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最是激情那棵草[乌龙山军团]

书库小说:《拿枪的女人》

作 者:芳草人家

链接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最是激情那棵草

——初读《拿枪的女人》


在烽火连天、山河破碎的峥嵘岁月,拿枪的女人已不让我们感到新鲜,然而,女人为什么拿枪,却也让我想看个究竟。

作者芳草人家在其新作《拿枪的女人》中,赋予了女主人公——拿枪的女人—— 一个富有深意的名字——麦草,同时也赋予了她草的品格,草的风骨,草的气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草的不幸让人唏嘘,草的顽强让人惊叹,草的进取让人击节。

女人,为什么拿枪?

麦草,这个豆蔻年华的女孩,本应在父母的羽翼下,求得一份安宁。然而,母亲的早逝,父亲的酗酒,却只能沦落到要给油坊老板吝啬鬼“油包四”做妾的地步。为了追求自身的幸福,她决定和自己的心上人——郝书成私奔。可就在她在大枣树下等候郝书成的时候,却等来了塌天大祸。光天化日之下,他惨遭日本兵蹂躏。羞愤难当的她,在得不到任何同情和安慰的情况下,只得投河自尽,以求解脱。后虽被无赖李跑救起,却又再遭强暴。

女人失身已属不幸,更何况雪上加霜。麦草,这个不幸的女孩,就像一棵遭人践踏的草,在风中痛苦的呻吟。如果说第一次不幸,让她绝望,让她痛不欲生,那第二次不幸和再次目睹日本鬼子的暴行,则激起了她的满腔仇恨。她恨,她恨李跑;她恨,她恨鬼子。

一声枪响,打烂了李跑的孽根;一声枪响,燃起了复仇的腾腾烈焰。女人的名字不是弱者,她成了拿枪的女人。她对天发誓,她要杀尽云良县所有的鬼子,为自己报仇,为云良县被凌辱的姐妹报仇。

作者从主人公的不幸遭遇入手,让读者直面其惨痛的的经历,给了我们一个女人拿枪的理由。行文中,再补叙事情的前因后果,使小说如风中之花,摇曳生香。同时也给读者留下了郝书成失约的悬念。

死吧,鬼子!

时势造英雄,在外族入侵,民族危亡的时刻,有多少从未碰过枪的泥腿子,拿起了枪杆子,有多少饱受欺凌的庄稼汉放下锄头,走进了抗日的队伍。麦草,这个已死过一回的女人,也要用枪,为自己讨回公道。

鸟枪袭敌,斧斫鬼头,她从死人堆里爬出;破窑藏身,衔恨练枪,她有了复仇的本钱。大路上飞石毙敌,枪击日寇;县城里孤身涉险,夜闹敌营,复仇的怒火让她忘记安危,复仇的欲望让她冲动难抑。而巧遇游击队,武一林舍命相救,终使这个孤身女子走进了抗日的队伍。

小说在渲染着战争的惨烈的同时,并没有忘记人物情感的描写。复仇的烈焰固然烧灼这麦草的心,而痛苦也像老鼠一样啃噬着她的心。作者以麦草受伤发烧时的梦魇,真实再现了麦草内心的痛苦。

重逢,一丝悬念待下文

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麦草,也困扰着读者,那就是郝书成为什么失约。她要问个明白,读者也要弄个明白。

郝书成,你在哪里?

在一场野战中,在华云支队,郝书成终于露面了。战前,当他在王家坟的“墓穴”中见到昏睡中的麦草,他是那么的激动,但由于任务在身,只能匆匆而去。战后,当他回到“墓穴”,再寻麦草,麦草却又无影无踪。他们能否走到一起,谜团能否被解开,我们静待下文。

作者适时的场景转换,悬念的巧妙设置,以及激情洋溢的文笔,使小说跌宕有序,张弛自如,回转有味儿。

妄谈,一点个人看法

作者以其惯有的抒情笔调,在麦草身上倾注着自己的激情,而作品中涉及的小人物,如马平、油包四等,也写得比较生动。衷心希望作者在塑造人物上有所成就,成功再现麦草的心路历程。因为一部成功的小说,都离不开丰满鲜活的人物形象。当然,小说的细节也要注意推敲,因为它也关系到小说的成败,也就是被读者接受的程度。比如在第一章《失身》中,麦草用猎枪打掉李跑命根子一节,如果不写“打掉”,而写打烂,就与后面所说的枪打一大片统一起来。这样,接下来不把李跑报复麦草的过程写得那么恶心,只写李跑箍住麦草的脖子,也不失精彩。

期待作者的精彩篇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