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血人生 人生逆转 第二章 新的天地

键书风云 收藏 21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9.html[/size][/URL] 一声声清脆地鸟鸣,还有一些时有时无又听不懂的人声钻入耳朵,试着睁开双眼,却发觉眼皮有些沉重,努力了多次还是睁不开,最后只觉得那些声音越来越遥远越来越微弱…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一次醒来,这次终于能轻松些睁开眼睛了,我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体多处缠有绷带还贴着纱布,正仰面躺在一个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9.html


一声声清脆地鸟鸣,还有一些时有时无又听不懂的人声钻入耳朵,试着睁开双眼,却发觉眼皮有些沉重,努力了多次还是睁不开,最后只觉得那些声音越来越遥远越来越微弱…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再一次醒来,这次终于能轻松些睁开眼睛了,我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体多处缠有绷带还贴着纱布,正仰面躺在一个睡袋上。旁边的石块上点着一根小蜡烛,蜡烛发出飘忽昏暗的微光,像是随时会被夜风吹灭。借助这点光亮我扫视了整个房间,可以看得出这个房间平时并没有人居住,整个房间看上去就是没人收拾的样子,厚厚的灰尘,满角落的蜘蛛网,破损的土墙,遍地的动物粪便。我满心的疑惑自己怎么会在这种鬼地方,我不是在海盗老巢做人质的吗,怎么现在却躺在这个废弃的屋子里。而且紧接着我也发现自己根本起不来,因为只要一用力全身都会钻心地疼,好像皮肉都要撕裂开似的,只有不动时才舒服些,真不知道自己到底伤得有多严重,想要喊人,却发现竟可怜地连喊人都没有足够的气力,喉咙里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也就是自己才能听到吧,正当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听到了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和愈来愈大声的讲话声,当破落的屋门快被推开的时候,我霍然惊觉地赶忙闭上了眼睛。

从陆续进屋的脚步声上来判断一共有4个人,他们都进来后就往我这边凑过来,我这时内心其实非常紧张而且有些害怕,毕竟自己现在身负重伤动都动不了,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会对我做什么。

正当我想象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时,突然一阵剧疼感传来,因为太过疼痛使得我想忍也忍不住地发出刺耳的尖叫(前面想说话说不出来,现在倒哀嚎得大声),这下是彻底醒来了。我眼睛刚睁开就觉得有些刺痛感,原来地上现在放着一只大照明灯,这房间本来就小,这灯散发出的光足以把房间里整的像白天一样亮堂,怪不得刺了我的眼睛。原来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把我弄得这么疼的,因为她的一只手还放在我大腿上刚刚的疼痛处。

瞧她现在还对着我“贱”笑呢,好像我的哀嚎声让她有快感似的,如此快乐,我在心里咒骂她的祖宗十八代,我的眼神中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火,要是我没受伤非要骂死她把她给那啥了以解我心头之恨,更可气的是,她竟然无视我的怒气,还笑着拿手捏我的脸蛋,嘴里不知道在说些啥鸟语,那时是一句也听不懂(后来才晓得原来那时她是在跟边上的人说:你们看,这小子多可爱啊,看看现在他的样子就像只甩脾气的小狗,哈哈!后来还老被这群畜生拿这事取笑我),我自然是很想反抗却无奈有心无力,看着她耍我的样子,边上的另外3个人也都觉得很好玩,都很有快感的说笑着,虽然不知道他们说些什么,但是很明显能感觉到他们是在寻我的开心,我真是觉得心里那个郁闷啊。

等过了一会,我才开始正眼打量起他们,发现原来这4个人中有3个是白人还有一个黑人,我有些惊奇因为从来没跟黄种人之外的人这么近距离的呆一起过。

蹲着“玩弄”我的那个是白人洋妞,看她的样子大概20多岁吧跟我的年龄差不多,留着一头乌黑的齐肩长发,可能因为是蹲着的缘故所以显得她的胸很是硕大,以我的眼光可以看出她的胸起码有E罩杯,说实话现实中我从来没看过女人裸露到这种程度的,她的乳房都快露出半只了,以她现在的姿势我能看到乳沟的深处。因为她上半身只穿了紧身的背心看得出来她蛮结实,腰跟肚脐也都露出,下半身穿的是蓬松的迷彩作战裤,脚穿作战皮靴,可以想象要是她站身挺立那身材绝对的能让男人为之痴迷,甚至飙鼻血,更何况她的相貌也是足够地勾人眼神,她的皮肤已经晒成古铜色的,没经过化妆的女人能有如此容貌真是使人惊叹了。

正当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忽然感觉鼻子开始疼起来,原来是这死三八正面露红霞地捏着我的鼻子,她嘴里还在叽哩咕噜说着什么,另外3个人又是一阵哄笑。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当时我看她看得太入迷了,他们说我当时那色样口水都快流出来喽,直看得她都脸红了起来,所以才既好气又好笑地捏我鼻子,之后每当他们说起这事我就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唉!

再说另外3个男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打扮,我判断他们大概在30岁左右,都可以用钢铁般的身形来形容,这样的身形我也是只在电视电影里才看到过,两个白种男人估计差不多有190CM的身高,配合着这一身古铜色皮肤金刚肌肉真是有够我又惊又怕的,我虽然平时也有做些力量训练,但是跟他们比起来那就是小乌龟碰上大海龟了,他们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蛋,而且都不算难看(谁让白种人的五官都是棱角分明,轮廓很深的呢),再看他们旁边的那个黑人,从身高上看倒跟我差不多180CM左右,身材没之前两个双胞胎兄弟粗壮,但是也显得非常挺拔和结实… …

遇到这般的4个人,我的怒火似乎毫无意义这只能让他们加倍耍弄我,真是让人要崩溃的4个鸟人,不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从他们进房到现在我一直没有说话,一是因为说话感觉很吃力,二是因为他们都说鸟语的我又不会说鸟语也就不知道怎么开口。直到过了不久,天上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过了会又有一个人来到了这个屋子里,来人竟然是个矮小瘦弱的黄种男孩,这下我觉得房间好像明亮了许多,那人神经质的蹦跳着来到我们身边,跟其他人说笑了几句,就想把蹲在我身前的女人拉起来,结果反倒自己被别人拉翻在地,他这样子又引来大家的一阵哄笑,他倒拍拍身上的尘土当没事似的,待他起来女人主动把位置让给了他。

他笑着对我说“呵呵,请你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的伤势也没有大碍,只是皮肉伤,不过有些失血过多,所以身体有些虚弱等调理一些日子就会很快好起来的,我们现在要把你送到我们的基地去,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从他的语音当中我可以听出来他不像是中国人,倒更像一个老外在说普通话,听到他这么说我顿感轻松了许多,他说完就俯首把耳朵凑到我嘴边想听我会说什么,我极力想多问些问题,我想知道刘咛他们现在怎么样,想知道他们是什么人,这是在哪里等等,但是最终我只知道了我们现在是在索马里的邻国埃塞俄比亚。随即,他们开始把我搬到担架上开始往外抬去,就这样我第一次乘坐上了直升机,我在机舱里看到了一堆武器弹药这让我又是一番吃惊,至于飞往哪里我也不知道,由于我担心刘咛他们的缘故,情绪有些反常起来,结果换来了他们的一针镇静剂(NND!这帮混蛋一点人权都不讲,动不动就搞晕别人。),就这样我又睡了过去… …

当我醒来,这次呈现在眼前的又完全是另外一番样子,好像是在医院的高级病房一样,房子的布局是非常现代的风格,床也很舒服,墙上还挂着油画,我木然地看着对面大镜子里的人,看到的好像是个陌生人,苍白的面孔显得毫无生气脸上还贴着纱布,曾经的眼光和帅气都不复存在了。再看身上的绷带跟纱布也换了,我感觉伤势也好了一些,张嘴也不吃力了,手臂也能比较自然的活动了,躺在躺在我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想到刘咛,想到瘦子,想到船长想了很多很多,不知不觉眼泪夺眶而出,我担心他们是不是都已经死了。

正当我身陷沉思时,房门被打开了,我张着泪眼望向门口,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之前那洋妞,这时她已经换上了白大褂,只是她的裙子还是超短的,我就想这是什么医院啊怎么允许医生穿这么短的裙子上班,不是折磨我这种纯情的嫩小子吗,搞这么燎火干嘛。

她进来后马上就发现我在哭鼻子,她也没多说什么过来就把我往她怀里搂,我在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她这动作太突然了,喜的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呵呵,她这一搂不打紧,只是让我感到了什么叫弹性,说实话我喜欢她这么抱我,(*^__^*)…嘻嘻!她一边轻抚我的背部,一边说着鸟语安慰我,虽然听不懂她讲什么经过她这一抱我感觉好多了,这时我听出来她讲的可能是法语,之前神志不清的缘故所以没听出来,法语我是不会滴,对我们海员来说英语是必学的课程,虽然我英语学的不算好,简单的还是能讲点的,我就试着用英语跟她对话,这才发现其实她英语也讲得非常地道,也难怪英法两国本来就是相互融合蛮深的两个国家。

我赶紧问道:“你是法国人吗?我们现在难道在法国,这是什么地方?”

她微笑着回答我说:“对,我是法国人,我们现在就在法国,你现在是在我们“天之手”的基地里。”

“啊,我们不是在埃塞俄比亚吗,怎么现在又在法国了,“天之手”是什么东西?”我问道。

“我们用直升机把你运到机场后,又把你转运到了这里,你已经连续沉睡了三天,“天之手”是一个职业佣兵组织,这里是“天之手”的基地。”她说完就检查起我的身体来。

这段时间的经历真是好复杂啊,一下子是索马里,一下子是埃塞俄比亚,现在又到了浪漫之国而且我现在是躺在雇佣兵基地的床上,这样的经历换做以前我会认为只有在美国大片里才能出现吧。

随着谈话的深入,我知道了她叫“苏菲法莫”,也大致理清楚了这些天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原来那天来攻打海盗老巢的就是“天之手”和索马里政府军。

从她那得知,劫持我们的那股海盗被他们剿灭了,那些被海盗关押着的船员也被他们安全的救出来,后来都陆续由各国政府接回国去了,其中包括二十几名中国船员。我对她的这种回答半信半疑,因为把我炸伤的那声爆炸很明显是炸在距离我们不远处,我是没死,那我不敢肯定别的同事们都没事,我也不敢肯定刘咛和瘦子他们是不是都没事,而且如果他们都没事,为什么只有我被这些雇佣兵救了,我很害怕他们是不是都已经不在人世了,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是幸存者,我越想越害怕,真是要抓狂了,痛苦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她看我如此痛苦再次抱住了我,从她眼中我看到了让我感到些许温暖的东西。

我向她表达了我的质疑并开始不断的追问她实情,最后她拗不过我只好说出真相。

原来真是像我们当时害怕的那样,海盗们看大势已去就狗急跳墙开始疯狂起来,其中几个海盗拿起火箭筒就开始往关押着人质的屋子这边发射火箭弹,就这样关押着人质的几所房子瞬间被炸成了废墟,里面的人也都被炸死了,苏菲说我是个奇迹竟然没死,后来是在清理战场时发现我的,我当时被压在了几具尸体下面,浑身是伤,全身是血,不过居然都不是致命的伤。

她还说对于这次行动的结果,他们也感觉非常懊悔,由于他们的计划存在漏洞,没能避免大量无辜的伤亡… …只觉得她的声音越来越飘忽,她的样子也越来越模糊,之后她说什么我也听不到了。我陷入深深的哀痛之中——刘咛那可爱而清纯的样子逐渐浮现在我的眼前,还有瘦子和船长他们也都浮现了出来,他们的音容笑貌都让我无限留恋,可惜我再也不能跟他们在一起了,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挥舞着双手向我道别而后渐渐消失,我多么想跟他们在一起啊,可是我想喊却喊不出来,想追上去却动不了,正当我着急得撕心裂肺时,当刘咛也最后微笑着消失时我被苏菲唤醒了。我醒来后紧紧地抱着眼前这个女人想哭却哭不出来(我的心似乎随他们一起去了),之后的好一段日子里我少言寡语,心情一直处在伤痛之中,幸亏有苏菲的照顾有大家的关心,虽然再也回不到从前,至少我还是挺过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