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官卖官”已经成为败坏执政党干部队伍素质的首要诱因,此毋庸置疑。由于“买卖官位”的存在,使那些较之地痞流氓无赖泼皮还恶劣得多的黑恶头子、坊间恶霸、野心政客等,得以借助金钱的魔力纷纷涌进官员行列并执掌权力。这些人手握大权后非但作恶多端为害一方,还疯狂地横征暴敛钱财以便买更大的官掌更大的权,一步步向上逾越和渗透。他们当中有的已被揭发出来或受到惩处,然而为数更多“买了官卖了官”的仍安然无恙毫发未损,身居要位手握权力继续在肆无忌惮祸国殃民。有鉴于此,对于那些凡是“买了卖了”官的,不能就这样轻轻放过,不了了之,必须要追查到底,彻底将之从干部队伍中清除出去!


我们常常看到的现象是,当某个买卖官位案件暴露后,往往只有一个或几个卖官的受到制裁,其余的买官者则大多不受追究;反之亦然,有的只处罚买官的而放过了卖官人,因而使得那些未被触及者依然安享着“买卖官位”带来的各种利益和特权。这至少从客观上纵容助长了新一轮的买卖官职的形成。


黑龙江省绥化市委书记马德“以职位论价”公开卖官一案,涉案的260多人绝大多数是向马买官的,其中绥化市各部门的一把手就达50多人。到目前为止,似乎只逮捕了马德等几人,其余的仍在逍遥法外。这些不是基于工作实绩突出、而是用钱“买上去”的官们,整天沉迷于满足一己和家族抑或小集团利益,根本不去实践“为人民服务”和“****”等宗旨,又如何指望他们带领群众奔小康?以黑龙江省“粮仓”著称的绥化市,如今还有省级贫困村500多个,贫困人口40万人,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人均不足2000元。可是作为绥化市的最高领导者马德,其卖官的财产“积累”,据有关媒体报道,竟有2000多万之巨。如果马德还有一点点责任感,能够稍稍念及其治下人民群众的冷暖疾苦,也不至于那样猖獗地恣意“卖官”。


在吉林省长春市工商局经济违法稽查分局长展文波的买官案中,那些向展文波等卖官的人迄今也还没被处理,仍然是悠哉游哉。劣迹斑斑、集“五毒七害”于一身的黑恶头子展文波,早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了,却因为他大撒金钱而得以“逢凶化吉”,屡抓屡放,而且还买到实权在手的官职。一个犯下诸多经济违法犯罪案件的人,却堂而皇之地担任着“经济违法稽查局局长”职务,多么讽刺又令人不可思议!这就是卖官的恶果。此案中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每次向展文波卖官的人,职务肯定都高于展,不然就没有“卖官”的决定权;其二这些人肯定不止向展文波一个人卖了官,其他的卖官者也应在追查之列。


“买官卖官”现象并不是近几年才有的,早在10多年前就已引起中央关注,只是而今的蔓延加剧有些令人始料未及。绥化的马案和长春的展案不过是冰山一角。无须讳言的是,“买官卖官”使那些连一个合格公民都远远不如的“社会渣滓”们,迅速而大量地涌进执政者行列,导致官员道德价值观念迅速堕落和官场生态环境急剧恶化。对于此类“买官卖官”现象,应采取有力措施,坚决铲除。有鉴于此,对于那些“买了官卖了官”的人要逐个追究,剥夺他们非法攫取的好处和利益,予以应有的制裁和打击,坚决遏止“买官卖官”的黑潮,不能总是“下不为例”地不了了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