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内幕]华尔街圈钱游戏的真相

jiangtian082 收藏 2 417
导读:   我们的计划是把这些银行再喂肥一些。如果它们觉得饿,我们就喂它,而不是打它。你又能做什么呢?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感到气愤,太多这样的内幕——你永远不会知道——比如,你永远不会发现你的退休金被用于××赌博。   《诚信的背后:华尔街圈钱游戏的真相》一书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开了华尔街著名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令人震惊的圈钱游戏内幕。 全世界的政府投入巨资试图挽救濒临破产的银行,而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则语焉不详   自弗兰克·帕特诺伊发表《诚信的背后》伊始,就在金融界引起了震动。中国证监会前主席

我们的计划是把这些银行再喂肥一些。如果它们觉得饿,我们就喂它,而不是打它。你又能做什么呢?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感到气愤,太多这样的内幕——你永远不会知道——比如,你永远不会发现你的退休金被用于××赌博。


《诚信的背后:华尔街圈钱游戏的真相》一书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开了华尔街著名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令人震惊的圈钱游戏内幕。


全世界的政府投入巨资试图挽救濒临破产的银行,而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则语焉不详


自弗兰克·帕特诺伊发表《诚信的背后》伊始,就在金融界引起了震动。中国证监会前主席刘鸿儒为此书作序,他认为,中国需要什么样的金融衍产生品?如何有效进行监管,以避免拉丁美洲、亚洲金融风暴那样的危机在中国重演?这些都是当下值得关注的问题。


“新兴市场”玩猜谜


1994年初的墨西哥是个大热门。那时候美国刚刚通过了《北美贸易协定》,银行家们全都在向南边的墨西哥城跑步前进。新兴市场交易者协会的数据显示,1993年的交易额达到了1.5万亿美元,是上年的两倍。拉丁美洲衍生产品是整个衍生产品市场中发展最快的部分。所有的美国大银行都在准备申请成立墨西哥分行,包括摩根士丹利在内的许多银行已经有专门小组在墨西哥的临时办事处工作了。


有了在第一波士顿的经历,我几乎已经算是个拉丁美洲衍生产品的老手了。摩根士丹利已经在拉丁美洲衍生产品市场上占据了支配性地位,现在又雇用了我和另外一个经理来扩展公司的业务,所以拉丁美洲债券很快成为交易厅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我的领域——新兴市场,临近交易厅等级体制的顶端。你可能知道何为新兴市场,但你不知道,它是华尔街营销的有效例证。债券经纪很善于为高风险的债券取迷惑性的名字,以使它们显得更具吸引力。例子之一就是八十年代难听的“垃圾债券”,现在已经被委婉地改称为高收益债券。另一个例子就是新兴市场。


像墨西哥、巴西、尼日利亚这样的所谓“第三世界”国家发行的债券曾被称为“第三世界债券”,直到发生了第三世界债务危机。那时候,它们被更确切地叫做垃圾。危机之后,美国的商业银行积压了数十亿美元的这类债券,急于脱手,不幸的是,却没有买家。


八十年代后期,美国财政部长尼古拉斯·布拉迪发起了一项计划,把这些垃圾和有价值的美国债券混合起来,制造出一种更具吸引力的、重整过的第三世界债券,希望能够吸引买家。布拉迪“谦虚”地把这种混合债券命名为布拉迪债券。可惜的是,仅靠布拉迪的名字难以说服投资者,布拉迪债券市场陷入了一潭死水。


整个市场需要一个新的、性感动人的名字。第三世界债券经纪有不少点子。首先是“欠发达国家”债券,但是“欠发达”的暗示太过负面。后来他们又尝试了“LDC”,希望潜在投资者忘掉L代表“欠”。




然而,这一尝试也失败了。不论结果如何,这一举措要先于肯塔基炸鸡改名为“KFC”的创举。今天的快餐消费者能被欺骗,八十年代的投资者却不能。

接着,经纪们又用了“发展中国家”债券,他们几乎成功了,不过还是和“欠发达”太接近了一点。最终,一个别有创意的经纪建议用“新兴市场”。每个人都兴奋地表示赞同,华尔街所有公司的部门都被重新命名。大部分其他银行简单地称这一领域为新兴市场。


没有人清楚“新兴”到底意味着什么,抑或这些市场如何兴起。尽管如此,它听起来好极了,更何况,它有助于掩盖事实——投资者买的新兴市场债券实际上可能是一笔从十九世纪以来一直没付过利息的秘鲁贷款。


我并没有打算要做新兴市场衍生产品这一行,我实际上也不是理所当然的人选。我不会说任何外语,也没有国际工作经验。实际上,我原本压根儿不知道新兴市场部的存在。


有一个经理告诉我,只要告诉别人我是新兴市场专家,我就能成为新兴市场专家,我可以随着时间弥补我的缺陷。令人惊异的是,这竟然是真的。这是我所得到过的最好的忠告。在这一行做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后,就连摩根士丹利衍生产品部的人,都认为我是新兴市场衍生产品的权威。我没有打算要禀明真相。


和洗钱的毒枭没区别


1994年之前,摩根士丹利在墨西哥的衍生产品业务主要是向美国机构销售墨西哥政府债券。这一策略创造了数百万美元的利润,而且仍然有很大的市场。


墨西哥市场利润如此丰厚的原因之一是,墨西哥政府允许二三十家本地银行收取巨额利息,从而保持极高的利润率。墨西哥当局还禁止外国银行——除了花旗银行,在墨西哥唯一活跃的外国银行——从事墨西哥比索贷款和其他本币业务。外汇和证券交易业务也被禁止。结果就是墨西哥银行的狂欢节:墨西哥的银行是世界上最低效的银行之一,而最富有的墨西哥人却是银行家。


我们的计划是把这些银行再喂肥一些。如果它们觉得饿,我们就喂它,而不是打它。通往墨西哥银行钱包的捷径是通过它的胃。


该喂它们什么好呢?显然应该是高利润率、大剂量的东西。我们想赚尽可能多的钱。它还应该使人上瘾,这样这些银行就会贪吃无厌。一旦它们吃到胀起来,一口也咽不下去的时候,打倒它们就轻而易举了。那时候,在适当的时机轻轻一推,就能使臃肿的墨西哥银行系统轰然倒下。


到1994年的时候,摩根士丹利已经准备好要喂给墨西哥银行的东西了。上一年,在成功地完成了第一笔PLUS票据交易之后,摩根士丹利已达到了传奇般的地位。


公司的第一笔墨西哥衍生产品交易——5亿美元的PLUS,在市场上被称为PLUS第一期——是突破性的,在无数个专题讨论会上被称为几乎完美无缺的衍生产品交易。PLUS第一期的传奇故事是从1993年初开始的。当时,墨西哥国民银行想做一件不可能的事:向市场出售没人买的债券,而且不公开承认它要卖出这些债券。墨西哥国民银行的资深副总裁,杰拉尔多·瓦格斯说,很久以来墨西哥国民银行一直在寻找能够完成调节债交易的美国银行,但是得到的答复总是“这个想法无论如何都无法实现”。华尔街的所有衍生产品部中,只有摩根士丹利的衍生产品部声称能够完成这项不能完成的任务。


摩根士丹利有大约50个董事声称是PLUS票据的功臣,马歇尔·萨兰特是其中之一,他通过解决墨西哥国民银行这样的难题,在摩根士丹利建立了一个衍生产品王国。萨兰特靠他的计算器、铅笔和详细具体的衍生产品技术知识独步交易厅。


衍生产品部需要一点儿魔法,一点儿金融炼金术,来创造出这种新的衍生产品。首先是要把调节债分成两部分。最基本的方法是成立一家新公司,买下调节债,然后通过这家公司发行两种和调节债相联结的新证券。为了避免触怒墨西哥和美国的监管当局,摩根士丹利决定在阳光明媚的百慕大注册新公司。百慕大是著名的非法金融活动和洗钱的天堂,最初是毒品交易商,然后是黑手党,如今是包括摩根士丹利在内的投资银行。八十年代与德克塞尔“同床”把摩根士丹利推上了一条不归路,现在,公司在百慕大活动,其行为就和暴徒一样。


百慕大可以保护衍生产品部,但这是有代价的。衍生产品部要遵守百慕大的游戏规则。首先,摩根士丹利雇用了几个颇具政治关系网的百慕大律师来成立公司。这些律师将作为董事会成员,在公司发行特种债券时提供关键的政界关系。接着,为了避免不利的税收影响,摩根士丹利需要找一个合适的慈善机构认购公司的股票。百慕大法律要求新公司的所有者是合格的免税实体。好在摩根士丹利找到了资本信托,一个百慕大慈善信托机构,它的受益人是百慕大女子高中和萨尔图斯语法学校。摩根士丹利将通过投资者支付这个信托机构1.2万美元,用以购买公司的股票。


最后,新成立的公司必须得到百慕大金融管理局的许可,发行以调节债为支持的15亿美元的新债券。1.2万美元的股票只是为了满足百慕大的技术要求而发行的。摩根士丹利真正计划卖给投资者的,是新公司的债券而不是股票。


为了获得发行债券的许可,摩根士丹利再次通过投资者承诺,每年向百慕大政府支付1600美元。从头至尾,摩根士丹利的行为和寻求合适的避税天堂洗钱的毒枭几乎没有区别。

实际上,那年的晚些时候,PBS电视台的《第一线》节目揭露了洗钱者和华尔街是如何利用离岸避税天堂的。




摩根士丹利用和贩毒者完全相同的步骤规避了美国监管当局,两者唯一的实际区别是毒品交易收入的那1.2万美元很少流入造福百慕大女学生的慈善机构。


百慕大的监管细节解决之后,摩根士丹利需要安排至少一个信用评级机构对百慕大公司的债券进行评级,使之成为投资等级债券。


最后,摩根士丹利作出了两项重要的让步,最终说服标普将新债券评为AA-级。作为折中方案,标普要求摩根士丹利在广告中加上警告,债券的交易备忘录必须包括一则免责条款:“该信用评级不反映美元和新比索之间汇率波动的风险。”




有了这个警告,还有一大笔评级费,标普终于满意了,同意将新债券评为AA—级。


退休金去了哪里?


摩根士丹利通过这个折中方案满足了潜在买家的需要。然而,战斗只完成了一半。现在,摩根士丹利需要对付的是墨西哥国民银行似乎不可能达到的要求,使它能够把调节债 “卖”给百慕大公司,但又不用确实出售它们。


巧妙地解决这个问题要靠墨西哥国民银行保留的那一类未经评级的债券。令人吃惊的是,这是基于GAAP——普遍认可的会计原则。所有权成为了巧妙的把戏。墨西哥国民银行将拥有这家拥有调节债的公司,就算它已经将调节债变现,从会计的角度来看,它仍然拥有这些调节债。


这个把戏的威力让我吃惊。如果墨西哥国民银行保留调节债的20%,它就不用把向百慕大公司出售债券的行为处理为实际销售。这20%代表公司真正的股权资本,而另一部分由百慕大女子学校部分持有的12,000美元股权资本变得毫无关系。出售将被作为划转处理,只不过是复杂的融资活动的一部分。墨西哥国民银行对百慕大公司20%的所有权可以使它避免确认出售,这样它就能卖掉80%的债券而不会造成可怕的会计亏损。


墨西哥国民商业银行和其他客户都认为PLUS票据是巨大的成功,摩根士丹利最终安排了10次单独发行,期限从6—21个月不等,共销售出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票据。




摩根士丹利甚至宣布“比索联结美元担保票据”为受保护的服务商标,以防止其他银行抄袭这一名称。PLUS票据的买家名单简直就是投资界的名人录,包括美国最大的投资基金(安联、斯库德、美林资产管理公司),众多的保险和养老基金(北美通用保险公司、美国家庭人寿保险公司),日本和欧洲最大的公司(阿尔卑斯、阪和、青山、奥利维特),甚至还有威斯康星州。




有关衍生产品的怪事之一就是不管什么时候有新产品出售,总有一些误入歧途的地方投资委员会夹杂在里面。


但是PLUS票据最令人惊讶的地方并不是它在基金和公司中受欢迎的程度何等高,而是这些基金和公司向投资者和股东的信息披露何等少。




通常情况下,基金和公司不必描述PLUS票据投资的细节,它们只要披露这是一种百慕大公司发行的AA-级债券就可以了。结果,大多数共同基金持有人、养老金领取人、公司股东,甚至威斯康星州居民对于基金和公司的投资一无所知。




如果散户投资者知道,他们的退休金投资组合中的短期AA-级债券,所谓的“PLUS票据”,实际是由百慕大避税公司发行的、墨西哥比索支持的通胀联结的衍生产品,他们能做什么呢?




如果威斯康星州的农场主发现威斯康星州政府竟然在国界以南豪赌,他们能做什么呢?




如果你发现你以为安全的、投资于信誉优良的共同基金的退休储蓄,实际上被投资于PLUS票据,你又能做什么呢?




你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感到气愤,因为当你发现真相的时候,很可能为时已晚——你已蒙受损失了。


由于它的高信用级别,PLUS票据是允许的投资,而且你的基金不必告诉你太多内幕。这令人震惊,但是只要墨西哥比索不崩溃,你可能永远不会发现你的退休金被用于墨西哥赌博。


这笔墨西哥交易令我大开眼界。衍生产品部在PLUS票据上狠狠地大赚了一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