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一十四章、包围

华文庸 收藏 5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URL] 大叔,有狼!我一边喊,一边抱紧了枪,把子弹推上枪膛,羊群已经在惊恐地发抖,连叫声都是颤颤的,像盒式录音机卡了磁带似的。 这些狼并没有在我们到来之前就在这里预伏,不然的话,我和多吉大叔也早就发现了,起码雪地上会有狼的爪印,它们好像也只是路过这里,然后探头来瞧瞧,结果就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大叔,有狼!我一边喊,一边抱紧了枪,把子弹推上枪膛,羊群已经在惊恐地发抖,连叫声都是颤颤的,像盒式录音机卡了磁带似的。


这些狼并没有在我们到来之前就在这里预伏,不然的话,我和多吉大叔也早就发现了,起码雪地上会有狼的爪印,它们好像也只是路过这里,然后探头来瞧瞧,结果就发现了一顿美餐。


这些狼像憋了一冬的羊群一样,也非常的饥肠漉漉,一看见肥美的羊们,就兴奋地流口水,然后昂起头向天嚎叫,提示周围的其它野兽:别想打秋风,这块谷地已经被老子们占领了!


怎么办?那支破烂土猎枪只有四发子弹了,本来还有六颗,上次狼群袭击村子的时候,格桑又用掉了两颗,而且射程也不远,就算能打死四只狼,可我们还有两个大活人和一大群羊怎么办?


山坡上的狼看起来好像有二十多只,一颗一颗地数过去,一大排狼头,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


我的担心还没完,山坡的另一边又是一阵狼的嚎叫,忽然间,又齐刷刷地冒出二十多只狼来,山坡两边的狼一呼一喝地嚎叫着,互相呼应,开始划分餐桌。


这些狼是一个族的,从山坡的两边夹住了我们,我们就像是摆在餐桌上的自助食品,正等着狼们来大快朵颐。


这个时候不能乱,我虽然心里也很紧张,但立即就冷静了下来,我把枪递给了多吉大叔,留着他防身,然后拔出了绑腿里的尖刀,紧紧地握在手里。


硬拼,其实不是个办法,但我知道,狼的主要目标是羊,在狼的大脑所储存的食物信息中,细嫩的羊肉远比粗涩的人肉要好吃多了,如果我们肯放弃这些羊,完全可以大摇大摆地从狼的包围中走出去,狼也不屑于来咬我们,那只会浪费它们的时间和精力。


可是,放弃了这些羊,多吉大叔的一个冬天怎么过?开春以后的明年又怎么过?我不准备就此放弃,一定还会有更好的办法,我看得出狼群还在观察,没有准备立即发动进攻,就赶着羊群往山谷的另一边退。


多吉大叔更不打算放弃这些羊而求得自保,羊群就是他的命,草原上的牧民永远也不会屈服于狼的尖爪利齿,他抱紧了怀里的枪,挡在我后面,慢慢地往后退。


羊群已经被赶到了山谷的另一边,这是两山夹缝间的一片空地,有一条羊肠小道从夹缝间穿出去,多吉大叔可以赶着羊群从这里撤退,而且这条路也特别窄,只要有人守在这里,狼群就不能进行大面积的围歼。


我对多吉大叔说:大叔,你先赶羊群走,我拦在这里。


多吉大叔说:那不行,我怎么能把你一个留在这里,那么多狼,还不把你撕成碎片?别看我是个老头子了,我对这些狼可比你要了解得多,你先赶羊群走,我在后面拦着,再说了,我有枪,安全。


安全个啥?我恼了,心里一着急,突然就学多吉大叔的口气,冒了句藏语出来,我说:那四颗子弹顶个屁用,狼毛都伤不到,这些可不是本地狼,就算你对狼比我要了解得多,可这些狼并不认识你,它们只知道肚子饿了就要找吃的,才不管你是人还是羊,你先走!


我一边喊,一边拉住多吉大叔的胳膊,把他往后推,羊群已经被狼群吓呆了,这时领头的老羊才反应过来,招呼着羊群,一只一只地往山路上退,老羊自己却站在山道口,断后。


我被老羊的这种牺牲精神所震动,羊都能如此,人还能不如一只羊?说什么也不能让多吉大叔留下来,我年青体壮,有的是力气和搏杀技巧,而多吉大叔却已经是个多病的老人了。


多吉大叔一把扯住了我的衣领子,冲我喊:不行,你跑得比我快,你先走,赶着羊群回去,赶得及的话,还能带大黑来救我,我先顶在这里,我看这狼一时也不会就冲过来,这些狼疑心大,我越是一个人站这儿,它们越不敢过来。


山坡两边的狼正好笑地看着我们,我不知道狼的心里又在打什么主意,它们看着我们把羊群往山道上赶,却没有急着要马上进行拦截或是攻击,只是有些犹疑不定地看着,前排的狼似乎有些想动手了,按着前爪,跃跃欲试。


时间不多,哪还容得我们两个在这里浪费口水,我就像以前在部队里时那样,脾气又暴躁了起来,也不管多吉大叔再说什么话,一把揪着他的衣领子,把他提得双脚离了地,大喊道:别说那么多!快点回去!


多吉大叔被我推得一个趔趄,一屁股跌坐在山道上,蜂拥的羊群挤着从他的身边往上跑,多吉大叔老胳膊老腿的,可能是被我这用力地一推,竟然给推伤了,他捂着腰子站起来,喘了一会气说:那好,我先把羊赶出去。说着,把怀里的枪抛给了我。


我听出来多吉大叔好像有话没说完,他只说了一半,我没时间去猜他没说完的另一半话,接过他抛来的枪,往左右观察了一下,准备找一个可以据险藏身的地方,来抵御狼的攻击,然后要一直等到多吉大叔安全的撤退,我才可以找机会脱身。


羊群一只接一只地挤进了山道,因为恐惧和紧张,羊们一直在咩咩地叫,我找了个山壁上的坑洞,这个坑洞有一米来深,约两米宽,显露在山道的一侧边上,我躲在那里,刚好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绝佳位置。


老天总算是眷顾我,在濒临险境的时候,还预先就安排好了一个可以容我藏身的地方,只是藏身的地方安排得不大好,夹在山道的入口处,风从两山的夹缝里吹过来,又冰冷又猛烈,身上的热量一下子就被吹散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浑身的冰冷,整个人像是条冰棍子一样,戳在坑洞口。


山坡两边的狼还是没有动,像是守在道路两边的杀手,我奇怪这些狼对于羊群的逃跑竟然可以这弱无动于衷,它们被风给冻得僵硬了吗?失去知觉了吗?


我才不会傻到这样想,狼像獒一样是生活在大草原上的动物,它们从小就是从严寒中成长过来的,厚实的皮毛才不会畏惧这样的大风雪,狡诈的狼一定是在玩什么阴谋诡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