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五章(在它乡) 第五章第十一回(又一个赵家村)

傲星辉 收藏 2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size][/URL] 第十一回 让我没想到的是,等我这一进屋子。走了两步转过屏风之后真让我吃了一惊。原来这屋子里竟和外边有天渊之别!! 一进屋子老一套!一扇大屏风挡住视线。屏风倒是和外表一样破旧不堪。这架屏风是木头做的。上面临摹了前朝的一副古松图。 画面上可以看出来是保养过,没有太过破烂的地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十一回

让我没想到的是,等我这一进屋子。走了两步转过屏风之后真让我吃了一惊。原来这屋子里竟和外边有天渊之别!!

一进屋子老一套!一扇大屏风挡住视线。屏风倒是和外表一样破旧不堪。这架屏风是木头做的。上面临摹了前朝的一副古松图。

画面上可以看出来是保养过,没有太过破烂的地方。倒是四边有明显的岁月地痕迹。屋子是用石块铺的地面,不过铺的也不算太平坦。我都有点怀疑是不是郭郎中自己铺的。

等转过屏风以后就完全不一样了,本来还以为这屋子里指不定得多黑呢。可是现在一瞧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正南边和东西两边都开有窗户。屋子里显得是非常的亮堂。

而且最叫人吃惊的就是这屋子里的所有东西,像桌子椅子什么家具一类的,竟都是用白色的漆料刷的。显得是相当的干净利索。这间房子是几座房子里比较大的一间。

这屋子的北墙上竟然挂的是一副下山虎。但是笔法粗糙可是看出是任意而为。最可笑的是底下还题了个字‘猫’!看不出来这郭郎中还挺风趣的。

画底下是一张八仙桌和两把椅子,两边也有几把椅子摆在下首。并且在一边还有一张木床。看这样子这屋子不像客厅,倒更像是一间诊室。因为在八仙桌的一角放着一个用来把脉的垫枕。

我们三人分宾主落座以后。郭郎中拿起了桌上的茶壶给我和兰儿倒了两杯茶水:“这是我从家里带过来的上好茶叶。外边还轻易买不到呢。”

听他这么说我倒对他来了兴趣,因为我现在只知道他是这石湖边上的郎中。没想到他还有更深的背景。看他的样子也不是专业的郎中。

就在这时郭郎中站起来,走到屋子东北角一伸手竟推开了一扇门。这时我们才留意到那里,这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那里有扇门。

只见他推开门以后向外看了看。竟朝后边喊了一句:“夫人、家里来客人了。收拾几样野味招待下客人。刚刚要不是两位恩人,我差点在外边睡下了。”

只听后边一个非常清脆地女子的声音,应了郭郎中之后就没声了。倒是有个小孩子闻声喊上了:“爹爹回来了。爹爹回来了。”然后就有一串脚步声从后边跑了过来。郭郎中连连喊慢一点。

就这样一个小孩子从外边冲到了郭郎中的怀里。只见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孩子。不过因为只有三岁多一点的样子,所以从声音上根本听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子。

并且穿的衣服也很中性。郭金城乐呵呵地把小孩子抱了起来:“我们家的千斤,漂亮吧!”说完又逗了一下小孩子。

听他说完我直接把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出去,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劲来,指着郭郎中就骂开了:“你个人头猪脑的东西!不但有家有口了,而且还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竟然不顾她们去尝百草?”

“你知道不知道!万一你没尝好死掉了。你让她们怎么活。我看你有病,而且病的还不是一般的轻。算了!就当我以前的话没说过。”说到这里站起了身。招呼了一下兰儿。

“夫人、我们走吧,我可不想找个疯子去咱家商号当医生。省得到时候看着他挂掉了,还闹心!”兰儿听我这么一说也起身:“是啊,病得还真不轻!”

等我们要向外走的时候,郭金城就愣住了。想了一想才反应过味来。把他的女儿放在椅子上跑了过来一伸手拦在了门口。

“两们恩人!不管你们说我什么。一定得在我这吃完饭在走。让我好好谢谢你们!不然的话我的心里会过意不去的。”和我兰儿互相看了看,其实我也没有真的想走,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傻透腔了。

等我们在次坐好了,郭金城走到他小女儿身边。把他女儿从椅子上抱了下来。让她去她娘亲那里玩。小女孩听话地跑了。他这才又重新给我和兰儿倒了两杯茶。

然后才告诉我们:“我也知道这试药有危险。不过我也是有一点土办法的,我在后院还养了几只家禽。有什么新草药我都是先喂给家禽吃。”

“在观察几天之后,见没有事了我才自己试试的。不过这样也只能排除有毒的草药。而有其它问题的草药。家禽就试不出来了,所以我才会出现两位恩人所看到的情况。本来我也想到了这一点。”

“于是我就想着多活动一下,是不是能把吃到肚子里草药弄出去。结果一开始还好点,可是在我喝了点水之后就历害了,于是就昏倒在那了。”

听他这么一说看来他精神上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比别人多了点苦研医道的精神。就凭这一点,他也算是个可造之材。并且医术也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于是我们又在屋子里聊了一会。他说他后边的几个屋子除了一间住人一间做饭的以外,剩下的都是他干活用的地方。说到这里我正好也想看看。于是就让他带我们去后边转了转。

等到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这几座木房子都是他和夫人两人自己动手盖起来的。所以在打地基的时候,因为地底下有几处地方都是很硬的石头。

所以只好找软一点的地方打地基。于是就有了这几间房子现在的模样。

并且也正好成全了他。因为地基的原因把房子盖成这样,但这样也缩小了几间屋子的间隔。他就干脆把几间屋子盖得更近一点。

然后把几间屋子的门,互相开向相对的方向。在用木板搭了成了全封闭的通道。几间屋子分别是用来放药材的地方。有炉子的是煎汤熬药的地方。在一间屋子里还有一个有近半人高的三足鼎。

从这些东西来看,这郭郎中还有点专业水平的。看着几样他炼成药丸。听他介绍给我。原来竟是他弄出来的是医治伤寒病地药丸。这在现可算是比较不错的了。

等参观完他的陋室。又回到前边呆了一会,他的夫人就过来告诉他饭好了。这会我们才得以看见他夫人的真容。

起没想到,本来听声音我还以为得多漂亮呢。可是这么一看,很普通的一个人。只不过一举一动中显得很文静。有一种特殊的美、、、

等我这在桌子前坐好了一看才发现,他这里还真有不少好东西。桌子上有好几样野味。并且还都是好东西。可不是简单的野鸡野兔子什么的。

中间一盘是两只熊掌。边上一个汤盆里说是虎骨汤。另外还有几样也都算是价值不菲了。

我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这些不会都是你???”

郭郎中见我这样连连摆手:“我可没这么历害。这些都是我医好的病人家里给我送过来的东西。在我们这里在一般都是在种地的闲暇时外出打猎,而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打回来的东西。”

“我给他们看病一般都只收很少的一点药钱。而有一些家里不太好的,我就分文不取。所以他们就非得送给我这些东西,我要是不收的话,他们就偷偷地送到我家里来,而平时我也舍不得把这样东西吃了。大多数都作药了。”

“可是因为这里的人都是穷苦人家。所以要是用这种太过好的药以后,相应的东西也都得用更好的药材。而这样一来,我可就有点受不了了,因为有不少药材很不好买到。”

“就是有卖的也是价钱很高的。另外最主要的就是,乡亲们送的东西足够用了。所以我这里已经存下了不少的好药材。”

吃完饭以后我们又回到前边屋子里,谈起了我们先前的话题。我见到郭金城这里的情况可以猜想到,他的医术还算是不错的。

并且在通过一阵闲聊之后,知道了他对医术上有许多的见解,放在这时候还是很超前的。于是更加重了我一定得把他弄到我的研究所里去的想法!

这么好的人我要是放过了就太可惜了。而在一开始他还有点不愿意去我那,可是等听到我所描述的东西,就更加好奇了。并听说我为了弄出新东西来,还专门责成一些人来做。这一点才是最吸引他的。

于是就我和定下了要去我那里。而且他还有点坐不住了,恨不得马上就到京城我的庄子上。好好看看我所说的东西。

这时我才想起了问问他家里的情况。没想到他笑着摇了摇头:“本来我家也算是名门大族了,可是经过了战乱以后,就慢慢的没落了。而且因为战乱人丁不太兴旺了,所以等到这一辈就只有我一个了。”

“我的另一处房子就在渝城里边。不过地方也不算太大。现在一般都是锁着的。我只是在到城里办一些事情时才去看看。而且我的夫人家里人也都在战乱中离散了。所以我现在是相当的自由。”

“想去哪里,带上妻儿抬腿就走。根本就不用想什么事情。而我家里现在的东西,我只要租一辆大点的马车。就能把我有用的东西拉走就行了。至于其它的就是扔了也不可惜的。”

就这样听他已经安排完了自己的事,我也就告诉他我可以叫商号的马车来帮他拉。这样也方便和省事的多。他也就同意了。我和兰儿又在他这里呆了一会,定好了一些事情。就离开了这里。

经过这么一折腾已经是要日薄西山。不过这里也离赵家的作坊不远了,我和兰儿只是纵马跑了一小会,就来到了一片村落外,这个村子占地很大并且就在黄石湖边。

听兰儿告诉我这个村里的人家原来并没有这么多。但是随着两个作坊扩大,来这里的匠人是越来越多。由刚开始的三十几户人家,慢慢的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后来商号实行了一致的办法,把所有这样的定居点都向官府申报买了下来。也就是说现在这一片视线所能看到的地方全都是赵家商号的地盘了。

兰儿的手大大的画了一个圈,我看她这意思好像画的大了点:“夫人、你比划那么大,把这黄石湖都划进去了。小心闪了腰!”

兰儿瞟了我一眼:“相公、这块地是当初我亲手划的。就是看这黄石湖不错,才在这建的两个作坊。并且怕别人捣乱!所以这黄石湖也划进来了。”

说完得意洋洋地看着我。我听完还真是叫兰儿给唬了一下:“不是吧!夫人、这么大的湖都能买下来???”

兰儿得意地点了点头:“那当然了。这样的地方咱们家还有许多呢。你就别在那需耍活宝了。快把舌头收进去。小心有什么东西落上可就不好了。”

“在这湖边上鸟什么可多了!经长有鸟、、、、、、”结果刚说到这里就有一点东西落在了兰儿的马脖子上。兰儿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仔细看了一眼就郁闷了。

这时我也看到兰儿的表情了。而且我俩离的并不远。所以凑过去瞧了一眼,我就乐了:“哈哈哈、、、夫人。你是不是想告诉我经常有这东西落下来啊?哈哈哈、、、”

兰儿见我笑得这么得意,气得小手就伸了过来。不过我对此早有准备,我的马匹已经离开兰儿有一点距离了。在加一鞭子马就串出去了。

兰儿气得挥了挥手。最后一伸手从树上摘下几片树叶,把落在马脖子上的鸟粪擦了下去。等兰儿擦拭干净的时候,我都已经跑出去很远了、、、、、、

兰儿和我打打闹闹地进了作坊的地界。到了这里就可以看到一些并不高的小树,很有规律性地形成了一个圈。兰儿指了指小树:“树里边就是商号的地。是用这种小树做分界用的。”

我和兰儿穿过小树林。又打马跑了一会才跑到了一个简单的大门外。我竟看这门里边也有护卫在这里看着。有任何想要进去的马匹和车辆都得问问。

见到我和兰儿来到大门处。上下打量了一下就让开了大门。见他们这样我可就有点不明白了,难道是有人先告诉了这里我要来,并且把我和兰儿的样子也告诉了他们???

本来我是这么想的,可是直到进了村子也没有看到任何像是出来接我们的人。而兰儿倒是很熟悉地带着我一直向村子里走去。

来到了村子的中间,有一块不太大空地。在空地的北边有一座大宅子。门口处不时有人进进出出的。只见大门上边一块大横匾‘赵家村’。

看来这所有的地方都叫一个名,这倒是省事了!也好认了。等我和兰儿穿过空地来到大门处时,有几个靠着院墙根的人走了过来。一伸手拦下了我们。

也是上下打量了我们一下就连忙行了一礼:“不知二位是不是从总号来的?”

我听他这么一说也只好点头称是。然后看了看兰儿。兰儿见我这样只是笑了笑。也没有说话。

拦路的人一见我们确认了他说的话,就连忙回身招呼了一下其它人:“三子、进去知会一声。总号来人了。”说完转身把我们带进了院子。

这会我和兰儿也从马上跳了下来。马上就有两个护卫过来接过马缰绳匹牵到一边去了。而我和兰儿就在那个护卫引领下向里边走去。

这一路之上看到有不少的大车小辆的在院子里出来进去的。一般进来的都是运着货物的,而出去多是一些空马车。看到这些只进不出的货物我就奇怪了。只运进来,而不向外送那还生产这些东西出来做什么?

正当我想事情的时候,前边传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抬头一看只见一位老者,带着几个人走了出来。见到我和兰儿就是一愣。

兰儿这时是画了妆改扮的样子。就是和兰儿一直呆在一起的我要是不知道的话,也认不出来的。所以来的这个老者就算是认识兰儿。

这会也不知道我身边的是兰儿。并且商号里管事的,或是和商号有关系的人。老者也都认识。所以看到我和兰儿才会发愣。不过还是礼貌地走了过来。

见他走过来,我也只是略略瞄了一眼他的脚底下,就知道此人会些功夫。而且还不错,因为看此人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肩平、腰正,脚下步伐稳重。

看来他一定是这里管事的了,我也就没在和他们装样子。等他到了近前就告诉他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老者听我这么说看了看给我引路的护卫。

只见那个护卫点了点头,给了老者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老者就一侧身让我们跟着他进去了。等这进了屋子才看清楚。原来这房子修的是别有一番机关。

在外边看是一间正常的房子。运进来的货物都放在屋子里之后,负责运进来的人就不用管了。这里有专门的人在一次分类,然后用一种独轮车运到仓库去。

而在这房子的东边不是墙壁。而是一扇大门。门那边就是仓库。而从现在开着的仓库门看过去。那边是一个占地很大的库房。而且看那样子那边另外有大门。

管事的见我看那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直带着我和兰儿向后院走了进去。等一过了中转仓库的后门,就是另一个不大的小院子。

这个院子里的房子可是盖的密密实实的。只有一个小小的天井当院可以照下阳光来。在进来之后身后就有人带上了门。马上就像两个世界一样!

这边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而跟着老者来的人也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回到周围的几个屋子里去了。只剩下老者和两个年轻人带着我走进了正房。

进去之后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为这里就是一个帐房的样子。根本不是什么客厅一类的屋子。老者直接请我和兰儿在靠南边窗户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而老者站在那也没有坐下的意思,两个年轻人也跟着站在老者身后。

看到这里没有外人了。兰儿才轻轻地开口了:“崎坊主、坐下吧。别在那站着了。你眼前这也不是外人。是咱商号新东家。我未来的相公。”

那位老者一听就是呆住了。过了一会才激动地说:“见过东家。见过小姐!”行完礼之后又在那里来了几个深呼吸才开口:“小姐、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怎么也没通知咱们一声。瞧这弄的,我还以为是什么人来了呢!”

兰儿听老者说完,笑着摆了摆手:“崎坊主、你的心意我知道。这次我是出来走走,也不是查帐什么的。就是转转、顺便看看你们。”

“这一分到各地我想见你们一面都难了。”说完兰儿看了看老者身边的两个年轻人:“他们是你的两个儿子吧?”

崎坊主见兰儿问到,就从身后叫过两个年轻人:“快见过东家。这就是咱商号的东家和小姐。”

两个年轻人赶紧行了礼、问了好。并且自我介绍了一下。原来一个叫赵天宝,一个叫赵天强。是崎坊主的两个儿子。

现在因为成年了。所以在崎坊主的手底下学生意上的事。等到以后学成之后,就会根据表现被安排到别的地方去。

这种情况就是商号用来陪养自己可信班底的办法。这个办法不但简单,而且效果显著。即有了新鲜的血液循环。又减少起有用刚进商号人的陪养和考查的时间。真是一举多得。

兰儿见过之后问了问两个年轻的学到了什么程度。又鼓励了几句,就告诉崎坊主。她和我要在这里住几天。让他给安排个安静一点的地方。

并且她也不会过问作坊里的事情,也不用送帐本什么的过来。一切事情还是由崎坊主自己作主。

崎坊主这才相信,兰儿真的只是出来玩玩的。所以也就没有在多问什么。就直接给我和兰儿引着路,从这个院子里出去了。我们又向后边走了一阵。就来到一个紧挨着湖边的小院子。

崎坊主只是把我和兰儿送到院门口而没有进院子。在我们进院子以前告诉我们,一会就会有下人住进我们院门外的小套院里等着我们的招唤。

安排完之后崎坊主就告辞走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