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路边火锅店

人物:某物业下班保安(男女均有)数名

时间:傍晚


保安A:哥几个,来,吃!

保安B:吃,我说A哥,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请大伙儿吃饭?

保安A:嘿嘿!告诉你们,我们的苦日子就快过去了。

保安C:A哥,知道您平时消息灵通,怎么着?有什么内幕新闻?

保安A:我先卖个关子,哥儿几个,我先问你们一句话,你们觉得咱这日子过得咋样儿?

保安D:这还用说吗?真TM不是人过的日子,自从队长走了之后,这小区里谁TM见了咱都不拿正眼瞧咱,就连以前捡破烂的老豁豁儿都敢撇着嘴跟我说话,上次我想跟他要根烟抽,这老小子就递给我根红梅,以前哪次不是给硬中华的?虽然我知道他那中华是假的,可拿在手里也倍儿有面子不是?

众保安(齐声道):可不咋的?

保安A(神秘地一笑):弟兄们都受苦了,有人托我给你们带个话儿,只要你们按他的话做,保证你们以后吃香的喝辣的,金票大大的。

众保安(七嘴八舌地):谁啊?谁啊?A哥,您就别卖关子了。

保安A:你们猜,我昨天遇见谁了?

众保安:谁?

保安A(笑):我昨天下了班,骑着车,正走到采花街.....

保安C(窃笑):A哥,我记得你家在城东吧?你到采花街干吗?那可是在西边。

保安E(也窃笑):这还用问?肯定是去瞧咱小红嫂子去了呗,小红嫂子嘴巴甜,活儿好,又会疼人儿,咱A哥一天不看她一次,心里能舒服得了?

保安A:去去去!你俩小王八犊子,尽扯些没用的,那时候还不到六点,小红还没上班呢,我瞧得着吗?你俩再扯淡,我就不说了啊!

众保安:就是就是,咱A哥是那样儿的人吗?A哥哪次去看小红嫂子不是带上我们一块儿去的?你俩自己罚一杯。

保安C、E(对望):那咱俩走一个?走一个。

保安A:我接着说啊,我正走在采花街上,忽然看见一个人,看着背影特别象一个人,你们猜是谁?

众保安:谁啊?

保安A:我从后面看啊,他特别象我们队长。

保安B:哪个队长啊?

保安C(伸手给了B一个瓢儿):你Y脑子进水啦?我们有几个队长啊?在我们眼里,只有一个队长,永远的队长!

保安F:说得对,我们永远就只有一个队长!来,大家别光顾着听A哥说,尝尝这鸡爪子,凉了可就不好吃了边听边吃。A哥,您受累...

保安A:好,我当时就觉得,这人背影儿怎么就那么眼熟呢?可我当时楞没想起来,为啥呢?因为这个人吧,和队长差得也太多了,头发变长了,腰也细了,屁股还圆圆的,象个女人。

保安G:A哥,你喝高了吧?一个女人怎么会让你觉得象队长?这茅台啤酒不上头啊,难道是假的?

保安A:老子当时刚下班,怎么会喝酒?我知道队长是男的,可前边这女的吧,不知道怎么的,就让我觉得她象队长,很象,后来我一想啊,可能是她走路,简直和我们队长一模一样,肩膀子两边晃,手背在屁股后头,大胯子撇得特别开,还有点外八字。

保安H:你这么一说,还真象,咱们队长平时可不就这么走路?A哥,后来呢?

保安A:我越瞧她越觉得迷糊,后来干脆紧蹬了几下,绕到她前头,然后把车子停在路边上,仔细盯着她看....

众保安:后来呢?

保安A:还真是个女的,不认识,不过长得还挺漂亮...

众保安:切!

保安A:MD,你们别急啊,我这不还没说完呢吗?那女的吧,一看见我,突然就对我一笑...

保安I、J:行啊A哥,魅力够大的啊,一妞儿主动对您笑,后来呢?你俩是不是就....

保安A:去你X的!老子是那样的人吗?我都不知道这妞儿是干吗的,万一是想跟老子玩仙人跳呢?怎么着也得问清楚吧。

保安K:A哥,别光顾着说,吃块臭豆腐,这是您点的。

保安A:好,吃!(夹菜)

保安L:A哥,您怎么爱吃这臭豆腐了,我记得你以前没这爱好啊?

保安A(咀嚼,含混不清地):嗨!我以闲是不师勒个(我以前是不吃这个),沤来续公师沆保安回混班的和侯(后来去公司上保安培训班的时候),呕个告乖黑欢丝,天天在丝臭豆腐(有个教官喜欢吃,天天在吃臭豆腐),我矮未她带害了(我也被她带坏了),(咀嚼,咽)这臭豆腐自己觉着香就行了,哪儿管别人闻着臭不臭呢。

众保安:喝酒喝酒!

保安A:扯远了,我接着说啊,这小妞儿冲我一笑以后,就在我面前站住了,还叫了我的名字,对我说:‘老A,不认识我了?’

保安M:A哥,是您以前的老相好吧?

保安A:滚蛋!尽扯犊子!不过我当时吧,心里还真就这么想的,我就问:小姐,你认错人了吧?那小妞儿冲我一笑说,没错啊,你不是老A吗?我心里就纳闷啊,她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呢?那小妞儿看我没搭理她,又是一笑,你还别说,她这一笑,又让我想起队长来,队长以前有时候就这么笑,鼻孔翻着,嘴唇嘬着,牙花子都能看见了。

保安N:嗯,队长以前笑起来就这么难看!

保安O(瓢儿):去你Y的,什么难看,那叫个性,我们小区人多了,你见过谁能象我们队长笑得这么难看,呸呸呸,是笑得这么有个性的?有本事你这么笑一个我看看,A哥甭理他,您接着说。

保安A:我就问她,小姐,你怎么认识我,我们以前见过吗?她笑着问,怎么?才半年没见就不认识我了?说完,一只手提溜着裙子,一只手叉在腰上,在我面前转了个圈。你们还别说,她不转圈我还没在意,她这一转圈我才发现一个问题,你们猜,怎么着?

保安P:A哥,您就别卖关子了,弟兄们都等着听您说呢。

保安A(得意地一笑):她有喉结!真的,她转的时候,我从侧面一眼就看见了,她有喉结。

众保安(吸冷气):啊?!

保安A:我当时就傻了,心说,嘿,整天说人妖人妖的,今天总算碰上个活的。她转完圈子,看见我直眉瞪眼地瞅她,冲我打了个榧子,说,老A,上烟!我心里一激灵,你们想起来没?我们队长以前管人要烟的时候,就这个德行。

保安Q:靠,可不咋的?队长每次不想抽自己的烟了,就冲人响个榧子,这妞儿怎么跟队长一个操行!

保安A:我当时更傻了啊,烟也没拿,只管看她,她也不恼,自己从我口袋里把烟掏出来,我心里直扑腾,她连我放好烟的口袋都清楚,你们应该知道,我平时自己抽的烟都是石林,在左边口袋里,给领导抽的软云都是放右边口袋的。

保安R:对啊,上次我从你右边口袋里掏了根软云,你一星期都没给我好脸色看呢,后来楞是让我赔了你五根油条,三碗豆浆,还有八个肉包子才算扯平。

保安A:你大爷!老子是饭桶吗?

众保安:不是!......你是饭缸!

保安A:靠!别打岔,谁再打岔,以后就去F楼C楼巡逻!

众保安:啊?

保安S(女)(扯住A的胳膊摇):A哥,人家不敢了,人家都听你的,A哥其实最好了!那F楼C楼的业主最不讲社会公德了,整天往楼下扔瓜皮,人家上次踩了一下,屁屁摔得到现在还疼呢,不信你来摸摸。

众保安(淫笑):S妹妹,我们不信!

保安S(继续摇):A哥哥,他们欺负我!

保安A(搂住保安S):放心,有哥哥我在,他们谁敢欺负你?

众保安:有奸情!

保安A:你们还听不听了,不想听我不说了啊!

众保安:听!

保安A:她点上烟,吸了一大口,看着我不说话,我揉了揉眼睛,MD,没错啊,是个女的啊,可怎么和队长这么象呢?她笑,又露出牙花子,问我,怎么,是不是看我象一个人?我说,对啊,你特别象我以前的队长。她说,哦,怎么个象了?我说,走路象,动作象,连说话都象,只不过,我们队长是个男的啊。她对我勾勾手指,我不知道怎么就把头伸过去了,她一伸手就在我脑袋顶上拍了一记说,你怎么这么笨呢?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个国家叫韩国,还有个国家叫泰国啊?

保安T:我知道我知道,听说韩国人喜欢整容,泰国出人妖,那人妖可漂亮了。

众保安:对对,A哥,她这话啥意思啊?那韩国泰国和咱队长有啥关系?

保安A:我当时也纳闷啊,不过她拍我的时候,我看见她的手了,你们注意过没?队长的右手中指特别的长,那是他从前和人合伙养鸡作下的,我和他聊过,他以前和别人合伙养过鸡,等鸡养好了以后,让他的那个朋友拿出去卖,卖完了,他再去找那个买主,说人家买的鸡是偷了,非要人家再给他一次钱,就这么,一只鸡卖两次,没几年他就发了,要不他哪儿来的钱在老家起房子,娶媳妇,开修车铺子?他那根手指,就是为了证明鸡是他的,专门捅积屁股眼儿用的,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捅鸡屁股眼儿就能证明鸡是他的。

保安U:可能是队长技术好,捅得鸡很舒服。

保安A:别打岔,我看了她的手,又想想她的话,明白了,眼前这女的,八成儿就是咱们队长,我就喊队长以前的外号,大壮!

保安V:对,我们队里前五个,队长是大壮,A哥是二壮,一直到五壮。

保安A:她一听我喊,知道我认出来了,哈哈地直笑,拍了拍我膀子说,行,你小子还没把我忘了,我当时眼泪哗哗地啊,我一把抱住她说,队长,你可回来了,我们想死你了。她摸着我的脸说,这半年你们遭老罪了吧?我说,可不咋的?你不在,我们被人欺负得可惨了,跟三孙子似的,连啃只烧饼都能被崩掉几颗牙。她说,你回去,跟弟兄们说我回来了,我现在呢,在一家新的小区里做保安队长,这个小区呢,业主人少点,不过都是大款,脾气大,不过我跟现在这家物业的老总关系铁,平时人家投诉我,老总都不搭理,所以这些大款都被我修理服气了,个别不服气的我也让他们蹲黑屋子里反省去了,你跟弟兄们说说,再坚持几天,听说我们这家物业正准备兼并你们那家呢,到时候咱又是一家人了,凭我跟现在老总的关系,到时候,这两个小区还不是咱弟兄的天下?

众保安(激动地):太好了,队长回来了,咱有盼头了!

保安A:弟兄们,知道我今天为啥请客了吧?队长来了,咱的苦日子到头了。

众保安:乌拉!

本文内容于 2008-12-20 17:38:01 被铁血不能没有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