面。可是越走却越不对劲,怎么路全不对了,山路很好认,因为就只有两米宽的一条小道,只要一直走就可以到达。主要是四周的景物全不一样,本来现在冬天大多数的草和树木应该比较干燥才对,特别是现在中午时分,可是如今却是满地水坑,明显是刚刚下过雨,并且至少下了好几天的,可是这儿可是将近有两个月没有下雨的,昨晚的那场急雨不到半个小时就停了,多日干旱的沙地一下子就把雨水消化掉,今早一点下过雨的痕迹都没有,怎么这里这样呢?可能昨晚这儿一直下雨吧,山里面经常出现山这边下暴雨,另一边阳光明媚的情况。

没有人往深处想,兴致勃勃地不时把相机对准山路两边的花草,时不时来个合影,中国人出游必照相又一次尽情地体现了出来,有些人相机没有电,现在已经连手机也拿出来。突然有说人:“奇怪了,怎么一格信号都没有啊?我这手机可是诺基亚。”

听到他这么一句话,大家纷纷看自己的手机,果然,不止一小部分人,是所有人的手机一格信号也没有。

“应该是因为现在在山谷中,信号不好吧。”有人解释了一下:

“但也不可能所有人都这样吧,我认为应该是昨晚的雨造成了这儿附近的无线发射塔故障。”通信工程系的大三学生汤怀明说:

必是如此了,大家继续前进,才几分钟天又下起了雨,几乎没有人带雨伞,所有人淋成落汤鸡,两边都是树木,没有躲避的地方,但幸好才下十几分钟就停了,南方多这种“风时雨”,不过冬天比较少见。

继续再走十几分钟后,易博开始觉得奇怪,应该到了啊,怎么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没有?正疑惑着,前方突然停了下来,并且先是惊呼声,然后就鸦静无声。怎么回事?

易博和汤怀明大步走了上去,其他主席团的成员都还在后面,待走到前面,眼前的情况让他们大吃一惊。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