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货”字乱弹

天雨泽 收藏 0 61
导读:[size=14][color=#0909F7]陕西人一个“货”字,无所不可用,无所不可及。几度斜乜,几翻异想,在特殊的环境、领域或群体里,由隐讳费解到脱洒独趣诙谐上口,且看“货”字“类亚文化”如何演绎发展普及。 我最早听到的“货”字,是二十世纪末,出自“死灭鬼”老狐狸之口。他一招手向别人要钱称为“上货”,乍听起来怪怪地,颇有些低俗下流还有点黑社会的味道。当然,联想起来不无与影视形象基本模式有关:“黑社会”固然是:戴墨镜、穿风衣,手提AK47;毒品交易大多是:指头戳、舌头裹,口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

陕西人一个“货”字,无所不可用,无所不可及。几度斜乜,几翻异想,在特殊的环境、领域或群体里,由隐讳费解到脱洒独趣诙谐上口,且看“货”字“类亚文化”如何演绎发展普及。

我最早听到的“货”字,是二十世纪末,出自“死灭鬼”老狐狸之口。他一招手向别人要钱称为“上货”,乍听起来怪怪地,颇有些低俗下流还有点黑社会的味道。当然,联想起来不无与影视形象基本模式有关:“黑社会”固然是:戴墨镜、穿风衣,手提AK47;毒品交易大多是:指头戳、舌头裹,口称“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个“货”字由此叫人产生定向形象思维。

既然无法界定“货”字,且环境中多有人论“货”,为了“语言对称”,我明白了“货”字,也开始说“货”。后经民间“语言大师”先生演化拓展、推陈出新,逐日月星辉,“货”字纳百事之广,涵万物之精,可谓登峰造极也。

“货”字本无褒贬之意,只是所喻事物界定性质。如:打麻将举起一个“炸弹”,和家即伸出两手口喊:“上货,上货!”;交钱还款称之为“交货、还货”;物体大小、数量多少、肥瘦高低、色气深浅,均可称之谓“大货、小货,有货、没货”;看不贯哪个女人,就背地里骂一句“骚货”;就连写文章没素材、内容,也会骂一句:“没货!”,骑自行车轮胎瘪咧,也喊叫“没货咧!”。可见“货”字运用之灵活。

近年来,“货”字的感染和蔓延也可谓与时俱进,大小老少不嫌,各行各业皆宜。在雁塔分局、碑林分局里常听到民警们说有“货”没“货”,河南、山西、甘肃的人也说“有货、没货”。那天,河南来了仨追逃民警,一脚踹开嫌疑人房门扑了个空,骂到:“tmd !没货!”。一日,在食堂排队买饭,附中一女孩子刷卡钱不够了,喊道:“哟,没货了!”。再说说咱身边,一女同志看股票值狂跌,叹道:“嗨!再跌,就没货了!”。还有一女同事问处长评先进有无奖金,处长摆摆手答曰:“哟,没货!没货!”。哈哈,令人啼笑皆非,我原以为“货”字是下里巴人的俗话,嗨!耳听目濡、潜移默化,看来连儒范处长和风雅女士们也被“货”字感染了。

如今“死灭鬼”老狐狸早已灰飞烟灭,但未必是他变异的“货”字还在发展。无从考量,无法甄别,是语言的多元进化?还是语言的颓废畸变?

本文内容于 2008-12-20 21:40:48 被天雨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