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被遗忘的历史!中国军舰的对外作战行动!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苏俄一片混乱,十月革命后,红军节节胜利,俄罗斯远东领土落入无政府状态。中国北洋政府想利用这个有利时机,参加对新兴政权的武装干涉,与美、英、日、法、德等国一同武力占据俄远东,并进一步设法收复东北失地。有这个想法,又怎么能实质性的响应苏俄对华宣言呢?

北洋政府一方面派遣徐树铮将军出兵西北,伺机收复外蒙古,一方面于1918年决定出兵俄国西伯利亚,参加联合干涉军。北洋政府在1919年10月24日发表出兵西伯利亚宣言。至10月26日,先后共有6批2000多名官兵,乘火车经哈尔滨赴海参崴,参加对苏俄干涉。中国陆军将驻西伯利亚军的司令部设在海参崴,陆军官兵分驻于海参崴、伯力、庙街等地,保护当地华侨,维护社会秩序,清剿白俄溃军变成的土匪。北洋陆军进驻西伯利亚的同时,中国海军海容号巡洋舰及其附属部队也到达海参崴。 北洋政府在最初阶段一路奏凯,不但顺利收复了已经失去了沙俄支持的外蒙古,而且已被俄国人实质占据的唐努乌梁海也被出兵西北的中国部队收复。因而更专著于自己的预案,西伯利亚方向在继续增兵。

1920年4月8日全国报界联合会等团体,欢迎苏俄对华宣言,全国学生联合会等主张与苏俄恢复邦交。全国各界无比欢喜,欢迎苏联这一宣言。但北洋政府却极为恼怒,4月29日电令各省查禁欢迎苏俄对华宣言。

北洋政府以武力稳定远东局势的同时也并非不与苏俄政权接触。1920年6月27日北洋政府非正式代表团访苏,列宁接见。苏正式声明八款:废除不平等条约以及以前获得的各种权利;废除治外法权;放弃庚子赔款;交还中东铁路,但直接利用须双方协议;互派外交官等。

1920 年9月27日苏俄发表第二次对华宣言。重申第一次宣言。宣布“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签立的条约全部无效,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放弃沙俄夺取的一切中国领土和中国租界。永远无偿地退还一切侵夺的中国权利。” 1920年11月30日北京政府与远东共和国第一次非正式会谈。远东共和国代表优林,正式宣言废除不平等条约。11月28日张斯?(lin)携回俄第二次宣言正本。 1921年2月11日北洋政府电复俄第二次宣言,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

1921年民国外交部向苏俄抗议其在江东六十四屯地区征税。 1921年3月14日远东共和国优林向北洋政府外交部表示,通商后将黑龙江以东、老沙皇侵占的六十四屯归还中国。但此时更多的是一种拖延之策。

随着俄国内局势稳定,北洋政府决策的短视便凸现出来,1922年10月苏军与远东军赶走了日本武装干涉者,攻下了海参崴,该年远东共和国并入了苏俄。派往远东的中国海军舰队只能撤到黑龙江内河屏护三江。中国出兵西伯利亚三年只起到了为苏俄政权顺利接收远东前的“联合国维和部队”的作用,不但光复北方领土没有了下文,连江东六十四屯这样在当时情况下的中国必得之地也一寸都没拿回来。

1923年,第三次对华宣言宣布“彻底放弃从别国人民那里夺得的一切领土……苏联对中国的政策也是如此。黑龙江省议会议员陈达光于此年重新提出索还江东六十四屯议案,旋即获得黑龙江对俄外交讨论会的响应,张作霖也采纳了此项议案。但俄国对此依然一再推委,已不再有实质性的响应。

1924年2月17日针对北洋政府迟迟不承认苏联,不签订中苏条约,北京四十七名教授,联名致函北洋政府外长顾维钧,敦促速建中俄邦交。1924年4月1日上海学生联合会等十余个团体,主张速签中苏条约,承认苏联。

1924 年5月31日中国与苏联为恢复邦交签订了《中俄解决悬案大纲》,《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第三条规定“两国政府同意在前条所定的中苏会议中,将中国政府与前帝俄政府所订一切公约、条约、协定、议定书及合同概行废止,另本平等相互公平之原则,及苏俄1919与1920年苏联政府各次对华宣言之精神重订条约、协约、协定等项。”第7条规定“两缔约国政府允许在本协定第二条所定会议中,将彼此疆界重新划定,在疆界划定之前,允许维持现有边界。”在同年9月苏联与中国东北地方政府签订的协定中也规定“缔约双方由双方组织委员会将彼此疆界重新划定。在疆界未行划定以前,允许维持现有疆界。”大纲还规定“老沙皇与第三国所订有碍中国主权及利益的条约概为无效,苏承认外蒙为中国之一部分,尊重中国主权,允许中国赎回中东铁路,归还一切租界,取消治外法权及领事裁判权,平等协商关税。同日恢复正常外交关系等。

从俄国十月革命到1924年,经过六年半以上,中国政府承认了苏联政府,并建立了外交关系。这离苏联击退十七国武装干涉,以及平定国内白匪武装叛乱,已至少两年了。苏俄政权已度过了最初的危险期,中国政府错过了讨价还价的最佳时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北方的失地还能指望俄国人还给中国吗?中国失去了一次收复失地的大好机会。

1924年7月16日黑龙江省长公署印发"中东路协定应行筹议事项"6条。包括边界问题、江东六十四屯问题、关税问题、航行问题、中东路问题和赔偿问题,令所属部门"逐条议复",以使定期开会讨论。然而在中苏边界谈判中苏联已毫无兑现承诺的表示。

1926 年3月25日中苏开始谈判界务问题。会议中中方提出“界务节略”,要求按照1924年的《中俄解决悬案大纲》第三、第七条和1919、1920年苏俄两次对华宣言的精神议定新的界约,重划双方疆界,归还帝俄侵占的中国领土。5月16日中方提出“中俄界约草案”,认为按照1919年中苏俄政府宣言的精神,中苏边界应根据1689年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和1727年的《中俄恰克图条约》重新划定。对此苏方代表表示对中方界约草案无法讨论,拟将此问题交中苏会议全权代表解决。此后中国政局动荡,中苏关系破裂,谈判无果而终。这样,两国疆界未能重新划定,两国平等新约也未能签订,中苏边界问题作为历史遗留问题,成为悬案保留下来。

1929年中东路事件爆发,中国东北当局战败。1931年九一八事件后,日本占领整个东北,中苏东部边界问题也就更无从谈起。而苏联在二十年代末至四十年代期间,乘中国国内混乱之机,又超越沙俄时代不平等条约的规定和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在乌苏里江和黑龙江地段,把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700多个中国岛屿划去600多个,面积达1000多平方公里。

十月革命后及1920年代苏联建立之初,还处于虚弱状态,因此中国在中苏边界问题上较为主动。苏俄态度也比较积极,调子也较高。然而事实上当时的中国处于军阀混战、四分五裂的状态,实际比苏联更加虚弱,又没有利用好有利的形式,因此在边界问题上一无所得。1929年的中东路事件充分显示了中苏实际力量对比。 “九一八”事件后中国失去了对东北的控制,边界问题也就不了了之。而后来的苏联虽然在宣传上显得十分友善,表示要和沙俄划清界限,然而在实际行动中没有作丝毫让步,不仅全盘继承了沙俄从中国侵占的大片领土,甚至侵占范围还有所扩大。这一段历史充分证明了一个国家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保护自己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1919年北京政府派遣舰队远赴黑龙江警戒, 1920年到达驻地。不久,爆发了“江亨”舰借炮给苏联红军炮轰日本军民的庙街事件(日人称尼港事件),造成舰队被日本扣留长达半年多,後经长期谈判方才解决。在各舰被扣同时的月间,吉黑江防筹备处已向戊通公司购买了江轮三艘改装为军舰,扩充兵力成立吉黑江防舰队。

到了1922年,中国内地军阀割据混战,北京当局无暇顾及这支远离中央的小舰队,逐渐成为张作霖的私人海军。1927年,东北海军吞并了渤海舰队,成为全中国实力最强大的海军。此时的东北海军分为以原东北舰艇为主的第一海防舰队,原渤海舰队舰艇为主的第二海防舰队,与浅水炮舰为主的江防舰队。 1929年张学良欲收回中东铁路路权,于是苏联入侵中国,使得在庙街事件中有借炮之谊的中苏海军反目成仇,方爆发了三江口(即黑龙江、松花江汇流处的同江)之役,这是中国与苏俄历史上唯一的一次“海战”(其实是河战)。 10月30日,中苏又在富锦爆发海战,称为中苏富锦之役。

1931年日本占领东北,成立伪“满洲国”,与苏联在黑龙江相对峙。苏联将远东的汉族赶走或杀死,将远东的朝鲜族强行迁到中亚。1945年,苏联从日本手中重新夺取库页岛南部和海参崴,并占领整个千岛群岛(包括日本北方四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