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到今天还不算结束!

梓臻 收藏 0 408
导读:我是个艺术学校的老师,教高中的。今天来了个大专里教播音的讲师,给学生讲如何参加艺术类高考,当中他讲到一个例子。 他在大学时候的一个南京同学,普通话不算好,甚至有语音缺陷,但就是他,却得到了中国播音界原来的赞扬,而这个赞扬,是所有同学中的历史最高级别的赞扬。当时课堂上进行的是语言表达的训练,所有学生都提前准备了故事,只有他忘记了。但是训练不能不进行。他就说,我讲一个亲身精力的事件吧。前辈准了。他就说,在他小时候,有一次跟他父亲到南京近郊的一座山上踏青;突然他被绊倒了,他起身之后才发现,是一具婴儿的骸骨。他当

我是个艺术学校的老师,教高中的。今天来了个大专里教播音的讲师,给学生讲如何参加艺术类高考,当中他讲到一个例子。

他在大学时候的一个南京同学,普通话不算好,甚至有语音缺陷,但就是他,却得到了中国播音界原来的赞扬,而这个赞扬,是所有同学中的历史最高级别的赞扬。当时课堂上进行的是语言表达的训练,所有学生都提前准备了故事,只有他忘记了。但是训练不能不进行。他就说,我讲一个亲身精力的事件吧。前辈准了。他就说,在他小时候,有一次跟他父亲到南京近郊的一座山上踏青;突然他被绊倒了,他起身之后才发现,是一具婴儿的骸骨。他当时被吓哭了。他父亲高速他说,孩子,你只要到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随时都有可能发现这样的骸骨,他们都是被日军屠杀而没被找到的遇难者遗体。故事讲完后,那个学生讲,从那以后,他就产生了对日本的恨。同学的讲述结束了,那位中国播音界的元老由衷地说了声“好——”而其他学生,他最多只是很随意地说“不错,不错……”

讲师说到“骸骨”这个词的时候,下面听课的所有学生都发出了“喔……”的长叹声。

我坐在前面一排课桌的前面,因为我要随时帮讲师操作电脑。当听到这的时候,我眼泪差点出来。我是东北人,对日本人的恨不下于南京人。我尽力向前看,以避免眼泪涌出而被学生们看见——毕竟是在上课啊。好在,我极力控制感情,没让眼泪真的流出来。

可能现在的南京人依然会在偏僻的角落里发现当时的遇难者遗体。但是我相信,他们和我的感受一样:当面对敌人的“杰作”的时候,我们的心里除了悲伤,更多的是仇恨。鲁迅有一句话,可以拿出来与血友共勉:面对敌人,即便是死后,我仍然“一个也不原谅”!

本文内容于 2008-12-20 17:41:20 被梓臻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