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披露:喜马拉雅山美军间谍刺探中国军事机密

mqwusy 收藏 1 1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64年10月16日,中国进行了首次原子弹爆炸试验,巨大的蘑菇云从罗布泊腾空而起。这个消息震惊了美国中央情报局,因为根据该局所掌握的情报,中国科学家至少还需要一年时间才能破解原子弹的秘密,这使美国对其在远东地区的情报工作深感觉不安。


美国人急于得到中国核试验的细节和数据,但是又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情报手段。而与此同时,印度由于在和中国的边境冲突中失利,也迫切希望得到有关中国核能力的情报。这样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美印两国签署了一份秘密协定,共同收集中国的核试验情报。当时,照相侦察卫星的性能还处于较低水平,而高空侦察飞机又容易暴露目标。最终,两国的情报部门想出了一个极其阴险的方法:在印度的楠达-德维山顶峰安装监测设备,搜集中国的核试验情报。


中国当时进行的是地面核试验,试验产生的微量辐射颗粒将被风吹向南部,并会被山顶的感应仪自动捕获。通过对这些微量颗粒进行研究,就可以获取中国核武器的当量等重要数据。楠达-德维山海拔高度7817米,是喜马拉雅山脉的最高峰之一。只要电子设备的功率足够强,中国境内遥远的试验基地就可被一览无余。


神秘的登山队员


中国进行核试验的时候,罗伯特·夏勒还是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医院一名年轻的内科医生。一天,医院的有线广播忽然通知他到前厅去,说有一个戴墨镜、穿雨衣的人在那儿等他。


“您就是罗伯特·夏勒吗?”这位神秘的访客随即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机票并问道,“有没有兴趣去一趟喜马拉雅山?”这位客人随后向他解释道,中情局需要一位具有电子技术知识和丰富登山经验的医生,而夏勒正好满足这些条件。中情局答应每月付给他1,000美元,作为交换条件,他要为中情局服务并严格保守秘密。当时的1,000美元还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面对如此丰厚的报酬,加上终生难求的登山和为国效力的机会,夏勒很快便下定了决心,随即开始参加训练。


夏勒参加的训练是需要严格保密的,即使自己的家人也一无所知。自从参加训练以后,他上班总是迟到早退、来去匆匆,回到医院时不是变瘦了,就是哪儿又受伤了。医院里的同事们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而夏勒对于别人的疑问总是闪烁其辞,顾左右而言他。他的官方掩护理由是参加科学家/宇航员训练项目,但他不能透露更详细的内容。


每次训练开始时,他都要先穿过由帆布搭成的一个通道,再进入一架窗户密闭的飞机。夏勒的同伴们可谓行行色色,其中包括一个名叫汤姆·弗罗斯特的登山探险家,他因曾到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探险而闻名遐迩。他们的队长是印度著名的登山队员莫汉·辛格·科利上尉,曾登上过珠穆朗玛峰顶。其它许多人夏勒并不熟悉,但从他们掌握的核技术知识来看,应该是科学家或教授。经过几个月的训练,他们很快就能熟练地从直升机上跳下并用塑性炸药摧毁目标,还学会了使用核试验装置,这些装置是为他们的任务而特制的。在训练中,他们还要反复把这些装备拖上阿拉斯加的陡峭悬崖,为将来攀登喜马拉雅山做准备。


功亏一篑


中国核试验一年之后的1965年秋天,这个秘密小组的人员在“庇护所”――楠达-德维山旁边的一个天然要塞集合。此前,共有6个人登顶过这座被当地人称为“女神”的海拔25,000英尺的山峰,但只有3个人是活着下来的。由于需要携带大量的监视设备,科利上尉等人预计这次攀登将更加困难。但是,夏勒和其他美国登山队员却满怀信心,决意要创造历史。


登山行动开始后,12名登山队员和当地的夏尔巴向导开始向楠达-德维山缓慢攀登。虽然携带这些装备登山很吃力也很不方便,但这些核装置却能在晚上为他们提供一点温暖。这些重达40磅的发电机里有充足的钚,足够为监视设备提供1,000年的电力,从而能让美国和印度连续不断地监测中国的核弹和洲际导弹试验。


一连几天,队员们都在楠达-德维山的正面攀登着,夏勒用他的相机和日记记录了每天的行程。这些秘密间谍们脚穿钉靴、手持冰斧,跨过遍布缝隙的冰河,渐渐向高营地(登顶前的最后一站)靠近。此时,楠达-德维山险峻的顶峰就耸立在他们上方1,000英尺处。然而,好景不长,当队伍到达高营地时,天空忽然阴云密布,冰冷潮湿的空气预示着暴风雪即将来临。


此时如果知难而进,他们很可能会面临被恶劣天气吞噬的危险,于是登山队队长科利上尉临时决定打道回府,等到来年春季登山期时再重新攀登。为了省去下次登山时再次携带监视设备的麻烦,科利上尉命令队员们把设备打包捆在山腰上。尽管其他队员颇感意外也相当懊恼,但他们还是把一部天线、两台信号发射机和核发电装置捆在了一处突出的岩石上,随后便匆忙下山了。


弄巧成拙


第二年春天,登山队重整行装再次开始攀登,可是当他们抵达高营地寻找存放包裹的地点时,那块岩石早已不翼而飞了。四下侦察一番后,他们推测那块岩石可能是被雪崩削掉了,核发电机和7支雪茄状的钚燃料棒也很可能被深埋在了冰雪之下。


尽管没有人能够肯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其后果却很令人担心,存在两种同样危险的可能性:一是核燃料落到了坏人手里,这无异于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二是移动的冰层把钚燃料棒碾成了粉末,4磅重的放射性物质将被释放到融雪中流入恒河。


随后两年,中情局先后派遣了数十名携带盖革计数管(一种常用的脉冲,记录核辐射探测器)的登山者和装有特殊探测设备的直升机,在冰山上展开了地毯式搜索,试图找到核发电机的踪迹。同时,夏勒和其他队员也登上了楠达-德维山上的另一座稍矮的山峰,成功地安装了一套类似的爆炸观测和导弹监视装置。随后,他们也加入到了寻找钚燃料棒的队伍之中。但是除了盖革计数管发出的几声信号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发现。夏勒还利用这次机会偷偷离开高营地,私自登上了难以捉摸的楠达-德维顶峰,并拍了一张照片留做纪念。


“既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的谜团


当喜玛拉雅之旅划上句号之时,登山队中的官方人员以充实行动报告为由,要求借用夏勒所记录的照片和日志。夏勒欣然同意了,但是几个月过去了,这些文件迟迟不见归还。他虽然多次索要,但是都被中情局以安全理由拒绝。中情局在私下场合派两名特工人员向他颁发了情报嘉奖勋章,但是又不准他保留这枚勋章。在这次谍报行动结束几十年后的今天,每当夏勒要求中情局归还那些材料时,得到的答复还是:“中情局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你所要求的记录材料是否存在。”


由于不能向家人透露这次行动的任何情况,夏勒的婚姻生活也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在结婚13年后与夫人分道扬镳。但是,他工作非常努力,成了一名优秀的儿科医生,在西雅图的一家儿科医院工作。对于这次秘密登山行动,他一直守口如瓶,直到2005年登山队队长科利上尉出版了《喜马拉雅山的间谍》一书,详细描述了那次喜玛拉雅行动之后,夏勒才打破了长期保持的沉默。


据夏勒所知,中情局后来一直也没有找到丢失的核装置。在2005年从“庇护所”采集的水样中,检测到了钚239,而这种同位素在自然界中是不存在的。再过几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之后,这台发电机也许会从它的冰雪坟墓中爬出来,对人类进行放射性报复。然而,中情局对这种可怕的前景却依然是“既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