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一十八章、孤零零的小木屋

华文庸 收藏 5 5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URL] 什么也没有,只有风卷着雪片,一层一层地将整座山都铺盖了起来,风在呼啸,雪在翻飞,浓密的阴云笼罩在山头上,不知道多吉大叔赶着剩下的羊回到家了没有? 我背好枪,飞快地往山下跑,下山远比上山要快,两条腿虽然已经有些酸麻,但还是很快就冲到了半山腰,一跑到半山腰,我就更发觉不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什么也没有,只有风卷着雪片,一层一层地将整座山都铺盖了起来,风在呼啸,雪在翻飞,浓密的阴云笼罩在山头上,不知道多吉大叔赶着剩下的羊回到家了没有?


我背好枪,飞快地往山下跑,下山远比上山要快,两条腿虽然已经有些酸麻,但还是很快就冲到了半山腰,一跑到半山腰,我就更发觉不大对劲。


山底下有一大片黑点在晃动,黑点中夹杂着一些白色的点,白色的点在雪地上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那些黑点在我的视线中却越来越清晰。


狼!山下也有狼!


年青的头狼虽然没有大乌毛公狼那样残忍和绝情,连自己的手足也要残杀,但是它也知道在这样的大雪天里,如果不囤积足够的食物,那么它的族群就会在大雪封山之后断顿,虽然在季节来到的时候,也会有大批的野羊野牛和糜鹿可以捕食,但那些都还很遥远,远水解不了近渴。


毫无疑问,那些晃动着的白点就是多吉大叔的羊群,多吉大叔从山道上脱身以后,赶着剩下的羊往回走,头狼又派出了另一对狼群,远远地绕过山坡,从后方包抄了多吉大叔的退路,虽然浪费了一些时间,但时机还未晚。


羊群在,多吉大叔就一定也在,他肯定狠不下心来放弃他的羊,这是他一生所有的财产和赖以生活的资本,我一想到这里,心头就冒起一股寒意,着急于担心多吉大叔的生死,急忙往山下冲去。


还没到山脚下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多吉大叔,他躲在一间破烂的小木屋里,狼群包围了他,然后冲散了他的羊群,多吉大叔把猎枪给了我,自己却没有任何防身的武器,幸好在快到山脚的地方有一座破烂的小木屋,可以暂时供他藏身,也许等狼群吃饱了羊肉之后,它们就会离去。


在藏区,某座山林之中出现这样一座小木屋也并不稀奇,藏区不可能像大都市一样,处处都有饭馆或者休息的广场,这里有的只是漫长的道路和一望无隙的阔野。


一些山区的猎人或者经常路过这里的藏民就会搭这样的小木屋,随便的几块木板拼一下,就可以做为暂时落脚休息的场所,也可以抵御山间的严寒和风雨。


羊群已经被凶残的狼咬死了大片,满地的积雪上到处是斑斑血迹,狼的数量不少,二十来只,看样子,这一大群迁移过来的狼,在与本地狼的争夺和残杀中不断地进行着兼并和融合,它们的族群也正在不断地壮大。


我找到了多吉大叔,他身上的衣服被狼撕烂了一大片,半只袖子也不见了,可能是在遇到狼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争斗,而狼急于要捕杀羊,所以才没有和多吉大叔较真,老人家才得以保住自己的命。


多吉大叔一把将我拉进了小木屋,紧紧地关上门,小木屋里很简陋,除了一张破烂的几块木片支起的床板,就只剩在屋角堆着的一些旧木料,可能是当初盖这木屋的人留下的,但是小木屋已经废弃很久了,墙面已经很不结实。


多吉大叔搬来几根木头,抵住房门,小声问我: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些狼呢?


我说:那些狼起了内讧,有一群狼想造反,我就趁机沿着山壁爬上来了,谁知一下山,就碰到了这群狼,大叔,你怎么还没回去?


回不去啦!多吉大叔叹了口气,习惯性地往腰里摸了一下,摸到那杆旱烟袋,放到嘴里,想起没有烟叶,就又拿下来,说:刚下山,那边就冲过来一群狼,羊群一下子就被冲散了,几只狼把我逼到了这个地方,我也只能眼看着羊一只又一只地被狼咬死,唉!


多吉大叔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知道他在担心这些羊都被咬死了之后,日子该怎么过,就安慰他:大叔,放心好了,只要咱们这次能躲过去,大草原上的人都会帮助咱们的,开了春,日子还会好起来。


多吉大叔不吭声,也没有皱眉,可能他已经不知道该怎样皱眉了,只是茫然地望着木屋门发呆,然后听着外面的羊在叫狼在吼,那种低沉的撕咬猎物时从狼喉咙里发出的吼声。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这个善良的老牧民,好心有好报,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也很不合时宜,我拿下背上的枪,摸了两下,轻声说:就剩三颗子弹了。


多吉大叔忽然反过来安慰我,说:狼群冲过来的时候,我看见领头的老羊带着几只羊冲出去了,如果老羊记路的话,天黑以后应该可以跑回家,说不定,大黑就会一路找过来,大黑有种习惯,只要天黑见不到我,她就会疯了似地四处去找。


我笑了一下,说:大叔,你忘了,大黑被你锁起来了,钥匙还在你身上。


大黑是一只獒,不是狗,所以锁她的时候不是那种随便一扣就可以的铁链子,要用锁,否则大黑发起狂来的时候,一般的铁链一挣就松了。


钥匙?多吉大叔猛然惊醒,急忙往怀里一摸,没摸到,也不知是在山道上的时候还是在下山以后,钥匙就掉了,多吉大叔摸了两把,没摸到,自己心里也凉了半截,默默地坐在床板上发呆。


我们最后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唯一还能期待的就是这群狼吃饱了之后,能赶快离去,我仔细听了一下,外面的狼叫声没有停,反而越来越士气高昂了。


我感觉到不对劲,扒着木板缝往外一瞧,只见陆陆续续的还有狼不断地加入大餐的对伍,狼越聚越多,我发现了那只头狼,它带着山坡上的狼群正往这里赶。


狼群要聚集在这里开一顿自助大餐!


黑鸦鸦的一大群狼少说也有五十来只,一见到满地被咬死的羊,有的羊还在喘气,狼群就骚动了,场面有些不受控制。


头狼再也呦喝不住自己的手下,毕竟所有的狼都饿了半个冬天,整日半饥不饱的胃终于有机会填饱鲜嫩的羊肉,狼群一拥而上,开始疯狂地撕扯地上的羊,羊毛被撕扯得满空乱舞,肉一块一块地被撕下来,吞掉。


我被狼群那种疯狂的进餐场面所震撼,望了一会,转过身来,背靠在门板上,笑着说:大叔,人活一辈子,也很难有一次与狼进餐的机会,又是这么一大群狼,来,吃点东西吧,我可是饿坏了。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