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也可这么读

投笔请缨 收藏 0 172
导读:枫桥夜泊 这时候,那弯浅浅月跌进了河对面的山坳。一只乌鸦凄凉的鸣叫越过夜空,溅落了漫天的寒意。薄薄白白的霜就铺满了船舷。一位诗人独立船头,他长长的胡须已被秋天染白。 岸边一丛红红的枫叶,被船上的渔火隐隐地映出,在微风中悄悄地摇曳,像一团跳动的火焰。好深好深的秋啊!诗人斜倚船舷,一些淡淡的往事,如手中那杯苦涩的浓茶,袭上心头,久久不能平静。 而夜色中的寒山寺,静静地立于繁华的苏州城外,送走了多少个春秋,目睹了多少离愁和别恨?只有那株与它一样苍老的古槐,知道这数不清的故事了。

枫桥夜泊


这时候,那弯浅浅月跌进了河对面的山坳。一只乌鸦凄凉的鸣叫越过夜空,溅落了漫天的寒意。薄薄白白的霜就铺满了船舷。一位诗人独立船头,他长长的胡须已被秋天染白。


岸边一丛红红的枫叶,被船上的渔火隐隐地映出,在微风中悄悄地摇曳,像一团跳动的火焰。好深好深的秋啊!诗人斜倚船舷,一些淡淡的往事,如手中那杯苦涩的浓茶,袭上心头,久久不能平静。


而夜色中的寒山寺,静静地立于繁华的苏州城外,送走了多少个春秋,目睹了多少离愁和别恨?只有那株与它一样苍老的古槐,知道这数不清的故事了。


突然,一陈清晰的钟声穿过寂静,掠过了船篷上的一只小鸟,它扑拍着翅膀,飞进了浓浓的夜色。它会找到黑暗中的家吗?诗人看到了又一艘客船,停在了枫桥。


隐约中,一些人上船,一些人下去。还有一些手,一些泪,在眼中晃动。




春晓


阳光透过窗棂,洒落在诗人的身上,一格一格的,很美。揉揉惺忪的眼睛,温暖的感觉,传遍全身。仿佛是一夜之间,春天已占领小小的山村。


窗外,是谁的叫声如此亮丽?在林子里转来转去,最后,又沿着一束阳光的道路钻进书房。诗人舒展了一下手臂,细细倾听。这些清新而温馨的声音,让再心灰意冷的人,也会重新贮满希望和信心。


依稀记起昨夜,风夹着细雨,敲打着屋檐。这群音乐的孩子,总让人想起乡间的童年,母亲在油灯下轻轻哼着的歌谣。


那些昨天还含苞待放的花儿,在夜晚也钻出了传统的面纱,羞红着脸,怯怯地立于院中,和风雨亲吻。花落的声音,有谁听见?


清晨,一位诗人拾起一朵,那是远方的恋人无奈而憔悴的容颜吗?




静夜思


月,在今夜饱满如圆。流浪的人,斟一杯淡酒,就掉进相思里了。束束月光爬进了古都长安的一间书房。雕花的木床边,瘦小的诗人,找不到一条回家的路。


分不清窗前凄冷的光辉,是深秋夜里飘落的冰霜,还是一张空白的信笺,或是老母亲一头银色的白发。朦胧中,捡起的,却是一段一段的乡愁。


此时,只有那轮满月,睁着慈祥的目光,把一个孤单的身影照耀。在家乡如绳的田埂上,是不是有一位老者,和我一样,站在月光下,形影孤怜,轻唤一个人的乳名。


母亲啊,采透明的月色回家吧,那是游子在中秋夜里,在渭水岸边,寄给您的一帧相思啊!




江雪


雪落的声音,如花,开放的万壑千山。鸟们收起薄薄的羽翅,赶回了温暖的巢,它们将在爱情中,幸福度过一个漫长的雪季。


冷峻的天空,雪花划破凝重:一片、二片、三片......一群芳香的语言,洒遍大地。所有的道路,在载走最后一个回家的孩子后,不肯再走出来。他们躲在一片纯洁的思想下,做着春天的美丽的梦。


只有一只小船,如岛屿,泊在水中,静静的,一动不动。一些雪花从它身边滑入江中,化了,一些雪又紧跟而来。船上的渔翁,破旧的斗笠下露出一双沉着的眼,岁月的风霜写满了苍老的双颊。瘦小的身子,裹在单薄的蓑衣里,季节的交替改变不了他悠闲的生活。


稳坐船头的渔者,它是钓一段失去的岁月,还是明年的希望呢?


江无声,雪无语。


人也无言。




山行


一片叶子,轻轻地落进了视线。飘舞的身姿,如一只残蝶,在秋风中无可奈何地逝去。崎岖的山径上,每一块石头,都闪着深秋的寒光,像一位老者的脸,布满沧桑。


白云从山坳冉冉升起,几点朦胧的村舍,远远地笼罩在一片缥缈之中。几声鸡鸣,沿着小路袭来,击碎了所有的宁静。


拐过一座山头,猛然发现,一丛丛火红火红的枫,如一些火焰,在山腰静静地燃烧。这些生命的色彩,让一颗落寞的心顿时一阵惊喜。停住蹒跚的脚步,伫一方青石,久久地凝视,一些更深远的愿望,激活了曾经窒息的思想。


秋天,还有什么比一片枫叶更令人感动?在霜冻中染红身子,在冷风中举起燃烧的火把。然后,犹如春天里的花朵,漫山遍野,点燃天空,点燃季节,点燃每一颗疲惫的心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