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各种型号的歼击机、强击机、轰炸机、特种飞机纷纷在长空闪现或隐伏;地空、空空、空地导弹不时曳著长长的尾焰闪过……


2008年7月在巴丹吉林大漠深处上演的这场代号为「红剑─08」的演习,宣示著中国空军搏击未来蓝天制高点的决心。


这响彻中国空军的惊雷,发自于中国西北大漠戈壁深处的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这是一支极为特殊的新型现代化部队,担负著试验、训练、科研、作战多重任务;这是中国唯一的航空、防空武器大型综合试验训练基地,是空军航空兵、防空兵部队基地化训练专设机构和空军战斗精神强训基地。中国空军现役和未来的全部武器装备、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的全部元素、应对未来战争的全部战略战术,都在这里汇集、试验、检验……


2003年12月25日,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三代战机—歼-10最后一次打靶试验在大漠进行。国际试飞员徐勇凌驾驶歼-10飞机升空,迅速捕捉并锁定百余公里外的目标靶机,按下了发射按钮—导弹与靶机遭遇时,那一团火光如同庆祝胜利的礼花,在戈壁上空绽放。


歼-10飞机靶试圆满成功,标志著中国成为世界上少数能够独立研制和生产第三代战机的国家,中国军队航空武器装备的历史跨越终于实现。


「我们仅用原计划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歼-10飞机绝大多数试飞架次和试飞科目。」基地司令员陈贵春说,歼-10飞机试验,仅是基地完成中国航空防空武器装备试验任务的一个缩影。


基地担负的靶场试验,是武器装备研制生产过程中的关键环节。只有在这里取得「准生证」,新型武器才能生产并装备部队。


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空军所有国产第一、二、三代航空、防空导弹,都是经这个基地试验定型后装备部队的;中国首架第三代多功能作战飞机和多型特种武器等高新装备的试验任务,都在基地完成;中国多型无人驾驶靶机、超音速无人机等也都是这里完成的。


2005年1月9日,航空兵某团副团长杨旭驾歼-10飞机再次在大漠上空击落靶机。只不过,这次试验的对象已不是歼-10飞机,而是国产最新型空空导弹。


从歼-10飞机到与之相配的新型空空导弹,标志著中国空军完全自主研制的新一代航空武器装备正式形成战斗力。


2003年,经中央军委批准,空军将位于中国西北地区的3个不同类型的试验训练基地和一个训练机构合而为一,形成了今天的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基地总工程师张云卫说,最多时,有20多项重大试验任务同时展开,数十家科研单位、数千名科研人员进驻基地。


改革开放为中国积累了雄厚国力,也推动了中国空军武器装备跨越式发展。近5年来,基地先后完成了军队首架第三代多功能作战飞机和多型特种武器等高新装备的试验任务;完成了10余种「鹰击」系列、「红旗」系列航空防空武器的设计定型试验,创造了中国航空防空武器发展史上的20多项第一,成功探索出40余种武器系统试验方法,加速推进中国空军武器装备步入世界先进行列,培养和造就了1名中国工程院院士、2名空军首席专家、7名空军级专家、53名空军高层次科技人才等数百名高精尖科技人才。


基地政委余爱水说,在空军历史上,如此大规模高速度的发展阶段,前所未有。


上世纪80年代初,为满足某型引进导弹靶试任务,基地第一次扩建改造,建成了第一代装备试验指挥自动化系统;90年代初,靶场再次扩建改造,完成了某型导弹国产化试验任务,同时也极大地提高了基地的测试能力;本世纪初,为满足打赢信息化战争需求,完成了第三次改造,实现了基地大空域、大纵深、高精度、多目标保障功能,信息化建设实现新跨越。


2003年,伊拉克战争拉开战幕。从空军总部到基层部队官兵,在关注和思考著这场真正具有信息化意义的战争的同时,把思绪延伸得更远—在世界性军事变革大潮的冲击和中国空军的建设发展中,沿袭了几十年的国土防空和协同陆军作战观念正在被逐步扬弃,酝酿已久的打造攻防兼备、空天一体战略空军的构想,开始逐步形成……


中国空军,已历史性地迈上了由航空型向航空航天型、由国土防御型向攻防兼备型、由战役战术型向战略型的战略转型之路。作为空军的「试验田」,基地责无旁贷地担负起战略转型的诸多试验探索重任。


多年来,基地官兵夜以继日,在有著「死亡之海」之称的荒漠中,以每年超过300天的超负荷工作,加速催生了一大批跨越式的建设成果,不断为空军的战略转型提供强力支撑。


「改革开放为基地的跨越式发展提供了强大的思想动力、物质资源和人才支撑。」基地政委余爱水说,作为空军独一无二的装备、战略战术试验田,为打造一支与中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现代化战略空军而奋斗,正是基地官兵的梦想。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