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报告/ 吉林中朝边境见闻

kamkwomgho 收藏 1 443
导读: 在中国人的心中,所有的界江界河中,鸭绿江无疑是最能触动中国人情感的一条河。 站在江边,哼起那首传唱了50多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仍然倍感亲切,恍惚梦中曾经来过。 雄赳赳、气昂昂,鸭绿江奔腾一如当年。 吉林省长白县,全国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县,就安卧在鸭绿江畔,逆江而上不远处,是鸭绿江的源头长白山。对面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两江道的首府惠山市。 一群朝鲜边防军的青年军人正在河边劳动,隔著鸭绿江,可以看到他们清一色的小平头和胸前的徽章。他们的身后,有一面壮观的铜制红旗雕塑,那

在中国人的心中,所有的界江界河中,鸭绿江无疑是最能触动中国人情感的一条河。


站在江边,哼起那首传唱了50多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仍然倍感亲切,恍惚梦中曾经来过。


雄赳赳、气昂昂,鸭绿江奔腾一如当年。


吉林省长白县,全国唯一的朝鲜族自治县,就安卧在鸭绿江畔,逆江而上不远处,是鸭绿江的源头长白山。对面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两江道的首府惠山市。


一群朝鲜边防军的青年军人正在河边劳动,隔著鸭绿江,可以看到他们清一色的小平头和胸前的徽章。他们的身后,有一面壮观的铜制红旗雕塑,那是当年金日成将军返回朝鲜时,在这里与日伪军交火,取得了朝鲜人民军抗击日本侵略军的第一个胜利,也就是朝鲜历史上著名的普天堡战斗。远处的山坡上,还可以看见用朝鲜文字书写的大幅标语。


鸡犬相闻的中国一侧,一条新建的江堤公路已经完成,有效地减轻了江水对鸭绿江河床的冲刷,进一步促进当地经济和旅游业的发展,也将为边防巡逻提供更加便利的条件。长白县开通了一个口岸和两处临时过货通道,年贸易额近2个亿,来此旅游的人数也逐年翻番。


在长白县的最高点——塔山上,一座唐代修建的灵光佛塔矗立在山顶,上千年的风雨侵蚀使塔身像比萨斜塔一样严重倾斜,却依然挺拔。在中国的边境在线,有很多历史悠久、渗透著宗教色彩的建筑物,既是边疆各民族融合的见证,也是领土和主权的象征。


从山头俯瞰,两国城市建筑风格相似,地形地貌相同,一江之水,两国同饮。


对岸山头,朝鲜境内的一片葱翠园地,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处墓地。50多年前高唱战歌入朝参战的他们,包括毛泽东主席的大儿子毛岸英,再也没有能够回到祖国的怀抱,安息在朝鲜北部的各个墓地。烈士的墓碑整齐地排列著,全部冲著祖国的方向,冲著鸭绿江。


「那是一段经过生命和鲜血检验过的友谊,永远值得两国人民珍惜。」在灵光佛塔旁边的一级台阶上,有游客用粉笔写了这么一段话。还有游客在山顶上脱帽,远眺他乡的烈士们,默哀遥祭英魂。


沿著边防公路向临江方向开进。一条沿江二级柏油公路已经修通。临近柏油公路的断崖上,是让当地司机心惊胆战,被称为「飞机岭」的旧公路。以前,长白通往临江的公路等级不高,发生过多次汽车坠崖的事件。


当地老百姓没有见过飞机,但却见过汽车飞起来从山上坠落,所以取了一个名字叫飞机岭,由此可见其险。如今,这条公路已经废弃。


中午,我们来到十三道沟边防连。东北边防的地名很有意思,从「头道沟」开始,一直可以排到「二十三道沟」由南向北依次排开。相传是这是当年闯关东的山东人,一路往北走,一路取的地名,这样可以帮助闯关东的人记住回家的路。


十三道沟连队以前是一支响当当的野战部队,2003年连队由野战部队调整为边防部队后,部队承担的任务性质和训练科目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经过几年的调整和训练,官兵们已经住进了新修建的营房,连队也经常组织边境常识、边防执勤条例和简单的朝鲜语言的学习,已经基本实现了从普通步兵向边防军人的转变。


车行至四道沟,路边有农家乐和大大的广告牌,广告牌上介绍说这里可以开展漂流项目。临江市旅游局局长介绍说,这是全国第一个开办界河漂流的地方。


从长白县到临江市,汽车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


临江,号称东北「小江南」,拥有光荣的革命历史。抗日战争时期,以杨靖宇为代表的东北抗日联军依靠绝对劣势的武器装备,在白山黑水之间英勇抗击日本侵华关东军。


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依靠临江人民的大力支持,三下江南,四保临江,苦战百余天,巩固和扩大东北革命根据地,为取得辽沈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抗美援朝战争中,从此过江的志愿军部队达10万人。


末代皇帝溥仪也是在这里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退位,结束了伪满洲国的屈辱历史。


在临江,鸭绿江变得宽阔而缓慢,城市的灯光照在江面上,反射出愉快的磷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