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血岭(1)

山鹰2007 收藏 2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东面战场上枪声稍歇,连长便迅速通过步谈机令道:“狙击小组,监视。1排,2排(无4班),4排,快速搜缴敌人弹药武器!5排,快去调炮!王建,通知观炮小组,加强火力侦察,一有细微状况,必须迅速通报!通知暴雪,请求在坚持火力封锁5分钟!5分钟后各人必须收拾好武器弹药,进入炮位。明白吗?”

“明白!”老梁回了声道。迅速对着刚冲进死人堆里准备搜刮‘肥肉’的众人高声传达了连长命令。并强调道:“重火箭筒,纵火弹,枪榴弹,夜视镜是收集重点!明白不?”

“明白!”众人都是老兵了,知道这时候对着全苏械装备的敌人该发些什么财;现在每一多份火力就是自己给自己多份活下来的底气。也多份能坚守住611的信心与实力。应该感谢这些不愧为精锐之中精锐的敌人,比起那些穷得当裤裆就只有几颗手雷,一条枪的越南狗;这群家伙仿佛是越军中武装到牙齿的凶兽……优质的AKM、AK74几乎是人手一支;仅供越军精锐尖兵、特务连和特工团精锐特工使用的AKP短突也有数把。PПK74班用机枪,BG_15枪用榴弹发射器,RPG_18一次用反坦克火箭筒,此类越军普通王牌师里罕见的优秀装备几乎每个战斗小组都配备齐全。再加上配备的RPG_9重火箭筒,还有少量的RPO_Z纵火弹,以及性能十分优秀ЛПО_50火焰喷射器,配置到每班4部的ЛABP_1、ЛABP_2微光夜视仪。全装装备被动式红外线瞄准具的Dragnov狙击步枪,我们面对的敌人几乎就是装备着苏制一线主力部队武器,黄皮肤的哥萨克。

并且这群野兽有着着持续20余年抗法、抗美、入侵柬埔寨辉煌战绩积淀起的丰富战斗经验。还有南蛮子固有的凶悍,阴险,狡猾,更对我们的战术、战法几乎知根知底;单就单位战斗力而言,他们也许是我们成军以来最难缠的敌人。刚还短暂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战友们,在迅速扒下敌人带血的精良苏制武器后,再度陷入一片沉寂之中……

“先别忙动!老梁,你看这重火箭筒是不是该藏那儿……”4排长肖剑卿在一片忙碌之中制止了战友们想将RPG_9挪到上面洞窟之中的行动。并迅速指了指原3班火焰喷射伏击小组藏身,陡坡上的那一片乱石丛道。

“不错啊,小肖,你小子又长进了!我看不光要把重火箭筒藏那儿,咱们还应该充分再利用下这险峻地势,还有这石坎,山石……”老梁点头首肯道。

“我也这么认为的!等着瞧好吧,梁排;老胡和大徐正准备着,到时候咱们再给敌人来个肉饼加红烧蹄膀,撑死那群狗日的!”一排代理排长惠英东也随声附和了声。

“那正好!大家加快速度,四连、五连兄弟们正急着我们的支援。要快!”老梁加紧催促了声,众人加紧了给倒毙的敌人补枪顺便清缴敌人重要武器弹药的进度;并于我配属自走火箭炮兵结束炮火封锁前,安全进入611核心阵地各就各位;而胡金铨和徐渊伟则依然在东面留守监视的狙击小组协助和护卫之下,在611高地东面的缓坡再次布下一处处死亡的陷阱。

9.19日,21:20,无名高地顶。腾腾的火球,映衬着的是我三排和老甘血红的眼眸。大地在我们脚下颤抖!山风在我们耳边嘶吼!敌我在愤怒的叫嚣,惨叫,呼号!烁烁红光闪现里,串串灼人的火色弹链,交织成重重死亡的火网无情的将敌我交火中的敌我双方扫倒,步入死亡。无名高地山岭的攻防战已经进入了惨烈的白热化阶段。

为掩护被敌人神经毒气杀伤失去战力的4连、5连战友,4连、5连不足60余幸存战友,死战不退,不愿与靠近无名高地顶固守的我3排靠拢。在地势相对平缓但却被敌我双方铺天盖地的持续炮火轰击中犁成月面似的一片白地之中与率先攻击上前的敌人展开殊死搏杀。敌我双方密集如织的重炮、火箭炮、迫击炮在一片火海的焦黑地面上密集爆炸,敌我在被炮弹炸得支离破碎的堑壕之中惨烈对射,对轰,白刃战!

4、5连兄弟们真是好样的,凭着侥幸保存的几处无名高地顶下的坚固地堡和堑壕工事,靠在一起的他们在半小时内连续打退敌人有排到连,不下5次大扇面的多方位冲击。在我方猛烈炮火的掩射下,毙伤敌人百余;在逐次抵抗依靠一起当中,运用炸药包、爆破筒,69、70式火箭筒爆破,严重破坏了弃守的残破倒塌,支离破碎幸存的最后一点工事、堑壕。借助敌我双方近乎火山爆发了似的密集死亡火雨肆虐打压,使敌人攻击受阻,举步艰难,间接造成了不下百人的炮击伤亡。仅能依靠损毁坍塌了的堑壕攻击上来的敌人,在我4、5连兄弟的勇敢的阻击之中尚未惨重,暴跳如雷;累累的敌人尸骨几乎填满了每一处可供我阻击短短损毁沟壑形成的狭窄的凹槽里。敌人的血就顺着这凹槽四溢流淌,浸透了焦黑干燥的土壤,令凹槽里泥泞红色的泥土散发着扑鼻的血腥之气。漆黑的夜里,腾腾红光闪现,隆隆炮声里,熊熊烈焰爆发出比炮响还透亮的毕剥声,炙烤大地。整个战场仿佛是一片人间炼狱。

固然4、5连兄弟们的顽强奋战取得了丰厚的战果,在这敌我双方炮火覆盖,敌我实力相差悬殊的战况之下,那也不过是最后的徒劳挣扎。凶悍的敌人在无计可施之下,狂性大发,在敌人指导员的怂恿和督战队的逼迫之下,一队又一队敌人的敢死队在被炮火打成赤地,密集倒塌的植被在熊熊燃烧,猛烈爆炸的气浪掀起烧刀子似的灼流和漫天席卷;随风肆虐的火雨,顺着裸露出来纵横交错的浅壕、沟壑,发疯似的用生命铺就前进的道路。在我4、5连兄弟的猛烈射击里,部分敌我汹涌的各式炮弹轰击中,前赴后继,奋勇奔杀过来。不时有敌人的血肉在猛烈的炮火中,抛洒横飞;不时有敌人在簇簇交战的火网中血洒疆场,惨嚎倒毙。但实力绝对占优,彻底陷入疯狂的敌人依然不断一队一队的将敢死队投入进去,在更加凶猛的火力攒射里,一米一米用鲜活的生命填实吞噬生命的壕沟;如泰山压顶一般一点一点将势薄力单,缺奋勇顽抗的4连、5连兄弟们压入守护中毒重伤战友生命的最后洞窟里。而此时,与敌惨烈对射,力抗敌人攻击的我4、5连幸存战友再度阵亡20有余,减员1/3;各条短短堑壕组成的最后户外防御点火力都越来越弱了下去。而一旦令敌人成功把他们压进了最后的据点里,面对拥有RPG_9重火箭筒、RPO_Z纵火弹等攻坚装备精良齐全的敌人;4连、5连战友们将要面对的除了对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单方面屠杀,只有慨然选择与为之依存的工事同归于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