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我的错


苏落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并不适合恋爱的人。用心过甚,用情过度。

当感情进去后,无法控制自己的关注。又不想表达出来,真是呕心沥血,就造成内伤。表面上还是云淡风清。


真不是人受的罪。

有时会突然爆发,只为要一个爱的证明。可是爱怎么证明呢?爱是一个保鲜品。这时有,彼时却无。

苏落的运气没有那么好,遇不到一个一直细腻懂爱的男子来绽放。或者最开始是细腻的,时间长了就倦了。


可是苏落还没有倦,还醒着,无法陪着演倦了后的戏。就好象粉墨登场后,戏演了几场就匆匆散了。爱人已经谢幕了,而苏落兀自怔怔地不肯卸妆。


初识殷,是在年少。那时并未太在意他,因为他已经有了女朋友,而自己心里也有了人,却没想到日后折磨自己心志的人原来是他。

有次别人过来问:“听说殷在追你啊?”苏落骇笑,不可思义地答:“怎么可能,他从未说过啊。再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别乱说。”回头无聊细思量番,也看不出任何爱的蛛丝马迹。也就放下了。

这一放就是几年。

直到后来重逢,他饭后约去看电影。以为是故人,看下何妨。就欣然去了。在电影院中,他不说话,突然伸手过来握着苏落的手不放。

苏落大惊之下,甩开不是,不甩开也不是。可是心里莫名忐忑的是有些喜欢的吧。就愣住了,任他握着,自己直瞪瞪地看着电影,强做镇静状。可是他探头过来看时,连他的眼睛也不敢看。苏落好象突然有了特异功能,或者八百辈子没看过电影,眼睛穿越了他去继续看电影。


就这样尴尬的一直握着手,到出电影院下楼梯时候,他才松开手。可是依旧什么也没说。过马路时候,依旧又握住苏落的手。

苏落的心在那一刻突然变的柔软了。他总是什么也不肯说,究竟什么时候肯说呢?

为了躲避牵手的尴尬,苏落故意做轻松不在意状,侧头仰脸笑着问:“你喝多了吧?明天醒来一定什么也不记得。”他淡淡摇头笑:“看电影的时候酒早醒了。”

然后苏落再逗他说,他什么都不说了。走至光亮处,就松了手。


回想起来,只有那刻,是让人动心的吧。


后来,事情就开始急转直下。他似乎突然有了勇气,连着发短信打电话。百般温柔。苏落追问他为什么以前不靠近自己,现在突然靠近了。他含糊说:“原来你是个小女孩,现在变成小女人了。”

苏落疑心是自己的小女人味让他沉醉。可是隐约知道那是不长久的。


温柔的篇章就一张张掀开了。一页一页发生着,留在记忆里。那时苏落还没有觉得疼过,都是甜蜜,怎么会有心疼。

每段爱情就象甘蔗,开头都很甜,可是很快还是要吃到中间。吐出渣滓。


苏落的爱情甜蜜期过去了,开始吐渣滓。呕心沥血的痛。就好象挨了一记闷拳很久后知道了痛。

最初一次,有些蛛丝马迹觉得他对别的女人好。就吃醋了不理他,也不解释,自己走。他发觉苏落在吃醋后,很着急当时打电话过来赌咒发誓。然后半夜里说自己心堵得很难受,非让苏落出来,两人缠绵了会才都缓过劲来。


可是后来不知道是误会还是苏落自己小气。还是觉得他接二连三地对那个女人好。连周围人都看出来,开些玩笑。

苏落终于无法继续装大度了。心里刀扎一样痛。在知道一次他晚上给那个女人打电话约吃饭后,终于发作。要跟他绝交。也不想要解释,心里想,都这样了还要什么解释呢。还要自己骗自己么。


可是他第二天一整天无平时笑容。眼睛紧盯着苏落,不看那个女人。最后晚上得个空,跟苏落解释,询问是不是问题很严重?苏落告诉自己不能心软。虽然已经心软还是硬撑着说:“你是个坏人。我不会跟坏人友好的。”他接到:“对是的!我就是个坏人,比希特勒还坏。”苏落看他表情愣了下,不管不顾直接推门下了车。


后来还是和好了,又甜蜜了一阵。苏落只吃了这两次醋,就长了记性,再不流露出来。因为觉得一个女人吃醋实在是可耻的行为。没法拿出来说。就假装大度,说自己没事找茬跟他闹着玩呢。

苏落的疑心病还是落下了,终于遍体鳞伤地内伤,又不能说。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看得太清楚,还是自己太敏感。不知道自己看的那些细节,是已经发生的枝节,还是应该忽略的敏感。他笑说:“是不是跟美女说个话都要跟你请假呀?”苏落笑笑:“不用啊。那两次逗你的。请随意。”


可是他依旧若有若无的,有些不着痕迹的事。苏落不知道他爱不爱自己,可是知道自己是爱他的。所以玩不过他,谁先动心谁先死,一直是规则。苏落知道自己输了。


苏落厌倦了这些揣测和琢磨,渐渐地开始退,觉得是时候了,再经不起这样的折磨。找借口跟他闹了次,然后说分手。他依旧不肯妥协给出苏落要的爱的证明,但看到说分手,还是打电话来说:“快睡觉,别惹事。”


苏落心里笑笑想,再也不会惹事了。就删除了他的电话号码。已经等了足够长的时间依旧看不到爱的证明,那么何必再等。


还是不要再爱了。情重伤身。苏落知道自己爱不起,既然心里搁不下人,就不搁吧。

真的云淡风清才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