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时空的起点 第一章 野外露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虽是南国的冬天,但仍有小小的寒意,已经后劲不足的西伯利亚寒流无法染黄这漫山遍野的绿色,寒风中依然初秋一般景色,云淡气燥的季节实在是郊游的好季节。

五辆大型客车,在一山脚下的公路旁停下,陆陆续续地从车上下来几十个装备齐全的青年,只见第一个下车的人大声招呼着什么,车上的人慢慢地从车上搬下大包小包,大件小件的东西。从车上下来的人越来越多,搬下来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让偶尔经过的车辆里乘客惊讶和佩服于是如何装下这么多人和物的。

才一下车就有人忙着照相,有人乱哄哄地朝马路对面走去,十几分钟后所有的物件和人员都下车来,而几辆客车掉转车头,开走了。

眼前的这一大伙人开始前进,顺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慢慢地前进,散散落落地竟然蔓延了好几百米。为首的一个举着一面深蓝色的大旗,银色的旗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只见数平方米大的旗帜上写着“南方理工大学”远远望去,煞是好看。这蔓延几百米的男男女女个个是满脸喜悦,一脸新奇,虽是背了不少东西,但都觉步态轻盈,看到正在休息的黄牛还有兴致过去合张照,不时会有倒霉鬼踩到牛屎,引得前后的人哈哈大笑,笑声在空旷的山野中传出很远很远。

由于东西实在太多,队伍中为数不多的女生也都大包小包地。当然,她们背的大多是私人物品,队伍中有一个人穿着军装,从他走路的姿态中就可以知道是个标准的军人,稳健有力的步子丝毫看不出他身上背了一百多斤的东西,旁边一扛着一桶纯净水的戴眼镜男生不可思议地说:

“李哥,你太强了,我才扛这一百多斤走一百多米就快撑不住了,看你好像还没有什么感觉啊。”

被称之为李哥的瞄了他一眼: “小样,在部队的时候每天一起床就是全副武装三十五公斤长跑五公里再吃早饭,你以为啊。”

眼睛男讪讪地笑: “厉害厉害,难怪解放军那么能打。不过打死我也不参军了。”

“其实也不是所有的部队都是这样的训练水平,因为我所在的部队是野战师,训练比一般部队严格,训练强度差不了特种兵多少。”这个李哥名字叫李昌辉,两年前报名参军,如今退役又重新成为一名学生,前后还不到半年,部队里养成的习气还浓浓地聚集在他的身上,在上个学期回学校后便担任学生会主席,因为刚好那个时候原来的学生会主席出国留学,而按照规定只有大三的学生才可以进入主席团,虽然那个时候回学校来的他也只是大二的,可是如果没有去当兵的话那时他已经是大四了,加上当兵之前是一个部门的部长,还有身上那种军人气质,很快就征服了所有人。新学期两个多月以来在他的带领下,学生会的纪律和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特别是效率,隐隐有一点部队的风格,这一点让人觉得学生会的战斗力有很大的提高。

此次的露营预计一共三天,其实也就是两天整,星期五下午出发,星期天下午回去。一起来的还有三个老师,都是管着团委、学生会的辅导员,虽然说这是学生自治组织,但是依然是被学校牢牢控制的。这三个老师也都是才刚刚毕业几年的二十几岁年轻人,可能是学校领导认为年轻人比较能与年轻人合得来吧,平时不穿正装的时候感觉他们就是一名高年级的大学生一样。

有人刚刚起步,有人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昌辉站在一处小土包上面,看着不断从自己身边经过的同学,突然感到一股豪情壮志,去年这个时候他跟随连队野训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看着旁边战友一个一个经过,看着前后连绵不绝的队伍,有一种壮士出征的豪迈。可惜当兵的时候没有战打,辛辛苦苦两年的训练没有用武之地,看来此生是没有机会了。

露营的地方是昌辉选的,不愧是野战部队出身,选择的这个地方实在是佳地,前面是一条二十几米宽的小河,(其实实际上超过了三十米,因为在空旷的地方没有受过特别学习的人会估小数值)河水流淌得特别慢,犹如静止一般,由于正处旱季,河边有些地方都裸露出河床来,留下闪闪发光的金沙,不时略过的水鸟快速地叼起一、两条小鱼,然后扑三、二下翅膀立刻就消失在河的对岸。

这条河虽然不大,但在南方地区的山里面已属难得,蓝蓝的天倒映在清澈的河面上,让不少同学死命地摁相机快门。如今电子产品已经进入了数码时代,拍照不再有心里压力,拍个几百张,上千张,直接剪切到电脑里又可以重新拍,不少人还带来了DV,正四处充当摄影师呢!

带队老师让主席团成员召集所有人集合,然后各部部长清查部门人数。露营人数一共189人,包括三个老师。其中男生140人,女生49人。一共十六个部门出来,其实团委、学生会的所有部门加起来一共有二十个部门,但是什么艺术团、礼仪队、网络中心这样的部门最多就是负责人过来。团委、学生会加起来有三百多人,不过有些人对露营不感兴趣,有些人恰好有事……。所以一共只来这么多人。

一个学生会主席,四个副主席,两个团委副书记,七个人加上办公室主任一共八个人构成了主席团,这会儿已经各自分工,带着自己分管的部门安排扎营,生火,劈柴, 昌辉四处看看,不时亲身指导一下。由于是露营活动,加上理工类学校本来女生就少,所以一百多人中女生才来了四十几个人,还幸好最近几年学校开了一个文法学院,下面设有体育、英语、艺术、历史、中文、法学六个系,这样男女平衡才好了一些,这四十几个女生大多数是这个学院的,所以在这里可以说是受到了严密的保护。

一百多个男生一共七十多顶帐篷把二十多顶帐篷围在中间,女生主要是驻扎在小山包上,这小山包大概也就十几米的样子,四五层楼的高度,而且面积也非常小,二十几顶帐篷都不够面积扎。

一个多小时后熊熊的篝火燃烧起来,二十几个人围着一堆火,虽不是很亮。但是足以照亮每个人的脸庞。烤肉的香味开始蔓延,甚至还有啤酒瓶碰撞的声音,只见帐篷边缘处码着几十箱啤酒,食物更是让人瞠目结舌,只见十几袋大米囤积在山腰,还有不计其数的零食、饮料、蔬菜、肉类,此次的露营之行因为有商家的赞助显得异常阔气。设备齐全到连发电机的都有,还有太阳能热水器,更别说什么日常用品了。看上去这伙人是来定居的一样。

有十几人把手提电脑也带来了,电科专业的同学已经把电线接了起来,使得这个露营看起来是在进行露天的大联欢而已。已经有人喝得醉熏熏到河边捉鱼去了,现场气氛非常好,每个部门都准备了节目,文艺部更是整个部门一起上阵,与艺术团合作献出几个颇具水准的节目,到每个部门轮流下来已经是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一批又一批的人去砍木柴添加到篝火里去,变成木炭的木柴已经是堆得老高老高,火光映红的不只是年轻不知忧愁的笑脸,还有夜色中似乎很平静的河水,让人感到很奇怪的是这河水竟然还有涨潮退潮的,现在的河水已经往下退到河岸线的一米多处,也就是说这条河的宽度至少缩小了三米以上。一些来不及撤走的小鱼在沙滩上挣扎,甚至还有零星的小虾。淡淡的月色中,只见一个身影慢慢向河边走来,略显肥胖的他手拿数码相机正随意拍些什么,隐藏在眼镜背后的眼睛依然闪闪发亮,难得来这样的地方,很美好的回忆,记得小时候家乡也是这样子美丽,完全一副江南水乡的样子,可是如今十几年过去就连仅有的池塘也是污秽不堪。远离城市还是很不错,不过说句真的如果在这样的地方住上几个月一定会受不了了,现代人还真无法适应这种太过于宁静的生活。

“主席,主席,干嘛呢!一个人当独行者阿!还是发现什么好东西阿?”只见营区方向跑过来几个人,为首的一个手拿收音机,正大声地播着音乐,后面几个拿着手电筒,现在的手电筒已经都是充电的了,数只光束发出紫白色的光。

“是副主席,要我说几次阿,主席恐怕早已经被灌醉了吧!”副主席转过身去。

“还没有呢!正与体育部的小马吹瓶子,他不知道死活,跟那个蒙古的强悍女生拚酒。”后边一个手上还拿着酒瓶的男生说道:

“是啊,上次体育部聚会把我叫过去,小马可是把我灌惨了。”副主席想起那一次仍然心有余悸。

“部长,咱们正准备到前面走走,往下游走走看看,反正还早,又没有什么事情。”一个皮肤黝黑看起来很强壮的戴眼镜男生说:

“嗯,好的,盛林阿,这种天气你还光着膀子,行啊你。”

“哈哈,部长,刚刚喝了酒现在正热着呢,没事。”

这个副主席名字叫易博,在上个学期是实践与就业部部长,拉赞助可是一把好手,当时部门十三个人一个学期一共拉了十万零八千元,光他一个人就拉了四万五千的赞助,要知道团委、学生会一个学期的经费才五万元,按照规则拉每一笔赞助可以有30%的提成,因为拉到这么多的赞助破建校以来的记录,系主任特批提成50%,所以几乎就把大学四年的学费挣了下来。并且提供赞助的企业老板非常赏识他,要他毕业后直接过去工作。由于有赞助,大家得到的提成也多,所以聚会成了三天两头一次,暑假还一起去了一趟北京,他们发扬拉赞助的传统,连旅行社也给他们只是象征性地收了一点费用,剩下的就当是给赞助费用,而他们也就是在学校里面宣传这个旅行社的各种好处,并且自己动手在学校里组建了几个要出去旅游的团伙……。这个部门的人关系非常之好,同时也是个个人才,本学期实践与就业部拆分为实践部和外联部两个部门,理所当然两个部门的部长和副部长都在里面选,而原来的生活部由于没有合适的接班人,主席团将蔡斯景调到到生活部当部长,还有四个人分别到办公室、学习部、策划部、女工部当副部长,有一个因为在学校里开一家饮食店,忙不过来退了,不过这次的露营她也有过来,此次露营的所有食物可是几乎都在她那里拿的,让她小赚了一笔。

大家还是习惯叫易博部长,因为在大家的心里他永远是他们的部长,如今易博分管的是实践部、外联部、学习部,而斯景的生活部也一直是往易博这边汇报工作,弄得分管生活部的副主席汤怀明很郁闷。

这会儿过来的这几个人就是当部长的这几个,五个人打定主意正要迈步时后面过来几个人,一数恰好是其他的八个人,人还没有到跟前,走在中间的欧阳慧洁就大声嚷嚷: “有好玩的竟然敢抛下我们企图欺满过海,这下被我们逮到了吧。”这个欧阳慧洁就是在开店的那个小女孩,也是一个拉赞助能手。

“好啦,好啦,咱们一起走,只是要到下游走走而已嘛。”易博无奈地说,对于这个小欧阳他是没有办法了,年纪最小的她惯于耍小脾气,让人是又爱又无可奈何。这样十三个人便一起走,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在一个部门的时候,易博心中有点感慨,还好大家现在还没有毕业,还可以经常见到,将来毕业了就真的是有可能一辈子见不到了,因为最北的米芸家是在哈尔滨,而最南边的易博家在广东,真的是天南地北阿。

很多人说学生会是一个小社会,中间充满激烈的竞争,很多人勾心斗角。这是事实没有错,但是在这个部门却没有这种情况出现,大家就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打打闹闹每天玩得很疯,开开玩笑,开着这个年龄的人才能接受的玩笑,一起无忧无虑多开心。

拿着收音机的男生叫马明辉,现在的外联部部长,拉赞助不是最多的,但是与学生会其他部门关系他数最好,所以由他当部长。所以说其实当一个领导能力还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要会交流、会沟通,只有这样才有当领导的基本条件。

并且他做事很细心,细心到让人惊讶于怎么一个男生可以做到这一点。 “对生活在意的人,生活也会在意他。”是他的个性签名。

十几个人一起往下游走,音量调到最大的收音机惊起了偶尔的几条鱼儿急急跃起,然又迅速潜下,远处传来了狗叫声,低低地掠过河面,随着清透透的河水荡起阵阵涟绮。前面一堆乱树有的卧在水里,有横躺在沙滩上生长,看来应该是暑假时台风的杰作,但是这些顽强的树木依然生存了下来,并且生长得枝荣叶茂。

“咱们翻过去,照顾一点女生。”易博说完,第一个翻了过去,几个人慢吞吞地用了好几分钟才过去。现在的年轻人实在是不行,易博虽然不是经常锻炼,但好在身手还算比较敏捷,个头178cm的他78kg,使得他看起来有点肉多,不过还好,由于有一点身高在衬托,不会显得很胖。

继续走,这片沙滩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就连动物的足迹都没有,又或者是风雨的洗刷,把痕迹都抹掉了吧。再向前走了一千多米已经没有了路,本来在右边的连绵山岭渐渐地向河边挤来,到这个地方已经是连山体都伸进河里面去,河道被迫向左转弯,没路了,咱们回去吧。

正转身时,在河道拐弯之处竟然看到一大团烟雾在慢慢地扩散,飘的速度非常慢,大概几秒钟才前进一米,不过这风本来应该是往下游吹的,怎么现在是往上游吹的实在是有些奇怪。夜晚的河面起雾非常平常这点易博还是懂的,小时候家里前面的池塘都经常有雾气在飘荡。

月亮此时也躲到了云层里去,应该也是睡觉去了吧。易博想起小学时写作文就是经常这样子描写月亮的,心里不禁起了深深的怀念,是的,孩提时光实在是令人不舍。

于是,几个人就着这个话题,边走边聊,待回到营区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不少人已经钻帐篷里睡觉,剩下十几个今晚看守大本营的男生还在聊天、吃东西。营区的人也是大多数还没有睡觉,很多人都是第一次露营,心里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呢!有些人坐到一起打牌,下棋,聊天,还有吉他声,小提琴声,口琴声,甚至还有二胡声,而三个老师由于被灌得七荤八素的,已经在帐篷里呼呼大睡了。

易博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多,这样的时间对于一个第二天不用上课的大学生来说实在是很早,于是他打开手提电脑,开始写游记,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每到一个地方玩都要把当天的感受写下来:

学生会组织去露营,生性爱玩的我当然不会错过了。所以早早地就报名。

下午三点我们准时出发,先去凤凰俱乐部取帐篷、睡袋、垫子、食物等东西,然后再出发前往露营目的地。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到了。在这里还看到了牛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看到牛屎了,一点也不臭,并且有点像是干了的土,所以呢虽然我踩到了,也可以装作没有事一样,又闻不到臭味。

这里前面是一条小河,河水很清。中间是沙滩,后面就是一个小山。实在是一个难得的地方。大家先分了帐篷、睡袋、垫子。主席团成员是一人一个单人帐篷。妈妈的很不幸弄到了一个帐篷骨太长的帐篷,所以呢弄了很久都没有弄好,硬生生把奖品----一个充电台灯丢给别人。我们一共有九十七顶帐篷。幸好还剩下一个,不然就惨了。所以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完成的,其中杨静帮了我很多,极其有经验的她果真还是姜老的辣,她家是在乌鲁木齐的,已经去露过好几次营,曾经还在零下三十几度的天气下到天山露营, 所以,这种小小的露营对她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将近六点我们生了火开始烤东西。但是我吃的东西实在是很少,一共就吃了三块鱿鱼、两串猪肉、三串小白菜、四杯饮料。不过我的聪明是众所周知的,我自己带了面包和百事。所以还好没有挨饿。今天刚好是Kelly生日,所以买了一个蛋糕,这一次我以最快的速度杀到旁边,就等着Kelly吹了蜡烛切开蛋糕大开杀戒了。要知道今天来的可是有将近两百人,这一点点蛋糕分给每个人的话还不够塞牙缝的。为了避免到时候连渣都抢不到,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学生会中果真是卧虎藏龙啊,我抢到一小块的时候整盘蛋糕已经被抢了一半,等我吃完了一块再想发挥余威时才发现整盘蛋糕已经被人拿走跑到其他地方吃了。所以啊我也只能是抱着饭盒等待着煮面的把面煮熟,枉我辛辛苦苦地等了半个小时待想吃时才发现被两个无比强悍的女生一倒而光,末了。其中一个还说跟我关系好,留了点汤给我。哎呀,这些女人啊,强起来还不是吹的。

一个个帐篷已经彻底地隐入黑暗之中,在部分人带来的充电台灯的照耀下显得别有一番意味。这就是我们今晚将要住的地方啊,一个个帐篷没有规律、杂乱无章地聚在一起。在这里没有鸟声、没有蚯蚓声,也没有什么自然的气息,也许是我们的人太多了吧。走向帐篷,我拿出面包静静地啃着,今夜没有月光、没有星星,但奇怪的是竟然有亮光,河水已经是下降了不少,只有不足三十米宽的河面看不出有流动的痕迹,不远处的两艘小船那橘黄色的光在黑夜里显得十分温暖,温暖得让人想踏上去感受这一份从没有体会过的感觉。

吃完面包走出帐篷区,走向夜色中的小河边。下午刚到的时候有很大的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是静静地,一如眼前的河水。平静的河水里似乎连一条鱼也没有,

沙滩中间的篝火烧得正旺, 似乎有人在唱歌,没有伴奏,没有音乐。每个部门轮流着来,大一的新成员们很有激情地玩,大家打成一片,几十束光亮勉强在黑夜里撕裂开来一片明亮。我往回走,歌曲唱罢,东西吃完。与小潘到河边去洗手,他在水边捡到一条死了的大鱼,小潘大声吹牛是他捉到的,但是被大家解释为那条鱼是被他吓死的,而且迅速传遍所有人。Jerry看到鱼特别兴奋,拿了把小刀就处理起来,最后弄得衣服上都是血。带着一身腥味把鱼弄好,烤一会儿后就把鱼丢掉了,不明死状的鱼谁敢吃啊。

体育部一伙人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看着是十分有趣,不过呢我是不会想去玩的,跟那些人也不是很熟。 到十二点的时候进帐篷了,第一次睡在睡袋里,感觉蛮好的,而且一点也不觉得冷。耳边听着帐篷外面小潘高叫着:“第一小分队跟我去巡逻。”心里想着:“这些事让大一的人表现去吧。”闭上眼睛没有多久就听到巡逻的人回来说旁边山上有人看我们,拿手电筒照他他就定住。这下子引起了一阵骚动,还没有睡觉的人喧闹起来。也把心中那份兴奋挑动起来。有人说要上去看那个人是谁,但结果被人制止了。

如果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睡的话,我肯定会上去的,这么刺激的事一定要经历一下。但现在虽然睡了所以也就继续睡吧。听着他们叫了一些人把帐篷扎在比较外围的人先起来,然后把帐篷往中间移,一些人去砍竹子烧起了火。并且安排多几个人守夜。

……

易博写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因为趴在帐篷中的睡袋里无法发挥原来打字的速度,手提电脑的电已经用了一半,不过易博早有准备,已经把加买的一块电池也带了过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