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中国对外援助要量力而行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2月19日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安哥拉总统多斯桑托斯表示,中国将落实好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各项后续行动,不会因为国际金融危机而减少对非洲的援助,愿与非洲国家在国际金融体制改革问题上保持密切协作。温家宝是鄙人比较佩服的政治人物之一,一直以来以亲民和务实赢得了国民的尊重,但是,温家宝对于中国政府关于非洲援助的轻率表态,却令鄙人深表遗憾。


中国政府在上世纪50~70年代时期,为了赢得国际生存空间和输出所谓的革命,在国人食不果腹饥饿未除之时,政府就表现出了“兼济世界”的“普世”精神,无论在东南亚,还是热浪滚滚的非洲,都可以看到中国无私援助的印迹。对于这些地区的援助,使受援国的基础设施和民众的生活有所改善,但是,这些国家的民众并不知道他们的设施来自中国的援助,甚至根本不领中国援助的情,反而认为中国的援助是理所当然,是中国有求于这些国家应该付出的代价。中国政府至今以来对于国际援助的方式方法都没有进行时深刻反思,在金融危机的浪潮下,又贸然做出这样的“庄严”承诺,表面上看似中国很诚信,实则可以看出政府没有根据国际时局的变化做出务实的调整,反映出中国外交策略的呆板和应变不足。


国内媒体一片高歌,认为正是中国的无私援助,在东南亚、非洲等受援国的人民对中国充满无限的感激和向往之情。然而,当你的脚步亲临非洲大地、聆听东南亚的声音、感受朝鲜民众的诉说时,那里的民众并不是表现出对中国的感恩戴德,他们已经忘记甚至根本不知道有来自中国的援助,也许只有那些政治家们知道他们的援助来自何方。为什么每年中国大量的援助并没有取得如国内媒体宣传的那样效果呢?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我们很有必要反思援助的方式方法。


在上世纪50~70年代,由于意识形态领衔,中国难以获得主流世界的认可,为了拓展国际生存空间和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中国把大量的外交精力放在了非洲、东南亚和拉美地区。一来这些国家比较穷,二来这些国家政府如果获得西方世界的援助必然要附加政治改良的条件。中国对于这些国家的援助,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承认“一个中国”。对于这些难兄难弟和那些国家的精明政客来说,有这样“开明”的大哥来援助,何乐而不为?不就是“一个中国”嘛,只要拿钞票来,这事就包在咱们兄弟身上了。


中国的援助方式也较为简单,直接进行点对点的援助模式,即政府对政府的援助模式。根据受援国政府或执政当局的要求,按照受援国政府的指定模式进行援助。比如希望中国修一条路,中国就马上修一条路;希望中国帮盖一座体育场,中国就帮盖一座体育场。很多援助,成为受援国执政当局操弄政治和愚弄百姓的工具和政绩工程。老百姓只感受到这些执政者有“能力”会整事,而并不知道这些“能力”是中国百姓的血泪援助。


到了非洲,看到中国修建的气势恢弘的体育场时,当地百姓认为那不是来自中国的援助,是等价的交换,中国没有理由无缘无故的帮他们盖体育场,甚至修建公路,只因中国有求于他们,算不上什么援助。在东南亚就更离奇了,以越南为例,现在的越南民众根本不知道中国援助过他们,只知道中国是“霸权主义”国家,曾经侵略过他们,即使过去的援助也是想达到奴役他们国家的目的。在越南的一些城市甚至树立起了在历史上各个时期与中国抗争的“民族英雄”雕像,更让他们引以为自豪的是,他们帮中国打败了“美国、法国”等侵略者。在金太阳照耀的朝鲜那简直就是荒唐了,朝鲜人每年基本靠来自全球的援助而生活,其中尤以中国最多,朝鲜人并不知道对这些援助国的感恩,认为是伟大的金太阳让帝国主义的美国和修正主义的中国心甘情愿给予他们援助。用中国的一首歌来形容那是最贴切不过的了,即“没有吃、没有穿,敌人给我们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中国之于全球的援助,估计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能出其左右,但收获的并不是我们所期望的感激和认可,甚至在一些地区引起了民众的反感,认为是协助当地政府侵害民众的利益,在非洲的援助就存在这些问题,引起了“中国新殖民主义”在非洲盛行的争议。特别是中国的援助不附加受援国政治体制的改良,一部分独裁者,利用中国政府的援助对民众进行政治迫害和打压,给中国的国际形象造成严重负面影响。对于援助没有取得效果,中国政府当局应该要好好反思援助的模式和手段,不要让中国式援助沦为受援国执政者操弄舆论和愚弄百姓的工具,否则对于未来的中国是百害无一利,结果是钱花了,朋友没有交到,反而树立起了敌人。


改变目前的援助模式,中国外交方式必须要调整思维。中国不是道德至圣的神,思想境界远没有高到“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地步,现在中国式的援助无外乎就是直白的政治交易。凡是去过非洲的人,都能感受到中国式政治援助的氛围有多浓,目的只要一个,就是打压台湾的国际空间,反过来非洲的那些国家,也不是省油的灯,趁机讹诈中国,游走于台湾和大陆的外交灰色地带中,让中国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政治大包袱。中国为了实现自己的虚无政治目的,直接走便捷的援助通道,和执政当局打交到,民众根本不知道援助来自何方。非洲一些国家的执政者给民众利益许诺,反过来敲诈中国,中国只好忍气吞声的买单认宰。现在大陆和台湾关系渐趋缓和,两岸的交流逐渐正常,非洲国家想以台湾牌来讹诈中国援助的空间变小,我们何不趁金融危机适当调整和减少援助金额,把有限资金用到国内抵御金融风暴中去呢!?


中国落后的政府间援助模式,已经严重与国际发展形势脱节,应适当借鉴西方民间式的援助方式,援助由政府行为向民间行为过渡。在非洲,西方国家也在给予一定国家援助,如英联邦国家之间的援助,他们的援助方式值得中国学习和借鉴,就是把援助物资,通过教会和民间社团直接发到最需要的百姓手中,让民众知道他们的援助来自何方,从而认可和热爱援助国。中国的援助无论物资还是修建基础设施都是以受援国政府形式出面,执政者就以此来宣扬自己执政的能力,民众并不知道是来自中国的援助,民众的情感受了执政者极大愚弄的同时,也把中国当傻B狠狠的坑了一把。当民众受到政府不公正待遇或知道真相时,反而认为是中国支持他们的政府来欺骗民众。我们在借鉴先进的援助方式时,更要反思我们的援助千万不要沦为受援国政治家的帮凶,那就得不偿失了。


援助的最好方式就是教育,改变一个国家就是要改变和提升它的文化。西方国家很多社团和教会组织在非洲开办教育,组建民间医疗团体,直接服务于当地百姓,远比我们直接援助受援国政府的效果要来得快得多和好得多。比尔·盖茨基金在非洲为什么受到人们的广泛尊重,从而引导当地民众对美国的向往和认可,值得我们深刻反思。我们在援助上,真的还得跟别人学习很多,说得不客气一点,我们很多时候根本不会做好事。我们看看100多年前的历史,西方殖民者来到东方,为什么先建教堂和输入传教士传教,因为他们深深知道,援助和提升一个国家的文化,远比支持现金和修几条公路更顶用。


近几年,中国政府动不动就对非洲和一部分债务国进行债务减免,让这些受援国轻松的认为中国是一个很容易受宰的主,对于中国援助要求的胃口越来越大,增加了中国纳税人的负担和财政支出的压力。虽然现在中国的援助对政治有所弱化,逐步以控制资源为目的,但我们必须要有成本意识,不要最后落得援助金额远多于运回来的那点资源。对一些贫穷国家进行适当援助,是一个大国对国际事务负责任的表现,但这种无休止的援助绝不是一个国家应尽的义务。中国现在很多地区还很贫穷,民众的民生保障还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为了所谓的拼外交面子工程,貌似取得了成功,又何尝不是饿着肚子陪笑脸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