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报告/ 百年哨所的黄旗马队

kamkwomgho 收藏 1 59
导读: 早上10点,黄旗马队边防连的小分队准时出发,他们将步行巡逻辖下的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边境线,从驻扎地到最近的界碑要走1个多小时。 巡逻小分队一行7人,有几位士兵荷枪实弹,其它的携带急救包和卫星通讯设备,今年3岁的军犬凯利则在最前头开道。 巡逻道一侧是阻止平民进入的铁丝网,另一侧是茂密的芦苇荡,中哈界河霍尔果斯河在金黄的芦苇丛下潺潺流动。从偶尔出现的小块开阔地带,可以看到河对岸同样茂密的树林。四下一片宁静,只听到军靴踩著砂石地面的声响,以及芦苇丛中突然飞起的野鸡的叫声。 巡逻途经老黄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早上10点,黄旗马队边防连的小分队准时出发,他们将步行巡逻辖下的中国与哈萨克斯坦的边境线,从驻扎地到最近的界碑要走1个多小时。


巡逻小分队一行7人,有几位士兵荷枪实弹,其它的携带急救包和卫星通讯设备,今年3岁的军犬凯利则在最前头开道。


巡逻道一侧是阻止平民进入的铁丝网,另一侧是茂密的芦苇荡,中哈界河霍尔果斯河在金黄的芦苇丛下潺潺流动。从偶尔出现的小块开阔地带,可以看到河对岸同样茂密的树林。四下一片宁静,只听到军靴踩著砂石地面的声响,以及芦苇丛中突然飞起的野鸡的叫声。


巡逻途经老黄旗马队的营地。100多年前,满清正黄旗的一支马队驻扎在此地守卫边境,黄旗马队的名字就是自此而来。


在旁人看来不过是长满野草的土堆,战士们却十分熟悉,一一指出这是岗楼、那是大门。


在中国西北漫长的国境在线,零星散布著多个这样的百年哨所。尽管兵不再是当年的兵,土炮台已被钢架哨楼所取代,但是哨所依然履行著百年前的职责,忠实守卫著疆土。


指导员付亮说:「清朝的黄旗马队管辖的边境线比我们现在长。据说当年,他们巡边一次,要一个月,不仅要骑上马,带上帐篷,还得赶上牛羊作为给养。」


巡边依然是今天边防战士们每天的必修课,短则几个小时,长则一天两天。不过与先人相比,除了步行和骑马,他们也驾驶巡逻车。


今年连队刚刚换了新型的巡逻车,配有冷暖空调、卫星通讯设备、GPS定位系统,到了高海拔地区还能制氧,甚至还有可以做饭的电炉。


「管控边境也比从前轻松一点,主要是技术进步了。」付亮说。连队辖下的了望塔都装上了摄像头,在营地就能实时监控边境线的情况。巡逻小分队携带的卫星通讯系统能够把巡逻路线和情况直接报告到位于乌鲁木齐的军区指挥机构。


不过,有时巡边仍和百年前一样艰苦。连队辖下34公里的边境线都沿著霍尔果斯河,一路有6座界碑,然而,巡逻道不是完全沿著河岸修建的。


「一个月至少一次,我们必须严格沿著界河巡逻,只能步行或骑马,有的地方没有巡逻道,得钻到芦苇荡里,趟过沼泽地。这是为了及时观察到界河两岸的变化,比如,界河在丰水期是不是改道,有没有冲刷了我方的河岸。」付亮说:「全线巡逻下来需要两到三天。」


入伍两年的士兵郑永年因为负责饲养连队里的两只军犬,所以常常要携犬参加徒步巡逻。尽管冬天温度在零下20摄氏度,他却不觉得艰苦。「冬天的景色很漂亮,树上结满了霜,雪地上可以看到野兔留下的清楚的脚印。」


他说:「边防连的生活还是很有意义。守卫国土,心里很有自豪感,也从军队里学到不少做人的道理。」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陆续与几个西北邻国签订了陆地边界条约或协定,森严的边境线已转为合作共处之地。今年6月,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边防军人举行了首次为期3天的边境联合巡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