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一十七章、机不可失

华文庸 收藏 3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URL] 按理说,同伴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剩下的狼应该心有余悸,改变进攻策略或者暂时后退,但打手就是打手,就像是头狼的禁卫敢死队一样,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越战越勇。 打手们的疯狂进攻和腥红的鲜血更刺激了大乌毛公狼的斗志,它飞跳腾挪,像一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在危机到来的那一刻才大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按理说,同伴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剩下的狼应该心有余悸,改变进攻策略或者暂时后退,但打手就是打手,就像是头狼的禁卫敢死队一样,非但没有后退,反而越战越勇。


打手们的疯狂进攻和腥红的鲜血更刺激了大乌毛公狼的斗志,它飞跳腾挪,像一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在危机到来的那一刻才大显身手,它没有盲目地去进攻,但是一出手就必是杀招,每一只死在它手下的狼都是直接被一口切断咽喉,再没有别的外伤。


我深深震撼于这种不留后路的屠杀方式,这只大乌毛公狼绝对夺权有望,它本来就应该是只狼王,只是命运暂时夺走了它的机会,一旦它登上狼王的宝座,我想,我决对逃不了这群狼的屠杀。


这只大乌毛公狼不会像现在站在山坡上的那只年青的的头狼一样,只是吃羊而不伤人,它所要的并不是仅仅为了裹腹,而是侵入和霸占,它要统治的是整个大草原,而不仅仅是大草原上的羊或者是动物。


我端起枪,还剩下最后三颗子弹,我轻轻地把子弹推上枪膛,瞄准了那只大乌毛公狼,我决定要在它杀掉我之前先把它干掉。


风越来越刮得猛烈,雪片翻舞着,像秋天的落叶一样,遮挡了我的视线,从枪口的准星望出去,远处一片模糊,风吹得枪口发出了一种嘤嘤的共鸣声。


我想了一下,还是放下了枪,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这最后几颗子弹我要省着用,我要像那只大乌毛公狼一样,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是杀机,这样才能保命。


大乌毛公狼在自己族狼的协助下,又干掉了两个打手,对手的血把它胸脯上的毛都浸透了,不断地滴洒在雪地上,洁白的雪,腥红的血,杀气森森。


我把头探出坑洞,左右侦察了一下,山坡上的狼都远远地望着这场内部的厮杀,并且不断地发出一片嚎叫的嘘声,头狼眼看着自己的打手接二连三地被干掉,心情有些焦躁。


毕竟这是一只年青的头狼,要指挥这样一个杂乱的大家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做到个个平等并且让每一只狼都没有异议并且完全的拥护它,这也不可能,狼本来就是一种野心极大的动物,每一只有实力的狼都渴望着能成为一个狼群的领袖。


头狼在众狼的一片唏嘘声中,感觉到自己的位置已经岌岌可危,它已经派出了第二轮的打手,决心要将大乌毛公狼干掉,来维护自己至高无尚的地位。


又一批的打手远远冲过来,从我眼皮子底下窜上窄窄的山道,我把尖刀紧紧地攥在手里,但没有伺机动手,我知道这个时候向冲过来的狼发动偷袭是件最傻不过的事。


它们现在是要去围攻大乌毛公狼,而不是围攻我,我的任何一个进攻性的举动都会引起两批狼的围攻和屠杀,我决定还是趁此机会脱身要紧。


我放心地将半截身子探出山洞,除了山坡上的几只狼盯着我看了一会之外,其它的狼都只是关注于山上的那场厮杀,它们也急切地想知道,到底谁会成为它们将来的新头领。


我仰头看了看山壁,不算太陡,而且也有突起部位可以攀援,只是上面落了厚厚的积雪,很滑,而且风也大,两边都是狼,现实不容许我爬到一半掉下来再接着往上爬,我必须一次成功,否则后果可想而知。


机不可失,趁着没有狼注意我的机会,我把枪后挎在背上,嘴里咬住尖刀,钻出坑洞,伸手摸了摸山壁上的一块积雪,摸到雪下的岩石,两手一使劲,左脚一蹬,身子向上拔了一大截,远离了地面。


我偷眼一瞧,我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两只山道上的乌毛公狼的注意,我立即停止了动作,紧紧地贴在山壁上,两只乌毛公狼在确信我不是要向它们的首领发起攻击之后,就掉转过身子,又加入了与头狼打手的厮杀。


我一边向上爬一边摸索积雪下面突起的岩石,双手一使稳了力,就左右脚轮换着往上蹬,这座山虽然不是很陡,但却也不矮,而且在这样猛烈的狂风中,攀爬这样积满了雪的山壁,说实话,确实是件很耗体力的事。


我向上爬了五十来米的时候,低头往山道上一望,下面是一片血乎乎的战场,虽然乌毛公狼也被头狼的打手们咬死了几只,但是大乌公狼仍然在奋力抵抗,但是这个时候,头狼抓住了时机,又派出了第三批打手,大乌毛公狼形势危急。


突然,一阵猛烈的风刮过来,我紧紧抠住山壁的手指已经被冻得发麻,几乎没有了知觉,风猛地一掀,我差点被掀下山谷。


这一惊,没能惊出我一身冷汗,山壁上的风更冷,想出汗的感觉也被风给逼了回去,我预感到自己的形势比那只大乌毛公狼还要危急,再不赶快翻过山去,不被狼咬死,也要活活摔死。


我再也没有心情去看狼与狼之间的厮杀,听着从山道上传来的雄壮而且凄惨的嘶嚎,血淋淋的场面一幕幕又在眼前浮现,我咬着牙,用麻木的手指抠紧岩石,继续向上攀爬。


这座山并不能算是很高的山,不按海拔来算,只是粗略的目测,也就只是一座几百米高的山包子,但是要徒手攀爬这样一座积满厚雪的山,又是在这样猛烈的狂风中,那也需要很长的时间。


爬到山顶上的时候,下面传来的狼的嘶嚎声已经渐渐听不见了,天色也已经昏暗,雪片在风中乱舞,山顶上的风更大,我往四周看了一下,感觉到已经脱离了危险,就准备下山,希望能追上半路的多吉大叔。


我活动了一下冻得麻木的四肢,往山下跑,跑着跑着,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总觉得仿佛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我,盯得我脊背发毛,回头看时,又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刚才看了那群狼的互相残害,才会心里头发毛?我急忙隐蔽到一株大树背后,借着突起的山石的掩护,侦察四周的动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