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看看几个价值观扭曲者的歪理邪说




当眼下社会的道德状况和价值观念日益呈现病态时,相应地也会形成一些心理和人格趋于扭曲的道德堕落者。他们为了一己能够“出名”和轰动,置基本的公德、良知和主流价值观于不顾,完全抛弃了作为公民所应有的起码廉耻意识及社会责任感,竭力追逐“一语惊天下”的耸人听闻效果,沉溺于自恋狂式的自我炒作。他们不惜以种种歪理邪说来妖言迷众、蛊惑人心,造成人们思想和价值观的极大混乱。什么谰言能引人关注就说什么谰言,什么谬语能让人瞠目结舌就散布什么谬语,竞相攀比着抛出的诡论一个比一个不负责任,一个比一个肆无忌惮,一个比一个寡廉鲜耻。遂使得“假恶丑”嚣张肆虐,“真善美”式微敛迹,导致当今社会的价值、道德、舆论、风气等,成为有史以来最浑沌最低劣最紊乱最腐败的时期。尤为严峻的是思想、文化、政法等领域恶株毒草蔓延,香花美葩不再。




其一李XX,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导师。她在抛出“一夜情权利”和“乱伦非道德化”等怪论之后,近日又在博客上力挺换偶,称没有道德问题,称聚众淫乱罪已经过时,换妻是公民合法权利,应当受到保护云云。


李XX力倡“性解放,换妻,一夜情和反对聚众淫乱罪”等言论,严重地毒害了人们心灵与精神世界,极大地干扰破坏了美德良俗和精神文明建设,产生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作为社科院的导师连续散布如此荒唐之言,人们除了担心她将会把学生“导”向何方之外,更忧虑其心理上所形成的变态和障碍,以及精神上的妄想分裂症状继续发展下去,说不定又要放出什么污染社会的谬论。显而易见,一名负责任的从事社会研究的科学工作者,断然不会放出这种戕害心灵、荼毒社会的言词。其不负责任已达“登峰造极”。


其二贺XX,北大教授。要求“废除死刑”。这一要求并不是贺的创造发明,几年来在司法界早就有人在鼓噪了。贺充其量是在“陈词滥调”重提,而且“摘桃子”和抢收割的意图明显。


如今有死刑存在,尚且是恶性杀人重案接连不断,诸如陕西的邱兴华一次杀死10人,连12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吉林的石军杀死10余人。2006年11月27日,贵州兴仁县长文建刚一家六口?被灭门,仅仅在14天之后,甘肃临夏中级法院刑二庭庭陈义明一家四口又被灭门等等。雄辩地证明了死刑非但不能废除,还要坚决地实施于那些疯狂杀人的罪大恶极分子。乱世离不开重典。无可置疑,死刑是对犯罪分子最具威慑力的惩罚手段。也是罪深恶重分子应得之惩罚。一旦废除死刑,各种严重刑事犯罪分子必将解除了最忌惮的惩罚,而更加无所顾忌地疯狂犯罪,使得我们所面临的杀人等犯罪黑潮更为汹涌泛滥,治安也愈发难于整治,届时社会的安定和谐,人民群众都将无宁日了。贺胡诌的取消死刑的理由也根本不成立,而且仅是未经证实的他一人之言,不足为凭。


其三张XX,湖南某大学教授。他提出要“取消中医”,并胡乱拼凑了中医的所谓“三大罪状”,恶毒污蔑中医起源于“巫术”,全盘否定中医的实效性、物质性和科学性。


张XX是一个十分典型的、不自量力的跳梁人,他强加于中医的三大罪状更是一派胡言,不值一驳。其梦游般的言行,充分暴露了民族虚无主义和自我膨胀自大狂的嘴脸。中医在中华民族从古到今的繁衍生息和进步发展中居功至伟,是千百年来华夏人民抗击病魔疗疾祛灾的主要手段。中医通过望闻问切手段,以其“固本培元、辩证施药、本标兼治”理念,在从古到今的实践中显示出独到的优势和显著疗效,构成祖国传统医学宝库的根基、精华,以及我们民族医学的主流。中医的这种功昭日月,决不是一个吠日的“狂犬”所能诋毁抹煞。西医无法治疗或只能保守治疗以延捱时日的某些疾病,中医却能够将其妙手回春,化腐朽为神奇。科学的中医,伟大的中医,灿烂的中医,神奇的中医万岁!


其四刘XX,华西医院教授。他仅根据一些平常人都会有的行为就肯定“杀人恶魔”邱兴华有精神分裂症,攻击法院“不做司法鉴定难以服众。”对于非法剥夺10人生命,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邱兴华,刘无中生有地说其有精神病,胡搅蛮缠非要求做精神病鉴定,所提理由又可笑之极根本不值一驳,已迹近于撒泼放赖浑扯胡搅。那些杀人犯未落网之前啥病没有,一被抓住就都成了“精神病患者”。频频耍弄这种只能唬小孩子的把戏,来为自己挣名声的同时让罪犯逃脱惩罚,只能暴露出相关人等的拙劣和无耻。越来越多的杀人犯罪者,通过律师“提醒”其亲属捏造“精神病”保护而逃脱了法律应有制裁,这是值得司法机关严重关注的新动态。杀人犯轻易地逃避应负责任而逍遥法外,这对于被杀者及其家属是极不人道和极不公正的,对我们的法律也是莫大的亵渎和嘲弄。


刘XX以邱兴华“怀疑两个女儿不是自己的、有家庭暴力、抱怨妻子瞧不起、口供内容不连贯”等等,就证明其有精神病实在有些太“小儿科”。照此说来,世界上的人大概没几个不是“精神病”了。因为刘所列举邱兴华的“精神病症状”,根本不足以证明其有精神病。邱的这些举动是每个正常人都有的一些正常的应激或因果反应,竟不可思议地被刘协和煞有介事地渲染成“精神病”症状,这就是一个法学“泰斗”的鉴别和判断?可别贻笑大方啦!在事关重大杀人犯审理问题上的轻率之言,要用演绎杀人重犯有“精神病”使之免于一死的举动,这无论对于社会、对司法机关,还是对十多个被杀之受害人和其家庭,都是极其不负责任和不公正的。刘XX还无端攻击法院“不做司法鉴定难以服众。”按照刘的逻辑,把邱兴华鼓捣成“精神病”保留住这个杀人魔王的性命才算“服众”了。但这决不是服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众”,只能是服了企图用“精神病”来保护罪犯的刘协和等几个“护罪媚劣”者。


如果真的硬把邱兴华装扮成“精神病”而逃脱应有制裁,广大人民群众不但不服,而且会产生极大的心理不平衡和极度的不安全感。因为将有更多如邱兴华这样的“杀人魔鬼”横行肆虐疯狂屠戮人间。即使被抓住了,也会被刘协和这类的所谓“专家”戴上“精神病”保护伞而免于一死。这对社会、对人民群众、对被害人和其家庭都是无法容忍的。通过为残忍的杀人狂辩护,已经被某些“护罪媚劣”人视为自己出名的捷径。一旦出现重大的杀人犯罪分子,他们就争先恐后地为之撑来保护网,说杀人犯“有精神病”、说杀人犯“事出有因”、说杀人犯“不该死”等等,仿佛“该死”的反而是那些无辜的被杀人。


其五吴XX,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书记、教授。他日前提出“弃龙”说,在遭到广泛抨击和强烈抗议后,吴XX在接下来的采访中又明确表示:从未发表过“中国国家形象可能不再是龙”的观点,相反,他认为中国必须坚持将“龙”作为我们国家的标志,因为龙象征着中华民族勇敢、顽强和一往无前的精神。事情到这里似乎已经可以结束,但没想到事隔几天之后,上外语言文学研究所教授金立鑫又跳将出来,在自己的博客上力挺党委书记吴XX的“弃龙”说,再一次掀起“弃龙”的恶浪。


龙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图腾之一。一句“龙的传人”辐射出强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令每个感受到它的人无不心灵震撼,荡气回肠。它历经千百年的磨砺和陶冶始终不坠,成为华夏民族精神力的象征和物化。以“龙”为国家标志会引起外国的误解为由而取消之,显现出提议人的大谬不然和无耻之尤!我们是主权国家,怎能完全随着外国的“要求”起舞?那样和历史上的卖国贼、大汉奸有什么不同?那就不是主权国家了,可能连殖民地都不如。更何况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国家提出要求我们改变“龙”,可是吴、金等人却“心有灵犀”苦心孤诣,周到万分地替洋人想好了。当然了,即便有哪个外国真的提出这无理要求,也必将遭到中国人民的严厉谴责,否则,卑躬屈膝、奴颜媚骨地完全看外国人的脸色行事、我们何以再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们的国家形象和尊严将何在?


在弱肉强食的当今世界,有人要打你时总会找出种种借口,即“欲加之罪,不患无词”,如同在上游喝水的狼指责在下游喝水的羊污染了自己喝的水而将之吃掉一样。当你强大时,别说叫“龙”了,即使叫“宇宙无敌”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如果你积贫积弱不堪一击,,哪怕以“绵羊”为图腾,别人也不会放过你,照样将你肢解灭亡。因此,诡称“龙”会引起西方的误解完全是无稽之谈,荒谬绝伦,无耻之极!堪称是100%的洋奴意识。


在崇洋媚外风气最为浓烈、最鄙视自己同胞最自轻自贱的上海,出现吴、金两个一点也不奇怪。那里开会都不许说中国话而只能说洋语,沪上的许多女生前不久公开宣称:我们是为洋人而生的,结婚只找洋人。等等。不知自己尊严为何物的卑鄙萎琐相令人作呕,遭人唾弃。我们要珍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我们更不是为外国人而活着。吴、金二人用心良苦地去揣测洋人心思,竭尽逢迎、恭维和巴结之能事,却也未必能得到洋人一根臭骨头的赏赐。许多外国人也不同意中国“弃龙”,而且同样批判了吴、金二个的“弃龙”谬论。


为了自己的出名,就悍然不顾社会的公理、道德、责任、良知和正义。他们的言行多么荒谬和无耻,这样的专家、教授、泰斗白给都不要!他们象害虫一样只会危害社会。这些人为自己借“护罪媚劣”出名而窃喜不已,可是他们意识不到自己以“护罪媚劣,荼毒社会”为代价出的是臭名、恶名,无耻的名。让世人见识一下都是哪些无耻者在上窜下跳,见识一下是哪些人这么人格堕落、这么无耻之尤、这么私欲膨胀,这么臭名远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