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六 第一百一十三章、雪谷遇狼

华文庸 收藏 4 1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size][/URL] 第二天,仍然是个好天气,扎西木夫妇一大早就起了床,在外面哐哐当当地敲,修补他们家的门,我刚趴着打个盹,就被吵醒了,跑到屋外一看,天才刚亮,还带着沉沉的烟灰色。 多吉大叔披着衣服走出来,先去窝里看了大黑,看到我不听他的劝嘱,半夜就给大黑洗了伤搽了药,又见我没出什么事,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第二天,仍然是个好天气,扎西木夫妇一大早就起了床,在外面哐哐当当地敲,修补他们家的门,我刚趴着打个盹,就被吵醒了,跑到屋外一看,天才刚亮,还带着沉沉的烟灰色。


多吉大叔披着衣服走出来,先去窝里看了大黑,看到我不听他的劝嘱,半夜就给大黑洗了伤搽了药,又见我没出什么事,也就没说什么,唤醒格桑,做了些吃的,然后说趁着天气好,今天还要去放羊。


我看了看天色,说:要不晚点,现在还太早了吧?


多吉大叔一边打开羊栅栏,一边揣了几张饼在怀里,拿了两块干羊肉,说:今天得走得更远,咱们要越过这一大片雪原,到靠近谷口的山坡下去放羊。

我问多吉大叔,为什么要走那么远,天黑前能赶得回来吗?


多吉大叔说:赶得回来,看见圈里的那只老羊了吗?老羊识路,也会看天色,它会带着羊群往回赶,我们跟着跑就行了。附近的草根不能再让羊群去吃了,野鼠野兔拱了一遍,羊群再拱一遍,明年开春就发不了芽啦!


我忽然觉得心里一阵憋闷,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哪里不对劲,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隐隐有种预感,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以为这预感是应在大黑的身上,就急忙跑到屋里去看她。


大黑好像知道我们今天要去很远的地方放羊,她听到羊圈里的羊们在欢快地叫,就站起来,想走出去看,大黑从小是吃羊奶长大的,对羊们有着一种不寻常的依恋,即使她现在也已经做了母亲,还是没有改变。


铁链子扯住了大黑,大黑走不出去,她沉默地站了一下,喘了口气,就像是人类叹气一样,有些哀伤地又走回窝里,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她可能是想陪我们一起出去。


我过去抚摸她,说:乖,在家里等我,天黑就回来。


大黑听说我要走,忽然一口咬住了我的裤脚,使劲往后拖,我以为她是舍不得我走,就摸摸她的头,让她放开,一边劝她,可大黑死活就是不松口。


格桑以为大黑又发狂了,吓得连声叫他阿爸,多吉大叔也吓着了,操着一根木棍子就冲进了屋里,喝斥大黑,举着手里的木棍子吓唬她。


大黑才不惧怕一根木棍子,她皮肉硬实,木棍子打下去,就像给她挠庠庠一样,多吉大叔没办法,只好走过来,用木棍子撬开了大黑的嘴巴,我这才把腿扯了出来,扯出腿的那一瞬间,心里那种奇怪的不祥感又忽然阵痛了一下。


难道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是应在大黑的身上,还是应在羊群的身上?我不迷信,但是我相信预感,我劝多吉大叔:大叔,要不,明天再去放羊吧?我看大黑有点情绪不太正常,今天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多吉大叔坚持要去放羊,说:我看了天色了,鼠们兔们都在修窝补洞,没准这两天还会有一场白毛风刮过来,一封了山,羊群可就没有吃的了,不知还要捱多久,今天也难得天气好啊。


我想了一下,多吉大叔说得也有道理,但又不放心,大黑的情绪有些焦躁,把铁链子挣得哗啦啦地直响,一边急得用牙去咬铁链子,铁链子被她咬出了一个个的牙印。


我沉默不语,又想了一会,带上了枪,把尖刀插在绑腿上,这才和多吉大叔一起赶着羊群出发。


今天天气看起来很好,暖暖的,很大的阳光,积雪反射出强烈的白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我们拉低了帽檐,半眯着眼睛,在羊群的带领下往前走。


在雪地里,动物比人要机灵得多,它们会探路,也知道如何避开潜在的危险,这一点上,人的预感还不如动物灵敏,走到有树的地方,羊群就会往树荫下面走,躲避阳光的直射。


一直走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能远远地望见那个小山谷,我和多吉大叔加快脚步往山谷里走,羊群好像知道到了山谷,就有美食吃了,就撒着欢地往前跑,我和多吉大叔赶到山谷边上的时候,羊群已经冲下山坡,去谷地里拱草根草芽吃了。


我拿出吃的来,掰成小块,递给多吉大叔,多吉大叔一边吃一边用手扒开身边的积雪,积雪下露出泛着微绿的草皮。


他扒拉了一会草皮,说:肖兵,你瞧,谷地的气候要温暖许多,草根还是绿的,有些都看得出里面冒出的草芽了。


我惊叹于春天会来得如此早,多吉大叔告诉我,只是谷地的气候相比较来说,比别的地方要温暖些而已,秋天的草根还没有冻死,里面就会裹着一些嫩芽,要等到春天发出新芽来,那还要等很久了。


我们正聊着天,一阵风吹过来,忽然有些阴冷,再抬头看时,阳光正在一点一点地向山坡后退去,大片的浓云涌过来,把原本晴朗的天空一点一点的又遮盖了一个严实,气温突然下降,天色开始阴暗。


大草原的天,娃娃的脸,真是瞬息万变,不会突然就下场暴风雪吧?我问多吉大叔。


那可就不好说,要下雪也就是眨眼间的事,说下就下,你瞧,风已经刮过来了。多吉大叔说。


风真的已经刮过来了,我一转头,就被一股风扑面打在脸上,还卷着一团树上吹落的碎雪,正打在我左眼睛上,我把左眼上糊的雪抹掉,再睁眼看时,天色就已经黑了,风一阵比一阵紧地吹,越来越吹得疯狂。


羊们还在山谷里撒了欢的跑,它们要赶在下雪之前饱餐今年冬天的最后一顿青草,多吉大叔向山谷里走去,呼喝着,把撒欢的羊群往一起赶。


一片雪花飘散落在我的手背上,因为气温很低,雪片还没有融化,很宽大的雪片,几乎有半个手背那么宽,让我立即想起了天子峰山顶上的暴风雪,我立即站起身,往山谷里冲去,帮多吉大叔一起把羊群往山坡上赶。


羊还没有赶上山坡,我就看见山坡的顶上突然像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露出了一大片黑鸦鸦的狼头!


这些狼很强壮,有一颗粗大的头颅,长着宽宽的大嘴,还有匕首一样锋利的尖牙,强而有力的四肢,奔跑起来快如闪电,纵跃灵敏,一扑之下,绝对能以压倒性的优势把一个大活人按倒。


这些就是从藏边迁移过来的外族狼,凶残,贪婪,它们不知道更深层次地领悟狼与羊和牧民之间的特殊生物链关系,它们只知道饥饿的时候要吃东西,吃光了之后再怎么办,它们也根本不会去多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