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12月15日,是她25岁生日,也是她和丈夫领结婚证的日子。然而,幸福只持续了36个小时。12月17日,在发生于南京江宁的那场惨烈车祸中(快报昨天A5版曾报道),她躺在丈夫祁骥的怀里,永远闭上了双眼。

她叫魏笑,是无锡电视台都市资讯频道《今晚60分》节目的主持人。如今,她的丈夫正躺在南京第一医院的病床上,在车祸中昏迷的他,也许还不知道,那个爱笑的妻子,已经和他阴阳永隔……

最不愿播报的新闻

昨晚9点,和往常一样,无锡的观众打开电视,收看都市资讯频道的《今晚60分》节目。然而,第一条新闻就让他们万分惊愕。

“这是我从事新闻工作以来最不愿意播报的一条新闻,而确实事情就发生在我的身边,我想观众一定还记得魏笑甜美的笑容、亲切的话语,几天前我们还在一起工作,共用一个配音间,同坐一张主持台,然而这一刻,她竟然已经……走了……在这里,这一刻,请允许我和我身边所有一起工作的同事们,向她表达我们深切的悼念:魏笑,一路走好……”电视里,魏笑的生前好友眼噙泪水,向全无锡的观众播出了她的死讯。

“实在想不到,几天前还是活生生的同事、好友,转眼间她就去了另一个世界。”见记者来采访,无锡电视台都市资讯频道《今晚60分》的女主播方丹琼止不住再次抹起眼泪,“上周我去三亚旅游,还买了水晶手链准备做生日礼物给她,没想到一回到单位,就听到了噩耗。”

方丹琼说,她17日到单位的时候,领导突然找她,让她准备第二天继续做主播。

“本来18日开始是魏笑做主播的,我当时就问了领导一句‘魏笑怎么了?’,领导对我说‘她(魏笑)没了。’我一开始没听懂,但看到领导的神色,知道事情很严重,再一问才知道,魏笑出车祸去世了。”方丹琼说,她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去三亚旅游前,魏笑还跟我约好,等我回来后一起去拍写真,没想到,永远不可能了。”

我们都说她是幸运儿

魏笑以前在芜湖电视台工作,2007年和当时还是男友身份的祁骥一起参加无锡电视台记者、主持人选拔,从3000多人中脱颖而出,当年11月就被调入无锡电视台都市资讯频道工作。魏笑的第一个工作是和记者徐生升搭档做“星美女”选秀节目。“可能她到无锡后第一个接触最多的同事就是我,我又比她大几岁,所以一开始她就管我叫师傅,嘴巴很甜,很乖巧。”徐生升说。

“其实我当时也就带了她半个月,但她一直管我叫师傅。这次她回家,一是过生日,更重要的是,在生日这天和男朋友登记结婚。我们都准备等他俩回无锡后好好庆祝一下,没想到会这样。”徐生升说,以前有个参加“星美女”节目的嘉宾送了他们几个种子盆,说照顾好就能长出植物来,他们几个人中,只有魏笑的长出了植物,上面还刻有“永远幸福”四个字,当时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幸运儿。12月16日那天,他给魏笑发了条短信,祝福她登记结婚,她还回了条短信:“嗨!也就是回来领个小红本本,谢谢师傅。”字里行间充满骄傲与幸福。

在得知魏笑离开人世的消息后,徐生升买了一束绿纸包着的鲜花摆在魏笑生前的工作桌上,“笑笑生前就喜欢绿色的,你看她拍的这几张照片,穿的衣服都是绿色的。”在魏笑生前的工作桌上,已经摆放着同事们本来准备为她庆祝生日的礼物。

平时就把男友挂在嘴边

2008年1月7日晚上9点,是魏笑第一次在《今晚60分》中以主播的身份出镜,这天的搭档是缪开元。昨天,记者在都市资讯频道的办公室里看到缪开元的时候,小伙子正在整理魏笑的图片和相关资料。抬起头时,红肿的眼睛里不住地掉泪。

“那天中午,魏笑的母亲通过她朋友找到我,说了魏笑的车祸,要我向单位领导替她请个假。当时我还奇怪,因为知道魏笑当天的长途车11点多到无锡,以她的性格,12点多肯定会出现在办公室了。”缪开元说,虽然当时魏笑的母亲在电话里并没有透露什么,但随后他和同事一遍遍拨打魏笑的手机,却发现没人接,她老公的手机已经关机,缪开元隐隐感觉不对头。“在《今晚60分》,主持人也要现场采访的,平时也做过不少车祸报道,知道发生车祸后,如果当事人的电话联系不上,不是正在医院抢救,就是没法接电话了。”缪开元抹了一把眼泪说道,当天傍晚他们终于通过无锡交警了解到,魏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16日晚上,我还跟魏笑和她老公在QQ上聊天,约好等他们回到无锡后一起买个新手机呢。”缪开元告诉记者,魏笑平时是一个很顾家的人,从她嘴里听到的,除了工作,就是她的男朋友。“不是在QQ上聊,就是打电话聊,要不就是趁放假回老家见男友。可能她在无锡花钱最多的,就是跟男朋友聊天的电话费了。”缪开元说,这次魏笑回来,他们本来准备好好庆祝一下的,她老公这次来无锡,就要在无锡的新单位工作了,两人终于可以结束相隔两地的相思之苦了。谁又能想到,两人竟然阴阳永隔。

心目中最完美的儿媳

车祸后,祁骥头部和身体多处受伤,被送往南京市第一医院救治。而他的新婚妻子,在他的怀里永远闭上了眼睛。

在市第一医院住院部的病房里,祁骥躺在病床上,平静地闭着双眼,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经过缝针后的脑袋被头套紧紧裹住,干涸的血渍依旧清晰可见。怕他受到刺激,还没人敢告诉他魏笑的消息。

祁骥的父亲祁先生告诉记者,祁骥头部缝了20针,耳朵、手都有伤。最关键的是颅内还有淤血,暂时先采用保守疗法,让其自身先吸收。“医生说,头骨下可能还有肿块吧。现在还要进一步观察,不宜让他情绪波动。不过现在恢复得还算比较快。等等看,情况不好的话,可能还要手术。”

一提到儿媳,祁骥的母亲梁女士不住地哽咽,“她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一点都不娇气,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儿媳。她不仅是我的儿媳,还是我的女儿……”

梁女士最喜欢的是魏笑的上进与优秀。当年无锡电视台进行全国招聘,征求公公婆婆的意见后,魏笑和祁骥一起参加了应聘,共有3000人参加,最后魏笑以她的优秀成为应聘成功的唯一女主播。

而祁骥在进入第3轮考试时,由于其他原因没能参加。就这样,两人开始了异地之恋,不过这没有降低他们爱情温度,两人经常往返于无锡与芜湖间。就在最近,祁骥在无锡顺利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一对小情侣终于可以团聚了。

梁女士说,魏笑的生日是12月15日,同事们给魏笑庆生,晚上两家人又聚在一起,共同庆祝魏笑25岁生日和他们领结婚证,“那天她可高兴了。”

两天后,小两口要回无锡开始新生活。“他们是8点多的大巴车,我上班早,魏笑打电话跟我说再见,我问她吃早饭了没有,她说吃过了,到无锡再给我发短信。没想到,这就是她最后留给我的话。”说着,泪水再次从梁女士的脸庞滑落。

天生是做主播的料

在病房里,一位张女士说起祁骥夫妇,眼泪直流。祁骥是她一手带出来的爱徒。昨天下午,她放下手中所有事,匆匆赶到南京。

“我是祁骥的老师,也是他的同事,他一到台里工作,就是我带着他跑新闻。我俩的办公桌挨着,我是看着他们俩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在张女士的印象中,生于1982年的祁骥是个阳光大男孩,乐观、和善,人缘很好,台里的同事,谁都喜欢和他打交道。“这孩子有个特别好的地方,是这一代很多年轻人没有的,不浮躁、不功利,他总是先看到别人的长处,是个很单纯的孩子,又上进,是我们台里的骨干记者。”

对于魏笑,张女士更是赞不绝口:“她是个难得的女主播,不论气质和涵养,都是当时电视台里屈指可数的。”

张女士还记得那时魏笑刚进芜湖电视台里实习播音。“这个女孩一进来,就让我们眼前一亮,她是那种很有干劲的姑娘,虽然在大学不是学播音的,但她天生就是做主播的料,一接触这份工作就很有感觉。”张女士说,实习不久后,一次偶然机会,台里领导给了魏笑一次做主播的机会,扎实的语音功底加上良好的主持悟性,让她很快胜任了这个位置。

那时祁骥一直在台里做记者,“我也不知道两个年轻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张女士说,不过一件小事让她意识到,这两个年轻人开始有故事发生了。

“我看到祁骥的桌子上有一张魏笑的照片,拍得很好看。我问祁骥,他笑呵呵地说这是他拍的。我就明白了,估计从那时候起他们开始了。”回忆到这里,张女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市民珍藏那个微笑

魏笑主持的《今晚60分》,在无锡的收视率是数一数二的,由于一直关注民生新闻,在锡城老百姓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昨天下午1点多,当第一个有关魏笑遇车祸身亡的帖子在无锡人气最高的“东林书院”论坛上出现的时候,短短几个小时,点击率就过万,200多位网友留言,祝福在天堂的魏笑一路走好。

网友“happymaizi”说:“一直看她的节目,但不记得她的名字。12.17让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我想我会一直记得。祝福她的家人和朋友能够挺过来,好好生活下去。”

更多的网友在表达惋惜之情时,更希望“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