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官方第一次对外承认「一战」后不公正对待了中国

kamkwomgho 收藏 0 176

11月12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90周年。90年前,因为一战的极端残酷性,伤亡过大导致劳力奇缺。经协约国各方(英、法、俄)与当时统治中国北方的北洋政府协商,14万华工被从中国招募而来,前往欧洲战场充当从事后勤补给工作的劳工。


重庆晚报报道,法国政府国务秘书博克尔发表讲话称,14万中国劳工在当年艰苦的条件下,为法国的自由与独立所做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与牺牲。之后,他话锋一转,直言不讳地对一战战后在凡尔赛举行的巴黎和会,及其后签署的《凡尔赛条约》进行富于历史意义的重新评价:当年的西方列强屈从于日本的压力,将德国战前在山东的一切特权转交给日本,这是不公正的,损害了中国的权益。


据悉,这是法国官方第一次对外承认「一战」后不公正对待了中国。


法国首次承认巴黎和会不公正


广州日报报道,11月4日下午,巴黎13区华人城鲍德力古(Baudricourt)公园的一战华工纪念碑前,迎来各界凭吊的人士,纪念碑前花环锦簇,仪态整齐的法国军乐团一侧站立,吹奏中法两国国歌,法国政府负责退伍军人事务的国务秘书博克尔(Bockel),中国驻法大使孔泉,法国国民议会副议长暨巴黎13区议员李贵(Le Quen),巴黎市首位华人民选区长13区副区长陈文雄等200余人出席了纪念仪式。


孔泉在随后的致词中称当年14万中国同胞来到法国,冒著枪林弹雨挖战壕,修工事,装卸炮弹,救护伤员,掩埋尸体,做别人所不能做,不愿做的工作,许多人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协助英法等国,战胜人类历史上的一次浩劫。


最具深意的讲话来自法国政府国务秘书博克尔,他首先回顾了14万中国劳工在当年艰苦的条件下,不畏艰难,为法国的自由与独立所做的不可磨灭的贡献与牺牲。之后,他话锋一转,直言不讳地对一战战后在凡尔赛举行的巴黎和会,及其后签署的《凡尔赛条约》进行富于历史意义的重新评价──当年的西方列强屈从于日本的压力,将德国战前在山东的一切特权转交给日本,这是不公正的,在损害中国权益的同时,令中国民众极度失望,也对西方在中国的形象造成极大伤害。


据悉,一战结束90周年,这是法国官方第一次对外承认「一战」后不公正对待了中国。尘封的历史,再次被掀开了一角。


招募:华工一上战场工资减半


第一次世界大战军事史上被称作第一次具有现代意义的战争,在这次战争中,飞机,坦克,潜艇,水雷,毒气弹等第一次开始大规模出现在战场,其强大的杀伤力和破坏力,在战争开始的头两年很快让自认为强大的英法联军感觉到兵力和劳力的短缺,他们开始从各自的殖民地招募大批的外籍士兵,而劳动力丰富的中国也早早被盯上了。


1915年底,一位号称是来中国进行农业开发的法国人来到北京,他用农业技师掩盖的真实身份是法国陆军部中校,名叫陶履德(Truptil)。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与北洋政府展开秘密谈判,试图从中国招募劳工去欧洲战场。因为当时中国仍自命为中立国,北洋政府不愿开罪德奥等国,谈判只能秘密进行。抱著参与国际事务的雄心,北洋政府与法国达成协议,专门处理招募事宜的惠民公司1916年5月在北京挂牌成立,它分别在天津,浦口,青岛和香港设立办事处,招募及运送华工。


法方的初期目标是招募20万华工,但因天津惠民公司克扣华工费用,以及法国试图武力抢占天津老西开,引起民怨,使其最终只招募了3.8万人。老奸巨猾的英国人则凭借其在山东威海卫的租借地,并利用教会网络,静悄悄地在山东、河北等地展开招募工作,最后共招募9.8万人。另外,俄国也在中国东北、山东等地招募劳工,前往欧洲东线战场,总人数具体不详,但十月革命后加入苏联红军中国军团的华工即有5万人之多。


从输往欧洲西线战场华工的输出地来看,涉及省份包括河北、天津、山东、江苏、河南、安徽、浙江、福建、广东、湖北、广西等十多个省区。从惠民公司当时与华工签订的合约来看,华工的工钱为每天5个法郎(相当于一块多大洋),每天工作十小时,有周末与节假日,但是到达战场后,扣去伙食费剩下3.5个法郎,再除去住宿费,剩下3个法郎,置装费再除去25生丁,医疗保险除去25生丁,工资缩水一半到2.5个法郎,而当年前线法国士兵每日的薪金为10个法郎。


劳作:不堪折磨一华工挖坑自埋


这14万中国青壮劳工在法英军方的招募下,从天津、威海、青岛、上海、汕头、香港等港口辗转来到一次世界大战的法国战场,他们被官方称作中国劳工(travailleur chinois),自称华工,而被当地人称为苦力(coolie)。


归英军指挥的9.6万名华工,主要集中在法国、比利时交界处的西线战场,干著清除道路、修筑工事营房、装卸船只、制造枪弹、在野战医院救护伤员,甚至掩埋阵亡士兵和扫雷等又髒又累的工作。归法国指挥的3.7万人,除借给美国志愿前来参战(美国对德宣战之前)的1万人外,工作五花八门,或在靠近前线的军工厂工作,或在后方的农场种地,在煤矿挖煤。


虽然留下来的直接记载不多,但除了高强度的劳动,显然华工还受到许多不公正的对待,比如当年英军管理的华工营,有上千人因无法忍受最后被送进集中营一般的精神病院,据说一位华工甚至在极端状态下挖坑将自己活埋。


关于华工在一战中的伤亡数字,现在也没有一个定论,英法军方疏于统计,当时的中国北洋政府则有意无意地给予夸大。一战结束后,法国政府的政策是愿意留下的尽量给予照顾,思乡心切的华工绝大部分选择立即离开,最后共计有11万多华工回国,而当时政府统计留在法国的华工大约为3000余人。因此判断,「缺口」的2万人应该是牺牲了。


但是,根据留在法国的华工组织旅法华工总会上世纪30年代的一项统计,竟发现仍有1万余人留在法国工作生活,成为法国的首批华人。所以估计牺牲或病亡的华工人数在3000至1万之间。


据现有的不完全统计,当年华工曾经奋战的法国下加莱省、索姆省、辛拿滨海省、埃纳省、瓦兹省、孚日省和罗纳河口省等地,共有56处公墓的1791个墓穴葬有华工,其中最大的一处便是法华各界每年清明节举行公祭的诺莱特华工墓园,葬有838位华工的英灵。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