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一十五章、山道上的乌毛狼

华文庸 收藏 5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我抱着枪,从坑洞里探出半个头来,左右观察,忽然听到山道上传来羊群凄惨的哭嚎,扭头一看,十几只乌毛公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抄近道冲上了夹道一侧的山坡,多吉大叔刚赶过山道的羊群就被这十几只乌毛公狼给冲散了。


正面牵制,左右包抄,巧妙的迂回战术是狼擒敌制胜的法宝,我和多吉大叔都只是急于带领羊群脱险,在找到唯一的出口之后,竟然忘记了,狼群可能早就已经对这片谷地侦察了几百遍,所以才会那样视若无睹地看着我们撤退。


其实,狼王可能一早就在四周都安排了眼线,撒下了网子,就等着牧民赶着羊群一步一步走进这早就做好的圈套。


我终于相信了狼识人言而且会看天气的说法,这些狼不但会看天气,而且还像个地质学家一样先研究了这一片谷地,把周边的一切地形情况都研究得烂熟于胸。


狼群侦察了这片谷地,发现这里的草还很青绿,不但大草原上的野畜会来吃,牧民们也会在天气晴朗的时候把羊群赶来这里吃草,于是就穿插了眼线,安排了探子,就等着猎物送上门来。


多吉大叔完全可以在乌毛公狼向他冲过去的时候,找机会脱身,狼只是要吃羊,它们要裹腹,图个温饱,并不是存心要伤害人类,可多吉大叔舍不得自己的羊,拼命地把冲散的羊群往一堆赶,一边挥舞着手里的鞭子。


到口的肥羊被鞭子赶跑,这惹毛了几只强壮的乌毛公狼,两只乌毛公狼突然掉转头,一左一右向多吉大叔扑去,我急忙抬手就是一枪,山道曲折,不比平原地区,我忘记了先瞄一下,抱着枪就扣动了扳机。


子弹射出去,风猛烈地呼啸着,子弹的轨迹在风中出现了偏转,没能打中狼的要害,子弹从一只狼的嘴中穿过,先是崩断了它的一根獠牙,接着穿过去,打烂了另一只狼的鼻头。


鼻头是狼非常重要的一个部位,它们就是靠着灵敏的嗅觉来搜寻猎物的踪迹,鼻头被打烂,就意味着这只狼以后将失去独立觅食的能力,它只能凭着好运气,捕抓近在咫尺的猎物。


我这种打伤了又没打死的做法,在狼的眼中看来,是嘲笑它们战斗力的一种挑衅,两只乌毛公狼放开了多吉大叔,一前一后地窜进窄窄的山道,向我猛扑过来。


我大声冲山道上喊:快走,别管那些羊!一边放下怀里的枪,把尖刀紧紧地抓在了手里,两只狼已经扑了过来,我急忙一矮身,左手抄起地上的枪,用枪杆子顶住了猛扑过来的狼的胸口,右手往前一递,尖刀刺穿了狼的咽喉。


尖刀先刺死的这只狼被我打断了一根牙齿,另一只烂了鼻头的狼还没来得及扑过来,一见前面的狼被刺穿了咽喉,鲜血飞溅,急忙半空一个扭身,爪子在山壁上一按,落到了距洞口半米远的地方。


我用脚一蹬,把死了的狼踹出去,尖刀顺势从狼的咽喉中抽出,“噗”的一声,狼血喷溅,我急忙往旁边一侧身,狼血溅红了半边坑洞。


烂了鼻头的狼犹豫了一下,没有向我扑过来,按理说,狼是一种复仇心理极强的动物,在刚才那只狼被刺死的时候,它完全可以趁机向我发起夹击,但是这只狼却没有,瞪视了我两眼,忽然掉转身,再次去扑咬被狼群切断在山道上的那群羊。


我有点莫名其妙,可能这只狼算是狼群中的一个中庸者,比较善于明哲保身,也或许,这样大批的一群狼只不过是在冬季的时候才会组团出来猎食,而事实上,它们的内部却是各自为营的独立的团体?


不管是人是狼还是任何一种动物,团结才是力量,聚则为石,坚硬的石,攻而不破,乱则为沙,轻浮的沙,一吹即散。


我再次探出半边身子,向山谷两侧的山坡上以及山道上观察,终于瞧出了一些端倪,这些狼虽然是一起从藏边迁移过来的,但事实上,它们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大家族,只是在长期的迁移过程中,不断地有狼群加入,最后才壮大成这样一个群体。


这些狼的毛色和体型粗看差不多,细细观察之后,就可以发现还是有很大差别的,这些狼不是属于一个种类,应该有三、四个种,体型、毛色都有不同,有的毛色偏灰,有的偏暗,或者偏黄,而且四肢的长短以及胸骨的宽窄都略有不同。


最明显的就是头部和吻部,有的脑袋后端偏突,有的则比较平缓,有些狼的吻部很尖细,而有些狼的吻部又比较短而且宽。


按道理说,不同种群的狼就应该分别有一只属于自己种群的头狼,可是在这样严寒气候的逼使之下,这些不同种群的狼凝聚到了一起,于是,新的大家庭就必须选出一个新的领袖,我想到了那只复仇的老狼。


那只老狼就是在残酷的竞争中被现实所淘汰,新头领夺取了它的王位,但是,像这样一大群狼,我相信,即使是一个新头领,也不能拥有多少完整的指挥权,并且,还时时要受着被夺权的危险。


家族太庞大,种群太多,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强大,但实际上也并非是件好事,集权必然导致分化,分化则必然乱政,乱政的后果又是什么?自然是要被对手逐个击破!


我找到了这些狼的弱点,准备利用这一点来对付这些凶残的狼群,我再一次向山道上观察,多吉大叔已经赶着一批羊群安全撤离,十几只乌毛公狼截断了羊群尾部的一批老弱妇孺,这一批羊被它们拦在山道上,正在逐个捕杀。


可怜的羊们逃不出这十几只狼的包围圈,几只狼围在了羊群的外边,另外一些狼就冲进去撕咬,羊们凄惨地哭叫了一会,就渐渐没了声息,被狼一只接一只咬死,然后拖走。


怪不得山谷两边的狼一直没有动静,它们只是守住了羊群的退路,然后就等着一早埋伏好的另一队狼出击,最后一起分享猎物。


但是,看样子,这一批乌毛公狼没打算要和自己的族友们共享捕到的那些羊,它们把咬死的羊拖下山,还没拖到一半,就忍受不了羊肉的鲜美,开始有滋有味地进食了。


乌毛公狼的擅自违约,惹恼了另外两队狼群,在狼群中私自撕破预先约好的同盟条例是一件不可饶恕的罪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