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5.html


虽然表面上若无其事,可神经却高度紧张起来,他担忧地感到,也许在这嘈杂的古墓现场周围,就有不和谐的目光,游离在这方圆几百米内外。


考古专家准备就绪,即将打开主棺。透过密匝的人群,那一束束斑驳的阳光同深邃的洞穴黄色光交织在一起,给满是汗水而神色肃穆工作人员紧绷的面庞涂抹上一层神奇的颜色。这不由得使戴钧想到,在这块禹江市最神秘的山丘的两千年前,也许同样有一群这样神色匆忙而紧张的人们,为着崇敬的哀思,下葬了这个神秘的棺椁,连同那天的日月星辰,一起葬入这漆黑的墓窟。


所有在场的人呼吸接近停止,猜测和猎奇在流通,古怪信念正如同考古人手中悻悻胆怯的扫蔽清尘的毛刷,在装殓着想像的黑色棺材阴沉沉的泥土气息中,悄然加速。


当贪婪目光正在密集地清扫着棺木外最后一层泥土时,棺木似乎袅袅上升,所有人的心也在那一瞬间砰然如鼓。

突然,人们见到了精美绝伦的丝绸棺帷,那是几层黄色的丝绢。随着考古人员一层一层细心揭取墓葬主棺棺罩的四层精美丝绸,人们期待的心情便紧紧与棺帷联系在一起。

黑棺外面的棺帷开始显露她的流光异彩,就仿佛是一位蒙面含羞的新娘,被调皮的伴娘突然间掀起长袭贯地的婚纱裙角,让参加盛会的人们领略新娘裙底风光一样,随着一阵窃窃私语,考古人员揭取了主棺上第三层,霎时间,丝绸表面闪过一道可怕的神秘的白光,随即惊现出一个黑色的,横卧在棺材盖板上的奇怪的人形影像。


人群一下子蜂拥过来,谁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古怪的现象,这是伟大的自然给墓主人留下的人像,还是千年的地穴沧桑交代给后人的一道灵犀之疑?在这刹那的暴光于世的瞬间,所有人都被神秘的现象所压抑,惊恐的哑然和震惊传遍了方圆几百米的空间。当然,也包括蓝天之上,那个像魔鬼千里眼一样贪婪“注视”着的道格拉斯卫星。


那个神秘得不能再神秘的人影,可以清晰地看出形状,头足南北朝向,其头、身体、四肢均展露无疑!

不知是这个发现与以往任何一次古墓出土截然不同,还是这个古怪的阴森的人影,在古丝绸布上黑色图像匪夷所思,顷刻间,焦虑和古怪的传言在围观的人群中引发起极大震动,人们虽然手握最现代的高科技的照相机,却无法解释在暗无天日的漆黑的地下空间,是什么力量能把一个完整的显然是伟岸的男人的身躯,塑造成一个永不消逝的“影”,留给后人去想像呢?那是灵魂的圣绘吗?

“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人影?”

戴钧的无线耳机也随即响起紫玉低沉的声音,刚才的一切都被她从戴钧的直播镜头里秘密监视到,她惊讶的声音冲破了戴钧眼前那道白色的神秘光芒,也同时在戴钧的脑海里引起剧烈的反响。

“你怎么看?戴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