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感恩叫离开

火土 收藏 0 2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一种感恩叫离开

 

他那时还是一个小小的银行职员,而她只不过是他的储户,手里捧着一堆整理得齐齐整整的零钞。他从没见过象她那样脱俗清纯的女子,他不是没有见过美女的人,也谈过几次有花无果的恋爱,他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数完那些钱的。他的双手在不停的颤抖,满脑子嗡嗡作响,心律几乎失常,她的钱与她的人一样整洁干净漂亮,应该是好数的,而他那天不知怎地,竟破天荒的数了半个多小时。    他开始暗恋她,一周没看到她来取钱,就心怀不安,一到周五,他总是枪着当班,就是为了见到她。看到她,他就有一种满足感,一夜,睡的也安稳。他没有去找过她,她还是一个中专生,18岁的年龄,他知道读书生活的苦,他也是从苦读书过来的人,所以他认为,自己不应该在她本该读书的美丽年华,在她这一张洁净的纸上,涂抹不该有的颜色。自己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悄悄地爱她,尽一切可能帮她毕业。    通过多方打听,得知她来自那个有巴山夜雨的贫困山区,家里还有读书的弟妹,她在读书之余还要出去打工,她手中那一堆堆零钞都是一家人的救命钱。为了她,他开始戒掉好烟,尽可能少买那些名牌服饰,那几年,他以不留姓名的捐款方式把钱悉数打在她的存折上。有一次,她前来取钱,他看到她的手指上包着一块小纱布,他问她怎么了,她的一滴晶莹的泪珠儿瞬间滚落下来,出门这么远除了父母,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这么关心她,她抹了眼泪笑笑:“不要紧,是学车时不小心弄破的,谢谢!”      他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提着一大堆东西去看她,但是没有进校园,他不想影响她,只在一张纸上写着注意休息之类的话。    他在痛苦里煎熬,思念日趋缠绕着他,他有几次想冲动得去找她,但是看见她安静的坐在教室里认真地看书,就又悄悄折了回来。    可她却找来了,在他下班的路上,她对他说:“你别隐瞒我了,我一开始就知道是你,从你望我的眼神中。”他哭了,为了她与他的心有灵犀。他知道她是来告别的, 她要回家乡去,她说她的父母早已为她说了一门亲事,她说这话时涕泪滂沱,说那家人有钱,没了那家人的支持,也许她的兄弟姐妹就不能读书,而她,也难以在这里与他见面。    那天晚上,他喝的大醉 ,眼力布满红的血丝,像红色的闪电,她看着心疼,脸上洒满了泪水。最后,她扶他回到了他的单人宿舍,他口里不停的呼唤着她的名字,一声声“我爱你”如泣血,如针扎。她知道,他怕他醒来自己已离开。他昏沉的睡在那里,恍惚听见扣子不停脱落的声音,在静静的夜晚清脆地旋在地板上划着圈儿回荡。他睁开朦胧的双眼,发现皎洁的月光初透窗纱,她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他趔趄的扑下床,扯下床单裹在她洁白的身体上,轻轻地揽住她,说:“你走吧,走吧,你不要这样,你这样,会让我一辈子忘不了你,一生都难过,是我心甘情愿,我不需要你的报答。你走吧,走吧,好好生活。”    后半夜,下起了大雨,远方传来了轰轰的雷声,还有闪电。他知道,有些爱情,年少的他们无法承担,她的爱,那么决绝那么沉重那么隐忍那么痛,是自己肩负不起的,是注定无法改变的,她只一句话,就足以令自己的爱情梦想灰飞烟灭,就已把自己的一生拒于千里之外。    许多年后,他去三峡参加一个高层会议,他宾馆的山脚下的一所小学前遇到一个女子,怯懦的喊着他的名字。而他是以行长的身份前去考察的,岁他前往的还有他一大群手下,骄妻慧子。他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半天,在过去的回忆里努力地搜寻着,实在想不出肿胖出奇的她,是谁?他怎么会在这里与这个又黑又胖的女人相遇?    直到转身,他才恍然大悟,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嘴巴,怎么会是她?    一夜,百转千回,辗转反侧,尽是她少女时代的倩影,多年的情愫象烈日下的柴火,凭一抹记忆的亮点在漆黑的夜晚“轰”地一声点燃,整个巴上的脊梁像一只冲天而起穿越千万年爱情时空的巨型火鸟。因为她,他在妻子面前隐忍了对她多年的思念,说起她,只会让妻子笑自己无知懦弱。他也不在跟任何人说话,任何人都不会相信,还要嘲笑他当年在那个夜晚——那么好的良辰美景那样的青春年少,怎么会不能成事,谁信呢?他痛苦了多少年,而她却不知道,他痛苦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留住她。    天亮时,他拨通了宾馆的电话,询问她的名字,才知道她在那所小学教书。服务员说:“别提她,她现在可惨呢,她患了多年家族遗传病,传女不传男,医生都说没法治,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生活了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有谈过朋友,听说在读书的时候,有一个单位十分好的男孩看中了她,她没跟,她却跟身边的人不停的说那男孩怎样怎样对她好。说到底,她怕害了别人,连累了人家。她回乡后,大家都知道她的病,没有一个男人敢跟她,真可怜。”    他的心被蛰了一下,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他的相思成灾再怎么痛苦,也没有心上人痛苦啊。天亮时,一个服务员敲开他的房门,递给了他一封信,要他上车再打开看它,他照办了。车启动,巴山蜀水渐渐模糊,连同模糊的还有那个岁月中她的影子,他知道这么多年的痛苦令上苍开眼,让他从思念的泥沼里跋涉过来了, 他甚至怀疑,她是否真在他生命中来过?也许,她不该来啊!    他轻轻地启开信,里面有一张纸条,显然被眼泪浸过,那是他多年前在她手指受伤时写给她的,反面有一行字:对不起,有一种感恩叫离开!忘了我吧,忘掉所有,今生我报答不了你,就让我们来生再续前缘.......    背过脸去,他把那团纸揉成一团,随手丢在朝东撕吼的江水里,仿佛这样一丢,就丢掉了年少时他的为爱痴狂,中年时对愁滋味的欲说还休。妻子看见一夜间渐生白发的他双眼含泪,说,你怎么了,他苦笑了一下:“没什么,我忘了给上下的人道一声谢谢,错过啦,错过啦......”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