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一十六章、挑战权威

华文庸 收藏 5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URL] 另外两队狼已经冲下了谷地,准备从我藏身的那条山道上直接冲上山坡,抢夺被咬死的羊。 做为一个大家族的头领,头狼认识到这样做只会挑起狼群内部的纷争,头狼仰起头,大声长嚎,喝令冲下谷地的狼群立即撤回,并且命令乌毛公狼将猎物拖回来。 冲下谷地的两群狼犹豫不决,眼看着肥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另外两队狼已经冲下了谷地,准备从我藏身的那条山道上直接冲上山坡,抢夺被咬死的羊。


做为一个大家族的头领,头狼认识到这样做只会挑起狼群内部的纷争,头狼仰起头,大声长嚎,喝令冲下谷地的狼群立即撤回,并且命令乌毛公狼将猎物拖回来。


冲下谷地的两群狼犹豫不决,眼看着肥美的羊肉被另一队狼嚼得血沫横飞,自己却无法到口,就很是不甘心,在谷地徘徊了好久,头狼一而再、再而三地呼唤,两队狼群才极不情愿地撤回到山坡上。


对于乌毛公狼的不守规矩,头狼也愤怒了,它先是冲天长嚎,可乌毛公狼毫不理会,这一队乌毛公狼是这一大群狼群中最强壮凶残的一支,可能这一队乌毛公狼的原首领早就不屑于屈服这个新家族头狼的领导了。


乌毛公狼的首领看样子是要借机挑事,然后篡政,它可能一早就窝了一肚子气,也一直就在想,凭什么我的族狼是这些狼群中最凶猛的武士,却要听命于你这么一只灰狼的领导,充当着整个族群的杀手,却只能在出了气力之后,才仅仅分一杯残羹?


乌毛公狼风卷残云地撕咬着羊的尸体,积满雪的山坡上到处血乎乎一片,看起来腥红得扎眼,头狼的长嚎示警和命令没起到丝毫作用,站在山坡两边的狼群都发出一片嚎叫,就像人群起哄时发出的嘘声一样,经久不绝。


年青的头狼丢了面子,感觉很是恼火,它往山坡下走了几步,扭头冲自己身后的狼群嚎叫了两声,突然几只长相凶野的公狼窜出了狼群,一阵风似地往山谷对面的山坡上冲去。


这几只公狼选择了从最近的山道上冲上山坡,因为谷地内侧的山壁比较陡,它们要想不绕远路,尽快上山,就必须从我藏身的地方冲上去。


我一看几只强壮的公狼迎面冲了过来,把身子往坑洞一侧一藏,一手抄枪杆子,一手攥紧了尖刀,这几只狼是头狼的打手,长得都格外的强壮,动作矫健,非比寻常,冲刺的时候,远远看去,就像几只飞奔的豹子。


呼的一阵风刮过,我以为是两山夹缝的风吹过来,根本没想到那几只狼的速度竟然如此飞快,从来没见过奔跑如此迅捷的狼,就见一条黑影呼地一下从我眼前飞过,紧接着又是一条。


看来头狼能做上首领的位置,身边也的确有些高手的支持,不然,在这队骨子里一点也不安分守己的乌毛公狼面前,它不可能稳座高位到现在。


我没有来得及刺杀那几只对我来说具有很大威胁的狼,我没找到机会,它们也没给我这样一个杀手任何机会,我开始认识到,在接下来的人狼对峙中,这一群“打手”将是我最强有力的敌人。


头狼的打手们没有瞅我一眼,直接冲上了山坡,它们没有去抢那些已经被咬得稀烂的残羊碎肉,也没有找那些乌毛公狼出气,而是瞅准了领头闹事的那只乌毛公狼,一拥而上,疯狂地撕咬起来。


那些乌毛公狼对这几个打手一直心存戒备,一见打手们冲上来,立即散开,只有那只带头闹事的乌毛公狼压根就没打算后退,一见打手们冲过来,它就立即松开了嘴里的羊肉,一龇牙,弓起背上的硬毛,准备反击。


打手们一冲上去,就龇开满嘴的钢牙撕咬那只大乌毛公狼的要害部位,我再次确信了这只领头闹事的乌毛公狼最初一定是它那个族群的首领。


它不但知道在不等对方发起攻击的时候,预先将要害部位藏起,使对方不利于撕咬,并且还非常善用战术和心计。


大乌毛公狼缩起了脖子,把下颌收紧,藏起咽喉要害,然后弓背、收腹、平尾、压足,一连贯紧密有致的战术动作,完全显现出它是一个老练的杀手,狼群中的杀手。


大乌毛公狼先是一扭腰,躲过打手的撕咬,尾毛平扫,扰乱后方敌人的视线,紧接着将四爪在地上猛地一压,弓腰腾空跃起,四爪蜷起,护住下腹部,飞出了打手们的包围圈。


四爪一落地,大乌毛公狼就迅速地掉转身子,立即由防守转入了攻击,在它的带领下,几只不威强权的乌毛公狼也加入了对头狼打手的反击战中。


在残酷的自然竞争中,致人于死地只不过成了一种最原始的生存本能,为了自己和自己的族群能更好地生存并延续下去,大乌毛公狼在自己的族群与别的族群不断地竞争与融合之中,变得更加的凶猛而且残忍。


它不愿屈服于别的头狼的无能的领导,决心推翻政权,自立为王,重新号令天下,带领这一大批迁移来的不同种群的狼霸占脚下的这片土地。


大乌毛公狼被几个头狼的打手紧紧围住,它决定拼个鱼死网破,不成功便成仁,它仔细研究了一下形势之后,决心要干掉这几个打手,给年青的头狼一个下马威。


我被大乌毛公狼的这种强悍气势所震撼,虽然要不了多久,它们就会重新又聚成一个团队,然后向我发起攻击,但我还是佩服大乌毛公狼的智慧和勇气。


它首先采取了声东击西的策略,在几个打手的包围圈中上窜下跳左冲右突,一边甩开对手的攻击,然后瞅准时机,猛然间伸出自己的尖牙,一口便咬中了一只打手的脖子。


虽然打手在奋力地反抗并不断地发出攻击,但大乌毛公狼一咬住了就再也不肯松口,用力一撕,将那只打手的咽喉撕裂,即使此时后方的打手已经咬中了它后腿上的一大块皮肉,它还是没有松口,一直将那只打手的气管拖出来,直到它断气为止。


打手的血从咽喉部位的那个破洞里喷射出来,大乌毛公狼满脸的毛被血溅得通红,血腥助杀性,大乌毛公狼猛地掉转屁股,“嗤”的一下,自己屁股上的肉被一只打手撕咬下了一块,血瞬间染湿了它半边身子。


大乌毛公狼龇起血淋淋的利齿,猛地一扑,又咬中了攻击自己的那只打手的咽喉,尖牙合拢,一咬一拽,打手的整个咽喉被它锋利的牙齿割断,血再一次地喷溅在雪地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