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军委决定将总参陆航局升格为总参陆航部 让“陆战雄鹰”更加锐不可当

kamkwomgho 收藏 0 4940

“第一批特级飞行员、第一名陆航飞行员……”诸多“第一”充满了生机,蕴藏着传奇,总参陆航部部长马湘生的履历,让记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改革开放30年,陆军航空兵成立22年。这支最年轻的兵种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发展历程就是改革开放的缩影。我能亲身见证并参与陆军航空兵发展全过程,感到非常荣幸……”接受记者采访时,马湘生部长对陆军航空兵的感情溢于言表。


在改革开放中应运而生———


“铁脚板”插上“钢翅膀”

上世纪80年代,新军事变革大潮涌起。世界各军事强国的陆军已摆脱地面“爬行”时代,逐步向“飞行化陆军”迈进。在中东、马岛、海湾等一系列现代局部战争中,一支支火力强大、突击迅猛、打击精确的“树梢杀手”活跃在战场上。


中央军委审时度势,果断作出组建陆军航空兵的重大决定。1985年是中国军队历史转折的一年,也是给陆军航空兵诞生带来历史机遇的一年。这一年,中国政府作出战略决策:裁军100万。在这次精简整编中,陆军的军建制全部改编成由多兵种组成的集团军。走向合成的金戈铁马不能只在地面“虎踞龙盘”,还应当有自己的“空中平台”,实现空地之间的立体合成。很快,总参装备部召开了全军武装直升机专题论证会。时任某集团军第一任航空处处长的马湘生参加了这次会议。马湘生回忆说:“这次会议作出两项决定,一是我们要研制自己的新型直升机和导弹;二是着眼解决当时急需,在集团军编成内组建武装直升机部队。这两项决定,为以后陆军继续壮大武装直升机力量起到了开路和示范作用。”1986年10月,中央军委正式批准组建陆军航空兵方案,并明确指示:“要下决心建设好这个兵种。”随后,在总参设立陆航局。


一纸命令,空军某运输团团长邢喜贵服装一换,成为一名陆航团团长。他带领原团队的一部分人,走出熟悉的营区,借了10间房,把陆航的大旗一插:“这就是团部!”组建第5天,邢喜贵接到上级命令:立即飞赴西藏空运物资。他二话没说,带队出发了。


“陆航人正是以改革开放所孕育的历经挫折而不倒、饱经磨难而弥坚的精神,一步一步发展壮大的。”马湘生告诉记者,当时陆航没有靶场打不了实弹。在一次飞行中,官兵们偶然发现黄河中游有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地形条件符合导弹打靶要求。在这个小岛上,陆航部队进行了第一次武装直升机空对地导弹实弹射击,为战法训法研究摸索总结了经验。


就这样,年轻的陆军航空兵为以“铁脚板”著称的陆军插上了“钢翅膀”。

在烽火硝烟中初试锋芒———


“空中轻骑”力克“陆战之王”


宽大的办公桌一角,摆放着一架国产直-9武装直升机模型,在透过窗户阳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


看着展翅犹飞的直-9模型,马湘生自豪地告诉记者:“陆军航空兵进入陆军序列后,可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特别是反坦克作战。因此,武装直升机被誉为‘陆战之王’———坦克的‘克星’。不仅如此,直升机还可遂行空中侦察、电子对抗、空中布雷扫雷、战场救援……武装直升机,使陆军如虎添翼。”


1990年10月,燕山古长城脚下,硝烟弥漫。我军历史上规模较大一次军事演习在这里拉开战幕。就在“红”、“蓝”双方装甲战斗群即将短兵相接之际,天空传来马达轰鸣声,数架武装直升机跃出山谷,向“蓝军”装甲战斗群冲去。


武装直升机上装载的光学瞄准、红外跟踪和反坦克导弹,接连对“敌”装甲目标实施悬停和水平攻击。随着道道火光,机载导弹飞向“蓝军”坦克,全部命中目标。接着,第二批、第三批武装直升机飞临“蓝军”装甲群上空,实施多波次攻击……“空中轻骑”力克“陆战之王”,引起了人们广泛关注。


初试锋芒的陆军航空兵赢得了满堂喝彩。在随后参加的各类演习中,陆军航空兵发射反坦克导弹全部命中目标,摧毁率达98%。


组建22年来,陆军航空兵先后在“北剑-2005”军事演习、“和平使命-2007”联合反恐演习等200多次重大演习中频频亮相,出色地完成了倒飞盘旋等一系列高难度飞行动作,创造了水平攻击、跃升攻击、双机攻击等一系列空中打击新战法。


穿行在新军事变革硝烟中的陆军航空兵,向世人展示了一幅幅攻防自如、波澜壮阔的立体画卷。


在南征北战中勇开先河———


征服“死亡航线”屡建奇功

“出生入死”,可以说是马湘生30多年飞行生涯的写照。


一次,直升机在云中飞行,旋翼严重结冰,飞机失去平衡,直往下扎。危急时刻,马湘生全力稳住操纵杆,飞出云层,冒险在山沟中超低空飞行,直到冰逐渐融化,直升机恢复正常。


马湘生谈起这段生死经历时,总是挂着笑容,生与死在他的飞行生涯中已经习以为常。在陆军航空兵部队,有太多这样同死神打交道的传奇故事———


为了征服被世界航空界称为“空中陷阱”、“死亡航线”的青藏高原多雄拉山口,某陆航团牺牲了包括副参谋长国逢仁在内的7名机组人员,终于在只有70米宽的悬崖峭壁最狭窄处打通“死亡之路”。


兰州军区某陆航团装备的直升机最大升限6000米,为完成6000多公里边防线的巡逻任务,官兵冒险进行多次飞行探索,积累了10000多个航线数据,成功打开了阿里高原的“飞行禁区”。


“和平使命-2007”联合反恐军演,我陆军航空兵32架直升机编队,克服直升机升限、航程的限制和国外陌生环境的影响,成功低空穿越友谊峰山区,往返转场近6000公里,开创了我陆军航空兵成建制、大机群、长距离跨国转场的先河。


讲述着陆军航空兵的过去,马湘生眼中闪烁着自豪:“今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后,全军陆军航空兵部队共投入直升机百余架,是我陆军航空兵部队组建以来,在执行同一任务中集中动用直升机数量最多的一次。陆航部队克服气象条件恶劣、山区环境复杂等不利条件,超低空、跨昼夜、大强度飞行上千架次,为打赢抗震救灾这场硬仗作出了重要贡献。”


回忆震区的场场生死考验,马湘生格外动情:“今年5月31日14时56分,成都军区某陆航团邱光华机组,在运送受灾群众途中,因峡谷中局部气候瞬间变化,突遇低云大雾和强气流不幸失事,5名机组人员壮烈牺牲……他们,为陆军航空兵争了光!”


一次次艰难险阻的考验,一次次成功的抢险救灾,再次印证了陆军航空兵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部队。


在军事变革中加速转型———


“羽翼渐丰”跃上新高度 陆军航空兵,在改革开放中诞生,在改革开放中成长壮大。


如今,陆军航空兵飞行员中,特级飞行员、四种气象全天候飞行员占到飞行员总数的70%以上;陆军航空兵装备今非昔比,有直-8、直-9、EC-120等性能先进的国产直升机,也配置“米”-7、“米”-8、“小羚羊”、“黑鹰”等多种系列装备。


马湘生无比自豪地告诉记者:“在新世纪新阶段,军委明确强调陆军优先发展陆军航空兵、陆军武器装备优先发展武装直升机,两个‘优先发展’昭示着陆军航空兵正在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战略发展机遇期。”


1996年,在我军体制编制调整、精简员额50万的同时,中央军委正式批准成立陆军航空兵学院,结束陆军航空兵没有院校的历史。随后,我军第一支陆军航空兵直升机试飞大队也应运而生。他们不仅为陆军航空兵培养了大批优秀飞行员,还对现有直升机进行了技术改造,完成国产直升机的机载导弹、航炮、机枪等试验,使陆军航空兵部队整体作战效能大幅提高。


2003年,在我军体制编制调整、精简员额20万的同时,中央军委决定将总参陆航局升格为总参陆航部。为陆军转型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新世纪新阶段,陆军航空兵着眼未来一体化联合作战需要,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与诸军兵种实战联合演习中,加速推进陆军航空兵“由单一型向合成型、由运输型向攻运结合型、由辅助型向主战型”转变。如今,陆军航空兵已发展成能打、能运、能扰、能侦、能合的蓝天劲旅。


能打———就是能运用导弹、火箭对地面坚固阵地、装甲目标、低空来袭目标实施全方位、多高度、多角度的精确打击。


能运———就是能搭载特种作战分队,利用复杂天候掩护,采取低空和超低空突防,在敌后进行破袭战。


能扰———就是能用多种手段实施电子干扰、为机动中的地面部队开设空中通信枢纽。


能侦———就是能在沙漠、丛林、海上、山区、高寒地区完成侦察飞行任务和夜间搜索。


能合———就是告别单打独斗,能与其他军兵种完成一体化联合作战训练,以及反恐、维和和抢险救援等多样化军事任务。


年轻的陆军航空兵,正以中国军队特有的探索精神和超前意识,让“陆战雄鹰”更加锐不可当。

(本版均为总参陆航部提供)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