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和关山月MM的桐计划!!

游击队战士 收藏 151 2888

本文分析所涉及的,仅仅是1940年的这一次。本文所引用的材料,主要来自于倭寇防卫厅战史室战后编撰的战史丛书。当然,某些贱胚可能不服,它们说,倭寇的材料,那是对俺主子的蓄意丑化,但是,如果说是为了丑化蒋介石而捏造的材料,那么这些东西应该公布在抗战之中以混淆中国人的思想,而不是公布在二战后,公布在当倭寇和蒋介石同样充当美国侵略的走狗的冷战时期。这些材料的真实性是无可置疑的。

虽然这些日本战史材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已为天津政协编译组所翻译,但是出于对台的政治需要,基本都是内部发行用于研究,印数非常有限。仅仅2万册(充其量供应一下各种图书馆)这样,我多年来反复求索不能得到纸版,只能在一些历史论文里看到片段的引用。可是随着技术的进步,大量资料被网友扫描上传到网络,因此我到底是在去年下半年弄到了一批电子版。阅读之后虽然费眼却真是受益匪

1940年的日本法西斯经过三年的侵略战争,不但没有达到吓倒中国人民的速战速决的目的,反而被拖得精疲力竭。到1940年26%的工业能力动员于战争,导致国民经济衰退,日本国力在1939年达到顶峰,然后就开始下降。

1940年,日本和所属殖民地朝鲜等地严重干旱,稻谷产量大减产。这就使日本的大米和食盐供应出现了恐慌。以后,逐年感到吃饭困难,只得依靠在外国的占领军就地抢粮和掠夺被占领国的资源过日子。

事实是,日本已经注定不能赢得战争了。

关于日本的窘迫,除了本文附件摘录的《大本营陆军部》里《国力贫困的表面化》的一节外,在日本学者藤原彰写的《日本近现代史.第三卷》里在以“国民的贫困”为题的一节里也写到,

“战争的扩大不能不给国民生活带来严重影响。随着全面战争开始的庞大的军费开支,引起了通货膨胀。1939年10月,公布了把物价、房租和地租等冻结在9月18日水平上的九·一八价格停止令,连工资和薪俸也包括在内,但结果是工资冻结了而黑市物价暴涨起来。

把所有民需工业改变为军事工业的结果,造成了国民生活必需的所有物资奇缺。首先短缺的是同军需品直接竞争的火柴、蜡烛、肥料和燃料油等日用品。接着衣料全面短缺。从1938年6月起,民需的所有棉制品都禁止在国内制造、销售和使用,翌年还包括了毛制品和混纺织品。到了1940年,连砂糖、火柴和乳制品都实行了凭票配售制。

在这些日常生活必需物资短缺中,给国民生活影响最大的是粮食的不足。由于战争的军队动员和军需工厂征用劳力,造成农村劳力不足。而且,改成军需工厂的结果,肥料和农机具也停止了生产。一方面,由于军队的大量需要,农产物不足,尤其是稻米不足成了严重问题,另一方面,1939年,日本西部、朝鲜发生大早灾,粮荒益趋严重。因此,从1939年起,采取了强制征购稻米和禁止使用精白米的措施,翌年施行了食粮管理法,对主食实行了全面统制,对消费者实行凭证定量配给制度,并且连木炭和食盐等也实行凭证供应,几乎所有物资不是凭票就是凭证,而另一方面,黑市交易到处泛滥。

日本战前虽然名为列强,可其实力只是个刚刚起步的轻工业为主的国家。事实证明,日本的国力无法在应付大规模战争的同时,维持基本的民生。持久保持这种畸形的比例,只会导致经济趋于最终崩溃。

侵略中国不但没有加强日本单薄的国力,反而使得日本国力下降。

倭寇不得不承认,“如前所述,自昭和14(1939)年底至15(1940)年,日本国内由于突然遇到粮食危机和美国的经济压力,过着紧张的日子。可以说,这是中国事变期间最‘暗淡的时期’。因此外务省以及海军方面把寻求南方资源地区,需要指出的是,所谓“美国的经济压力”的“如前所述”,倭寇自己也承认,那只是当倭寇公开了所谓“东亚新秩序”的声明,甚至发展到所谓“大东亚共荣圈”的叫嚣,把东太平洋划为日本的势力范围,从而刺激了英美,导致“美国准备在经济上压迫日本”。但只是“准备”而已。

作为发展经济的道路。”(《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当时日本实际受到的所谓经济压力,只是美日通商航海条约于1940年1月26日到期不再延长而已(并未立即执行,而是到了1940年7月26日美国才宣布该条约失效)。虽然日本右翼法西斯余孽为了推卸战争责任,千方百计地企图证明这个条约的废除对日本造成影响,迫使日本对美国宣战云云。但其实这个条约只是个平等条约,条约废除本身并不会对日美贸易和日本产生影响。搬掉了这个条约,只不过从此美国可以合法地限制和日本的贸易。

而 这 方 面美国采取的措施是非常有限的。直到1 9 4 0年9 月日本侵入法 属 印 度 支 那,美 国才于1 0月1 6日禁止向日本出口高级废铁。之后又禁止向日本出口航空汽油。这些限制影响的仅仅是军 用,仅仅是日本法西斯的侵略战争,并不影响日本的经济本身。何况日本利用欧陆希特勒的胜利,通过压迫荷属东印度(今印 尼,当时为荷兰殖民地,石油产地)增加对日出口而弥补了这个损失。事实上,直到偷袭珍珠港,日本仍然保有半年的石油储备。


因此总的来说,所谓美国经济压力对日本造成的影响在当时是相当有限。日本走向贫困,归根结底是日本经济内在的脆弱性,而不是外在的压力。

国力的贫困,制约着军事行动的扩大。

“步枪、炮弹都不够用”,“到翌13 (1938)年8月连学校教练用的步枪都被收回。”“这时日本贸易结算用的黄金库存量,还不足日俄战争时可资筹措的外汇量的一半。”“中国事变的演变,关系着极其复杂的因素。而对日本来说,对战争规模起着制约作用的,实际上还是它的黄金储备量。它意味着日本的正币储备量从最初就规定了这场战争的性质是有限战争,无论如何应该始终谋求早期解决。”( 以上均见于《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还写道:

国家经济如此穷困,加重了中央统帅部首脑的痛苦和压力。昭和14(1939)年10月2日就任参谋次长的泽田茂中将,对当时的形势有如下的叙述:“自己担任参谋次长,首先应从各个方面探讨中国事变问题,为何长期得不到解决,日本的力量究竟还有多大。外强中干是我国今日的写照。时间一长就维持不住了。烟陆相也是这样判断的。依靠武力决战解决中国事变的做法是没有出路的,因此对中国军队无法进行决战。要想让蒋介石放弃抗日,只有立即从瓦解其政权着手。”

烟陆相指烟俊六,烟俊六战后回忆:“光是一个中国,日本的力量已经跟不上了,不只现地军要依靠中国大陆以图生存,日本的总动员资源也要取自中国,这不是很严峻的事实吗?所以坚决反对南进。”


倭寇无力维持大规模的侵华战争,不得不于41年开始裁减兵力,一度考虑从武汉撤兵。甚至参谋本部作战科还提出“放弃华中、华南”。

倭寇内部头脑还清醒点的,寄希望于通过压缩预算,裁减兵力迫使强硬派从中国撤兵。“西浦中佐认为,为使这已呈现出陷入泥潭状态的事变能早日自主地向结束方向转变,在预算范围内对统帅给以抑制,使其逐步从这急剧扩大兵力的中国撤兵,这对于国家是有利的。”(西浦系倭寇陆军省军事科预算班长)。连法西斯魁首裕仁在

1940年12月1日也有如下垂询:“是否按预定计划整理在华兵力?据侍从武官长说,预定65万巳变成72万。要下决心整理,不要半途而废。后方的准备是否完成?拿破仑入侵莫斯科败于消耗战和游击战曾有先例。日军不会在中国陷于困境吗?”冬天还没有到,可法西斯野兽们已经预感到冻僵的危险了。

显然,和某些改不了吃屎舔主子屁眼,鼓吹中国人民抗战必亡,只能投降做亡国奴,只能等待美国参战才能抗战的调调相反,事实证明,即使美国不参战,热爱自由的中国人民也完全有能力战胜日本法西斯,只不过多打它两三年罢了。日本法西斯最后覆灭的命运,事实上早在1931年九一八的晚上就注定了。本来,要想摆脱困境,当然就是从中国撤军,向中国人民认输。可是这是不可能的。制约法西斯军阀撤军的真正因素,当然不是贱胚日本军阀们口称的所谓帝国的荣誉将士的鲜血。而是日本法西斯财阀的野心,它们才是日本法西斯的真正主子。

“关于对中国进行经济扩张的问题,供近卫首相咨询而极其活跃的昭和研究会曾于(37年)8月28日夜聚会,讨论中国占领地区的主导权问题,他们提出.“华北的经济工作,不能任凭干个一年半载就要办理移交的军人去主持,而应由我们民间团体安排企业活动”。另外,8月上旬汉口日商商会的首脑在回国的船上打电报给各有关大臣称:“为了保证长江流域的日本商权的进展,希望政府现在就对将来的建设,断然采取正本清源的措施。”类似上面表现的民间经济要求扩张的决心已开始震动着政府。”

“国内产业界对于满洲事变时禁止国内资本家进入满洲的做法非常不满,渴望着自由地进行经济扩张。在陆军方面,也早已暗中注视着华北的铁、煤等矿物资源,这是我国防工业不可缺少的东西。小矶国昭少佐(后为大将)为了吸取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争夺物资的教训,早在大正8(1917)年8月即出版了《帝国国防资源》一书。小矶的这种认识早已是陆军主流的共同看法。”

(均摘自《中国事变陆军作战史》)

日本财阀的要求,结果就反映在日本海陆军及日本政府的态度。

除了上述提到的日本陆军早就觊觎中国资源的“主流的共同看法”,在日本海军方面,也先后有海军省军务课1937年10月29日的《华北经济开发刚要》,“使得有力的产业家及民众的自由意志得以伸张。”1938年4月25日的《海军关于处理中国事变的方针》,“华北这种动向刺激了海军,因而考虑在扬子江流域伸张商权,并设立国策公司以垄断长江航行权。”1938年1月11日御前会议决定的《处理中国事变的根本方针》中,列入了“尊重第三国权益,在对华经济发展上,主要通过自由竞争来获得优先地位”。于是顺理成章地有了这么一幕日本政府的公开表态,“国内舆论主张在中国实行经济扩张,接着通过在帝国议会上的争论而更加高涨。3月22日,议会对设立华北开发及华中振兴两个国策公司的法案进行审议时,近卫首相在会上答辩说:“最低限度决不从现在皇军占领的地区后退一步”。另外,商工相吉野说:“所谓在中国进行经济开发,这一事业原则上打算依靠民间自由而活跃的企业去进行。”明确了奖励民间企业自由扩张的政府意志。”“最低限度决不从现在皇军占领的地区后退一步”这就是日本财阀对日本军阀的要求,日本军阀是不敢不服从主子的要求的。需要补充的是,日本垄断资产阶级除了有从中国掠夺资源的野心外,还有通过军工生产政府订单发财的利益驱动。在《大本营陆军部》里关于1937年倭寇拒绝蒋介石的投降时,有以下分析。“当时的参谋本部第二课部员堀场一雄少佐,对此曾有如下记述。‘承担军需生产的企业家,由于中国事变如短期结束,将不得不对扩大设施投资有所顾虑,因此也难免有人暗中期望事变扩大长期化。他们制造并掀起膺惩中国的舆论,政府也迎合舆论及政党的动向,发表强硬声明,终于形成以过苛的和平条件强迫中国接受的倾向。’”就这样,日本垄断财阀利令智昏,尽管日本国力已经濒于贫困,却仍然指使其走狗日本军阀继续对华战争。而在日本已经无力扩大战争却又不得不进行战争的情况下,日本法西斯不得不更多地指望通过诱降国民党蒋介石达到目的。

而蒋介石国民党这伙婊子不负太君主子的期待,主动送上床来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2-20 20:31:15 被游击队战士编辑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